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三百七十四章 三个威胁

    “唐叔是说,唐叔斩杀那个白虎岩护法时候的那一刀?那一刀明明很慢,可是却猛然变快,而且快的很是突兀,又很是合理,还有之后那白虎岩八大护法降临,施展圣力凝聚囚牢困住唐叔,只是唐叔的身影却直接变得虚幻,不可被锁定,渐渐消失,这就是那时空回溯?”

    方恒认真道。

    “呵呵,完全是。”

    唐不器这时候笑道,“我唐家的时空决,一共有三招,第一招,时空回溯,能改变方圆万里的时间流逝,这是时空洪流中的一小部分,第二招,时空跨越,这是进入真正的时空洪流之内了,能回到过去,改变某些事情,也能前往未来,看到未来的光景,但是到了这一招,反噬就开始出现,一个不好,就是万劫不复,第三招,这个只是家主唐时空臆想出来的一招了,时空之舟,就是以自己的能量,凝聚成一座神舟,让这神舟在时空洪流中飘扬,永远的存活在时空之上,想回到过去,就能回到过去,想前往未来,就能前往未来。”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听到这话,方恒也是眼神收缩起来,片刻后,方恒突的一摇头。

    “不可能,第一招,时空回溯,这个还能理解,改变区域中的时空,这就已经是大杀招了,掌握这一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已经是无敌的,只要能量够,能不停的施展,那就是无敌,第二招,就是脱离了现实,第一招只是改变区域时空,这只是时空洪流的一小部分,不,甚至连一小部分都算不上,这只能是微尘,第二招却是直接站在整个时空洪流之上,这就是矛盾,因为第一招只是微尘,而微尘都已经很难驾驭,何况驾驭整个大时空?所以第二招就已经是做梦,更不要说第三招了,那真是异想天开。”

    听到方恒的话,唐不器也是一愣,下一刻就欣慰的笑道,“小子,你真是一个绝世天才,你说的话,和当初我唐家家主,唐时空说的话一模一样,当初家主也说,时空决,第一招能练练,第二招只是想象,第三招则是异想,”

    “那为什么唐家的人还要练?”方恒道。

    “哪怕是做梦,但窥见了时空的大门,体会到了时空的伟力,又有几个人能控制住不继续琢磨?”

    唐不器摇摇头,“家主唐时空,当初已经隐隐对第二招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了,虽然他收到的反噬也很大,但是最起码已经有了些希望,可惜,白虎岩却杀上门来。”

    “了解是了解,了解之后,还有练习,练习之后,才是掌握,掌握之后,才能实践,实践出来,才能定论。”

    方恒摇了摇头,“所以唐叔,唐时空前辈虽然厉害,但是说白了,这也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是啊,只是一个开始,但是一个开始,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不是么?”

    唐不器笑道。

    “这个是自然的,万事开头难,不管怎么说,唐时空前辈能提出来时空决的三招理论,并且把第一招创造出来,第二招第三招虽然纯属想象,但那也已经证明了唐时空前辈那惊天动地的智慧。”

    方恒点点头。

    “呵呵,你想学么?”

    突然间,唐不器笑着对方恒问了句。

    “什么?”方恒一愣。

    “别装傻。”

    <b

    r />

    唐不器笑道,“你听到我说的了,我问你,想不想学我唐家的时空决,我可以把我会的,全部教给你。”

    这话一出,方恒顿时沉默起来。

    唐柔这时候也是说道,“爹,你就教给恒弟又怎么样,恒弟又不是外人。”

    “呵呵,我教给他自然是没意见的,但是学不学,在他。”

    唐不器笑了一声,看着方恒道,“只要你愿意,我立刻就会给你,不是图别的,仅仅是你把我女儿照顾的这么好,给你又有何妨?”

    “不了。”

    就在这时,方恒却是直接一摇头,直接突出了两个字。

    这一下,唐柔顿时愣住了,唐不器也是一愣,下一刻眼中就露出了更大的笑容,道,“为什么?”

    “贪多嚼不烂。”

    方恒摇了摇头,“我现在,已经是半圣巅峰,我这两天和我们天龙宗的王护法交流,已经知道了我接下来的路是要吧所有力量都整合,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第五招武学的道路,等我的第五招武学创造出来,我就会成就圣武,所以说,我现在是整合期,整合期,在学新东西,那不是拖慢自己的进步速度么?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时空决,牵扯的是时空,时空是世界的本源,一旦练成,固然强大,但是后果也一定很强大,我若是练了,怕是会被这一招给束缚住了。”

    听到了方恒这些话语,唐不器也是哈哈大笑起来,下一刻就点头道,“好小子!真是好小子,你果然是没让我失望!关键时刻,没有被力量迷惑住!”

    “看来,我说对了?”方恒这时候挑眉道。

    “何止是说对了,简直就是对的不能在对,时空决,固然强大,但是反噬之大,是让人难以想象的,每一次施展时空决,都会让自己受到的痛苦多一分。”

    唐不器道。

    “痛苦?”方恒眼神一闪。

    “不错,就是痛苦,天地法则带来的痛苦。”

    唐不器点点头,“天地,也是有智慧的,也是有意志的,这股意志,无比庞大,而这股庞大意志的作用,便是保护世界本身,时空,是世界发展本源,谁扰乱时空,自然就会被天地意志所针对,所以时空决施展一次,就会让我被天地法则排挤一次,其强大的撞击力,是非常痛苦的,当然了,外表上看不出来,但实际上,我的体内已经到处都是伤痕了。”

    “是么!”

    方恒眼神一缩,立刻认真的看向了唐不器的身躯,果然,只是一会儿,方恒而眉头就皱了起来,他看了出来,唐不器身躯内部,的确是伤痕累累了。

    不管是经脉,还是脏腑,骨骼,都有了一些极为细微的裂痕,当然,大体上看去,是没什么的,只是方恒却知道这有多严重。

    这是真正的从最为根本的筋骨血脉开始破坏分解,一旦这个被破坏分解,那毁灭就是彻底的。

    “唐叔,你这个情况非常严重。”

    看了一会儿,方恒认真道,“时空决,你不能再用了,你现在体内的根骨,脏腑,全都有了天地法则的气息,这是天地法则在蚕食你,虽然你现在扛得住,但是随着时间过去,

    再加上时空决的运用,你这个就很难抗住了,想要改变,必须立刻停止动用时空决,这样吧,接下来唐叔就跟我回双神堂,我回带着唐叔进入我的神武世界,之后唐叔就在我的神武世界休息就是,我会给唐叔炼制丹药的,同时再配合我的黑暗之门,唐叔的问题,应该能够……”

    “不了。”

    还不待方恒的话语说完,唐不器就笑着一摆手。

    “爹!为什么不!”

    唐柔立刻道,“身体最重要啊,就算咱们有血仇,可是自身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了自身,哪里来的报仇,哪里来的以后?”

    “呵呵,好柔儿,你可真是长大了。”

    听到了唐柔的话,唐不器也是笑着点头,拍了拍唐柔的脑袋,“爹当然知道生命才是最重要的,不过,现在爹还扛得住,而且,爹没有时间去修养。”

    方恒眉头一皱,“时间总是有的。”

    “就算有,我也不能再等。”

    唐不器摇摇头,“我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我不能再等了,方恒,你知道我最近修炼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吗?只要我一闭眼,我的脑海里浮现的,就是当初我们唐家血流成河的光景。”

    这话一出,方恒也是沉默了。

    他知道唐不器这句话的意思,那就是唐不器,心智已经被复仇两个字掩盖了。

    当然,唐不器的理智还在,智慧也在,只是复仇,却已经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发芽,这是灵魂深处的记忆,不能没被抹去,只有不停地保存,月保存,它越生长。

    到了最后,它会生长到难以控制的地步,那就是一个人疯狂的时候,唐不器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为了报仇,他已经忍了太久太久。

    之前有唐柔在,他还能压抑住自己的报仇念头,只是唐柔一托付到了方恒的手里,同时他本人还修炼了这么长的时间,那复仇的**,早就已经控制不住了,再让他压抑,那是不行的,非要压抑,只能走火入魔。

    “”

    他知道唐不器这句话的意思,那就是唐不器,心智已经被复仇两个字掩盖了。

    当然,唐不器的理智还在,智慧也在,只是复仇,却已经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发芽,这是灵魂深处的记忆,不能没被抹去,只有不停地保存,月保存,它越生长。

    到了最后,它会生长到难以控制的地步,那就是一个人疯狂的时候,唐不器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为了报仇,他已经忍了太久太久。

    之前有唐柔在,他还能压抑住自己的报仇念头,只是唐柔一托付到了方恒的手里,同时他本人还修炼了这么长的时间,那复仇的**,早就已经控制不住了,再让他压抑,那是不行的,非要压抑,只能走火入魔。

    “”

    他知道唐不器这句话的意思,那就是唐不器,心智已经被复仇两个字掩盖了。

    当然,唐不器的理智还在,智慧也在,只是复仇,却已经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发芽,这是灵魂深处的记忆,不能没被抹去,只有不停地保存,月保存,它越生长。

    到了最后,它会生长到难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