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三百七十三章 时空过往

    身体轻轻一闪,方恒就躲过了一掌的攻击,同时方恒手指对着漆黑的山洞虚空一点。

    呼!

    火焰猛然从方恒的指尖上喷发,瞬息间,漆黑的山洞被照亮,一个中年人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了方恒的面前。

    正是唐不器!

    “爹!”

    一看到唐不器,唐柔这时候也是惊呼一声,下一刻就身体一动,直接扑向了唐不器的怀里,唐不器也是哈哈大笑起来,一把就抱住了唐柔。

    “柔儿,我的好女儿,你真的是长大了,爹真的为你感到高兴。”

    “呜…爹,你当初为什么抛下我就走了,你知不知道柔儿有多伤心……”

    一连串的话语从唐柔的嘴里说出来,一边说,唐柔还一边呜咽,身体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可怜到了极致,唐不器也是眼神中露出了一抹歉意,手掌不停的拍着唐柔的后背。

    “是爹不对,是爹不好。”

    温和的声音不停的响起,唐柔哭的更厉害了,方恒看到这一幕,也是自然的到了山洞的洞口处,唐柔他是当亲妹妹看待的,同时他的父母,方啸天和方母,以及他的妻子月仙等人,都是把唐柔当成亲人看待,唐柔已经成了他们一家人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只是就算是这样的感情,也要有着**。

    唐柔毕竟是唐不器的女儿,就算平常唐柔很开心,只是她自己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同时她真正的见到了自己的父亲,那也是她和自己父亲的事,方恒自然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的,方恒更知道,唐柔这一次的哭泣,是一次巨大的宣泄。

    这种宣泄,是从当初唐不器不声不响离开之后就一直积攒下来的,没见到唐不器还好,一见到唐不器,她自然要释放出来。

    时间就这么缓缓的过去,半个时辰之后,方恒才听到唐柔的哭声停了下来,这时候的方恒才再次走了进去。

    一走进山洞,方恒就看见了两个眼睛肿的像桃子一样的唐柔,同时也看见了面带笑容的唐不器,脸上露出了微笑。

    “呵呵,真是没想到,当年在北方大陆救我一命的唐前辈,居然是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高手,这可真是让小子意外了。”

    “哈哈,我也没有想到,当年不过在人界北方大陆顺手帮助的小子,居然能走到武天域,同时还在武天域创出那么大的名声,变得的这么的强!”

    唐不器也是大笑道,“就这一点,我唐不器就是走了大运!”

    “哈哈,唐前辈客气了,那里是前辈走大运,是晚辈走大运才对,若当初没有唐前辈救命,晚辈怕是早就死了,何来今日?”方恒笑道。

    “哈哈哈…方恒,几年不见,你小子真的是越发精明了,不过太精明不好,伤感情,你叫我唐叔就是,什么前辈?”

    唐不器这时候大笑道。

    “呵呵,说的是,那我就叫唐叔。”方恒笑着点头,“之前我没叫,只是觉得唐叔是圣武高手,这么叫不方便。”

    “什么方便不方便,你我的交情,这些就不必说了。”

    唐不器笑着一摆手,“我现在很好奇你小子到底是怎么这么快就达到这一步的,而且变得这么厉害,说实话

    ,当初我在四神兽域听说你名头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一个同名同姓的家伙,不过玄机比武开始之后,我也过去看了,那时候我看到你,差点惊的没把舌头给咬下来,小子,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得到了什么,这么快就走到了这里,有了这等成就?”

    “我这个,才是真的一言难尽。”

    方恒笑着摇摇头,“所以,就不说了,我直接给唐叔看看我的记忆吧,唐叔看完了,就能明白了。”

    话语说完,方恒的手掌就是一挥,无数的画面立刻飞了出来,这些画面,从方恒带着唐柔进入混乱陆界比武大会开始,不停地变化起来,一直到方恒看王天突破结束。

    等这些画面借宿的时候,唐不器已经完全是失去了语言能力了,看着方恒的眼神,充满了极为剧烈的震撼之色,更充满了畏惧之色,还有着高兴之色,到了最后,这些情绪全都变为了一种。

    佩服!

    唐不器,一个堂堂圣武,现在对方恒这么一个半圣,是真的佩服起来了。

    “呵呵,唐叔,虽然我经历了的多了些,但你没必要这么看着我吧。”

    见到唐不器的眼神,方恒这时候也是笑了,直接说了句。

    “多了些?你这个经历是一个多了些就能形容的?你这几年所经历的事情,所遭受的痛苦,所办成的事,是别人十辈子,甚至是一百辈子都做不完的,便是我这一生的经历,也不过是你这经历的五分之一而已,哪里有你的多?”

    唐不器这时候认真的说道,“而通过这一点,我也终于知道了你为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这种成就了,能经历那么多恐怖的事情还能一直活下来,顽强的走到现在,你没有这种成就,谁能有这种成就?”

    “呵呵,世界的道理么,想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我不肯付出生命,那我只能付出我的意志,来对抗那无穷的危险了。”

    方恒笑道,“而好在的是,走到现在,我还活着。”

    “你小子的成就,真是不可限量,当初把女儿托付给你,实在是我这一辈子最为英明的决定。”

    唐不器也是深深的点头,眼神中满是高兴和庆幸之色,他是真高兴,当初他把女儿交给方恒,就是看出了方恒人不错,有他在,自己的女儿不敢说能变得有多强,最起码,能过一个相对安稳的日子。

    只是现在,方恒却那么强,不同时不光他自己强,连带着唐柔,也被他培养的变的这么强了,那他当然高兴,毕竟谁也不想和自己的女儿分开。

    “呵呵,前辈不要这么说,柔儿姐,早就已经使我们家庭的一员了。”方恒笑着道,“所以不说这些了,前辈,你还是说说,你为什么斩杀白虎岩的那个圣武护法吧,我之前只是通过人群的议论听了一个大概,详细的我却是不知道。”

    “是么?嗯,也该对你说一说了,以你现在的影响力和实力,有这个资格知道。”

    唐不器点点头,下一刻他就开始说了起来,从唐家的开始,到唐家的杰出人物出现,在到唐家的没落,白虎岩的围杀。

    等唐不器把一切的唐家的事情都说完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了。

    方恒这时候也是明白了一个大概,总的来说,就是当年的唐家家主唐时空创造出了时空决,时空决,能颠倒时空,能

    干绕过去,改变现在,更能预测未来。

    这种神通,一听就知道是惊天动地的神通,自然,当初的四神兽域无数高手都想得到,只是这神通也是有缺陷的,一个掌控不好,轻则修为全废,严重当场死亡!

    唐家的高手犹豫过分的使用时空决,获取了强大的力量,最终都被世界反噬,直接消亡了,唐家的高层认识到这个神通不能普及所有家族之人,是以立刻开始进行封存。

    只是这种动作,却已经晚了,时空决反噬强大,只是时空决那没有反噬的时候带来的力量却是无比恐怖的,能够操控时空,就能逆转未来,未来能逆转,那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圣武,是超脱,圣武之上的至武,则是超脱后的融入,能变为一切事,一切物,一切法。

    只是这个到了极致,也是在世界之内,掌握了时空则完全不同,那完全就是跳出了世界之外,站在了时空这一个更加恐怖的宏观角度上。

    换句话来说,这个角度,就是超越至武的境界,那是永恒中的永恒,灭亡中的灭亡,四大派,怎么会不动心?

    动心便是贪欲,贪欲便是杀念,白虎岩杀念最重,动作最快,在另外三大派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予一日夜里对唐家进行围杀。

    那一夜,唐家血流成河,唐家家族唐时空以一敌八,恐怖至极,最终却被白虎岩掌门暗算至死,唐家其他族老,因时空决反噬,变得虚弱重伤,自然挡不住有备而来的白虎岩高手,只能战死。

    当然,唐家毕竟是唐家,当初没有修炼时空决的高手也有那么两个,唐不器,就是其中一个,当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杀之后,他就知道,唐家完了,没办法,他只能带着自己的女儿,杀出重围,直接逃命。

    四神兽域何其大?只是白虎岩的实力何其广?四神兽域自然是呆不下去的,武天域也呆不下去,他一个人,四神兽域的高手这么多,到处通缉他,他只能带着孩子,离开武天域,随便选一个小世界进入,最终,他进入到了乱武域,在乱武域,他感觉到了守门人的存在,知道这和武天域的势力有关系,就更加向着下界走,一直到了地界,混乱陆界,才算安稳下来。

    之后唐不器就抚养自己的女儿,在地界待着,在之后,他遇到了方恒,把女儿托付给方恒,孤身一人走上了复仇道路。

    “唐叔身负血仇,却能卧薪尝胆,当真是英雄人物。”

    方恒这时候也是点点头,感慨道,“只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唐叔的来头居然是那么大,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句话,我说才对,我是真没想到,你小子经历的这么多,同时还顽强的活了下来,你才是人不可貌相。”

    唐不器也是笑道,听到这话的方恒也是笑了笑,道,“不说这些了,小子现在很好奇,前辈回来已经有许多年了吧,看样子,却是今天才第一次动手,而且一动手,动静就这么大,这是为何?”

    “我回来了的确很长时间了,不过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修炼我唐家的时空决。”

    唐不器笑道,“而不得不说,我唐家的时空决真的是非常难练,而且凶险无比,万幸的是,唐家先祖保佑,我居然练成了我唐家时空决的第一式,时空回溯,这一招,能够做到改变一方天地之内的时间,这只能是时间洪流中的一小部分,但是这一小部分,就够用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