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三百五十五章 夜

    方恒这时候冷笑道,“你刚才这么针对我,在我和龙行乱比武的时候你都能插嘴,你以为这件事情我会放过?”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神顿时激动起来了,一个个看着方恒的目光中满是狂热之色。

    到底是方恒!这才是方恒!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什么裁判,什么玄机阁记名弟子,只要你对付我,那我就要对付你!

    这个魄力,真的是太强了。

    同样,众人震撼,云层空间中的几个老者也都是愣住了。

    白虎岩的老者这时候摇头道,“这小子,真不是一般的天才。”

    “何止不是一般的天才,简直就是天才中的怪才。”

    玄武山的老者也是说道,“说他不狂吧,遇到事情的时候比谁都狂,什么都不怕,说他狂吧,他还从来没有主动招惹人的时候。”

    “哈哈,这才是真武者!这才是我天龙宗的代表!”

    王护法大笑道,“不惹事,但绝不怕事!我天龙宗有此子,真是当大兴!”

    这话一出,另外三个老者也都是说不出话来,只能纷纷点头。

    下方,战台虚空之中,夜人君的眼神也是彻底的冷下来了,看着方恒道,“你说你不会放过,然后呢?你怎么个不放过法?”

    “当然是和你一战。”

    方恒冷笑道,“你可不要拒绝,别忘了,当初在于家你走的时候说了,有机会一定会对付我,现在,不用你找机会,我给你机会,你接不接?”

    话语说完,顿时间,全场的人也都是看向了夜人君了,夜人君这时候也是眼神不停的变幻,似乎在考虑什么。

    “怎么?你想什么?”

    方恒笑道,“直接说出来,我看看你能找到什么借口。”

    “借口?我需要找借口么?”

    夜人君冷冷道,“我不过是看你刚刚战斗完,需要休息,不想在这个时候占你便宜,你以为我是怕了你不敢接了?”

    “哈哈哈……”

    方恒当即大笑起来,“好个夜人君,没想到你还顾忌这点面子,你是怕赢了这个时候的我你也不会被众人承认是吧,别人会说你胜之不武,这个你就想多了,真的是想多了,因为对付你,现在的我就可以,我不需要休息,因为你根本就不行。”

    嗡!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都是身体震动起来了,眼神中要多震撼有多震撼。

    什么叫狂,这才叫狂!

    面对玄机阁的记名弟子,面对玄机阁的裁判夜人君,直接说不行!

    就这一个,就没人能比方恒更狂!

    “呵呵……”

    同样的,众人震撼于方恒的表现,这时候的夜人君也是一下冷笑起来了,看着方恒的眼神完全就被杀意充斥。

    下一刻,夜人君的冷笑声一收,直接道,“好,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轰!

    话语说完,夜人君的身体就猛然一动,直接站到了战台之上,方恒的面前。

    四周的天才在这一刻都是纷纷退却,直接离开了战台,玄机比武现在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方恒和夜人君的对抗时刻,他们自然不会在上面在承受战斗余威。

    “到底是夜皇龙的儿子。”

    看到了夜人君直接降临到了自己的面前,眼神中没有半点惧色,方恒也是笑着点头,“基本的胆气还是有的。”

    “哼,方恒,你以为当初你和我爹交了一次手,你就能和我爹相提并论了?”

    夜人君冷哼道,“在我爹眼里,你只不过是一个需要被我们夜家扫除的障碍,仅此而已,他对你动手,是因为他有那空闲时间,不是你到了他要动手的程度,因为扫除你这个障碍,我就够了。”

    “是吗?”

    方恒哈哈一笑,“那我可真是要看看了,你夜人君的手段有多强,是不是和你那废物父亲一样,就会暗中下手。”

    “杀!”

    听到方恒羞辱自己的父亲,夜人君也是爆吼一声,身体一动,就直接到了方恒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拳轰出。

    这一拳,平平无奇,看不出来什么厉害的地方,却偏偏,让四周的众人身体颤抖。

    在他们眼里,这拳头不算什么,只是这拳头代表的气息,全是一股无比静谧的气息。

    这是黑夜的气息。

    这也是死亡的气息。

    “夜之拳么?”

    看见夜人君的拳头,这时候的方恒也是眉头挑了挑,“拳头不错,但是对我没用,破!”

    轰咔!

    话语说完,方恒腰间的真武剑也猛然劈杀出去,闪亮的白色光华爆发,当场就让夜人君的身体一顿,那平平无奇的拳头直接停止,一道血痕出现。

    同样,这时候的众人也都是松了口气,方恒这一剑斩出,就好像破晓的曙光一般,当场就把他们感受到的黑夜给驱散了。

    “夜之钟!”

    就在这时,夜人君也是低喝一声,本来打出来的拳头在这一刻猛然收回,双手一合,轰咔一声立刻传出,只见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大钟,直接出现在了夜人君的背后。

    看到了这个钟,所有人的脸色也都是一变,方恒也是眉毛挑了挑,“圣器?”

    “哼!夜之曲。”

    听到方恒的话,也人君却是冷哼一声,根本没有回答,直接下达了命令。

    咚!

    一道无比巨大的声音猛然响起,一瞬间,就让场中的众人都是身体一震,脸色苍白起来,似乎立刻就要死亡。

    只是这种感觉只是一瞬罢了,一瞬之后,着巨大的钟声就直接变得柔软了许多,四周的无数人,眼神也都是变换起来,脸上都露出了开心至极的笑容,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般。

    “幻境。”

    看到这一幕,方恒也是眼神一闪,身体猛然一震,一股白色的光华就直接散发,顿时,方恒眼前的景象直接变了。

    只见一柄剑,向着方恒的前胸就刺了过来,方恒的眼神顿时一缩,脚步一侧,直接躲了过去。

    只是就算躲过去了这一剑,噗嗤声依旧响起,却是这一柄剑的剑气,还是伤到了方恒,直接让方恒的前胸出现了一道血痕。

    “死!”

    见到方恒躲过了这一剑,夜人君却是再次冷喝出声,手中的剑再次向着方恒刺了过去,刹那之中,就刺出了上千剑,每一剑都杀意凛然,威力恐怖,只是,却没有一剑刺中方恒。

    千剑之后,方恒躲闪的身体也是猛然一顿,手中的剑猛然斩了出去。

    铛!

    巨响传出,如天地惊雷,刹那就让所有人眼神中露出美好之色的人身体一震,一下恢复了清明。

    同样,夜人君也被方恒这一剑的力量给震得身体颤抖,猛然后退起来,和方恒拉开了距离。

    “呵呵。”

    方恒这时候笑起来了,直接道,“夜人君,你果然是有点本事,居然有圣器在手,同时攻击手段那么凌厉,也就是我,否则换成别人,恐怕都要着了你的道了。”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也都是身体颤抖,震撼的看向了夜人君。

    一直以来,他们认为这夜人君的本事也不算什么,有本事是一定的,不然也不会成为玄机比武的裁判,只是在众人的印象之中,裁判,比现在这玄机比武前十名还是差了许多的。

    只是现在看到了夜人君的手段众人才知道错了,这哪里是什么不如?这简直就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素质!

    要是让夜人君参加玄机比武,那这玄机比武,还不知道有多激烈,前五名,夜人君绝对有一席之地。

    “正如我之前说的一样,扫除你这个障碍,我就够了。”

    夜人君这时候也是冷冷道,“我能说这个话,就证明我有这个实力。”

    这话一出,众人也都是暗暗点头,确实,这个实力,的确是非常强了。

    “呵呵,你的确是有实力,而且这个实力,也有些出乎了的预料。”方恒笑道,“但总的来说么,你现在的力量,还是在我的预想之内,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样,你不管怎么都是夜皇龙的儿子,身为夜皇龙的儿子,没有本事是不行的。”

    “所以呢?接下来,你能如何?”

    夜人君冷冷道,“你想说你能击败我么?就你现在的状态?”

    “我状态确实挺不好,不过,状态这个东西,只要有方法,就很好调整。”方恒笑了笑,下一刻就手掌一动,立刻几个瓷瓶就出现在了方恒的说理。

    “嗯!”

    唰!

    看见方恒一瞬间拿出了丹药瓷瓶,夜人君这时候也是眼神一缩,身体猛地向前,一剑向着方恒就斩杀出去。

    白色的剑光向着方恒覆盖过来,这时候的方恒却是一笑,身体轻轻一晃,就躲了过去,就在这时,夜人君的身体再次出现在方恒的面前,手中的剑再次斩下。

    只是方恒的笑容依旧不变,身体轻轻一闪,就再次离开了夜人君的攻击范围了。

    接连被方恒躲过了两次攻击,夜人君也是直接停了下来,眼中露出了冷色。

    “方恒,你不是很嚣张么?说就算你刚才那个状态,也一样能胜我,我在你面前,根本不行,怎么现在又变了?开始吃起丹药了。”

    “人总是会变的。”方恒笑道,下一刻就打开了瓷瓶,开始向着嘴巴倒了起来。

    倒了整整一瓶丹药之后,方恒才停了下来,笑道,“就好像风一样,风随时都在变,就好像这个世界一样,每时每刻都在变,变,是唯一的不变,所以,面对变化,反抗没有用,抱怨更没有用,只能去适应。”

    “你这话说的很漂亮。”

    夜人君冷冷一笑,“但在我听起来,你不过是给自己找借口而已。”

    “找借口?呵呵,不是,我只是说一个基本事实,这个基本事实就是,你有圣器,我有丹药,你用圣器对付我,那我就要用丹药调整状态。”

    方恒这时候笑道,“这是很公平的事情,至于之前我说你在我面前不行,你的确就是不行,因为不管是从手段上,力量上,你都是差远了。”

    唰!

    话语说完,方恒猛然一挥手,真武剑直接劈杀出去,一股剑光当场爆发出来。

    就在这剑光爆发的一瞬,立刻只见,夜人君也是眼神一缩,直接就开始退后了,在退后的瞬间,他的手还一掐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