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二百八十五章 朋友

    “我只是告诉你,你会死在我手里的。”

    嗖!

    话语说完,这个夜人君的身影就是一闪,当场就消失了,场中的人听到这话也是目光闪烁起来,他们知道,方恒现在又多出了一个死敌了。

    只是众人对这个夜人君却不怎么看好,以方恒现在的本事和实力,在玄机神武榜排名第二十八名,这个名次,夜人君就是比不上的,更不要说方恒现在还把自己的炼丹手段展现出来了。

    就这一个手段,方恒身价立刻就已经不同,最起码的一点,没人愿意得罪炼丹师,特别是高阶的炼丹师。

    方恒只要想,那随随便便就能找来一大帮天才站在自己背后,区区一个夜人君,又算得上什么?

    “呵呵。”

    同样,见到夜人君留下了这么一句话走了,这时候的方恒也是笑了,下一刻就看向了别处。

    别人都不看好这个夜人君,方恒更是不在乎这个夜人君了,对方恒来说,这个夜人君真的是不算什么,修为境界的确有一些,只是和方恒比,还差太远,更不要说方恒现在的状态了。

    现在的方恒,已经突破半圣,半圣之中,除了几个非常厉害的天才能让方恒看两眼,剩下的,方恒根本不在乎,这个夜人君,就是方恒不在乎这个级别的,那方恒岂会在意。

    “呵呵,方小友,东西我就收下了。”

    就在这时,客厅中的于玄落也是笑着说话了,“方小友可还有什么事情?”

    “没了。”方恒淡淡一笑,“前辈把丹药收起来吧,收起来之后,前辈也好好想想,等前辈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给我们答案就好。”

    “呵呵,一定,想好之后,我一定会给你们答案的。”

    于玄落立刻笑着点头,下一刻就手掌一挥,顿时间,客厅中那无数的丹药瓷瓶都直接消失。

    “哈哈,诸位,我的成圣大典,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诸位愿意在这里休息的,就休息,我们于家会好好招待,愿意彼此交流一下武学的,我们于家也不会阻拦,反正接下来诸位做什么,那就是诸位的自由了,至于我本人,却是要先告辞,毕竟我也是刚突破没多久,需要巩固一下境界。”

    收起来这些丹药之后,于玄落笑着说了句,听到这话,场中的人也都是纷纷笑着点头,“呵呵,于前辈尽管去,我们也该告辞了。”

    “是啊,于前辈还是要好好巩固境界好,毕竟只有境界稳定了,实力才稳定,这是大事。”

    几道话语响起,听到这些话,于玄落也是笑着点点头,下一刻就对着客厅中的人抱了抱拳,之后身体一闪,直接离开了。

    看到于玄落离开了,客厅中的人此刻也都是收起了笑容,一些人,眼中甚至还划过了嫉妒之色。

    谁都知道,这个于玄落说什么巩固境界是推脱,说白了,于玄落就是拿着方恒给他的丹药回去进行储存和分配了,毕竟方恒给的宝贝实在是太多了一些,换成谁都要好好计算一下的。

    “这…大哥,这件事情成了没有?”

    就在这时,于海云对着方恒说话了,“我爷爷虽然把东西收下了,可是那话还是没有说清楚。”

    “呵呵,海云,你这么急做什么?好事多磨,这种事情,急不来的。”方恒淡淡一笑,“不过现在有个好消息,大概有接近九成的可能,你爷爷会同意这件事情了,理由很简单,他爸我的东西拿走了,那证明那就已经动心了,而且你爷爷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不会看不懂我和夜家的悬殊的,选择我获得的好处,远远比选择夜家获得的好处大太多了。”

    “呼…那就好。”

    于海云这时候也是吐出了一口气道,下一刻就看向了方薇,笑道,“小薇,看来我们能在一起了。”

    “还是多亏了大哥。”

    方薇这时候也是一笑,下一刻就认真的看向了方恒道,“哥,谢谢你。”

    “废话真多。”

    方恒笑着一摆手,揉了揉方薇的脑袋道,“你和我什么关系?一母同胞,亲兄妹,和我说谢,你这是在骂我么?”

    这话一出,方薇也是开心的笑了起来,“哥说的是,我错了,我不谢哥了。”

    “呵呵,你谁都不用谢,真要谢,也要谢你自己,谢你自己的坚持,同时你更要保持冷静,因为这只是个开始,你和他之间情感的考验,还是在以后。”

    方恒笑了笑,“所以,好好珍惜每一天。”

    “我会的,哥。”

    方薇立刻道。

    “大哥,我也会的。”

    于海云也是说道,一把就抓住了方薇的手,对此方薇脸色一红,方恒却是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看向别处了。

    事情都已经差不多定了,方恒对此,也不想再夺管了,武道之人,求得本来就是一个随性洒脱,什么都严格按照规矩来,那修武也没什么意义了。

    “呵呵,真是没有想到,当初见到的方恒,今天竟变的这么厉害了。”

    突然间,就在方恒看向场中的时候,一道笑声也从方恒耳边响起了,听到这声音方恒也是眉毛一挑,下一刻就看向了身边。

    只见一个身穿白衣,面容冷漠的青年站在了他的身边,奇怪的是,这个青年的面容冷漠,只是这个青年脸上的笑容,却是非常真实。

    好像两个矛盾的人融为了一体一般。

    “原来是剑绝,剑兄。”

    看到这个青年,方恒也是一下想起来这个青年是谁了,当初在龙行烈大婚的时候,他出现过,还挑战龙行烈,最终龙行乱出面,直接将其击溃,逼得他只能下跪道歉,武道受损。

    “呵呵,我的样子很惨吧。”

    就在这时,这个剑绝也是笑着说话了,“当初选择下跪磕头,已经让我的精神心灵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现在每过一天,我的武道精神就会损失一分,到现在,已经变成了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

    “当初那个情况,不是被废修为,就是武道受损,被废修为,你剑兄可能连一天都活不到,下跪认错,武道虽然受损,但最起码还是能活着的。”

    方恒也是点头道,“所以剑兄不必后悔当初的选择。”

    “我对当初的选择,并不后悔,因为不管怎么样,下场都是很惨的。”

    剑绝这时候道,“而我现在来到你身边,只有一个目的。”

    “哦?剑绝兄请说。”方恒道。

    “那就是感谢你伤了龙行乱的武道!”

    砰!

    话语说完,这剑绝的双手就猛然一抱,对着方恒就深深行了一礼,动作真诚之极。

    同样,其他的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愣住了,谁都不知道,剑绝给方恒行礼干什么。

    “呵呵,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剑兄客气了。”方恒这时候也是笑了,手掌一抬,顿时就让剑绝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我之所以对付龙行乱,是因为我和龙行乱有矛盾,而且当初我在杀雷绝和炎绝的时候,他还从中插嘴指点雷绝,所以归根到底,不是我重创了他的武道,是他自己重创了自己的武道,剑兄不必感谢我的。”

    “就算是这样,但这件事情依旧是由你开的头,所以感谢是必要的,当然了,或许你会说,你这么做和我没关系,这也确实和我没关系,但是我看的舒服,那就行了。”

    剑绝这时候拱手说道,听到这话,方恒也是一下笑了起来,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剑绝这么有个性了,他要感谢,就是要感谢,别人接受不接受,他都要做到自己要做的。

    这种人,很直,很直的人,一向都不是什么坏人。

    “好了,感谢我表达完了,再见了…不,不是再见,是再不相见。”

    话语说着,这剑绝就一转身,打算离开了。

    “哈哈,剑兄何必这么急着走?”方恒这时候却是笑了,突的一手探出,按住了肩膀,“你我兄弟现在也是第二次见面了,常人都说一回生二回熟,而且现在剑兄主动过来找我说话,那哪里能说走就走?”

    这话一出,剑绝也是一愣,下一刻就道,“我一个武道废人……”

    “什么废人不废人,我方恒交朋友,看的是心情,其他的统统不看。”方恒笑道,“你剑兄也是觉着我这个人可交,那就坐下,咱们聊聊,要是不行,那剑兄就走就是,我也不会再拦。”

    听到方恒的话,剑绝也是眼神闪烁起来了。

    只是很快,他闪烁的目光就是一定,摇了摇头笑道,“呵呵,若是以前,我肯定会想想你喊我到底是有什么图谋,不过现在想想自己的状况,我还有什么怕被图谋的?我这条命,都已经是失去了武道意义的,留着也没什么意思,所以方兄想要,尽管拿去就是。”

    话语说完,这剑绝就直接拉开了椅子,坐在了方恒旁边了,一把拿起桌子上的酒就开始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哈哈,剑绝兄想的可真是太多了,我说了,我叫剑绝兄过来,只是交个朋友,除此之外再无他意,岂会要了剑绝兄的命?”方恒大笑摇头,“我若真想要你剑绝兄的命,剑绝兄扪心自问,能活到现在?”

    无比直白的话语吐出,一瞬间,剑绝也是楞了一下,下一刻就笑道,“呵呵,是这么个道理,以你的实力,真想杀我,我早死了,岂能这时候还在说话?不过我很好奇,你方兄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呵呵,目的?我能有什么目的?你我既然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那就已经是朋友了,朋友之间,只有相互帮助,没有什么目的不目的这一说。”

    方恒笑了笑说道,下一刻也到了一杯酒一口饮尽。

    “互相帮助?那不知方兄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方兄,有什么能帮助我?”

    剑绝道。

    “呵呵,我喜欢这问话方式,先问我有什么需要的,再问你又什么需要的,这证明剑绝兄是一个很谦虚的人。”方恒笑着道,“我喜欢和谦虚的人交朋友。”

    “武道都碎了,在不谦虚,那就成了笑话了。”

    剑绝摇摇头,“方兄还是直接说说,我能帮助方兄什么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