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二百七十五章 唬人?

    方恒淡淡的说了句,方薇立刻身体一抖,突的说道,“也有些…关系。”

    “什么关系?”

    听到方薇改口,方恒淡笑道。

    “我…我和他……”

    “朋友关系。”

    就在方薇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一道话语突的从于海云嘴里吐出,听到这话,方恒眉头顿时一挑,方薇却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立刻点头道,“不错,就是朋友关系。”

    “呵呵,朋友,好吧。”

    笑了笑,方恒突的说道,“既然是我妹妹的朋友,那自然是能坐下的。”

    听到这话,于海云也是一笑,直接拉开了一个椅子,坐在了方薇的旁边。

    “我倒是没有想到,方薇还有一个哥哥。”

    “是么?我觉得这话有些不对。”方恒淡淡一笑,“听你刚才说话,就知道你身份不简单了,像你这种身份不简单的人,和什么人接触,岂会不查一下?”

    “呵呵,到底是方薇的哥哥啊,观察力就是强,不错,论身份,我的确是有一些的,而且和人说话交朋友,我也的确是会提前查一下的,没办法,家族身份在这,这都是必须。”

    于海云笑道,“不过对于方薇,我是还真的没有查过,我家族中的人想查,但是我都命令他们不许查了。”

    “为什么?”

    方恒淡笑道,“我妹妹这么特殊?”

    “我只是不想什么事情都那么循规蹈矩,如果一切都按照规矩来,那活着真的太无聊了。”于海云笑道,“特别是方薇和我,这是我不想让家族参与到其中的,因为只有和方薇在一起切磋,我才感觉轻松许多。”

    “轻松?”

    方恒笑了笑,“你的意思是,我妹妹,只是一个让你放轻松的工具?”

    “哥!”

    听到这话,方薇立刻叫了一声,方恒却是理都没有理,只是笑着看向于海云,等这于海云的回答。

    “这话过了,对我而言,方薇不是什么工具,她是我的朋友。”

    于海云回答道,“我想和她成为朋友,从一开始和她切磋的时候,我就这么想了,如果我仅仅是把她当做工具,那我就不回过来了。”

    听到这话,方薇也是眼中划过了一道娇羞之色,方恒却是看着于海云的眼睛,没有任何的转移。

    片刻之后,方恒也是点点头,“既然你是真的把我妹妹当成朋友,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方薇,他的实力可是比你强多了,以后要加强修炼。”

    “好啊,你的实力居然比我强。”

    听到这话,方薇也是突的反应过来,恶狠狠的对着于海云道,“那你干嘛切磋的时候总是做出一副要输给我的样子。”

    “呵呵,哪里有,大哥这是夸我呢。”

    于海云立刻笑道,方薇却是一下抓住了于海云的时胳膊开始扭了起来,“你撒谎,我哥的眼睛怎么会出错。”

    于海云立刻叫痛起来,见到这一幕,桌上的几人都是露出了笑容,方恒却是当做没看到,也没有在干预。

    他能看的出来,这个于海云是真的拿方薇当朋友的,没有其他的邪念,同时这个于海云也很优秀,自己妹妹也喜欢和他在一起,那他自然不会多打扰。

    少女,是要有些经历的,好的经历,能够构造好的性情,坏的经历,那一定会是一生的伤疤,方恒能做的,只是不让自己的妹妹碰到坏的经历,再多的,就是不他能干预得了,硬要干预,那不是对自己妹妹的照顾,那是对摧毁。

    “呵呵,浪费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以为你于兄是跟谁喝酒,原来是和这么几个人。”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只见之前那个夜家公子起来了,直接就到了方恒等人的酒桌旁边,拉了一把椅子就直接坐下。

    “夜兄,我一会儿再去找你,你怎么……”

    “哈哈,无妨,我也是一个爱交朋友的人。”

    这个夜兄笑道,下一刻就看向了方薇,道,“你可真是幸运啊,能被于兄看上,以于兄的身份,什么女人得不到?嘿嘿,我可还从来没见过能让于兄都这么主动的少女呢。”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酒桌上的众人脸色立刻变了,木柔的脸色首先就变得冷了起来,张口就说道,“你说什么呢,我妹妹和他只是朋友。”

    “哈哈,朋友?少年少女,哪里是一个朋友就能说的清的。”

    这个夜兄大笑一声,下一刻就看向了于海云道,“于兄,你这花招可真是玩的好啊,居然都是朋友了。”

    “夜兄!你注意一点!我现在不是和你说笑!”

    于海云也是神色冷下来了,见到这一幕,这个夜兄似乎才有些反应过来,道,“呵呵,我说错了,我刚才说的……”

    “都是狗屁。”

    方恒这时候淡淡的说了句,听到这话,这个夜兄顿时脸色一变,看向了方恒。

    “怎么,我说的不对?”

    看到了这个夜兄的眼神,方恒却是淡淡的问了句,于海云也是立刻道,“说得对,夜兄刚才说的都是屁话,夜兄,你回去吧。”

    听到这话,这个夜兄脸色也难看起来,只是看到于海云的眼神,他也是冷笑一声,“好,我这就回去。”

    “等等。”

    就在这时,方恒却是再次淡淡的说话了,道,“我这桌子,是招待朋友用的,你我们不认识,可你却主动来了,现在又要走,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把我们当什么了?嗯?”

    这话一出,整个酒楼的气氛都是一将,所有人都是暗中惊讶的看向了方恒了,谁都没有想到,方恒胆子达到了这个地步,连夜家的公子,都敢这么说话。

    “呵呵,我说于兄,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这个夜兄也是笑了,没有理会方恒,直接对着于海云道,“难道我的面子,在你于兄这里不管用了?”

    听到这话,于海云眉头皱了皱,只是却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得罪人,那不如干脆沉默。

    “哦?于兄不说话,这是表明不管这事了。”

    这个夜兄眉毛一挑,下一刻就笑道,“呵呵,不管是好事,不管,我自己解决。”

    话语说着,这个夜兄就是身体一动,轰的一声再次坐在了方恒的面前。

    “你说的是,你的桌子,我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确是有些没把你当回事情,不过,事实就是这样,我确实没把你当回事情,然后呢?你能把我如何?”

    直接无比的挑衅话语从这个夜兄的和嘴里吐出,听到这话,酒楼中的所有人也都是看向了方恒了,他们也想知道,方恒能做什么。

    “呵呵,你胆子真是不小。”

    就在这时,方恒也是一下笑了,“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不是死了,就是残废,看来今天,又要多一个残废得了。”

    “是么?”

    这个夜兄眉毛一挑,冷笑道,“你口气这么大,可我却不认识你,我认识的人,都是厉害的人物,我不认识你,证明你不厉害,你不厉害还说这种话,那证明你是在唬人。”

    “是么?”

    方恒一笑,“这个问题,等一下我在问你。”

    啪!

    话语说完,一道轻垂的声音就直接传出,听到这声音,全场的人都是一愣,全都看向了场中了,只见这个夜兄的脑袋,当场就歪了一下,脸上有了一个红红的五指印。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这时,方恒却是一笑,手掌在此探出,啪的一声,再次反手抽到了这个夜兄的脸上。

    噗!

    这一次被抽中联机,夜兄的顿时脸色涨红,口鼻中同时喷出了一口血,看到这一幕,酒楼中的人更加惊讶了。

    一些人,甚至忍不住站起了身子,震撼的看着方恒,谁都没有想到,方恒这么胆大,敢直接对夜家的公子动手,同时不光是动手,还是直接抽脸!

    这是比杀人还凶狠的羞辱!

    “啊!”

    一下被抽了两耳光,这时候的夜兄也是猛然大吼一声,直接道,“你找死啊!你找死!你知道我是谁!你敢这么对我……”

    卡拉!

    话语还没说完,骨骼断裂生传出,只见方恒的手掌直接就捏住了这个夜兄的手臂,狠狠一拉,当场就让这夜兄的说比变形了!

    “啊!”

    惨叫声传出,就在这时,方恒的手掌再次探出,飞快的到了这个夜兄的身体其他方向,双腿,另一只手臂。

    卡拉喀拉的声音响起,肉眼可见,只是刹那,这个夜兄的身体就直接倒在了地上了,身上的气息一下就弱到了极致,近乎死亡!

    酒楼中的人刺客都长打了嘴巴,太残忍了,真是太残忍了,直接捏段了这个夜兄浑身上下的四肢骨头,此等手法,真的就是折磨家羞辱!

    “啊…啊!”

    衰弱的叫声不停地响起,听到这声音,所有人都感觉头皮发麻,谁都知道,这声音是非常痛苦的,此时此刻,这个夜兄已经痛苦到了一个极致。

    “现在,我该问问你一个问题了,你还觉得我还是唬人么?”

    简单的问题吐出,听到了这个问题,整个酒楼都是一下安静了,所有人都是呆呆的看着方恒,眼神中除了震撼就是震撼。

    确实,方恒的这个问题,实在是太讽刺了,之前这个夜兄还认为方恒是唬人的,现在方恒打断了这个夜兄的四肢,让这个夜兄直接倒在了地面上近乎死亡。

    事实证明,方恒没有唬人,他是真的强!

    “大哥…”

    “怎么?”

    方恒一转头,看向了于海云,淡笑道,“你想为他求情?”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