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二百七十四章 于海云

    “这个天才好像比灵修和灵风还要厉害。”

    这话一出,坐在一旁座位上的方恒也是眼神一闪,又来一个大灵界的天才,这真的是吸引他的注意了,大灵界和他的关系可算不上好,别是冲着月仙来的。

    “嘿嘿,你们说的这些人,的确都是不错。”

    就在这时,一道笑声响起,只见之前那个说话的白衣青年笑道,“不过,他们也就是不错而已,要说优秀卓越,他们还算不上,等到玄机比武之后,剩下的几个,才能勉强算得上是卓越优秀。”

    这话一出,酒楼内热烈的气氛都是一窒,所有人眼中都是露出了意外之色,他们不明白,这个白衣青年怎么突然说话这么嚣张,一瞬间就把这段时间风头最劲的几个人物给贬低到了这个地步,似乎在这个青年眼里,那几个人物什么都不是一样。

    “呵呵,兄台,你说话的口气真是大,他们都不算是卓越优秀,那我们倒想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卓越优秀?”

    突然间,一个酒客笑着问了句,听到这话,其他的人也都是笑着点头道,“对,看兄台说话就知兄台见识非凡,请兄台赶快说两个吧。”

    “让我们也开开眼……”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此刻所有酒楼内的酒客都是看向了这青年了,他们都想知道这青年到底能说出来什么人物。

    “呵呵,既然大家这么想知道,那我就说两个,比如上一次玄机比武大会上的两个优胜者,楼烟雨,夜皇龙。”

    这白衣青年笑道,“这两个人,我想你们诸位也不可能不知道,楼烟雨是上一届玄机神武榜的第六名,一手烟雨剑法,横扫诸天才,现在已经进入了玄机阁修炼,常年不出,夜皇龙更不用说了,当年在玄机神武榜排名第七,夜帝神功改天换地,谁人是敌?”

    听到了这话,酒楼中的人也顿时都安静下来了,确实,这两个人的名气,真的太大,当年更是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和这两个人相比,最近这段时间冒出头的几个,也的确不值相比了。

    “呵呵,兄台搬出来这两个人,的确是让人无话可说,不过,兄台搬出来这两个人,本身就有问题了。”

    一个酒客这时候笑道,“夜皇龙,楼烟雨,那真就是惊才绝艳的大天才,不过,他们又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物,难道兄台没听过一句话么,长江后浪推前浪,谁知道这一次玄机比武之后的几个优胜者,会不会超越当年的他们?”

    “呵呵,超越他们?那是做梦,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假,但武道到了神武这个层次,时间,就已经不再是局限了,一入神武,寿命就会非常长,这也意味着获得越长的神武,实力就越强,特别是天才,活得越长。进步就越大,实例就越可怕,这是定理,当然了,我不是说没人能违反这个定理,一定有绝世天才能打破定理的,但是我敢肯定一点,就是你们之前说的那几个,都没有这个能力。”

    这白衣青年笑道,“毕竟楼烟雨,夜皇龙他们当年就是天才,在玄机阁修炼了这么多年,谁知道他们进步到了什么地步?这几个天才就算厉害,能比?就算他们获得了优胜,恐怕也不能比,甚至再说的直接一点,玄机阁随便的一个天才,可能都比你们说的这几个天才强,别忘了,玄机阁,只收天才中的天才。”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酒楼中的人也都是一下愣住了,下一刻就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确实,这个青年说的是实话,要说四神兽域四大门派是至尊,这句话是正确的,只是要说这四神兽域只有这四大门派是至尊,这就不对了。

    还有一个玄机阁。

    玄机阁,没人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人,到底有多少的高手管事,只是所有人都大概的知道一些传说。

    比如传说之一玄机阁当年是四神兽域的四大派高手共同创建的,目的就是为四大门派培养天才,再比如玄机阁是四大派历代宗主掌门的墓地,四大派的掌门宗主死后,都会把自己的武道经验汇聚到玄机阁中。

    类似于这种传说,不计其数,没人知道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只是光从这些传说的数量和程度上来看,无数的人就知道这玄机阁很恐怖了,神秘的让人恐怖,现在这个白衣青年说这番话,自然是没人反驳的。

    “哈哈,夜兄果然是健谈之人,三两句话,就把我这酒楼中的人全部说的哑口无言了。”

    就在众人都沉默的时候,突然一道爽朗的话语声响起,下一刻只见一个身穿蓝衣,面容英俊的少年从二楼走了下来,他只是一出来,立刻就让一楼中的酒客眼神一亮。

    这个少年,实在是太过英俊了,偏偏,这种英俊还不是那种妖娆或者冷酷,勾着一股潇洒自如。

    似乎在这个少年面前,身份,实力这些束缚都能统统放下。

    “就是他了。”

    就在这时,月仙也是对着方恒传音道,“他就是方薇天天晚上切磋的人。”

    “是么?”

    方恒眉毛一挑,也仔细的看向了这个青年了,片刻之后,方恒点点头。

    “还算不错,修为达到了魂武境,而且根基扎实,这证明不是靠着丹药堆出来的,在看其眼神,明亮坦然,是个心神干净的家伙,而且一定很有毅力。”

    方恒点点头。

    “呵呵,不错吧,我当初也是看他不错,所以方薇和他切磋的时候,我是没有阻拦的。”

    月仙也是笑着说道,听到这话,方恒也是点点头道,“不错是不错,就是有点太弱。”

    这话一出,月仙忍不住白了方恒一眼,“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是个修炼疯子。”

    “也是。”

    方恒淡淡一笑,下一刻目光就看向了自己的妹妹,只见方薇此刻也是呆呆的看向了这个少年了,眼神中满是迷离和不好意思的神色。

    “咳咳。”

    轻咳一声,方恒宣示了自己的存在,果然,方薇也是一个激灵,立刻收起了自己的眼神,脸上闪过了两团殷红,不敢再看了。

    “呵呵,于兄客气了,我只是说了两句实话而已,算不上健谈。”

    那个夜兄这时候笑道。

    “呵呵,你夜兄这实话可是真的太实在了,夜皇龙,楼烟雨,这的确是厉害的人物,特别是夜皇龙,是你夜家的前代家主,更是你夜兄的爷爷,你这么说,自然是应该。”

    这个于姓少年笑道,“不过说到底,这里讲的还是最近风头最劲的几个天才,夜兄说这些,却是太让人无言了。”

    “哈哈,我的错,是我扫了大家的兴了,我在这里自罚一杯。”

    听到这话,这个夜兄也是大笑一声,下一刻就直接举起了自己酒桌上的杯子,对着酒楼内部的人一举,下一刻就一饮而尽了,看到这一幕,酒楼中的人也都是心中惊讶起来,意外的看着这个出来的蓝衣少年。

    通过这个蓝衣少年的他们就知道白衣青年的身份多高了,夜皇龙都是这个青年的爷爷,那这青年一定是夜家的公子,只是这个夜家的公子,对这个蓝衣少年却是这么客气,蓝衣少年只是一句话就让这个夜家公子自罚一杯,那这蓝衣少年该是多大的身份?

    当然,心里意外归心里意外,众人的动作还是不敢慢的,那个夜兄喝完酒之后,酒楼中的其他人也都是纷纷拿起了酒碗喝光。

    “呵呵,好了,大家继续聊,我不插嘴了。”这个夜兄笑着说了句,下一刻就直接坐了下来,酒楼中的其他酒客也都是客气的笑了笑,不敢再高盛谈论的,开始彼此低声说起什么来。

    “于兄,我可是自罚一杯了,就冲这个,你不得陪我好好喝几杯?”

    就在这时,这个夜兄对着蓝衣少年说话了,听到这话,蓝衣少年也是一笑,“呵呵,喝几杯不是问题,不过,我还想见见一个朋友,所以夜兄等等如何?”

    “哦?朋友?那好,我等等就是。”

    这个夜兄眼神一闪说了句,听到这话,这蓝衣少年也是没有停留,直接向着方恒这一桌走来了。

    看到这个少年向着这里走来,方恒也是眼神闪了闪,看向了自己的妹妹方薇,只见这时候的方薇,脸上本来的红晕已经再次扩大了,只是这一次,她却不在低下头了,只是看着那个蓝衣少年,眼神中满是温柔之色。

    见到了自己妹妹的眼神,方恒眉头皱了皱,就在这时,那个蓝衣少年也是到了方恒等人的桌子前面了,笑道,“打扰了,我姓于,名字叫于海云,不知道我能坐在这里么?”

    这话一出,方薇立刻看向了方恒,眼神中满是期待和哀求之色,月仙和木柔也都是看向了方恒,其中木柔还不停的给方恒使眼色,似乎在通过眼神告诉方恒这个少年是方薇的意中人一样。

    面对这些目光,方恒没有过多理会,他只是看着这个于海云,上下打量,之后才问道,“我们认识你么?”

    听到这话,其他暗中注意这个少年的酒客都是吃了一惊,意外的看着方恒,这个蓝衣少年刚才的出来安抚那个夜家公子就已经证明了本身的不简单了,现在他主动到方恒这一桌,自然是让所有人意外的,方恒却还反问,这更让众人吃惊了,他们都不知道方恒几个人哪里来的胆。

    “哦?”

    听到了这直接的问话,这个于海云也是眼神一闪,露出了些许意外之色,显然他也没想到方恒会这么直接的问他,下一刻才笑道,“呵呵,是我不好,没有把话说清楚,确实,我和你们大多数是不认识的,我只认识她,方薇,方小姐。”

    “是么?”

    方恒故意漏出了一抹惊讶之色,下一刻就看向了方薇,“你认识他。”

    “是的。”

    方薇脸色通红,却点头道,“我经常和他切磋。”

    “哦。”方恒点点头,“你和他切磋,那只是武道上的历练,其他的没关系吧。”

    “是…是没关系。”方薇说道。

    “既然没关系,那就不要让他过来了。”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