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二百六十五章 穿透!

    炎寒这时候也是接口道,“因为你不敢和我们比拼真正的肉身武学,哪怕你刚才只是嘴上说说。”

    “呵呵,这等浅显的攻心之言对我真的是没有用的。”方恒这时候笑道,“你们要搞清楚,我现在,是一打二,我是一个高阶神武,你们两个都是半圣,我是天龙宗普通的弟子,哪怕有群英界弟子的名头,但我没有享受过群英界弟子的待遇,你们两个,却都是群英界弟子中享受资源最好的,同时名气也是非常大的,被人成为雷绝和炎绝,对付你们这样的对手,我干嘛还要和你们硬碰硬,进行所谓光明正大的战斗?”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四周的弟子也都是暗暗点头,确实,方恒一个没有被封为绝之名号的弟子,挑战这两个天龙宗的传奇,这本身就已经是奇迹表现,现在还要方恒和对方硬拼,这不是傻子么?这又不是切磋,是生死战,那里有什么正大光明阴险不阴险。

    同样,众人点头,这时候的炎寒和雷烈也都是说不出话了,就方恒这一番话他们就知道,方恒根本不吃他们这一套,在多说也是自取其辱,那他们立刻就选择了闭嘴,同时雷烈迈出了脚步,缓缓的走到了方恒的后面。

    看见雷烈的动作,方恒却是没有随之动作,他只是笑着看着炎寒,道,“呵呵,你们真的厉害,换成任何人经历这种战斗,都会在信心上受到打击,再不济也会精神有些混乱,可你们却很稳定,不管怎么样,就平静的面对,就这个素质,就是万千武者都没有的,怪不得你们两人能获得绝之名号。”

    “不过虚名而已。”

    雷烈却是淡淡的说话了,“名声这东西,没什么用,甚至会起到限制的作用,所以我从来都是不在乎的,一个不在乎,自然就不会有责任感。”

    “不会有责任感,自然也不会有耻辱感,那自然,我们没什么压力。”

    炎寒也是淡淡道,“当然了,或许在别人眼里,我们这么说很可笑,但是,这就是我们对待战斗的态度。”

    “是么?呵呵,可你们刚才表现的,却是一副很在乎名声的样子。”方恒笑道。

    “你也说了,那是表现的,既然是表现的,那就是虚假的。”

    雷烈再次说道,“别人给我们的名声,我们内心可以不在乎,但是表面山给我们必须要在乎,因为这样,才符合众人的期待,符合众人的期待,才能从众人手里获得利益,我是如此,炎兄是如此,包括龙兄,乃至整个四神兽域所有拥有绝之名号天才的人,都是如此。”

    这一连串的话语吐出,四周的弟子都是愣住了,很明显,他们对这种对话有些不明白了。

    方恒这时候却是笑着点点头道,“果然,拥有绝之名号的武者,都是真正的武者,盛名之下无虚士,看来我之前小瞧你们了,我本以为我已经占据了上风,我赢了,不过现在看来,真正的胜负,现在才开始。”

    “是现在才开始。”

    炎寒淡淡点头,“所以,来吧。”

    “好。”

    方恒笑容一收,下一刻就脚步迈出,一步一步的向着炎寒走过去了。

    看到这一幕,四周的人都是眼神一缩,方恒的这个动作太让人意外了,所有人都以为方恒会瞬间爆发猛烈的攻击,只是现在方恒却是这么慢的走过去,这让所有人都不明白。

    同时更让众弟子不明白的是,炎寒和雷烈却都是在此刻眼神凝重,没有任何抢攻的意思,似乎在等着方恒过去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

    这是所有弟子脑海中的念头,只是却没有人给他们解答。

    只有龙行乱和大护法的眼神,严肃起来了。

    “这是真正的生死大战了。”

    突然间,大护法对着龙行乱传音道,“你觉得他们俩能赢么?”

    “难说。”

    龙行乱传音回答,“此时此刻,方恒放弃之前的快打快攻,转为这种慢慢推进,那这就是有进无退的战斗了,一旦双方接触,那一招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虽然雷利和眼裂是两个人,方恒是一个人,但是方恒去处处占据先机,雷烈和炎寒难免心里有压力。”

    “是啊,区区一个高阶神武,却屡屡占据上风,就算表面上没有压力,但换成谁都有压力的。”

    大护法也是暗暗点头,“不过到底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不管谁胜谁输,都和我无关。”

    龙行乱这时候却是淡淡的说了句,“我有我的路,他们有他们的路,方恒胜了,我的敌人就是方恒,雷烈和炎寒胜了,那我的敌人就是他们,因为方恒是我的武道对手,他们吧方恒杀了,那他们就变成了对我影响力更强的武道对手。”

    “你能这么想,这不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我看,事情却不会发展到你和方恒,或者你和雷烈炎寒战斗的地步。”

    大护法却是摇摇头,“高层,一定在看着这里的。”

    “看着就看着吧,阻止就阻止吧,因为他们就算插手阻止,也只能阻止一时,阻止不了永远。”龙行乱却是说道,“这是武道上的对抗。”

    听到这话,大护法也是点点头不再多说了,他明白龙行乱的意思,在龙行乱已经彻底吧方恒当成了对手的情况下,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他和方恒的对决,这就是武道世界的最为强大恐怖,同时却有最为有魅力的地方。

    轰!

    就在龙行乱和大护法说话的时候,一道爆炸声也突然开始响起了,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肉眼可见,方恒手中的真武剑一下抬了起来,下一刻就当头对着炎绝的脑袋劈过去了。

    这一击,方恒没有动用任何的神通,任何的其他东西,他动用的,是自己全部的力量,全部的武学修为!

    从刚才方恒听到了这两人说出自己对名声看法的那一刻方恒就知道,这两个对手,不是靠着什么手段就能击败的对手。

    想要真正的击溃他们,抹杀他们,那就只有施展自己的全部力量,彻底的把他们的意志力给打下去!

    当然了,要是之前他们两人的全盛状态,方恒是万万不会这么做的,只是战斗走到了现在,方恒占据了这么大的优势,那不这么做,那就是愚蠢了。

    “优势我尽占,这一剑是我全部力量的体现,你挡得住,今天我必败无疑,不过我就不信,你挡得住。”

    剑落下的时候,方恒的淡淡的声音也开始响起,等声音传遍场中的时候,铛的一声也猛然传出了。

    所有人都看到,炎寒的双刀这时候高举交叉,生生的抗住了方恒的真武剑。

    只是就在炎寒抗住方恒真武剑的时候,炎寒的体表也传出了蹦蹦的声音,肉眼可见,炎寒的体表,都开始飞快的撕裂了,一抹抹鲜血开始从这些裂痕中散发,瞬息间,炎寒的气息就开始衰落下来!

    他败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知道炎寒败了,这是纯正的力量对抗,是真正的生死对抗,炎寒受伤,那就意味着炎寒会扛不住,要是一对一,方恒此刻已经胜利。

    只是这不是一对一。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此刻看向了方恒背后的雷烈,他们都知道,在炎寒走向失败罐头,雷烈不会无动于衷。

    果然,就在众人看向雷烈的时候,雷烈的身体也是直接来到了方恒的背后,手中的雷死枪,直接刺向了方恒的背心!

    这一击,是完全卡在了方恒不能动弹的一击。

    这是必中的攻击。

    噗嗤一声响起,所有人的身体都是一抖。

    他们都看见,方恒的胸膛,直接被雷烈雷死枪刺穿了!

    鲜红色的鲜血从方恒的胸膛中喷发了出来,方恒的气势,也飞快的波动起来。

    “方师弟!”

    “方师兄!”

    看到这一幕,双神堂的人都是大吼出声,就在这时,大护法却是手掌一挥,一到白色的光华当场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荣耀生死战,谁都不能插手。”

    简短的话语从大护法的嘴里响起,听到这话,双神堂的人脸色都变了。

    只是同时,四周的弟子脸色也都是变化起来。

    场中的雷烈和炎寒的脸色更是变了,一下就变得苍白。

    雷烈的雷死枪的确是贯穿了方恒的身体,方恒也的确是气息混乱。

    只是气息在混乱,方恒的气息却没有减弱。

    方恒的剑,依旧狠狠的压在炎寒的双刀上,炎寒的躯体,依旧在四处迸发着鲜血。

    “怎…怎么回事!”

    炎寒大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这都不死!”

    “嘿嘿,这一点,你去黄泉问吧。”

    冷笑声从方恒嘴里传出,随着这到话语的吐出,方恒的手掌就在此发力,恐怖的惨叫声开始响起,肉眼可见,在方恒的真武剑下,那身体本来就不停撕裂的炎寒,身体开始扭曲起来了。

    再过一瞬,轰的一声,只见这炎寒的身体,当场就化为了满天飞舞的血肉,彻底死亡!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谁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雷烈这时候却是反应极快,他知道这时候不是追究什么原因的时候,是他进攻的时候,是以在炎寒死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就开始疯狂震动起来了,不停地旋转着自己插入方恒胸膛的雷死枪,想要让方恒的身体炸开。

    “嘿嘿。”

    只是面对雷烈的疯狂攻击,方恒的冷笑声却是再次响起,唰的一声,只见方恒的真武剑猛然反手划出,白色的匹练一闪而过,扑哧一声,一只手臂飞起。

    只见雷烈的右手连带着肩膀,直接被砍下来了!

    “啊!”

    惨叫声传出,雷烈眼神大变,一下就松开了长枪开始后退起来,这时候的方恒也是没有再追,只是冷笑着看着雷烈,单手握住了自己胸前的枪头。

    看到这一幕,四周的人也都是脸色变了,不知道方恒要做什么,方恒却在这时候手掌一拉。

    扑哧一声,只见那整条雷死枪的枪身,都被方恒给从前胸拔了出来,一大蓬鲜血开始喷发,方恒的气息也是飞快衰弱,只是方恒的伤口处,却猛然散发出了两道光华。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