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二百六十四章 上风

    “斩!”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冷喝声却突然从方恒的左侧响起,只见炎寒的身体竟猛的到了方恒的左边,双刀对着方恒的身体就劈!

    “嗯!”

    看见炎寒的攻击,方恒也是眼神一缩,身体一侧,强行躲过了炎寒的攻击,只是同样的,他爆发出来的五彩剑光也直接在虚空中湮灭了,根本就没有碰到雷烈的身躯。

    “雷帝之拳!”

    几乎就在方恒的剑光湮灭的时候,那不停后退的雷烈也是低喝一声,翻过身来就爆发了电光,刹那到了方恒的面前,双拳对着方恒的胸膛就砸,同时,炎寒身体一晃,竟召唤出了自己的一具身外化身,各持一刀对着方恒就劈。

    刹那间,方恒的前方和左右两方就被攻击封锁,看起来的退路只有背后和上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了这两个方向了,他们认为方恒一定会向着这两个方向撤退。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方恒根本没有撤退,面对双绝的攻击,他只是手掌一震,嗖嗖破空声响起,却是无数神剑飞出,直接包裹了方恒的身躯。

    铛铛!轰!

    清脆的巨响和爆炸声同时传出,肉眼可见,方恒身上的神剑全部炸开了,与此同时,方恒的本体也开始出现,口鼻都溢出了鲜血,只是同样的,雷烈和炎寒也是身体一震,脸色有了些苍白,开始后退。

    看到这一幕,四周的人都是惊呆了,他们都不知道方恒在刚才的那个时候为何不撤,反选择硬抗,同时他们更不清楚,怎么双绝进攻方恒,只是让方恒受了轻伤,双绝本人也气息开始不稳,按照常理,双绝的攻击,方恒绝对扛不住的。

    “好眼力。”

    就在这时,场中的雷烈冷冷说话了,“你怎么看出来的?”

    “嘿嘿。”

    方恒这时候冷笑一声,手掌抹去了口鼻中溢出来的鲜血,道,“你们两个可都是绝之天才,既然是绝之天才,那不管是任何攻击,都应该是全方位的攻击,绝对没有在攻击的时候给敌人留有空挡一说,可偏偏你们两人的攻击,留下了巨大的空挡,我的左右和前方都被封锁,只有后背,上空有两处空挡,那证明你们真正的杀招,就在这两个方向,我若是上了你们佯攻的当,躲入这两个方向的任何一个方向,那恐怕此刻的我就已经是重伤待毙了,那我当然不能躲,要硬抗。”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四周不解的人也都是一下明白过来了,一个个看着方恒的眼神都被震撼和佩服之色充斥,他们真的想不到,方恒厉害到了这种程度,在双绝攻击的压力下,还能发现双绝的真正杀招和意图。

    “原来如此。”

    雷烈这时候也是点点头,看着方恒道,“真是没想到,你的洞察力这么惊人,以这一点来看的话,想要靠着幻境武学对付你是不行了,在那种压力下你都能看透我们的意图,那证明我们想要靠着配合把你的缺点打出来然后杀你,也不行,用神通能量,更不行,你的黑暗之门能吸收一切的能量形态,用神通对付你等于给你送能量。”

    “幻境不行,佯攻不行,神通能量不行,那唯一行的,就只能是肉身力量了,不过肉身力量也属于力量,黑暗之门也一定能吸收的,那留给我们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用兵器的锋锐,做出致命的打击,不能纠缠,必须要短兵相接,而且必须要占了便宜就走。”

    炎寒也是淡淡的说道,“好在的是,我们对自己的武学都是有着自信的。”

    “嗯。”

    雷烈也是点点头,下一刻就手掌一挥,噼里啪啦的电光传出,只见一柄紫色的长枪猛地出现,只是一出现,一股毁灭志气就散发全场。

    所有人的眼神都变了,在这股毁灭之气中,他们真正的感受到了一股寂灭的意志,这不是人性的暴虐和杀戮,这不是蕴含任何情绪的杀戮,这就是纯粹的毁灭,最为根源的死亡本体。

    “雷死枪。”

    看到这柄长枪,炎绝也是眉毛一挑,淡淡道,“这枪厉害是厉害,半圣之器,不过其中能量却太强大,他的黑暗之门……”

    “我不会动用其中能量的,只会利用这枪本身的锋锐。”

    雷烈回答道。

    “哦,这还可以。”

    炎绝点点头,下一刻双手一晃,呼的一声,他手中的赤红色双刀上的火焰也直接没了,当场就变为了两柄细长幽寒的长刀。

    “呵呵,到底是双绝,一瞬间就看出了我的强大之处,同时还一瞬间就知道了该用什么方法对付我,和你们这样的对手战斗,真的是太痛快了。”

    就在这时,方恒也是笑着说话了,下一刻他的手掌就是一晃,嗖嗖破空声响起,只见之前方恒召唤出来的神剑全部进入到了他的真武剑之内,黑暗之门也化作了黑色的光华冲入到了他的体内消失。

    眨眼间,方恒就只剩下了一人一剑,这时候的方恒继续笑道,“不过你们虽然厉害,但是真正的战斗,现在才要开始,比拼真正的肉身武学,我还从来没输过。”

    “是么?那今天就是该你输的时候了。”

    炎寒晃了晃手中的双刀,“因为我们也都从没在肉神武学上输过!”

    嗖!

    话语说完,炎寒的身体就直接向着方恒冲了过来,在冲过来的瞬间,炎寒的手掌就是一丢,竟直接把自己的一柄长刀扔向了方恒!

    “哦!”

    看见炎寒的动作,方恒也是眉毛一挑,手中真武剑猛然一点,铛的一声,这柄长刀当场就被击飞,只是就在这刹那,炎寒的身体也如鬼魅般的来到了方恒的身前了,同时另一只手的长刀,斜斜的对着方恒的双腿就劈了过去,速度快的如同闪电!

    看到炎寒的这个攻击,四周的人都是身体一震,太快了,炎寒的攻击,实在是太快了。

    丢刀,团身跟进,刀斩双腿,这一系列的动作,简单无比,没有任何的玄妙之处,只是从炎寒的身上做出来,那感觉就是不一样,没有任何人,有自信能躲过这种攻击。

    只是别人没有自信能躲过,方恒却是有自信。

    就在这一刀即将到了方恒的双腿上的时候,方恒的身体竟猛然一跳,身体悬空起来,以差之毫厘的距离躲过了炎寒这凶狠的一刀。

    看到方恒躲过自己的攻击,炎寒却是冷笑起来了。

    “我攻你下盘,就是逼你腾空,因为我知道,雷烈会抓住你腾空的机会杀你的。”

    话语说完,嗖的一声也猛然响起,只见一柄紫色的长枪突然从虚空中出现了,再出现的瞬间,就直接到了方恒的后脑之上,似乎下一个刹那,就会把方恒的脑袋洞穿。

    “嘿嘿,你们还记得你们刚才说我什么吗?你们说我洞察力惊人,既然你们知道了我洞察力惊人,那你们认为这种攻击能杀我?”

    冷笑声从方恒嘴里响起,下一刻,只见方恒腾空的身影,猛然化作了残影消失了!

    “什么!”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惊呼一声,就在这时,那雷烈刺杀出来的雷死枪也直接到了炎寒的面前了,炎寒脸色凝重,勉强一侧,雷烈的长枪也是猛然一转,强行调转方位。

    只是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哪怕最终雷死枪没有刺中炎寒的身体,只是炎寒的前胸之处,也被雷死枪生生的划出了一道深深地血痕!

    所有人的嘴巴此刻都是张大了,只是就在同时,嗖的一道破空声传出,只见方恒的身影猛然出现在了雷烈的背后,手中的真武剑狠狠劈出!

    “嗯!”

    雷烈眼神一缩,他也是一瞬间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危险,手掌猛然一松,就丢开了自己的长枪,就在同时,炎寒也是猛然探出了自己的手,一把就抓住了雷烈的肩膀,当场就吧雷烈的身体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躲过了方恒的致命杀招。

    “嘿嘿。”

    一剑不中,方恒也是冷笑一声,身体一转,就再次降落到了地面上了,与此同时,雷烈和炎寒也是眼神凝重的看着方恒。

    天地再次安静了下来。

    此时此刻,所有的人看着方恒的眼神,已经完全被敬畏充斥了。

    之前方恒说出以一打二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方恒是非常狂妄的,哪怕后来有了龙行乱对方恒实力的承认,众人对方恒的实力也有一定的怀疑。

    只是战斗到了这个地步众人才都明白了,方恒,不是狂,是真有实力!

    以一打二,都一点都不慌乱,从比拼神通武学,到现在的肉身武学对抗,方恒气定神闲,雷烈和炎寒却是气喘吁吁,同时炎寒身上还有了伤。

    这已经无声的体现了方恒那恐怖的战斗能力。

    同样,众人震惊,大护法此刻的脸色也是变了,他以前就知道方恒厉害,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方恒厉害到了这个地步。

    雷绝,炎绝,这两个都是天龙宗的代表,就算比不上龙行乱,却也是传奇弟子了,只是二打一对付一个方恒,却都被方恒打成了这样,这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是怎么都无法相信。

    同时他的目光也复杂起来,他知道,就方恒这个表现,宗内的高层一定会注意了,接下来的事情,一定会有高层插手的。

    “我赢了。”

    就在场中的弟子都敬畏方恒的时候,一道话语,突然从方恒的嘴里吐出。

    这句话一出,场中的人都是一愣,方恒却是笑着说道,“我一个打你们两个,却都让你们两个中的一个负了伤,这在气势上,我就压了你们一层,然后,你们只能用肉身武学对付我,但是我却可以用神通武学来对付你们,这在战斗上,我又占据了先机,气势上我压倒你们,战斗上我占先机,你们还怎么和我斗?”

    听到这话,四周的弟子也都是身体一震,雷烈和炎寒却是眼神平静,雷烈淡淡道,“方恒,你可真让我失望,我们用肉神武学对付你,你却用神通武学来对付我们,这可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做法。”

    “这是弱者才会用的伎俩。”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