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二百五十四章 笑话

    圣心飞快的传音道,“结果玄武山当然是没有对付他,因为他现在还住在玄武山,修炼也在玄武山,他自称是散修,也从不借助玄武山的势力,只是玄武山,一直是把他当成自己人的。”

    “原来如此,换句话来说,这个剑绝和玄武山还是藕断丝连的。”

    方恒点点头,下一刻就笑道,“通过这一点来看,这个剑绝的剑道,也不是那么的绝,他要真的是斩灭一切,绝情灭性,那他连这里也不会待了。”

    “这是你的看法,我的看法却是这个人非常厉害。”圣心说道,“他在玄机下榜中,排名可是第十名,轻易不出手,一旦出手,那就是必胜!今天他过来对付龙行烈,借着龙行烈挑战龙行乱,看来他是进步不小,打算彻底吧龙行乱击垮了。”

    “嘿嘿,龙行乱可不是那么好击垮的家伙。”方恒这时候却是怪笑一声,“这个剑绝算是很不错,不过和龙行乱比,差距还是太大,你只管看着就好,龙行乱一旦过来,这个剑绝,连三招都撑不过。”

    “是么!”圣心眼神一缩,就在这时,大厅之外也猛然传出了一道大吼声。

    “天龙宗精英弟子,战绝龙行乱到!”

    哗啦啦!

    这声音一出,顿时整个大厅中的人都是站起身来了,所有人都或是激动,或是凝重的看向了门口,等待着这个天龙宗的代表,在四神兽域都威风赫赫的天才前来!

    踏踏……

    一阵脚步声开始响起,随着这脚步声,大厅之内的人都是身体震动起来,似乎这脚步声和他们的心跳声合在了一起!

    那脚步声响起来一次,众人的心跳就震一次,脚步声越来越快,他们的心跳也越来越急。

    等到脚步声猛然停下的时候,嗡的一声,大厅中所有人的身体都是一震,一股大恐怖之色充满了众人的眼神,下一刻众人就忍不住弯下了身子。

    这时候,一道身穿紫金长袍,面容冷漠的魁梧年轻人才走了进来,他一进来,整个大厅内的灵气都随之游动,一下就汇聚到了这个年轻人的身边,好像这个年轻人,是一切的灵气之主,是一切的能量之王。

    这年轻人,正是龙行乱!

    “剑绝,今天是我兄弟大婚之日,你却过来故意挑战我兄弟,坏我兄弟喜事,这真是找死。”

    一来到大厅,龙行乱就淡淡的说话了,“以前你挑战我我不接受,那是因为我看你有这身剑道修为不容易,我若同意和你交手,最次也是废了你的修为,到时候玄武山那边又是麻烦,可你却认为我这是怕了你了,还敢借着对付我兄弟来对付我,就这一点,我就会让你付出代价。”

    “哈哈哈……”

    一阵狂笑声突的响起,却是这时候的剑绝仰天大笑,下一刻就身体一动,轰的一声降临到了大厅中央龙行乱的面前,道,“你龙行乱号称战绝,战斗中无人能赢你,这一点我知道,而且正是因为我知道,我才要挑战你,至于你所说的我找死,和你交手我会被你废了修为,你以为我会信?实力,不是说出来的,是行动体现出来的!你若真有那本事,能废我修为,那你尽管废!我若有半点不服,那是我废物!可你若不能废我修为,还做出一副能废我修为的样子,那可就是笑话了。”

    “说的是,既然你话都说的这么直接了,那接下来咱们就用实力证明谁是笑话吧。”

    龙行乱这时候也是点点头,下一刻轰的一声,他的手抓一下探出,当场就对着剑绝脑袋抓过去了!

    这一下的出手,非常的突兀,看起来非常的不自然,好像是仓促出手一样,只是在感觉上,这一下的出手,却是合理到了极致,好像从一开始,龙行乱就已经出手了。

    目光上的感觉和感应力带来的感觉形成了冲突,这让大厅中的无数高手都非常的难受,似乎一瞬间五脏就开始颠倒一样,让他们都有了种眩晕之感,圣心这时候也是皱起了眉头,看向了方恒。

    “呵呵,嫌难受不看就好。”方恒这时候笑道,“龙行乱这一手,是故意的,他提前把能量运转,却不出手,就是要造成这种感官和感觉上的落差,这种落差对武者来说是很厉害的招式,比他强的武者,会瞬间愣神,这一瞬间,就是破绽,比他弱的武者更不要说,直接就会眩晕了。”

    听到这话,圣心也是点点头表示明白,下一刻就别过头不看了。

    方恒却是在此刻看向了战斗,龙行乱这一手能对付其他人,对付不了他,他的完美血脉具有洞察计算一切的能力,适应力自然也非常恐怖,这种落差,他早就预料到了,当然不会有半点难受。

    “灭!”

    同样,方恒对这种落差丝毫不怕,剑绝对这种落差也是半点不怕的,面对龙行乱这突兀的一抓,他非常干脆的吐出了一个字,之后手掌一劈,对着龙行乱的脑袋就劈过去了!

    “以身作剑!身就是剑!”

    看到这一幕,方恒也是眼神一缩,这个剑绝真的是让他有些意外了,他这没想到,这个剑绝的剑法竟是这样,把自己练成了一柄剑,自己就是剑,手是剑脚是剑,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剑。

    “这可真是极端,把自己炼成了剑,那摆明就是必须一往无前了,受挫一次,那就很难恢复,剑绝,果然名不虚传。”

    再次暗道一声,此刻的方恒也理解这个剑绝凭什么能得到这个绝之称号了,就这一手把自己练成剑,那在剑道的执着上,就没人能和他比,他不成绝,谁能成?

    “神龙臂!”

    看见面对自己这一抓剑绝直接出剑和他对攻,龙行乱也是眼神一闪,猛然放弃了之前的这一抓,另一只手臂猛然横在了自己的身前,向着剑绝落下的手掌就扛过去了。

    “好变招。”

    看到这一幕,方恒暗道一声,对龙行乱再次高看一眼,这一下龙行乱的变招,直接放弃了之前的先手,看起来这很蠢,实际上却很是到位,剑绝的这一剑,太过凶猛直接,硬和他以攻对攻,就算龙行乱强的无敌,也很难占便宜,当场变招,见招拆招,才是最佳应对方法。

    铛!

    震耳欲聋的对撞声传出,肉眼可见,剑绝的手掌劈杀在了龙行烈的手臂上,这让整个大厅都开始飞快的摇晃起来,无数裂痕,以及无数剑气所带出来的剑气痕迹,遍布了整个大厅。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惊呆了,谁都没想到,肉掌和手臂的相撞竟会带来如此恐怖的能量余波,这完全打翻了他们对于武学的印象。

    众人震惊,场中正在对抗的两人却是没有半点的在意,这时候两人都是紧紧地看着对方,眼神里除了杀意之外,就是杀意。

    只是突然,一道冷笑从龙行乱脸上出现。

    “剑绝,你有这个战斗力,完全在我的预料之内,包括你现在的进攻手法,也完全在我的预料之内,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能轻松击败我。”

    剑绝同样冷冷一笑,“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这种事情,不是说出来的,是用行动体现出来的。”

    “那我现在就会体现出来。”

    龙行乱冷笑道,“我真想看看,那时候你的表情。”

    砰!

    话语说完,龙行乱的另一只手抓就猛然探出,当场就扣住了剑绝的肩膀!

    “哼!灭!”

    看到龙行乱的手抓扣住了自己的肩膀,剑绝却是冷哼一声,没有半点畏惧,身体一震,顿时唰唰剑气爆发,只是刹那,就让龙行乱的这只手,血肉纷飞,一下就变为了累累白骨!

    这一下,大厅中的人都是头皮发麻,当场就把一只人手给削成白骨,哪怕他们都是杀人不少的家伙,却也很难看到这种画面。

    只是出奇的是,手掌一下被削的只剩下白骨,龙行乱的眼神却没有半点的变化,同时他那扣在剑绝肩膀上的白骨之手,也没有半点放松。

    “嗯!”

    看到这一幕,剑绝的脸色也是变了,身体再次一震,嗖嗖的剑气从他的肩膀上再次爆发,只是不管他怎么爆发,龙行乱的白骨之手,都没有半点的放松,也没有在受创。

    “骨头,是一个武者最坚硬的地方。”

    看着剑绝,龙行乱这时候冷笑道,“你的剑气的确厉害,哪怕我的身体强度到了高阶神器的硬度,都无法挡住你的剑气,不过这只是我的血肉而已,我的骨骼,却是比我的肉身硬度强整整五倍!这是逼近圣器的硬度!你的剑气再厉害,又怎么能毁了我的骨骼?你毁不了我的骨骼,那我的骨骼,就会毁了你的剑身。”

    嘎嘣!

    话语说完,一道令人牙酸的声音也开始响起,肉眼可见,剑绝的肩膀,突然被龙行乱的白骨之手给捏的变形了!

    “啊!”

    惨叫声开始传出,剑绝这时候的脸色也是变了,身体猛然一震,爆发滚滚剑气想要反击,只是龙行乱却是满脸的冷笑,白骨手抓狠狠一按。

    轰咔一声,肉眼可见,剑绝的身体,直接就被按的跪在了在地面上,那刚刚爆发出来的剑气,也一瞬间就被这一下给震得消散,剑绝开始口鼻喷血!

    哗啦啦!

    大厅中的人此刻都是猛然站起了身子,看向了剑绝,他们知道,这时候已经到了剑绝最为危险的时候了,一代天才,是被废掉修为,还是能安然无恙,全看接下来的结果。

    “现在告诉我,谁是笑话?”

    就在这时,按着剑绝肩膀的龙行乱冷笑道。

    听到这话,剑绝的身体颤抖起来,身上的剑气不停散发,显然是想要站起身子,只是龙行乱的白骨之手就是那么压他,就不让他起来。

    尝试了片刻之后,终于,剑绝身上安翻滚的剑气一下停歇,一股灰败之气开始散发。

    “我是笑话。”

    四个字从剑绝的嘴里吐出,一瞬间,大厅中的众人也都是身体一颤,他们都知道,剑绝,输了。

    就这一句话,剑绝的态度就已经体现,只有输家,才会这么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