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二百五十三章 剑绝!

    “嗯!”

    一看到方恒这么快就来到了自己面前,这个石正也是眼神一缩,身体猛然一震,喀拉拉的声音响起,肉眼可见,这个石正的体表,直接被一层青色石块覆盖。

    轰!

    就在石块覆盖到了石正的身上之后,爆炸声也猛然从石正的胸前传出,却是方恒的拳头,这时候准确无误的轰击在了他的胸前,引起了无数空间爆裂。

    看到方恒这一拳的威力,大厅四周的人此刻也都是脸色变了,谁都能感受到方恒这一拳的力量有多强,那就是高阶神武,在这一拳下也得重伤了,这立刻让众人对方恒改观了许多。

    当然,众人对方恒改观对石正却是震撼了。

    方恒这一拳的力量能够把高阶神武都打成重伤,只是这一拳轰击在了石正身上,却只是让石正的身体晃了一晃。

    如此恐怖的防御力,谁能打得过?怕是只有半圣才行!

    石正身为高阶神武,却只有半圣才能对付他,这种实力,已经是无人不服了。

    “你很厉害。”

    就在大厅中所有人都震撼与石正防御力的时候,石正这时候也是淡淡的对着面前的方恒说话了。

    “如果你面对的不是我,是任何一个同阶,恐怕你都会获胜,但可惜,你面对的就是我。”

    “呵呵,你这么有自信?”方恒这时候也是笑了,“你知不知道,过度的自信,就是自傲,自傲,就是自我毁灭的开始?”

    “我不认为我这是自傲,因为我挡住了你的拳头,这是事实。”

    石正淡淡道,“你这一拳,是你的全部爆发力,你的全部爆发力,却都无法伤害我,那接下来你普通的力量,更是无法破开我的防御,换句话来说,在我面前,你只有被我打的份。”

    “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方恒笑道,“不过,事情可不能只看表面的,你认为我全力的一拳只有这一层的爆发力,但我告诉你我这一拳的爆发力只有这一层了么?”

    这话一出,石正的眼神顿时一闪,“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方恒笑容更浓,“我从来没说过,我的爆发力只有一层,是你自己这么认为的,你自己这么认为,那你就要吃亏。”

    砰砰砰!

    话语说完,一连串的爆炸声猛然从石正的身体内传出,瞬息间,石正表面的石块就直接出现了裂痕,同时一缕缕鲜血开始从这些裂痕中流淌出来,眨眼间,石正的气息就开始衰落下去!

    “什么!”

    看见这一幕,大厅中的人都是忍不住惊呼一声,谁都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个变故,刚才方恒的拳头被石正挡住,他们还以为石正赢定了!

    “可恶!”

    就在这时,石正也是骂了一声,眼神冷冷的看向了方恒,很明显,他也没想到方恒的手段这么阴,一拳打出,两层爆发力,一层在外,一层渗透,这直接就让他中招了。

    “呵呵,我能理解你的愤怒。”

    方恒看着石正的眼神,也是笑着一点头,“毕竟被人生生用武学耍了一通,这真的很让人难以接受,特别是对于武者来说,这意味着武道的不如人,不过我得告诉你,我耍你,还没耍够。”

    听到这话,石正的身体也是一震,隐隐有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我从来没说,我的爆发力,只有两层。”

    就在这时,方恒的笑容更浓了,“从知道你是石之血脉的拥有者开始,我就知道,想破开你的防御力,那最起码是需要三层爆发力的,第一层,你挡住了,第二层,你没挡住,这第三层么,现在也要开始了。”

    轰轰轰!

    话语说完,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就再次从石正的身体内传出,本来的石正在第二次方恒爆发力的时候,就已经是受到重伤,现在方恒这第三次的爆发力,建立在他的重伤之上,那对他造成的伤害自然是恐怖无比的,只是一瞬,石正身上的血肉就完全翻开了,彻底变为了一个血人!

    等到最后轰的一声从石正体内响起的时候,石正那浑身是血的身体也猛然倒飞出去,下一刻就狠狠撞击在了大厅的墙壁上,没了声息。

    昏迷过去了!

    一拳,方恒就把这个拥有石之血脉的石正给打的重伤昏迷!

    全场在此刻都安静了。

    所有人都是涨大嘴巴看着方恒,眼神中除了震撼之色,就只剩下震撼之色。

    圣心本人身份高,实力不弱,那他带来的人,自然也是有两把刷子的,这大厅中的人都有准备。

    只是大厅中的人怎么都想不到,圣心带来的这几个人,强到了这个地步,特别是这个方恒,他们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却一拳就吧石正这种天才给打的重伤昏迷,这真的是太震撼人心。

    “哦!”

    就在这时,石云看着方恒的眼神也是变了,他似乎也没有想到方恒强到了这个程度,好在他是家主,定力深厚,下一刻就一抬手,嗖嗖破空声响起,却是几个身穿黑衣的年轻人突然出现。

    “把石正带走,让他好好修养。”

    石云淡淡说了句,顿时那些黑衣青年也都是一点头,当场就把石正抱了起来,闪烁两下消失了。

    等石正被抱走之后,这时候的石云才是看向了方恒,笑道,“看来是老夫小瞧你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厉害的一个天才,之前话语多有得罪,还望小友海涵。”

    “嘿嘿,石家主客气。”

    方恒这时候也是怪笑一声,“之前的事情,都是小事,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接下来的事,石家主刚才说我没资格挑战你女婿,那不知道我现在够不够资格了?”

    “呵呵,小友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又何必非要挑战我女婿呢?”

    石云笑道,“而且,小友的名字,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呢。”

    “呵呵,我叫风笑。”方恒笑道,“狂风的风,笑声的笑,至于我为何非要挑战你女婿,那自然是因为我想挑战,怎么,石家主不同意?”

    “我?呵呵,这件事情,我说了不算。”

    石云这时候一笑,“得看我女婿的意思。”

    “今天是我大婚之日。”

    就在这时,龙行烈也是淡淡说话了,“所以我不好动手,不过你既然挑战我了,我也不能不接,所以,三天之后,天龙宗外的天龙广场,你我一战如何?”

    “呵呵,三天后,我可就没那时间了。”

    方恒这时候笑道,“能不能现在就来?我可是知道你的,实力挺强,难道,你不敢和我打?”

    这话一出,大厅内的人都是眼神一闪,方恒的这话,明显就是羞辱了,他们也想知道,龙行烈会怎么回应。

    “敢和不敢,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我说了,今天我不能动手,那我今天就不能动。”

    龙行烈却是淡淡道,“至于你怎么认为,那是你的事情。”

    这话一出,顿时间,大厅内的人都是眉毛挑了挑,方恒也是眼中划过了一道意外之色,他真没想到,这龙行烈成长的这么快,一瞬间就变得这么成熟了。

    “呵呵,到底是天龙宗龙行乱的弟弟,成长速度非同一般啊。”

    就在这时,一道笑声响起,却是一直坐着没有说话的蛟神笑着说话了,“听说前段时间,你败给了你们天龙宗方恒的妻子,月仙的手里,呵呵,你先是败在方恒手里,然后又败在方恒妻子手里,我本以为你会意志消沉,却没想到你这么冷静,不错不错,看来我得高看你一眼了。”

    “你高看也好,不高看也罢,那是你的事情,我不会关心,也不会在意。”

    龙行烈这时候却是淡淡说了句,下一刻就彻底闭上了嘴巴,不在多说了。

    这一下大厅中的众人就知道,这个龙行烈,真的是不一样了,一瞬间就变得那么自我起来,这在某些程度上来说,是很大的进步。

    “嘿嘿,龙行烈,看来你真是得到了你大哥的悉心指点啊,对外人的看法不管不问,这种自我之道,对现阶段的你来说,真的是不错的东西。”

    就在这时,又是一个青年笑着说话了,“不过,也就是不错罢了,从自我走向战胜自我,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长的路,只要走,总是能走完的。”

    龙行烈淡淡说道,眼神里满是平静,真的就是没有半点波澜。

    “这话倒是不错,但前提是你得有那个时间。”

    这个青年笑道,“而在我看来,你是没有那个时间的。”

    “我为何没有那个时间?”

    “因为我得对付你。”

    这个青年笑道,“当然了,我知道今天是你大婚,所以我才要对付你,因为只有对付你,我才能逼得龙行乱接受我的挑战,以前我挑战他,他可都是不接的。”

    轰!

    话语说完,这个青年的身体就是一震,一股浓郁无比的剑气猛然从这个青年身上爆发出来了,只是一瞬,整个大厅中的人都是身体颤抖起来,他们都在这时候感到了一股冰凉的剑意,似乎下一刻,这股剑意就会把他们穿透!

    “此人是谁?”

    同样的,一感受到这股寒冷的剑意,方恒也是眉头一挑,对着旁边的圣心问话了,他是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普通的青年会突然爆发这种剑意,这让他本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威胁了。

    这是剑道的威胁,方恒本人也是个剑修,这个青年身上散发的剑意,让他都有了种自己的剑道不是剑道的想法,这得多强?

    “曾经的玄武山弟子,现在的散修,剑绝,剑尊!”

    圣心立刻说道。

    “什么曾经的玄武山弟子?”方恒眉头一皱,“难道他被玄武山逐出宗门了?还是他退出宗门了?”

    “是他自己退出的。”圣心道。

    “自己退出还能活着?这可是叛门。”方恒立刻道。“玄武山能留着他?”

    “他退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玄武山的身份给了他太多的束缚,他的剑道,是斩灭一切的剑道,谁都不能挡他的路,玄武山也不能,所以他主动宣布退出,这一是对自己胆魄的历练,二也是看看玄武山到底机会不会对付他。”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