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二百四十九章 束缚

    方恒没有上来就杀了他,反让他把话说完,这立刻让这青年心中有了些希望,他觉得他们还是有些活命的机会的。

    “咳咳,是这样的。”

    清了清嗓子,这青年露出了一抹客气的笑容,对方恒道,“正如我刚才说的一样,之前的事情,都是误会,不过虽然是误会,但终究是我们惹了你,所以,我们有赔偿,只要你雪兄不在计较这件事情,那我们保证,出去之后,我们会给你五百块高阶神武石作为赔礼,而且,雪兄同意之后,我们还有更进一步的合作。”

    “五百块高阶神武石?”方恒眉毛一挑,下一刻就笑道,“呵呵,手笔不小,不过这个先不说了,你说如果我同意还有进一步的合作,那不知道是什么合作?”

    “这个是建立在雪兄同意第一点的原则上才能说的。”

    这青年道。

    “你就姑且当我同意了。”方恒淡淡一笑,“说说那进一步的合作是什么?”

    “姑且,不是确定,我要的是确定。”

    这青年认真道。

    “不,你要的不是确定,你要得是活命。”

    方恒直接笑着说了句,“现在,是我给你机会,你可不要想太多。”

    这话一出,这青年的脸色也顿时一变,下一刻就点点头道,“好,我就姑且当雪兄同意了,雪兄一旦同意不和我们计较之前的事情,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合作杀人了。”

    “合作杀人?”方恒眉毛一挑,“什么意思。”

    “五大城主府的弟子在这一片森林中战斗,十天之后,哪一个城主府的弟子活下来的人最多,这一条森林中的灵脉就归谁。”

    这青年道,“那兄台要做的就很简单,就和我们一起,杀光其他的人,确保灵脉到我们手里。”

    “你们?你们现在不是四大城主府联合的人么?”方恒淡笑道,“如果你们是一个城主府,我还理解,可你们是不同的城主府,我同意和你们合作杀人,杀谁?难道只杀我们天雪城主府的弟子?”

    “所以,雪兄就要挑了。”这青年认真道,“我们四大城主府,雪兄挑一个合作,剩下的,自然都会被你雪兄杀光。”

    “那我那五百块高阶神武石怎么办?”方恒淡淡道。

    “你雪兄和哪个城主府合作,哪个城主府,就会把五百块高阶神武石给你。”

    这青年道。

    “呵呵,这么说来,你们的合作,现在已经开始裂解了。”

    方恒笑道,“你让我从你们四个城主府中挑一个合作,剩下的全部杀光,这很明显的就体现出了你们的不合。”

    “不是不合,而是你雪兄本事太大,我们在继续联合,那就都得死,与其都死,那还不如让一股城主府的人和你雪兄合作。”

    这青年道,“至少不会全部死光。”

    “呵呵,这么说来,倒也是这个道理。”方恒笑着点点头,“不过,你们是不是太想当然了?我又不是散修,我是天雪城主府的弟子,换句话来说,我已经是天雪城主府的人,而你们的要求,却是让我背叛天雪城主府,和你们合作,你当我傻么?”

    “什么叫背叛?煌煌武道,漫漫长路,变数之多,根本就是无穷无尽,想要在这条充满变数的路走下去,首先就要随机应变,而随机应变的最高体现,就是识时务,知进退,雪兄是天雪城主府的弟子不假,只是据我们所知,你雪兄并没有在天雪城主府中得到足够的重视吧,也没获得什么宝贝,只有一个弟子身份,这对雪兄来说,应该是很不公平的,雪兄这么优秀,好的资源应该给你才是,这样才能越来越强,可他们偏偏不给,而他们不给,我们给!”

    这青年认真道,“我们四大城主府的少主说了,只要你同意和其中一个城主府合作,不计较之前的事情,完成抢夺灵脉这件事,那你雪兄,就会被奉为我们四座城主府的座上宾,不管你雪兄最终选择加入哪个城主府,我们四大城主府的少主,都会表示欢迎。”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听到了这话,方恒也是笑了笑,道,“真是煞费苦心啊,连这一步都想到了。”

    “答案呢?”

    听到方恒的话,这个青年却是认真的看着方恒道,“雪兄同不同意?”

    “我想想。”

    方恒笑着说道,下一刻就沉默起来,同一时间,那些其他的高手也都是沉默起来,紧张的看着方恒,他们也想知道,方恒会不会同意,要是同意,那方恒又会选择哪一个城主府合作。

    “哼,好好好,你们几位到底是先来到这里的,先来到这里,你们就容易达成了共识,把我们排除在外,现在还直接拉拢我们的人。”

    就在这时,大少主刘涛也是冷哼一声道,“不过,你们以为就你们会开条件么?我这就派人开出更高的条件。”

    话语说完,这大少主刘涛就是拿出了令牌,能量渗透进去,很明显是开始传递命令了,只是就在这时,那严飞几个人也都是拿出了令牌,再次传出了命令。

    当他们的命令都传递完毕的时候,方恒所处的森林虚空中也出现了变化。

    只见几个人突然从距离方恒不远处的森林中飞出,这几个人方恨一眼就认了出来,他们都是天雪城主府的弟子,和自己是一个势力的,只是还不待他们飞到方恒的面前,嗖嗖嗖的破空声也再次传出。

    却是另外几个高手也从森林中突然出现了,再出现的瞬间,就直接对着天雪城主府的那几个弟子攻击了过去,天雪城主府的弟子一个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打伤,之后连忙身体转动,纷纷进入森林中,不敢在过去找方恒了。

    “可恶!”

    看到这一幕,高空中的刘涛吼了一声,下一刻就盯着严飞道,“严飞!你们天寒城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这不明摆着的意思么?”严飞也是冷冷道,“这个雪恒现在正在考虑,那我们自然要给他考虑的时间,至于你的条件,那是之后的事情了,等他考虑完了之后,你再告诉他你的条件吧。”

    “可恶!”

    听到这话,刘涛再次大吼,下一刻令牌就再次出现,很明显要再次传递命令。

    “刘兄,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就在这时,另一个青年也是淡淡说话了,“你把事情都已经看的很清楚了,你是被我们排除在外的,既然这样,那还下令让你的人和我们的人对抗,这不是送死么?”

    这话一出,刘涛的脸色也是一下阴沉下来,六少主这时候也是一下就抓住了刘涛的手臂,低声道,“大哥,他说得对,现在的我们,是被排斥的,既然被排斥,那就是形式比人强,我们不能强行硬顶。”

    “可是他们开出这么高的条件要挖走雪恒!”

    大少主刘涛也是低喝道,“雪恒的表现,你都看到了吧,我想我不用再说什么了,这种人在我们手里,先不说是在你手里,还是在我手里,单单是在我们城主府里,就已经是一个莫大的好处,可现在,他们却要抢走,那怎么行?在我们府内,他是宝贝,可是在别人府内,他就是我们的威胁!简单来说,现在这灵脉我都有些不在乎了,雪恒此人潜力如此恐怖,若是能够得到他的效忠,那日后十条灵脉,他也能抢得过来!”

    “话是这么说,但事实却在面前,我们无法改变。”六少主摇摇头,认真道,“大哥现在就是下令,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去找雪恒,给他开出条件,那也找不到,那只会让我们的人成为另外四大城主府的公敌,我们的人素质虽然不错,但是外城的人数量多,实力也不弱,这不是直接把我们的人给送掉么?最关键的一点,就算是把我们的人全部送掉,也不一定能够传达出准确的条件给方恒,那我们这么做意义何在?”

    六少主也是飞快的说出了一连串的话,听到这话,大少主刘涛也是一下愣住了。

    下一刻,刘涛就低声道,“那你说怎么办?就这么看着他被拉拢?”

    “不,他不是那种轻易被拉拢的假货。”六少主这时候却是摇摇头,“他要是那种家伙,那之前在擂台挑战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他拉拢到手了,可我没有,这就证明他这个人做事是随性而为的,这种人,不会受到任何的限制,换就话来说,如果他要背叛,那我们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如果他不要背叛,那谁也不能逼他背叛,就这么简单,这种人,不收人控制,那我们能做的,自然只有看着。”

    六少主眼神闪烁,“我相信,他这么聪明的家伙,一定会对局面形式有着把握。”

    这话一出,大少主也是一下沉默了,下一刻就点点头不再多说了,六少主的话已经把所有的情况都说明了,他就是在生气着急,他也不能让自己的人全部送死,那自然只能等。

    “呵呵。”

    同一时间,森林虚空中的方恒突的笑了一声,道,“我猜,上面已经是吵翻天了。”

    “应该是,这一点,从刚才天雪城主府飞出来的那三个弟子,之后又被打退,就已经证明。”

    那站在方恒面前的青年淡淡道,“不过这很是正常,毕竟你雪兄实力惊人,天资惊人,手段更是惊人,三者合一,说是绝世天才都不为过,上面的人为了你雪兄的去向而吵,这非常容易让人理解。”

    “是么?可我却很讨厌这种事情。”方恒笑着摇摇头,“我的去向,从来都是通过我决定的,其他的人为之吵来吵去,这算什么?”

    “方兄的话我理解,自由么,谁都想要。”

    这青年淡淡道,“但是绝对的自由,是不存在的,武者生活在武道世界,那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一定的束缚,不是力量的束缚,就是身份的束缚,在一个就是心灵的束缚,这种种束缚,来自于他人,也来自自己,所以,我们都活在束缚中,自由,只是一个奢侈的含义。”

    “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不过却不是全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