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二百二十九章 连续挑战

    “呵呵,这倒是实话。”

    于长老这时候也是笑着一点头,下一刻就不再多说,也看向了方恒的擂台了,他也很想知道,方恒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同一时间,就在看台上的六少主等人都在谈论这个血烈的时候,下方的众人,也都是注意到了血烈,眼神中都露出了敬畏和意外之色,很明显,众人也没有像都这个血烈会突然出现。

    “来了个高手么?”

    同样,一直注意四周动静的方恒这时候也是察觉了众人关注的焦点,看向了那个血烈,片刻后,方恒的眉毛挑了挑。

    他能看得出来,这个身穿红袍的人,的确是有些实力的,其实力已经和双神堂中的云若海差不多了,很不错。

    只是到底和云若海比谁更强,这个还很难说,这自然也是不让方恒担心了。

    云若海很强,只是方恒却能轻易击败,那自然,这个红袍年轻人也是不一样了。

    嗖!

    突然间,就在方恒脑中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破空声也开始响起,只见那在人群中的血烈猛的到了方恒的擂台之上了。

    看到血烈突然上了擂台,还是上了方恒的擂台,顿时间,众人也都开始兴奋起来,方恒的实力,在之前的二百多场战斗中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所有人都知道方恒很强,强的一塌糊涂,未来必然会使天雪城的一颗新星,血烈,却是名声在外的老牌天才高手了,新人和老人,这种碰撞,正是众人期待的。

    “你实力不错。”

    一上来,这个血烈也是说话了,“当然了,我说的不仅仅是你表面上的力量,你真正的力量,还没有释放出来,这我是能感受到的。”

    “所以呢?”方恒淡淡道。

    “所以我上来了,就是要看看你的力量。”

    血烈淡淡道,“当然了,顺便也是获得一些好处。”

    “呵呵,你倒是有这个资格说这样的话,毕竟你也是有些实力的。”

    方恒这时候也是笑着点头,“但是,也就是有些实力罢了,想威胁到我,那是不可能。”

    “是么?看来你很自信。”

    血烈听到方恒的话也是眉毛一挑,下一刻就笑了笑,“这样好,你既然这么自信,那我也不用再和你客气了,先手,我占了。”

    嗖!唰!

    话语说完,血烈的身影就是一动,刹那就到了方恒的身前,在到了方恒身前的时候,血烈的手掌也是一震,一柄血色长剑成形,对着方恒脑袋就劈了下来,从侧面看去,天空中就好像出现了一道血色之墙。

    “哦?”

    一看到这个血烈的攻击,方恒也是眉毛一挑,只是却没有太大的意外,脚步一侧,方恒就要躲过这血色长剑的劈杀。

    “血缚!”

    看到方恒的躲闪,这时候的血烈却是轻轻吐出了两个字,哗啦啦的声音传出,只见那血色的剑光中竟突然出现了无数的锁链,这些锁链再出现的瞬间就直接向着方恒的身体捆绑过去,当场就让方恒的侧身停止了,变得僵硬起来,同时那血色的剑光也直接落在了方恒的脑袋上。

    轰!

    如同瀑布喷发,肉眼可见,这道血色剑光一到方恒身上,立刻就淹没了方恒的身躯,溅射的血色剑气让无数的空间在此刻都开始纷纷破裂,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也都是身体颤抖起来。

    他们都在想,方恒是死了么?仅仅是溅射出去的剑气威能就这么大,那承受了全部威能的方恒,怎么撑得下去?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血色的剑光也渐渐消散之后,所有人才发现了真正的事实。

    方恒,完好无损的撑下来了。

    别说伤口,就是气息,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好像刚才那一剑方恒根本就没有受到一般,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幻境。

    血烈此刻的眼神也是凝缩起来了,仔细的看了方恒一眼,片刻后才道,“怎么可能?我明明击中你了,你为什么毫发无伤?”

    这话一出,方恒也是笑了起来,“你这个问题问的很有意思,不过,你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呢?你认为我凭什么能在硬抗你的一道剑光后,还毫发无伤?”

    “这……”血烈吐出了一个字,却不知道在说什么了,只是眼神却越加的凝缩起来,到最后,他那凝缩的眼神,已经被一股恐惧充斥。

    “呵呵,想到了,就说出来。”方恒这时候却好像看透了血烈一般,笑道,“你若是连说出来都不敢,那何谈面对?”

    “因为你我的差距太大,大到了如同湖泊和石子的区别,大到了怒吼和雷声的差距,石子虽然坚硬,但到了湖里,也会被淹没,怒吼虽然响,但雷声响起,也会被覆盖,我的全力攻击对你造不成伤害,就是单纯的力量方面我不如你。”

    血烈脸色苍白,却依然稳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聪明。”

    这时候的方恒也是笑了一声,点头道,“就是这个原因,现在你明白了,然后呢,你还有什么本事?”

    这话一出,血烈也是身体一抖,下一刻就脚步踩了一下地面,直接跳到了虚空之中,和方恒拉开了距离。

    “你让我很失望。”

    看到这一幕,方恒却是摇了摇头,“你说出了你我的差距,然后,你却选择了退后,按照正常的想法,不错,你这个动作没什么错误,我比你强,你退后拉开距离,在思考对付我的方法,但问题是,我是正常的强者么?你是正常的强者么?从某些意义上来说,我们都是不正常的,因为我们都拥有越阶战斗,甚至是横扫同阶的能力,不正常的武者,那怎么能用正常的武道道理却解析?更不要说有应用了。”

    嗖!

    话语说完,方恒的身影就极为诡异的消失了,刹那间就出现在了血烈的面前,手掌放到了血烈的胸膛上。

    “距离是没用的,特别是以你我的差距来讲,只要我想,我就能对你造成重大的伤害。”

    轰!

    话语声落地,随之响起的还有方恒的手掌暴击在血烈胸膛上的声音,肉眼可见,这当场就让血烈的身体剧烈一震,下一刻口鼻就猛然喷出血来,身体向后要倒飞出去。

    偏偏就在这时,砰地一声响起,却是方恒的手掌突然探出,一把抓住了血烈的脖颈,将其提了起来。

    “面对威胁,最佳的方法不是拉开距离,而是直面威胁,如果你刚才在知道了你我的实力差距后没有拉开距离,反而主动向我攻击的话,那么你至少还能撑一段时间,毕竟你的能量在这,可由于你退缩了,那你自然没了任何胜利的机会。”

    看着手里的血烈,方恒淡淡的说了句,“武者战斗,一个机会,就能改变一切,你却抓不住,那你怎么是我对手。”

    呼!

    话语说完,方恒的首长就是一甩,这血烈的身体直接被方恒丢了下去,一路撞碎了无穷的空间,最终轰咔一声,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浑身都开始暴血。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就在这时,那浑身暴血的血烈也是身体一震,下一刻就猛然从地面上翻起身来,大喝一声,“佩服?以后我会再找你的!”

    嗖!

    话语说完,这个血烈的身体就是一动,直接破空消失了,看到了这一幕的无数人,也都是眼中露出了意外之色,似乎没想到血烈在那个状态下还能动。

    对此方恒却是没有任何意外,这个血烈的确是受到了重伤,只是这种重伤,还到不了要他命的地步,自然他能跑,毕竟这个人&云若海的力量都是不想上下的,就算是方恒想杀,也得费点手脚。

    “还有谁?”

    没有任何的废话,这时候的方恒没有在乎众人的眼神,只是看着下方的众人道,“有的话,就尽快出现挑战,难道着偌大的天雪城,就找不出来一个能和我抗衡的?”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都是说不出话来,要是换成之前方恒说这话,他们一定破空大骂,之后一定会有无数的高手出来教训方恒,现在,事情却不同了,方恒说这种话,确实没有任何人反驳。

    方恒已经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一切,那怎么会有蠢货,无缘无故的去找他。

    “真是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就在这时候,看台上的六少主也是站起身来了,脸上满是高兴的神色,“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的天才,这天才,我要定了!华英!”

    “在,六少主。”

    华英立刻点头回应。

    “你是神武中阶,但我知道你隐藏手段非常多,所以我就问你一句户,你有没有把握,胜了他?”

    六少主道。

    “这个,我就不确定了。”

    华英认真道,“之前我很确定,因为我以为他的实力也就是和血烈差不多,血烈,我是完全有信心收拾他的,可我没想到,血烈在他的面前都这么快败了,这让我真的是有些难以估算了。”

    “那好,我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换成是你是他,血烈挑战你,你能否像他一样,轻松击败血烈?”

    六少主问道。

    “这个还是没问题的。”

    华英淡淡道。

    “那就没问题了,上去吧。”

    六少主一笑,“他能做到的事情,你也能做到,那你自然没必要顾忌。”

    “是。”

    听到这话,华英也是一点头,下一刻就身体一动,直接到了你发个哼的擂台之上了,目光认真的看向了方恒。

    “你不是看台上的人么?看台上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换句话来说,你已经是城主府弟子了,为何还要过来?”

    方恒淡淡道。

    “城主府弟子,也没规定不你能够参加擂台挑战,我现在想参加了,怎么了?”

    华英淡淡道。

    “呵呵,不怎么,你有身份有实力,自然是怎么说都行的。”方恒笑道,“罢了,我也不多说了,你来这里无非就是要对付我,既然如此,我也不和你客气了,毕竟你是城主府弟子,那先手我不会给你的。”

    喀拉拉!

    话语说完,方恒的手掌就是一动,一柄冰晶长剑顿时成形,下一刻方恒的手掌就是一挥,冰晶长剑遥遥的对着华英的身躯划了过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