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一百三十九章

    “或许在功法方面,荒虎会吃些亏,不过荒虎,终究会获得胜利的。”

    脑中划过一道念头,下一刻,方恒就直接闭目休息了,看到方恒的摸样,那对面的石灵海也是冷冷一笑,她绝的方恒的信心也是在是太浓了一些。

    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战斗的开始和进行,石灵海的脸色却开始变了,一下就变得难看起来。

    却是除了一开始这个林耿靠着自己的水系血脉给了荒虎两拳之外,剩下的,林耿就再也没什么有效的攻击,完全被荒虎压制住了。

    “走!”

    终于,看了片刻后,石灵海阴沉着脸喝了一声,顿时间,那个林耿也是如蒙大赦,身体一滚,就化为无数水滴,要向着巨石堂的方向飞去。

    “想走?在我面前你能走?你若是走了,我成什么了,给我留下!”

    轰咔!

    喝声响起,一股土黄色的能量突地重荒虎的身上勃发出来,只是一出来,就横贯天地,那林耿化作的水滴,只是一刹那就就被这股力量抓住,硬生生挤压之后,就化为了林耿的身躯。

    林耿,彻底被荒虎抓住了。

    天地间的人,此刻都是惊呆了,每一个人此刻都是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虚空中的黄天,以及被皇天扣着的林耿。

    这实在是太让他们吃惊了,在他们的印象中,林耿,是在天龙宗很久很久的老人了,这种老人,不至于实力这么弱。

    偏偏在荒虎的手里,这个老人却弱的那么厉害,弱的好像是个废物一般。

    所有人都清楚,能造成这种印象,就足以说明了一个事实。

    荒虎的力量,是绝对碾压林耿的。

    “好手段。”

    就在这时,巨石堂的石灵海开始说话了,只见他直接对着荒虎道,“你的本事,让人无话可说,你就杀了这个林耿,也是没什么,但是,这样做对你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你杀了人,你就要背负别人给你的怨恨,以后很难过的舒心,你愿意?”

    “呵呵,真是狗屁不通。”听到这话,方恒却是笑着说话了,“什么杀了敌人后就背负别人的冤恨,就算我们不杀,你们就停止怨恨了?”

    话语吐出,顿时间,石灵海脸色一阴,道,“你搞清楚,我们是怨恨,但我们最怨恨的,只是你,其他的人,我们一点都不怨恨,可是这个荒虎要是被杀了,那我们,说不得就要分出精力注意你了,荒虎,这是你想要的?”

    “呵呵,注意我?我有什么好注意的,我只不过是跟着大哥修炼的,其他一概不知。”

    荒虎笑着说而一句,这句话一出,顿时,整个巨石堂的人都是脸色变了,石灵海道,“你的意思是,就算杀人,你也是听方恒的?”

    “当然。”荒虎笑道。

    “方兄……”

    “杀了。”

    还不待石灵海对自己说什么,方恒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以后遇见这样的就直接杀,不必告诉我,这样也太麻烦了一些。”

    “或许在功法方面,荒虎会吃些亏,不过荒虎,终究会获得胜利的。”

    脑中划过一道念头,下一刻,方恒就直接闭目休息了,看到方恒的摸样,那对面的石灵海也是冷冷一笑,她绝的方恒的信心也是在是太浓了一些。

    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战斗的开始和进行,石灵海的脸色却开始变了,一下就变得难看起来。

    却是除了一开始这个林耿靠着自己的水系血脉给了荒虎两拳之外,剩下的,林耿就再也没什么有效的攻击,完全被荒虎压制住了。

    “走!”

    终于,看了片刻后,石灵海阴沉着脸喝了一声,顿时间,那个林耿也是如蒙大赦,身体一滚,就化为无数水滴,要向着巨石堂的方向飞去。

    “想走?在我面前你能走?你若是走了,我成什么了,给我留下!”

    轰咔!

    喝声响起,一股土黄色的能量突地重荒虎的身上勃发出来,只是一出来,就横贯天地,那林耿化作的水滴,只是一刹那就就被这股力量抓住,硬生生挤压之后,就化为了林耿的身躯。

    林耿,彻底被荒虎抓住了。

    天地间的人,此刻都是惊呆了,每一个人此刻都是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虚空中的黄天,以及被皇天扣着的林耿。

    这实在是太让他们吃惊了,在他们的印象中,林耿,是在天龙宗很久很久的老人了,这种老人,不至于实力这么弱。

    偏偏在荒虎的手里,这个老人却弱的那么厉害,弱的好像是个废物一般。

    所有人都清楚,能造成这种印象,就足以说明了一个事实。

    荒虎的力量,是绝对碾压林耿的。

    “好手段。”

    就在这时,巨石堂的石灵海开始说话了,只见他直接对着荒虎道,“你的本事,让人无话可说,你就杀了这个林耿,也是没什么,但是,这样做对你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你杀了人,你就要背负别人给你的怨恨,以后很难过的舒心,你愿意?”

    “呵呵,真是狗屁不通。”听到这话,方恒却是笑着说话了,“什么杀了敌人后就背负别人的冤恨,就算我们不杀,你们就停止怨恨了?”

    话语吐出,顿时间,石灵海脸色一阴,道,“你搞清楚,我们是怨恨,但我们最怨恨的,只是你,其他的人,我们一点都不怨恨,可是这个荒虎要是被杀了,那我们,说不得就要分出精力注意你了,荒虎,这是你想要的?”

    “呵呵,注意我?我有什么好注意的,我只不过是跟着大哥修炼的,其他一概不知。”

    荒虎笑着说而一句,这句话一出,顿时,整个巨石堂的人都是脸色变了,石灵海道,“你的意思是,就算杀人,你也是听方恒的?”

    “当然。”荒虎笑道。

    “方兄……”

    “杀了。”

    还不待石灵海对自己说什么,方恒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以后遇见这样的就直接杀,不必告诉我,这样也太麻烦了一些。”“或许在功法方面,荒虎会吃些亏,不过荒虎,终究会获得胜利的。”

    脑中划过一道念头,下一刻,方恒就直接闭目休息了,看到方恒的摸样,那对面的石灵海也是冷冷一笑,她绝的方恒的信心也是在是太浓了一些。

    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战斗的开始和进行,石灵海的脸色却开始变了,一下就变得难看起来。

    却是除了一开始这个林耿靠着自己的水系血脉给了荒虎两拳之外,剩下的,林耿就再也没什么有效的攻击,完全被荒虎压制住了。

    “走!”

    终于,看了片刻后,石灵海阴沉着脸喝了一声,顿时间,那个林耿也是如蒙大赦,身体一滚,就化为无数水滴,要向着巨石堂的方向飞去。

    “想走?在我面前你能走?你若是走了,我成什么了,给我留下!”

    轰咔!

    喝声响起,一股土黄色的能量突地重荒虎的身上勃发出来,只是一出来,就横贯天地,那林耿化作的水滴,只是一刹那就就被这股力量抓住,硬生生挤压之后,就化为了林耿的身躯。

    林耿,彻底被荒虎抓住了。

    天地间的人,此刻都是惊呆了,每一个人此刻都是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虚空中的黄天,以及被皇天扣着的林耿。

    这实在是太让他们吃惊了,在他们的印象中,林耿,是在天龙宗很久很久的老人了,这种老人,不至于实力这么弱。

    偏偏在荒虎的手里,这个老人却弱的那么厉害,弱的好像是个废物一般。

    所有人都清楚,能造成这种印象,就足以说明了一个事实。

    荒虎的力量,是绝对碾压林耿的。

    “好手段。”

    就在这时,巨石堂的石灵海开始说话了,只见他直接对着荒虎道,“你的本事,让人无话可说,你就杀了这个林耿,也是没什么,但是,这样做对你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你杀了人,你就要背负别人给你的怨恨,以后很难过的舒心,你愿意?”

    “呵呵,真是狗屁不通。”听到这话,方恒却是笑着说话了,“什么杀了敌人后就背负别人的冤恨,就算我们不杀,你们就停止怨恨了?”

    话语吐出,顿时间,石灵海脸色一阴,道,“你搞清楚,我们是怨恨,但我们最怨恨的,只是你,其他的人,我们一点都不怨恨,可是这个荒虎要是被杀了,那我们,说不得就要分出精力注意你了,荒虎,这是你想要的?”

    “呵呵,注意我?我有什么好注意的,我只不过是跟着大哥修炼的,其他一概不知。”

    荒虎笑着说而一句,这句话一出,顿时,整个巨石堂的人都是脸色变了,石灵海道,“你的意思是,就算杀人,你也是听方恒的?”

    “当然。”荒虎笑道。

    “方兄……”

    “杀了。”

    还不待石灵海对自己说什么,方恒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以后遇见这样的就直接杀,不必告诉我,这样也太麻烦了一些。”话语吐出,顿时间,石灵海脸色一阴,道,“你搞清楚,我们是怨恨,但我们最怨恨的,只是你,其他的人,我们一点都不怨恨,可是这个荒虎要是被杀了,那我们,说不得就要分出精力注意你了,荒虎,这是你想要的?”

    “呵呵,注意我?我有什么好注意的,我只不过是跟着大哥修炼的,其他一概不知。”

    荒虎笑着说而一句,这句话一出,顿时,整个巨石堂的人都是脸色变了,石灵海道,“你的意思是,就算杀人,你也是听方恒的?”

    “当然。”荒虎笑道。

    “方兄……”

    “杀了。”

    还不待石灵海对自己说什么,方恒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以后遇见这样的就直接杀,不必告诉我,这样也太麻烦了一些。”话语吐出,顿时间,石灵海脸色一阴,道,“你搞清楚,我们是怨恨,但我们最怨恨的,只是你,其他的人,我们一点都不怨恨,可是这个荒虎要是被杀了,那我们,说不得就要分出精力注意你了,荒虎,这是你想要的?”

    “呵呵,注意我?我有什么好注意的,我只不过是跟着大哥修炼的,其他一概不知。”

    荒虎笑着说而一句,这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