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零九十五章 定局

    嗖!

    一飞出来,玄烈的身体就直接破空,冲向了方恒,同时手中的剑也向着方恒的脖颈刺了过去。

    他知道,就刚才的剑道力量碰撞,他已经输给方恒一半了,剩下的一半,他必须用剑法扳过来才行,不然他只能死。

    “呵呵。”

    就在这时,看见玄烈的身体突然向着自己冲过来,方恒也是一下笑了,“正面的剑道力量不是我的对手,就打算用剑法对付我了?你这应对方法的确很对,但是,对我没用。”

    唰!

    话语说完,方恒的手掌就是一招,那漂浮在空中的无穷神剑立刻有一把到了方恒的手里,下一刻方恒的身体就是一动,也向着玄烈冲过去了。

    铛铛铛!

    清脆的碰撞声接连响起,肉眼可见,只是一瞬,方恒的身影就和玄烈的身影纠缠到了一起,长剑不停的碰撞起来,期间每一次碰撞,都造成了无数空间的撕裂,这无数次的碰撞之后,天地空间此刻都开始完全变形了,完全是一副要崩溃毁灭的末日景象。

    好在的是,力量的对抗总是有结束的时候,当方恒和玄烈的长剑几乎要把这方圆天地都给摧毁的时候,方恒和玄烈的对拼,终于有了结果。

    只见方恒接连劈杀出三剑,一剑比一剑快,前面两剑,玄烈都勉强挡住,第三剑,他依旧挡住了方恒的剑,只是同时,他也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血,身体飞快后退起来。

    “呼,呼……”

    见到这一幕,方恒也没有在追击,身体一顿,就开始在虚空中喘息起来。

    不管是刚才的剑道力量对拼,还是刚才的剑法对决,方恒,都是消耗了很大力量的,不管怎么说,他才是神武初阶,他面前的这位,却是神武高阶,不是有着黑暗之门,他恐怕早就不行了。

    当然,就算有黑暗之门,他现在也是到了极限了,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刚刚打出优势的时候就不再攻击,反开始休息。

    “看来凭我一个人,今天是真的杀不了你了。”

    就在这时,不停吐血的玄烈也是转头,擦干了嘴上的血道,“神武初阶,却能把我逼到这个程度,就这一点,方恒,你确实厉害,如果你是高阶神武…不,不用高阶,哪怕你是中阶神武,可能我刚才都要死在你手里了,但好在的是,你不是,我虽然受了重伤,但我还活着,你,力量消耗太多,怕是已经没有了力量了吧。”

    话语说着,玄烈也是手掌一动,他手里的剑顿时就插进了自己的剑鞘里,同时几个丹药瓷瓶出现,打开瓶盖后,他就开始不停的吃起丹药来。

    “以后再会吧,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等在会的时候,我会把今天吃的亏全部找回来。”

    一边吃丹药,玄烈一边说话,等说完话的时候,玄烈就是一震身体,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散发,下一刻玄烈就身体一转,似乎打算走了。

    通过这两下的交手,他已经完全知道自己不是方恒的对手了,再纠缠对他没好处,那他当然要走,只要性命在,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付方恒。

    “你走不了。”

    偏偏就在这时,方恒的声音却突然响起了,玄烈的身体也是一顿,下一刻玄烈就转过头来,看向了方恒。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能拿我如何?那可是没有多余的力量了。”

    “是,我的确没有多余的力量了,但是这不意味着我无法杀你。”方恒淡淡道。

    “呵呵,我说了,你厉害,不过,你的境界还不够,现在的你,能够击败我,压我一头,但是想杀我,你还差远……”

    嗡!

    就在玄烈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的时候,玄烈的身体就是突然一震,下一刻,他身上那刚刚升腾起来的一些气息就开始消散了,同时脸色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力量,怎么会不见了!”

    “我的事迹,你应该知道一些吧。”方恒这时候却是淡淡一笑,道,“我为什么加入天龙宗?因为我杀了海猿一族的十八个神武,我为什么能杀掉他们?我用的,是炼丹师的战斗手段。”

    话语传出,玄烈的身体也是一抖。

    “如果仅仅是依靠我的力量,诚如你所说,我能压你一头,但杀你,还远远不够,但是和我的炼丹师的战斗手段结合,那杀你,就是绰绰有余了。”

    方恒继续淡笑道,“而刚才你在和我进行剑法对拼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一些药材你融化了,你刚才在战斗中吸收的灵气,都是我的药力。”

    “卑鄙!”

    突然间,玄烈大吼一声,“方恒!你算什么天才!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一个高手,但现在看来,你和那黄玉云也没什么区别,都是一群只会耍手段的废物。”

    “呵呵,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是非常没资格的。”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一下笑了,“你说我耍手段,你不也是耍了花样么?别忘了,从一开始我来的时候,只是一个人,你们可是一群人,就这一点,我想就已经证明了你们的无耻吧。”

    这话一出,玄烈也是脸色难看起来,确实,真要是说耍手段,他们才是耍手段的,方恒一个人过来,他们一群人对付,哪怕他没有出手,只是这件事情他也有份,那他又有什么资格说现在的方恒卑鄙?

    “…杀!”

    许久之后,玄烈憋出了一声大吼,下一刻就直接向着方恒冲过去了。

    他现在已经被方恒的药力渗透身躯了,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正在飞快削弱,这让他明白,随着时间的过去,他会越来越弱的,与其等着被削弱到最后成为鱼肉,那还不如趁着有力气的时候拼命一搏!

    “好。”

    看见玄烈在这时候都选择了冲向自己,方恒也是点点头,“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和我拼命,就冲这点,我给你个痛快!”

    噗嗤!

    话语说完,方恒的手掌就是一动,身体如同鬼魅般突地出现在了玄烈的身前,手中的神剑也直接就刺穿了玄烈的胸膛!

    鲜血挥洒,玄烈的眼神也是一下呆住,低头看向了方恒的手,和那贯穿他胸膛的剑。

    “真是没想到…我玄烈多年不出关,一出关,却死在了你的手里。”

    喃喃的话语吐出,此刻的玄烈也是愣愣的看向了方恒,眼神中充满了无数的情绪,有痛苦,有后悔,当然,更多的还是不甘。

    他那么年轻,他潜力那么大,他的前途,充满着无穷的光明。

    只是他还没有大展宏图,甚至还没开始真正的走向未来,就死了。

    这换成谁都会不甘的。

    “要怪,你只能怪你自己。”

    看着玄烈那不甘的眼神,方恒却是淡淡道,“如果你不来惹我,那你又岂会有现在?”

    轰!

    话语说完,方恒的和手掌就是一转,血肉喷发,肉眼可见,玄烈的胸膛,直接被方恒的剑给生生剜出了一个血洞,玄烈的眼睛顿时一直,下一刻就直接僵住了。

    死了!

    玄烈,高阶神武,玄家在天龙宗的重要人物之一,就这么被方恒杀死了。

    要是这里有其他的弟子看到,那一定都会大吃一惊,谁都清楚玄烈是群英界的人,群英界的人,却被不是群英界弟子的方恒生生斩杀!

    这事情,在天龙宗的历史上也只发生过几次,现在却再次发生了。

    “哈哈哈……方师弟神威盖世,同阶无敌!”

    就在这时,一道大笑声也响了起来,杀了玄烈的方恒这时候也是一转头看向了大笑的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峰。

    “呵呵,云师兄,这话可不能乱说,什么神威盖世同阶无敌,要是传出去,那不知多少人会找我麻烦。”方恒笑道。

    “哈哈,以方师弟的实力,我刚才的话就不是乱说,而是真正的实话,试问一下,整个天龙宗近千年来,有谁,能以神武初阶的境界,普通弟子的身份,击杀一个神武高阶的境界,群英界的弟子?答案是没有!”

    云峰继续大笑,“近千年来,天龙宗都没有出过像师弟这样的人物了,那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会引起多大的震荡?当然,麻烦也会有,但是和你方师弟造成的震荡想必,这些麻烦,还叫麻烦么?”

    “呵呵,云师兄很有道理,不过,现在还不是显露名声的时候。”方恒摇摇头,“真正显露名声的时候,还是接下来的弟子比武大会,只有在大会上活得好名次,才能真正的拥有威名,以后我双神堂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方便许多,所以相比于我的这个事情,云师兄还是尽快跟着我回去参加比武大会吧,”

    “嗯,还是你说的对,真正想要确立威名,还是要靠着盛事,而这盛事,就是弟子比武大会。”

    云峰这时候也是一点头,道,“好,我割了这黄玉云的脑袋就去。”

    话语说完,云峰的手掌就是一招,呼的一声传出,只见一个火焰牢笼突然从虚空中出现,在这牢笼之中,有着一个不停惨叫的青年,正是黄玉云!

    看到这一幕,方恒也是一愣,他刚才一直在专心对付玄烈,没注意黄玉云和云峰的对战,这个结果,也自然是出乎他的预料的,毕竟他原本以为,云峰也就是起到一个牵制的作用。

    “呵呵,方师弟,如何?这就是我压箱底的手断了,大炎炼囚笼,顾名思义,大炎炼囚,就是利用火焰去折磨囚徒,本来不是对付魔头,或者对付极为残忍的人,我是不用这招的,但这个黄玉云暗中对我偷袭,这已经让我动了真火。”

    云峰这时候也是笑道,方恒听到这话也是点点头,“云师兄的心情我理解,不过我还是那句话,现在我们最要紧的,还是赶紧回去参加比武大会。”

    “我明白。”

    云峰也是笑着点头,下一刻目光就看向了那在囚笼中不停惨叫的黄玉云道,“你走运,我得给你个速死,要是没那么多事,我折磨你一个月都是绰绰有余的,可惜。”

    话语说完,那囚笼中的云峰却是眼中露出了喜色,似乎很高兴自己要被速杀很满足一样。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