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零九十四章 剑道碰撞!

    “这这这……”

    见到这一幕,黄玉云连话都说不稳了,猛然松开了手掌,直接丢开了这青年,顿时,这青年也向着下方掉落下去。

    “呵呵,这样好么?”方恒笑道,“亲手把自己唯一还活着的师弟抓住,之后直接从空中丢下去,黄玉云,你这个师兄当的,可真是不简单。”

    “这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方恒的话,黄玉云的脸色也是一下就变化到了极限,最终化为了愤怒吼了出来。

    “呵呵,怎么回事,你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么?还是说,你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方恒笑着道,这话一出,黄玉云也是一下呆住,目光开始飞快闪烁起来,显然,他开始回忆了。

    片刻后,黄玉云的脸色就白了起来,本来的愤怒,一下就化为了深深的挫败。

    “呵呵,看来你想明白了。”

    见到黄玉云的脸色,方恒笑道,“从我跟着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对你施展了幻术了,只是我一直没让幻术爆发出来而已,而刚才,我就是爆发了我藏在你身上的幻术,让你误以为那个青年是云峰,果然,你趁着我杀人的时候,直接去把你认为的云峰抓到了手里,开始要挟我了,嘿嘿,看来我猜的不错,你这家伙,果然是个阴毒的主,能侧面攻击,你绝对是从侧面攻击,绝不正面出手,如果换成别人,恐怕十个有九个都是要被你阴死,可惜,你遇到了我。”

    “你…我,为什么?”

    黄玉云的眼一震混乱,突地道,“为什么,你要告诉我这些,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既然提前在我身上施加了幻术,那你完全可以在刚才我想法设法抓云峰的时候,直接施展幻术诱导我到你身边,直接杀了我,可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嘿嘿,你以为呢?”

    方恒笑道,“能杀你,我却不杀你,你认为这是为什么?”

    这话一出,黄玉云身体顿时一震。

    “你,在玩我?”

    难以置信的话语从黄玉云的嘴里吐出,方恒的笑容更浓了。

    “呵呵,看来,你真的不笨。”

    听到这话,黄玉云的脸色立刻一白,紧跟着就变青,之后发红,最后完全变为了紫色!

    从来没有一刻,黄玉云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愤怒,方恒,在玩他!

    一个境界不如他,入门资历不如他的方恒,就这么把他玩了!

    这怎么能让他不怒!

    “很生气吧,呵呵,生气就对了,因为你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也是这么生气的。”方恒冷笑道,“当然了,你肯定会好奇我为何会这么了解你对吧,很简单,从第一次我见你,你为石惊出头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人不是什么好人,那个时候我话都说的那么直接了,要挑战你,你却根本不接受,这就证明了你这人习惯了见风使舵,再加上后来巨石堂的一些变化,从之前的全面碾压我,到后面的时不时的和我碰撞一下,我就知道肯定是有人在为巨石堂出谋划策,然后今天,你直接出面,充当一个所谓的传话人角色,我就确定,这个暗中出谋划策的,就是你了。”

    听到这话,黄玉云也是一下呆住,他怎么也没想到,方恒通过这些细节,就知道了他才是一切的幕后策划者。

    “知道了是你在深处谋划策,那我自然是要好好收拾你的,对我来说,从你同意带我来这里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我想杀你,如同屠狗,只不过你这种人,不光阴毒,还很骄傲,就那么杀了你,你肯定不会舒服的,我也不会舒服,因为你毕竟算计了我太多,包括这一次我云峰师兄被抓走,恐怕也是你出自你的手笔吧,那不好好给你个教训,怎么能然我们消气?对吧,云师兄。”

    话语说完,方恒就看向了背后,就在这时,喀拉拉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青年的身影从空间裂缝中走了出来,正是云峰。

    此刻的云峰,已经没了之前的虚弱,反是各方面都恢复到了全盛状态,看到这一幕,黄玉云和玄烈也都是眼神一闪,很明显,他们也没有想到云峰的封印会解开的那么快,同时气息恢复的那么快,

    “方师弟说的是。”

    这时候,云峰也是直接点头,道,“我这两天,真的是急怒攻心,一直想着如果我得了救该怎么报复才能化解心头之恨,而方师弟刚才的做法,真的是让我舒服了许多。”

    “呵呵,舒服了许多,不代表彻底舒服了。”方恒笑道,“师兄,接下来他就交给你了,如何?”

    “求之不得!”

    云峰立刻说道,下一刻目光就冷冷的看向了黄玉云,“我那天正在修炼,你就从背后突地给了我一掌,之后就给我施加了封印,带我来了这里,背后偷袭,这算什么?亏你还是老人,如此下作的事情你也能做的出来,而今天,我就要替师门清理门户!”

    “哼,什么算什么,成王败寇而已,若不是方恒,你以为你还能活着?我早就把你干掉!”

    黄玉云却是冷哼一声,下一刻就看向了方恒,直接道,“方恒,你很好,你厉害!我黄玉云服了!不过要杀我,还是得你来!死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可是能让我死在他手里……”

    “你刚才有句话说的很好,成王败寇。”方恒笑着说道,“成王败寇,的确是至理名言,而现在,你已经败在了我的手里,不管是心灵上,还是实力上,既然你败给了我,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提那么多要求呢?”

    这话一出,黄玉云顿时一呆。

    方恒却是继续笑道,“你以为你说这么两句佩服的话,我就会对你网开一面?那你可就错了,你在我眼里,连对手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个不上台面的角色罢了,还真拿自己和我相比了?”

    “呵呵,说的是。”

    云峰也是笑道,“这等货色,接下来就由我料理了,至于那位,就交给你了。”

    “呵呵,可以。”方恒笑着一点头,听到了这话,云峰也是一笑,身体一动,就直接冲向了那脸色青红不定的黄玉云身边了,同时,方恒也是转身,看向了这个青年玄烈。

    见到方恒看向了自己,玄烈此刻也是认真的看向了方恒。

    “呵呵,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却都在一旁听着,一句话都没说,这是为何呢?”方恒突地笑了,“是对自己有信心的表现?”

    “谈不上对自己有信心,而是知道我就算在那个时候出手,也是没用。”

    这玄烈淡淡道,“你敢在那个时候说那么多,根本不看我,那你自然是有你的实力在,或者说,你就是在等我故意动手,露出破绽,既然如此,那我为何要动呢?”

    这时候,云峰也是直接点头,道,“我这两天,真的是急怒攻心,一直想着如果我得了救该怎么报复才能化解心头之恨,而方师弟刚才的做法,真的是让我舒服了许多。”

    “呵呵,舒服了许多,不代表彻底舒服了。”方恒笑道,“师兄,接下来他就交给你了,如何?”

    “求之不得!”

    云峰立刻说道,下一刻目光就冷冷的看向了黄玉云,“我那天正在修炼,你就从背后突地给了我一掌,之后就给我施加了封印,带我来了这里,背后偷袭,这算什么?亏你还是老人,如此下作的事情你也能做的出来,而今天,我就要替师门清理门户!”

    “哼,什么算什么,成王败寇而已,若不是方恒,你以为你还能活着?我早就把你干掉!”

    黄玉云却是冷哼一声,下一刻就看向了方恒,直接道,“方恒,你很好,你厉害!我黄玉云服了!不过要杀我,还是得你来!死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可是能让我死在他手里……”

    “你刚才有句话说的很好,成王败寇。”方恒笑着说道,“成王败寇,的确是至理名言,而现在,你已经败在了我的手里,不管是心灵上,还是实力上,既然你败给了我,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提那么多要求呢?”

    这话一出,黄玉云顿时一呆。

    方恒却是继续笑道,“你以为你说这么两句佩服的话,我就会对你网开一面?那你可就错了,你在我眼里,连对手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个不上台面的角色罢了,还真拿自己和我相比了?”

    “呵呵,说的是。”

    云峰也是笑道,“这等货色,接下来就由我料理了,至于那位,就交给你了。”

    “呵呵,可以。”方恒笑着一点头,听到了这话,云峰也是一笑,身体一动,就直接冲向了那脸色青红不定的黄玉云身边了,同时,方恒也是转身,看向了这个青年玄烈。

    见到方恒看向了自己,玄烈此刻也是认真的看向了方恒。

    “呵呵,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却都在一旁听着,一句话都没说,这是为何呢?”方恒突地笑了,“是对自己有信心的表现?”

    “谈不上对自己有信心,而是知道我就算在那个时候出手,也是没用。”

    这玄烈淡淡道,“你敢在那个时候说那么多,根本不看我,那你自然是有你的实力在,或者说,你就是在等我故意动手,露出破绽,既然如此,那我为何要动呢?”

    “谈不上对自己有信心,而是知道我就算在那个时候出手,也是没用。”

    这玄烈淡淡道,“你敢在那个时候说那么多,根本不看我,那你自然是有你的实力在,或者说,你就是在等我故意动手,露出破绽,既然如此,那我为何要动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