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零五十五章

    话语说完,殿内的人也都是眼神一亮,看向了黄玉云,黄玉云却是不慌不忙的拿起腰牌,注入力量开始观看起来。

    几个呼吸之后,黄玉云的脸色突然难看起来了。

    “怎么了?”

    石破空看到黄玉云的脸色,立刻问道。

    “一言难尽,堂主,副堂主,你们请看。”

    嗖!

    脸色难看的黄玉云说了一句,下一刻就手掌一震,一道光华当即从黄玉云的腰牌中飞出,眨眼间就形成了一副画面,开始飞快的变幻起来。

    这画面之内,正是方恒夺走令狐秋长剑的事情,包括其中的对话,都在殿内传递的清清楚楚。

    一瞬间,整个大殿之内的人都沉默了。

    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们都不明白,怎么这个方恒,这么厉害。

    神武初阶,就强成了这样子,神武中阶会如何?

    “总而言之,事情现在对我们很不利。”

    许久之后,殿内响起了一道声音,却是黄玉云脸色难看的说道,“因为可以预想的是,令狐秋,必然会输给方恒了,同时,无数的人也都知道了令狐秋挑战方恒,是我们暗中指示的,这对我们的声望,是重击。”

    “可恶!”

    石破空突地骂了一声,“难道真的只能请老一辈人出面打压他了吗?那我们这巨石堂,岂不成了笑话了。”

    这话一出,殿内的青年也都是无言,确实,对付一个新入门的弟子,都要老一辈的人出面,这太丢人了。

    “堂主不必多想,事情还到不了那个程度,因为真的到了那个程度,我们说了就不算了,老一辈的人说了才算。”

    黄玉云这时候说道,“所以现阶段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好的,因为我们还能自己做决定。”

    “那有什么用?”

    石破空摇了摇头,“以这家伙的成长速度,日后必然会越来越难以收拾,这件事情要是让那几个叔叔知道,我和我姐,还不知道要受多大的惩罚。”

    “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方恒不是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么?”黄玉云摇头,“而且,我说的仅仅是预测而已,令狐秋,是被方恒夺走了剑,但那可以说是令狐秋的大意,真正的要进行生死战,令狐秋,说不定能赢。”

    “黄师弟,这些话就不要说了,咱们都是武者,自然都知道,剑对剑修意味着什么,那是魂魄,是荣耀,现在令狐秋的这东西都被方恒轻松夺走,这已经是实力上的差距了,更不要说心灵之上令狐秋受到的打击,这还指望他能赢?”

    石破空摇头。

    “凭借他自己,那是当然不能指望的,但是有人帮助,结果就会不一样了,石副堂主。”

    就在这时,黄玉云突地说道,“令狐秋是您手下败将,他现在又被方恒打击成了这个样子,能让他振作的,恐怕只有石副堂主了。”

    “我?”

    石灵海眉毛一挑,“你让我做什么呢?”

    “只要劝他吃下这颗丹药就好。”

    黄玉云眼神一闪,突地拿出了一颗红色的丹丸,一看到这丹丸,殿内的人都是脸色一变。

    “这是…裂神丹?”

    看到这颗丹药,石灵海也是脸色一变,“裂神丹一旦吞服,就会让服用者获得超出自己三倍的力量,但是代价,也极为严重,会让服用者直接跌落一个境界!你拿这丹药让我给他吞食?”

    “正是这意思。”

    黄玉云眼神一闪,“有了这丹药,想必他明天和方恒战斗的时候,肯定是胜算大增了。”

    “胜算大增,不意味着必胜。”

    石灵海淡淡道,“而且,我也没把握能让令狐秋吃下这丹药。”

    “呵呵,只要石副堂主把这丹药给他,他一定会拿着的,就算不吃,她也会拿着,因为他知道,明天他就要进行生死战,一旦他不是方恒对手,他一定会吃下,因为和失去生命相比,失去境界,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黄玉云一笑,“而且,就算这个令狐秋吃了这裂神丹后,依旧被方恒打死,那最起码也能给方恒造成一些伤势,他伤势多一些,我们机会就多一些,堂主不是已经暗中把事情告诉了咱们天龙宗的几个玄家之人了么?玄家之人肯定有动作,这就是间接的玄家的人解决方恒。”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殿内的人也都是眼神一亮,纷纷点头。

    确实,这个事态发展的确实很不好,只是能在这种不好的事态下依旧做出这些决定,就这一点,就已经很不错了。

    “嗯,你这么一说,倒是的确很不错。”

    石灵海也是点点头,“既然如此,我过去试试吧。”

    话语之间,石灵海的手掌就是一挥,直接把这丹药拿走,下一刻就身体一闪,直接消失了。

    石破空看到这一幕,也是叹息了一声,突地说道,“区区一个方恒,就把我们折腾到了这个程度,真是麻烦。”

    “该修炼修炼,该战斗战斗,该面对的事情,天崩地裂也得面对。”

    黄玉云却是淡笑一声,道,“人哪有一帆风顺的,再强的组织,也有遇到困难的时候,方恒,现在就是我们的困难,但是也是对我们的考验,如果凭借我们的力量就能干掉方恒这种天才,那日后这天龙宗的天才,我们谁干不掉?”

    话语说完,殿内的人也都是点点头,石破空也是沉默下来。

    许久后,石破空看向了殿外,喃喃的说道,“劫数啊,劫数,方恒就是我们的劫数,不知道这劫数,我们闯不闯得过去?”

    话语传遍大殿,大殿之内的人,也都是一片漠然,眼神中却都是划过了一道迷茫。

    很明显,石破空的问题,也是他们的问题。

    同一时间,云林山脉,方恒几人的山峰之处。

    此时此刻,之前方恒几人山峰的一片狼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林木。

    以方恒几人的手段,调动灵气,改变环境,这还是很简单的。

    “呼…可算是忙完了。”

    就在这时,周元长出了一口气,突地飞到了站在自己山峰上的方恒面前,道,“大哥,你的山峰我们几个也都替你整理好了。”

    “呵呵,麻烦你们了。”方恒一笑。

    “哈哈,大哥才是客气。”

    荒虎这时候也是大笑一声,下一刻就到了场中,“都是兄弟,这些话说了可就没意思了。”

    “哈哈,说的是。”

    石破空看到这一幕,也是叹息了一声,突地说道,“区区一个方恒,就把我们折腾到了这个程度,真是麻烦。”

    “该修炼修炼,该战斗战斗,该面对的事情,天崩地裂也得面对。”

    黄玉云却是淡笑一声,道,“人哪有一帆风顺的,再强的组织,也有遇到困难的时候,方恒,现在就是我们的困难,但是也是对我们的考验,如果凭借我们的力量就能干掉方恒这种天才,那日后这天龙宗的天才,我们谁干不掉?”

    话语说完,殿内的人也都是点点头,石破空也是沉默下来。

    许久后,石破空看向了殿外,喃喃的说道,“劫数啊,劫数,方恒就是我们的劫数,不知道这劫数,我们闯不闯得过去?”

    话语传遍大殿,大殿之内的人,也都是一片漠然,眼神中却都是划过了一道迷茫。

    很明显,石破空的问题,也是他们的问题。

    同一时间,云林山脉,方恒几人的山峰之处。

    此时此刻,之前方恒几人山峰的一片狼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林木。

    以方恒几人的手段,调动灵气,改变环境,这还是很简单的。

    “呼…可算是忙完了。”

    就在这时,周元长出了一口气,突地飞到了站在自己山峰上的方恒面前,道,“大哥,你的山峰我们几个也都替你整理好了。”

    “呵呵,麻烦你们了。”方恒一笑。

    “哈哈,大哥才是客气。”

    荒虎这时候也是大笑一声,下一刻就到了场中,“都是兄弟,这些话说了可就没意思了。”

    “哈哈,说的是。”石破空看到这一幕,也是叹息了一声,突地说道,“区区一个方恒,就把我们折腾到了这个程度,真是麻烦。”

    “该修炼修炼,该战斗战斗,该面对的事情,天崩地裂也得面对。”

    黄玉云却是淡笑一声,道,“人哪有一帆风顺的,再强的组织,也有遇到困难的时候,方恒,现在就是我们的困难,但是也是对我们的考验,如果凭借我们的力量就能干掉方恒这种天才,那日后这天龙宗的天才,我们谁干不掉?”

    话语说完,殿内的人也都是点点头,石破空也是沉默下来。

    许久后,石破空看向了殿外,喃喃的说道,“劫数啊,劫数,方恒就是我们的劫数,不知道这劫数,我们闯不闯得过去?”

    话语传遍大殿,大殿之内的人,也都是一片漠然,眼神中却都是划过了一道迷茫。

    很明显,石破空的问题,也是他们的问题。

    同一时间,云林山脉,方恒几人的山峰之处。

    此时此刻,之前方恒几人山峰的一片狼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林木。

    以方恒几人的手段,调动灵气,改变环境,这还是很简单的。

    “呼…可算是忙完了。”

    就在这时,周元长出了一口气,突地飞到了站在自己山峰上的方恒面前,道,“大哥,你的山峰我们几个也都替你整理好了。”

    “呵呵,麻烦你们了。”方恒一笑。

    “哈哈,大哥才是客气。”

    荒虎这时候也是大笑一声,下一刻就到了场中,“都是兄弟,这些话说了可就没意思了。”

    “哈哈,说的是。”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