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go-->

    一看到这个中年人来临,顿时间,整个大殿中的人也都是脸色变了,下一刻就纷纷抱拳弯腰,异口同声的喊道。

    “拜见神隐大人。”

    吼声吐出,整个大殿都开始嗡嗡作响,那两个老者的眼神也是一下就变的严肃起来,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自信。

    “呵呵,都起来吧。”

    神隐这时候也是笑着摆了摆手,立刻之间,殿中行礼的人这才都站直了身躯。

    “呵呵,方恒,你刚才说的很好。”

    就在所有人都起来之后,神隐笑着对方恒道,“他们是不敢杀你的,如果他们敢杀你,那他们就不会那么多废话了。”

    “呵呵,全是靠了神隐前辈的威风。”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笑道。

    “哈哈,我的威风可不是谁都能靠上的,想要靠我的威风,那本身也得有本事,所以说你本事不错。”

    神隐大笑一声,听到这话的方恒也是一笑,却不在说话了。

    大殿中的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眼神变换起来,一个个对着方恒更加佩服了。

    只是通过方恒和这神隐的对话殿中的人就知道,方恒和这神隐的关系很不错了,能和神隐的关系都达到很不错的地步,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方恒的恐怖。

    “呵呵,神隐兄,你……”

    “等等。”

    突然间,就在那白衣老者刚刚说话的时候,神隐就直接抬起了手掌,笑道,“你是哪个?有什么资格和我称兄道弟,嗯?”

    轰!

    话语说完,神隐的身体就是一震,一股无形的气浪当即从神隐的身上散发了出来,在散发出的一瞬,就直接撞击到了那白衣老者的身上。

    蹬蹬蹬!

    后退的脚步声响起,肉眼可见,这个本来还仙风道骨的老者,只是一瞬就失去了那飘渺的气质,开始向后踉跄的倒退起来,最终砰的一声,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好像一个残废的家伙一样,让人忍不住都皱起了眉头。

    “可恶!”

    一屁股摔在了地上,这个老者也是骂了一声,下一刻就是身体一震,想要站起身来。

    “嗯!”

    看到这个老者想要站起身,神隐这时候的眼神却是一冷,又是砰地一声传出,却是这个老者一看到神隐的目光就再次跌倒在大殿的地面上了。

    “我让你站起来了么你就站起来?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的坐着,否则后果自负。”

    看着这个老者再次摔倒在了地上,这时候的神隐也是淡笑一声,一瞬间,这老者的脸色就直接涨红,只是身体却不敢在动了。

    看到这一幕,大殿中的人也都是对神隐露出了佩服之色,到底是圣武境的存在,到底是无尽之城的真正主人,什么太上掌门太上族老,和神隐比起来,可笑之极。

    “神隐大人。”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声音响起,却是那血家的太上族老这时候说话了,“请问神隐大人,为何要让这么一个小子,杀我后辈?”

    “呵呵,你倒是聪明不少,知道喊我大人。”

    神隐笑道,“喊大人就对了,因为对你们来说,我就是大人,至于为什么要让这小子杀你们的后辈,很简单,就是因为你们的后辈太不懂事,居然敢在关键时刻叫来别的圣武来我的城池。”

    “我等后辈这么做,的确有些不对,不过这不对也不是大错吧,至少我们的后辈没有背叛神隐大人,而且,就算他们喊了域外圣武,可是他们喊过来的目的,还不是要对付这个域外之人么?神隐大人又何必要赶尽杀绝?”

    这时候跌坐在地上的法界宗太上掌门也是冷冷说话了,哪怕他刚才被羞辱了一顿,只是现在他却要据理力争,他知道,这才是事情的重点。

    “呵呵,喊域外神武来这里杀人,我没什么意见,但是喊域外圣武来这里杀人,这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了,甚至可以说是威胁我,毕竟我是圣武,在喊别的圣武,我会舒服么?”

    神隐这时候笑道,“而对我造成了威胁,还让我不舒服,那我当然要略施惩戒,本来我还真的是想斩尽杀绝的,不过这小子说了只诛首恶,所以我才把这件事情交给了这小子办,怎么,你们有意见?”

    “我们……”

    “呵呵,意见先不要说。”

    突然,神隐直接打盹了那想要说话的法界宗太上掌门,笑道,“说起来,你们俩还是应该感谢这个小子的,知道为什么么?因为如果不是这小子说了,只诛首恶,不赶尽杀绝,不然的话,此刻的你们已经被我杀了。”

    话语吐出,顿时间,全场的人都是身体一震。

    那还想说话的法界宗太上掌门也是一下沉默下来了。

    他是能听出来的,神隐这淡然的话语里,到底是有着多大的自信,可笑他还以为自己会让神隐给个面子,再不济也能说上两句话,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做梦。

    法界宗的太上掌门能够明白这一点,只是血家的太上族老却不能明白这一点了。

    “神隐大人,你这话说的未免太狂了一些吧。”

    果然,这血家的太上族老冷冷说话了,“虽然你神隐大人实力强横,境界比我们高,但是,也比我们高不到哪里去,我们现在怎么也是半步圣武,所以……”

    “所以我应该给你们一些面子,不说平起平坐,最起码也得对你们客气一些,是么?”

    直接打断了这血家太上族老的话,神隐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这血家的太上族老也是一愣,下一刻就点点头,“我是这个意思。”

    “呵呵,真是个不知道地位尊卑的家伙。”

    神隐这时候也是笑着说道,“半步圣武,很厉害么?你以为你达到了半步圣武,你就能突破圣武了?你以为你达到了半步圣武,你就知道圣武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了?你还差远了。”

    这话一出,这血家的太上族老也是脸色一红,冷冷道,“是么?我不这么认为。”

    神隐这时候笑道,“而对我造成了威胁,还让我不舒服,那我当然要略施惩戒,本来我还真的是想斩尽杀绝的,不过这小子说了只诛首恶,所以我才把这件事情交给了这小子办,怎么,你们有意见?”

    “我们……”

    “呵呵,意见先不要说。”

    突然,神隐直接打盹了那想要说话的法界宗太上掌门,笑道,“说起来,你们俩还是应该感谢这个小子的,知道为什么么?因为如果不是这小子说了,只诛首恶,不赶尽杀绝,不然的话,此刻的你们已经被我杀了。”

    话语吐出,顿时间,全场的人都是身体一震。

    那还想说话的法界宗太上掌门也是一下沉默下来了。

    他是能听出来的,神隐这淡然的话语里,到底是有着多大的自信,可笑他还以为自己会让神隐给个面子,再不济也能说上两句话,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做梦。

    法界宗的太上掌门能够明白这一点,只是血家的太上族老却不能明白这一点了。

    “神隐大人,你这话说的未免太狂了一些吧。”

    果然,这血家的太上族老冷冷说话了,“虽然你神隐大人实力强横,境界比我们高,但是,也比我们高不到哪里去,我们现在怎么也是半步圣武,所以……”

    “所以我应该给你们一些面子,不说平起平坐,最起码也得对你们客气一些,是么?”

    直接打断了这血家太上族老的话,神隐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这血家的太上族老也是一愣,下一刻就点点头,“我是这个意思。”

    “呵呵,真是个不知道地位尊卑的家伙。”

    神隐这时候也是笑着说道,“半步圣武,很厉害么?你以为你达到了半步圣武,你就能突破圣武了?你以为你达到了半步圣武,你就知道圣武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了?你还差远了。”

    这话一出,这血家的太上族老也是脸色一红,冷冷道,“是么?我不这么认为。”神隐这时候笑道,“而对我造成了威胁,还让我不舒服,那我当然要略施惩戒,本来我还真的是想斩尽杀绝的,不过这小子说了只诛首恶,所以我才把这件事情交给了这小子办,怎么,你们有意见?”

    “我们……”

    “呵呵,意见先不要说。”

    突然,神隐直接打盹了那想要说话的法界宗太上掌门,笑道,“说起来,你们俩还是应该感谢这个小子的,知道为什么么?因为如果不是这小子说了,只诛首恶,不赶尽杀绝,不然的话,此刻的你们已经被我杀了。”

    话语吐出,顿时间,全场的人都是身体一震。

    那还想说话的法界宗太上掌门也是一下沉默下来了。

    他是能听出来的,神隐这淡然的话语里,到底是有着多大的自信,可笑他还以为自己会让神隐给个面子,再不济也能说上两句话,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做梦。

    法界宗的太上掌门能够明白这一点,只是血家的太上族老却不能明白这一点了。

    “神隐大人,你这话说的未免太狂了一些吧。”

    果然,这血家的太上族老冷冷说话了,“虽然你神隐大人实力强横,境界比我们高,但是,也比我们高不到哪里去,我们现在怎么也是半步圣武,所以……”

    “所以我应该给你们一些面子,不说平起平坐,最起码也得对你们客气一些,是么?”

    直接打断了这血家太上族老的话,神隐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这血家的太上族老也是一愣,下一刻就点点头,“我是这个意思。”

    “呵呵,真是个不知道地位尊卑的

    <!--over-->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