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已经死的人

    这种变,不是变的惊讶,是变的一下就更加愤怒了。

    凭什么他们的仇人方恒这么天才,凭什么他们的仇人方恒这么厉害!

    仅仅是一拔剑,就如剑中之神,那要是一挥剑,方恒又是何等英姿?

    这种人,偏偏和他们成了敌人,偏偏杀了他们的儿子。

    后悔,无奈,不甘,愤怒,等等情绪开始从他们的心中涌现。

    最终,这些情绪全数化作了最为深沉的杀意!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方恒死!

    不管是从精神上还是从局面上,他们都要方恒死。

    只有方恒死了,他们的精神才会环节,他们的局面才会有些缓和。

    “杀!”

    一道异口同声的喝声从法界宗掌门和血家家主的嘴里传出。

    轰的一声,两人的身影爆发能量,当场就向着场中的方恒冲过去了,刹那就来到了方恒的面前。

    只是还不待他们做出攻击,这时候的方恒却是一笑。

    嗖!

    破空声传出,同样在刹那间,方恒的身影,从他们两人的面前消失无踪。

    “两位前辈还是等等好,等我把两位前辈带来的杂鱼给杀光,在来和两位前辈打过。”

    一道话语从方恒的嘴里吐出,同时在这话语说完的一瞬,方恒的身影就猛然向着这法界宗掌门和血家家主的身后冲过去了,手中的真武剑,对着几个还没反应过来的神武就斩杀出去!

    “血龙遁!”

    “天涯步!”

    一看到方恒猛然来到自己等人的面前,这几个法界宗和血家的高手此刻也都是大喝一声,纷纷化作血色的流光和残影和方恒拉开了距离,想要躲过方恒的斩杀。

    “呵呵,我说了,你们是杂鱼,既然是杂鱼,那怎么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见到这一幕,方恒的笑声却是再次传出,下一刻轰隆一声响起,肉眼可见,一道巨大的黑色大门突然出现在了方恒的身前,同时在黑暗之门出现的时候,哗啦啦的黑色锁链也猛然从黑暗之门中飞出,当场就向着那几个跑远的神武捆过去了。

    “血魔仞杀!”

    “法界千剑!”

    就在这时,方恒的背后却突然传出了两道喝声,却是法界宗掌门和血家家主此刻也都是爆吼出声,再次来到方恒的背后做出了攻击。

    血色的刀光和白色的剑气彼此交错,一瞬间就让大殿都出现了无数的裂痕,只是面对这种攻击,方恒却是笑容不变。

    甚至,方恒不光笑容不变,他甚至连转身都没有转身,只是身体一晃,就刹那间躲过了这两人的攻击,同时他的死亡锁链还一点不停的向着那几个逃跑的神武捆绑过去!

    哗啦哗啦!

    铁链晃动的声音响起,肉眼可见,却是方恒的锁链直接就捆绑住了那几个逃跑的神武,看到这一幕,那法界宗掌门和血家家主的脸色也都是变了,异口同声的喝道,“怎么这么快!”

    “你们的能量都给了我,那我怎么能不快?”

    听到这话,方恒却是笑了一声,下一刻方恒的手掌就猛然一拉,顿时间,那几个被死亡锁链捆绑住的神武就被方恒给拉到了身前,同时方恒手中的真武剑再次斩杀出去!

    噗噗噗!

    兵器入肉声在此刻开始接连响起,肉眼可见,这几个神武连反应都来不及,就直接被方恒的真武剑给一分为二,彻底死了!

    “黑暗之门,给我吸收!”

    就在这几个神武死掉的时候,方恒的喝声再次传出,肉眼可见,方恒身前的黑暗之门再次震动起来,一股股的世界能量开始从这几个死掉的神武体内出现,瞬间就进入到了方恒的黑暗之门当中。

    看到这一幕,大殿中的人都是脸色一变,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的眼神更是一下凝缩起来,很明显,他们也被方恒的手段惊到了。

    哪怕他们早就知道方恒的黑暗之门能够强行吸收一切能量,他们对此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方恒的黑暗之门竟能强到这种地步,强行从别人体内吸收别人的世界能量。

    这种手段,和魔道的掠夺手段也没什么区别了,只是方恒掠夺的更加高明,魔道的掠夺是吞吃,还要炼化其中的杂质,麻烦不说,还有很大危险性,方恒的黑暗之门却完全没有这种顾虑,一个吸收,就是抽取最为纯净的能量,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当即就能用。

    换句话来说,这就是最高的以战养战手段,只要对手不是在大境界上超越方恒的人,那么同一个大境界之内的人,来多少方恒都不怕,反会越战越强!

    看明白了这一点,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的眼神也都是更加难看,他们知道,有黑暗之门这个本事在,想要靠着人数碾压方恒那就是不行的了。

    “都给我退下!”

    一道喝声猛的从法界宗掌门的嘴里吐出,“不要和他交手,不要碰到他!”

    这话一出,顿时间,那些本来包围方恒的法界宗高手和血家高手也都是目光一闪,下一刻就身体震动,纷纷开始后退起来了。

    很明显,他们也都看出了方恒那黑暗之门的恐怖,在和方恒纠缠,那他们等于免费给方恒送能量,这种傻事,他们当然不会干。

    “呵呵,看来你们也不傻,知道要退。”

    就在这时,方恒也是笑了一声,“不过,你们能退到哪里呢?别忘了,这里,是吞血化骨门,可不是你们的门派,更不是外界。”

    唰唰唰!

    就在方恒的这句话一落地,一道道身影也突然从大殿的四周出现了。

    只见一个个身穿黑袍高手,这时候出现在了大殿的四周,把本来包围方恒的这群法界宗和血家高手,也给包围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血家和法界宗的高手脸色都变了,法界宗掌门更是在此刻猛然转头,看向了大殿中的邪真。

    “这是怎么回事!吞血化骨门,想和我们开战吗!”

    吼声吐出,大殿都在此刻震动了一下,所有人都是在此刻恐惧的看着法界宗掌门,他们都知道,法界宗掌门,此刻是真急了。

    “吞血化骨门,我血家和你们的交情算是不错吧,现在你们却这么做,怎么,你们是疯了么?”

    又是一道话语响起,却是这时候的血家家主也冷冷的对着邪真说话了,眼神中满是威胁之意。

    “呵…呵呵。”

    面对两个组织的领袖质问,邪真此刻也是干笑一声,似乎很是紧张,好在他到底也是天才人物,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之后,邪真就恢复了平静,笑道,“呵呵,两位前辈误会了,我们没有两位前辈开战的意思,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什么奉命行事!奉谁的命!”

    法界宗掌门喝问道。

    “自然是奉方恒,方兄的命,方兄是神隐云宫客卿,同时还是神隐前辈亲自指定全权处理你们血家和法界宗的人,那方兄的意思,就是神隐前辈的意思,我们岂能不按照方兄的意思行动?”

    邪真再次笑道。

    “什么!他居然成为了客卿!”

    “可恶!”

    一听这话,法界宗掌门和血家的家主此刻也都是惊呼一声,下一刻,他们的眼神更加难看。

    就邪真这一句话的意思他们就知道了,方恒,确实是身份不同了,方恒代表的是神隐,方恒杀他们,那也就是神隐要杀他们。

    那他们还怎么活?

    “呵呵,邪真兄,麻烦你让你们的人把他们都干掉吧。”

    突然间,就在这法界宗掌门和血家家主都眼神难看的时候,方恒也是笑着说话了,“这些杂鱼,我懒得在杀了。”

    “这样么?好,既然方兄说了,那我吞血化骨门自然是听命行事。”

    邪真也是眉毛一挑,下一刻就点点头,目光看了那些黑衣人一眼,点了点头。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了起来,只见就在邪真对这些黑衣人点头的刹那,这些黑衣人也都开始动作了起来,一股股的能量爆发,当场就向着这法界宗的高手和血家的高手围杀了过去。

    接下来的战斗,并不激烈,这里终究是吞血化骨门,是邪真等人的主场,有无数的阵法能够利用,自然,血家和法界宗的高手很快就被杀的精光,一个不留。

    看着这一幕,殿中的法界宗掌门和血家家主此刻的眼神中也是蓦然划过了绝望之色。

    本来他们敢带着这么多人来到这里,就是他们觉得他们两大组织在无尽之城中还是有一些份量的,吞血化骨门应该不敢对他们如何。

    现在他们才知道,事实根本就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他们的份量,还不如方恒的一句话重,那他们怎么能不绝望?

    “呵呵,两位前辈都是聪明人。”

    看着这两个人的眼神,这时候的方恒也是笑着说话了,“没有在刚才动手,不然的话,恐怕两位前辈也要被吞血化骨门的人杀了,那这才是可惜,毕竟我是想要亲自送两位前辈上路的。”

    嗖!

    话语说完,方恒的身体就是一闪,直接从虚空中降临到了地面,看向了这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

    “可恶!”

    法界宗掌门这时候骂了一声,下一刻就看向了身旁的血家家主,“血兄,看来咱们俩,只能背水一战了。”

    “是啊。”

    血家家主这时候点点头,目光冷漠的看着方恒,“你是真想不靠外力和我们两人打?”

    “呵呵,如果我不想的话,你们两位现在已经被吞血化骨门的高手围攻死了。”

    方恒笑道,“可你们现在还活着,我想这已经证明了我的诚意不是么?”

    “诚意是够了。”

    血家家主冷冷道,“不过,我们要是杀了你,你会如何?”

    “哈哈,这话前辈问的有意思,你们两位前辈若是真的有本事杀了我,那我就是死人,死人,还能如何呢?”

    方恒这时候大笑一声。

    “换句话来说,如果我们杀了你,吞血化骨门的人,就会让我们走,是么?”

    法界宗掌门冷冷道。

    “这时候还想着走?”

    方恒突地笑了,“呵呵,我想法前辈应该明白吧,从你们两位带着人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是死人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