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go-->

    他这么想也没什么,关键是,方恒连他这么想都洞悉的一清二楚,那他还怎么保持平静?

    “呵呵。”

    看见自己面前的云若海不说话了,方恒再次笑了一声,下一刻他的手掌就向着腰间的剑柄摸了过去。

    “刚才,不过只是开始而已,现在,才是正题,云若海,说实话,我早就想突破神武后就和你交手了,本来我还觉着要找机会,不够现在机会却自己出现了,所以,不要浪费时间了,咱们好好打上一场吧。”

    轰!

    话语说着,一股恐怖的气息就从方恒的身上释放了出来,这股气息,如风,如雷,如日月,如星痕,极为浩瀚,极为驳杂。

    好像此刻,方恒就是真正的武道大世界一般!

    如此气息,如此威势,顿时就让云若海的脸色变了。

    目光闪烁了一会之后,突然间,云若海的脚步一转,竟不在面对方恒了。

    “方恒,你果然厉害,本来你说要和我战上一场,这也是我的想法,不过刚才交手,却让我的心乱了,所以接下来我不会在和你动手了。”

    “呵呵,你是不敢了么?”

    方恒这时候笑道。

    “不是不敢,而是状态不好。”

    云若海淡淡道,“你我交手,我是什么力量,什么精神,你自然是明白的,我想你还不至于用那种低劣的激将法。”

    这话一出,方恒也是眉毛一挑,下一刻手掌就松开了剑柄,脸上露出了冷笑。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激将法我自然不会在用了,不顾你说你状态不好,那我们,约个时间再来一场?”

    “不了。”

    云若海却是一摆手,“以后有机会交手再说吧。”

    嗖!

    话语说完,这云若海的身影就是一闪,直接消失无踪了,也不再管场中的神炎。

    看着云若海走了,方恒脸上的冷笑更浓,眼神中划过了一道杀意。

    “哼,明明就是怕了,却偏偏说自己什么状态不好,我看他和废物也没什么区别。”

    就在这时,场中的神炎也是冷哼一声说了句,眼神中对着云若海消失的方向露出了鄙夷。

    “不,他可不是废物。”

    方恒摇了摇头,“他不和我交手,不是他怕了,而是他的状态真的不好。”

    “是么?”

    听到方恒的话,神炎也是眼神一闪,“可就算他的状态不好,可你不是说了再约个时间么?他怎么不说时间?”

    “这就是这家伙阴险的地方了。”方恒冷笑道,“我能感觉到,他很想杀我,无比想要杀我,我说约个时间,其实也是给他机会了,可他却不说时间,这就证明,他是不打算和我在正面对抗了,他打算暗地里和别人联合杀我,或者偷袭杀我。”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神炎这时候迷惑了。

    “他为什么不这么做?”方恒却是冷笑道,“我是神武初阶,他是神武高阶,高阶和初阶打,结果却是两败俱伤,虽然在力量上他能勉强压我一头,但这也就是一点的差距而已,真正的战斗,千变万化,这一点差距,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的,换句话来说,他要是和我光明正大的比武,他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拿下我,更不要说能够杀了我了,既然光明正大的把握不够,那他只有暗地里想办法对付我才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么,而且他始终躲在暗处,那就是始终都处在先机中,想偷袭就偷袭我一下,不想偷袭就休息,只要给他机会,他就要对我袭杀,这样不光能够给他减少压力,更能给我增大压力,他何乐而不为?”

    “原来如此,我以前就觉得云若海其人表面潇洒,其实心里最是斤斤计较,阴狠毒辣,现在看来,我的目光没错。”

    神炎也是点点头,“这么毒辣的方法他都想得出来。”

    “嘿嘿,这算什么?不过是从明面到了暗面而已,说他手段毒,倒也算不上,只能说他是一个聪明的家伙。”

    方恒冷笑道,“但是他这个聪明的家伙遇到了我,那他这聪明也就没用了。”

    “你打算怎么对付他?”神炎立刻目光一亮,道。

    “他由明转暗,那我也由明转暗就是,他想偷袭我,殊不知,我也是想偷袭他,现在就看我和他,谁能更找到好的偷袭机会了。”

    方恒冷笑,“对于找偷袭机会这一点么,我还是有相当的自信的。”

    “是么?看来这真是应了一句话,恶人自有恶人磨。”

    神炎也是冷笑点头,下一刻目光就认真的看着方恒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帮,如果有机会,我想请你帮我杀了他。”

    “好,我会尽力的。”

    听到这话,方恒连犹豫都没有就直接说了句。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

    听到方恒这么干脆的就答应了她的请求,神炎倒是愣住了,直接道。

    “问什么?这种事情你不说,我也能看出来一些的,整天在那向着要把你据为己有,换谁谁不烦?而且还想着管你,他哪里知道,像你我这种人,向往的是不受束缚的大自由,管我们?这是对我们最大的羞辱,那他岂能不杀?”

    方恒立刻说道,一听这话,神炎也是露出了笑容连连点头,“方恒,咱们,是一路人。”

    “呵呵,同道中人,相互扶持是应该。”方恒笑着点头,“而且,这还仅仅是同道中人的份,更不要说之前你让神隐前辈帮我的份了,这可是救命的恩情,我方恒善恶分明,这一点我永远会记住,现在你有了麻烦,我岂能不为你解决?”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一听到方恒的话,神炎也是笑着点头,“好,有你方恒一友人,是我的荣幸。”

    “也是我的荣幸。”

    方恒笑了笑,对着神炎抱了抱拳。

    “哈哈,好,既然你我都荣幸,那咱们就不必在那么虚伪了,接着。”

    听到方恒的话,神炎也是突地笑了一声,一个巨大的酒坛突然被她丢了出来,直接到了方恒的面前。

    “不,他可不是废物。”

    方恒摇了摇头,“他不和我交手,不是他怕了,而是他的状态真的不好。”

    “是么?”

    听到方恒的话,神炎也是眼神一闪,“可就算他的状态不好,可你不是说了再约个时间么?他怎么不说时间?”

    “这就是这家伙阴险的地方了。”方恒冷笑道,“我能感觉到,他很想杀我,无比想要杀我,我说约个时间,其实也是给他机会了,可他却不说时间,这就证明,他是不打算和我在正面对抗了,他打算暗地里和别人联合杀我,或者偷袭杀我。”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神炎这时候迷惑了。

    “他为什么不这么做?”方恒却是冷笑道,“我是神武初阶,他是神武高阶,高阶和初阶打,结果却是两败俱伤,虽然在力量上他能勉强压我一头,但这也就是一点的差距而已,真正的战斗,千变万化,这一点差距,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的,换句话来说,他要是和我光明正大的比武,他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拿下我,更不要说能够杀了我了,既然光明正大的把握不够,那他只有暗地里想办法对付我才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么,而且他始终躲在暗处,那就是始终都处在先机中,想偷袭就偷袭我一下,不想偷袭就休息,只要给他机会,他就要对我袭杀,这样不光能够给他减少压力,更能给我增大压力,他何乐而不为?”

    “原来如此,我以前就觉得云若海其人表面潇洒,其实心里最是斤斤计较,阴狠毒辣,现在看来,我的目光没错。”

    神炎也是点点头,“这么毒辣的方法他都想得出来。”

    “嘿嘿,这算什么?不过是从明面到了暗面而已,说他手段毒,倒也算不上,只能说他是一个聪明的家伙。”

    方恒冷笑道,“但是他这个聪明的家伙遇到了我,那他这聪明也就没用了。”

    “你打算怎么对付他?”神炎立刻目光一亮,道。

    “他由明转暗,那我也由明转暗就是,他想偷袭我,殊不知,我也是想偷袭他,现在就看我和他,谁能更找到好的偷袭机会了。”

    方恒冷笑,“对于找偷袭机会这一点么,我还是有相当的自信的。”

    “是么?看来这真是应了一句话,恶人自有恶人磨。”

    神炎也是冷笑点头,下一刻目光就认真的看着方恒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帮,如果有机会,我想请你帮我杀了他。”

    “好,我会尽力的。”

    听到这话,方恒连犹豫都没有就直接说了句。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

    听到方恒这么干脆的就答应了她的请求,神炎倒是愣住了,直接道。

    “问什么?这种事情你不说,我也能看出来一些的,整天在那向着要把你据为己有,换谁谁不烦?而且还想着管你,他哪里知道,像你我这种人,向往的是不受束缚的大自由,管我们?这是对我们最大的羞辱,那他岂能不杀?”

    方恒立刻说道,一听这话,神炎也是露出了笑容连连点头,“方恒,咱们,是一路人。”

    “呵呵,同道中人,相互扶持是应该。”方恒笑着点头,“而且,这还仅仅是同道中人的份,更不要说之前你让神隐前辈帮我的份了,这可是救命的恩情,我方恒善恶分明,这一点我永远会记住,现在你有了麻烦,我岂能不为你解决?”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一听到方恒的话,神炎也是笑着点头,“好,有你方恒一友人,是我的荣幸。”

    “也“

    <!--over-->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