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go-->

    “嘿嘿,从感觉上来看,你身上的确是没有我需要的东西了,但是感觉只是感觉,我还是得杀你,然后抽取你的记忆,看看你到底做了什么。”

    这傀儡大师冷冷道,“而且,就算你什么都没做,或者直接把我在意的东西给丢了,那我也是要杀你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你这小子屡次嘲讽我,算计我,甚至还威胁我!这些事情,就足够我杀你一百次了。”

    话语吐出,天地间的人都是身体一震,眼神中露出了迷惑和震撼之色。

    从这傀儡大师出现的一瞬倒现在,这个傀儡大师和方恒的对话,很多人都是听不懂的。

    只是这种听不懂只有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他们却听懂了,好像方恒对这个圣武存在做过什么事情,让这个圣武存在都怒不可遏,非要杀方恒。

    别的不说,就这一点,众人就对方恒更佩服了,哪怕他们不知道具体的事情,只是能让圣武这种存在都恨的牙痒痒,那能想象方恒到底多厉害。

    “是么?那看来多说无益了。”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冷冷的说了一句,下一刻目光就再次看向了邪真。

    却见此刻的邪真也是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邪兄……”

    “小子,你管你就死。”

    直接打断了方恒的话,这傀儡大师对着邪真冷笑道,“你敢试试么?”

    听到这话,邪真也是一下就露出了苦笑,“前辈都这么说了,那晚辈哪里有那个胆子试。”

    “没有就好。”

    这傀儡大师冷笑一声,下一刻就再次看向了方恒。

    “小子,你可还有什么招?”

    话语吐出,方恒也是脸色阴沉起来了。

    事情真的糟糕了,神武来再多他都不怕,只是现在圣武来了,方恒真没什么好办法了。

    同样,就在方恒脸色阴沉不说话的时候,距离方恒所在的虚空,更高的一处宫殿之内。

    此刻,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人,正和一个美丽的少女看着下方,眼神变换不停。

    “父亲,无尽之城,是您的城。”

    就在这时,这个少女认真说话了,“您的城,您就应该保护,可现在却有其他圣武存在到来,这是对您的挑衅。”

    “呵呵。”

    听到少女的话,这白衣中年人也是突地笑了。

    只见这白衣中年人突地转过身,笑着对神炎道,“炎儿,你我父女,所以有些话,就不必绕弯子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听到这话,这少女也是目光一闪,下一刻就认真道,“是女儿的错,女儿的心思很简单,就是不想让方恒死掉。”

    “为什么不想让他死掉?”

    这白衣中年人笑道,“难道你喜欢上他了?”

    这话一出,这少女却是立刻一摇头,认真道,“女儿绝无此意,女儿只是觉得,他这种天才,就这么死了,太过可惜,天地之怒他都闯得过去,那日后他该是何等的耀眼?”

    “这一点,倒是不错,他这种天才要是就这么死了,确实是太可惜了。”

    白衣中年人也是笑着点头,“但是,炎儿,你肯定还有理由,仅仅是绝世天才这个理由,是不够的,我知道你,别人在天才,那是别人的事情,你从不关心,也不会在意。”

    “他是女儿的朋友。”

    神炎认真道。

    “朋友么?”

    听到神炎的话,白衣中年人也是眉毛一挑,眼神中划过了些许流光。

    他能看的出来,神炎说的是真心话。

    “朋友,呵呵,好,就冲你的这个朋友,为父就不会袖手不管的,你放心吧。”

    白衣中年人也是一笑,听到这话的神炎也是一喜,她知道,父亲这话一说,那方恒今天是谁都动不了了。

    同一时间,下方的方恒更自然是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已经被另外一位神武保护了,他还在想办法。

    “嘿嘿,小子,其实,我也不是非要杀了你不可。”

    突然间,就在方恒脸色阴沉到极致的时候,一道笑声从这傀儡大师的嘴里吐出。

    “你如此天资,连天地之怒都能闯的过去,纵观古今,有几个能和你相提并论的?像你这种小子,日后必然会震动武道大世界,现在杀了你,未免是太可惜了。”

    “所以呢?”方恒目光一闪,道,“前辈有什么条件?”

    “哈哈,和聪明小子说话就是省力气。”

    这傀儡大师大笑一声,“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被我杀死,二,拜我为师!”

    “什么!”

    “不可!”

    一听这话,这傀儡大师背后的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都是大吼一声,他们本来和这傀儡大师联系,就是知道这傀儡大师想要干掉方恒,才冒险联系的。

    原本这个傀儡大师出现,他们以为大局已定了,只是现在这傀儡大师却开出了这种条件,那怎么行!

    以方恒的实力,天资,他要是在有个圣武师尊,那日后谁还能治得了他?他们两派,干脆自杀完了,那他们当然要反对。

    “闭嘴!”

    啪!啪!

    喝声从傀儡大师的嘴里响起,随着这道喝声传出,两道耳光声也随之出现,却是这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同时挨了一巴掌!

    这一下,全场的人都是身体一震,这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也都是一下呆住了,似乎没反应过来。

    “蚂蚁一般的东西也敢打断我说话?刚才只是惩戒,在敢打扰我说话,直接灭门!”

    冷冷的声音从傀儡大师的嘴里吐出,随着这道声音吐出,这法界宗掌门和血家家主的脸色也是一下就苍白起来。

    此时此刻,他们开始后悔了。

    本来以为找到的是一个帮手,现在看来,找到的却是一个杀神!

    “嘿嘿。”

    “你如此天资,连天地之怒都能闯的过去,纵观古今,有几个能和你相提并论的?像你这种小子,日后必然会震动武道大世界,现在杀了你,未免是太可惜了。”

    “所以呢?”方恒目光一闪,道,“前辈有什么条件?”

    “哈哈,和聪明小子说话就是省力气。”

    这傀儡大师大笑一声,“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被我杀死,二,拜我为师!”

    “什么!”

    “不可!”

    一听这话,这傀儡大师背后的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都是大吼一声,他们本来和这傀儡大师联系,就是知道这傀儡大师想要干掉方恒,才冒险联系的。

    原本这个傀儡大师出现,他们以为大局已定了,只是现在这傀儡大师却开出了这种条件,那怎么行!

    以方恒的实力,天资,他要是在有个圣武师尊,那日后谁还能治得了他?他们两派,干脆自杀完了,那他们当然要反对。

    “闭嘴!”

    啪!啪!

    喝声从傀儡大师的嘴里响起,随着这道喝声传出,两道耳光声也随之出现,却是这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同时挨了一巴掌!

    这一下,全场的人都是身体一震,这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也都是一下呆住了,似乎没反应过来。

    “蚂蚁一般的东西也敢打断我说话?刚才只是惩戒,在敢打扰我说话,直接灭门!”

    冷冷的声音从傀儡大师的嘴里吐出,随着这道声音吐出,这法界宗掌门和血家家主的脸色也是一下就苍白起来。

    此时此刻,他们开始后悔了。

    本来以为找到的是一个帮手,现在看来,找到的却是一个杀神!

    “嘿嘿。”“你如此天资,连天地之怒都能闯的过去,纵观古今,有几个能和你相提并论的?像你这种小子,日后必然会震动武道大世界,现在杀了你,未免是太可惜了。”

    “所以呢?”方恒目光一闪,道,“前辈有什么条件?”

    “哈哈,和聪明小子说话就是省力气。”

    这傀儡大师大笑一声,“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被我杀死,二,拜我为师!”

    “什么!”

    “不可!”

    一听这话,这傀儡大师背后的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都是大吼一声,他们本来和这傀儡大师联系,就是知道这傀儡大师想要干掉方恒,才冒险联系的。

    原本这个傀儡大师出现,他们以为大局已定了,只是现在这傀儡大师却开出了这种条件,那怎么行!

    以方恒的实力,天资,他要是在有个圣武师尊,那日后谁还能治得了他?他们两派,干脆自杀完了,那他们当然要反对。

    “闭嘴!”

    啪!啪!

    喝声从傀儡大师的嘴里响起,随着这道喝声传出,两道耳光声也随之出现,却是这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同时挨了一巴掌!

    这一下,全场的人都是身体一震,这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也都是一下呆住了,似乎没反应过来。

    “蚂蚁一般的东西也敢打断我说话?刚才只是惩戒,在敢打扰我说话,直接灭门!”

    冷冷的声音从傀儡大师的嘴里吐出,随着这道声音吐出,这法界宗掌门和血家家主的脸色也是一下就苍白起来。

    此时此刻,他们开始后悔了。

    本来以为找到的是一个帮手,现在看来,找到的却是一个杀神!

    “嘿嘿。”这一下,全场的人都是身体一震,这血家家主和法界宗掌门也都是一下呆住了,似乎没反应过来。

    “蚂蚁一般的东西也敢打断我说话?刚才只是惩戒,在敢打扰我说话,直接灭门!”

    冷冷的声音从傀儡大师的嘴里吐出,随着这道声音吐出,这法界宗掌门和血家家主的脸色也是一下就苍白起来。

    此时此刻,他们开始后悔了。

    本来以为找到的是一个帮手,现在看来,找到的却是一个杀神!

    “嘿嘿。”这一下,全场的人都是身体一

    <!--over-->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