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变故再生

    方恒冷笑道,“不然,我就要他们的命。”

    这话一出,顿时间,这法界宗的高手和血凶的长辈们脸色也都更加难看了,只是他们却什么都不说,只是沉默。

    他们总不能听方恒的,真的把自己的手臂断掉,要是把手臂断掉了,那他们也就是重伤了,到时候面对方恒,他们肯定会死,明知道结果是这样,他们当然不会听方恒的。

    只是不停方恒的,他们也不敢明着拒绝方恒,拒绝方恒,法无常和血凶就都会被方恒杀死,那样的话,他们也难逃责任,他们只有沉默。

    不拒绝,也不听话,就这么沉默,沉默的等着方恒杀人,之后在爆发力量,收拾方恒。

    “呵呵。”

    见到这些沉默的人,方恒也是一下笑起来了。

    下一刻,方恒就点点头,道,“很好,看来你们虽然蠢,但还没蠢到家,也是,能成就神武的,哪一个是蠢到家的人呢?看来我想用这两个家伙废了你们,那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送他们上路,在慢慢对付你们。”

    轰!

    话语说完,方恒的身体就是一震,下一刻,方恒的手掌就开始飞快的收紧起来。

    在方恒手里的法无常和血凶此刻也开始飞快的颤抖起来了,同时他们的手掌不停的捶打着方恒的手臂,不停的挣扎,只是此刻的他们力量都已经被方恒吸收,只有一些微弱肉身力量的他们能挣扎什么?只是徒劳无功罢了。

    看着这一幕,法界宗的那些高手和血凶的那些长辈也都是眼神红了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方恒手里的法无常和血凶。

    他们在等,在等法无常和血凶死掉之后,就全力出手,对方恒攻击。

    “嘿嘿,说你们聪明,你们却偏偏聪明不到那个程度,说你们蠢吧,你们又蠢不到家,真是不知所谓的一群人。”

    察觉了这些人的目光,方恒也是冷笑着摇摇头,眼神中露出了不屑之色,这群人的决断实在是太可笑,不和他谈条件,那第一时间就该进攻,可这群人偏偏不进攻,还在等方恒杀了他们在意的人物。

    明明是主动方,却偏偏把主动权放在了方恒手里,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蠢了,只是当方恒让他们自废手臂的时候,他们又拒绝,这证明了一点,这群人是相当混乱的。

    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取舍,这种人,在方恒眼里最好对付了。

    “先杀了这两个废物,在声东击西,各个击破这群人。”

    脑中划过了一个念头,下一刻方恒的眼神就是一愣,手掌也再次发力,嗡嗡五彩魂能爆发,方恒这是要彻底的把法无常和血凶的肉身都给摧毁。

    只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嗖嗖一阵破空声却突然传出。

    随着这些破空声出现的,还有几位恐怖的轰轰爆炸声响,却是那正在为了圣器混战的人群,都炸开了,无数的人都直接死亡,修为好的人,也都受到了重伤。

    短短片刻,场中的那些混战就都停止了下来。

    “哼,这五件圣器,已经是我无尽之城的了,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和无尽之城无关的人,统统都得滚!”

    冷哼声传出,只见一个身穿血袍的中年人突然出现在了虚空中,在出现的瞬间,他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煞气,直接就充斥了全场。

    看到这个中年人,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他们都认了出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吞血化骨门的掌门!

    与此同时,就在这吞血化骨门的掌门说完话之后,又是几道声音开始响起。

    “巨鲸一族族长在此,非我无尽之城之人,都直接离开吧,省的受苦。”

    “法界宗掌门也再此……”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短短片刻,场中的青年就都反应过来了,那些莫名消失的神武,此刻却又都回来了!

    这一下,就让场中许多人的脸色难看起来,这五件圣器,还没有一件有归属,这些无尽之城的高手就来了,这不明显让他们失去和宝贝的缘分了?

    只是许多人脸色难看归难看,敢捣乱的人,还是没有的,甚至敢说话的都没有,他们都知道圣器是什么样的珍贵物品,这种物品,这几个大门派绝不会放弃的,谁敢说话,怕是这几个大派的高手当场就会杀人立威,那哪里有人会触这个霉头。

    “高手都来了么?”

    同样,就在场中的众高手都停手的时候,那捏着法无常和血凶脖颈的方恒也是一下停手了,不再试图杀死这两人。

    方恒也是明白局势的人,他非常清楚,这些高手一来,那他在想各个击破就已经很难了,甚至说,当这些高手来到这里的一刻,方恒之前的优势,就已经消失了,甚至这优势,已经转变为了劣势。

    血凶的家族高手,还有这法无常的师门长辈,绝对会联手对付自己的,毕竟他把这两个组织的继承人都打成了这个摸样,不报复那才是笑话。

    就算有神炎的保护,只是这种保护,也是极为脆弱的,这种混乱的情况,足够他们找到足够的借口杀他了,他只要一死,神隐就算不高兴又怎么样?神隐总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就对无尽之城的这些高手下手,特别是是在神隐现在和罗孽一起的情况下。

    “局面对我大不利,不过好在的是,我手里也不是没有牌。”

    脑中再次划过了一个念头,下一刻,方恒的目光就直接看向了一个身穿白袍的中年人,这中年人,正是法界宗的宗主。

    “哼!”

    察觉到方恒的目光看向了自己,法界宗的宗主也是立刻冷哼一声,下一刻就身体一动,当即就站到了方恒的面前的五尺之处。

    “把无常放下来,你只要放下来无常,我和你保证,我不会杀你。”

    直白的话语吐出,瞬息间,场中的人也都一下看向了方恒。

    “嘿嘿,你凭什么让我信你?”

    方恒冷笑道。

    “就凭我是法界宗掌门!”

    法界宗掌门冷冷道,“就凭我当着这么多人说了这句话。”

    “是么?法界宗的名号,在无尽之城或许管用,但是在我面前,却不管用,我信不过,也不想信。”

    方恒继续冷笑道。

    “那在加上我血家呢?”

    冷冷的话语突然传出,下一刻,一个浑身缭绕着血光的中年人也出现在了方恒的面前,正是血家的家主。

    “哈哈,血家?法界宗我都信不过,何况你血家?”

    方恒大笑一声,“别忘了,法界宗至少还是披着正道的衣裳,你血家,却是标准的魔道,魔道中人的话,能信?”

    “那这么说来,是没的商量了。”

    这血家家主冷冷说了一句,下一刻目光就看向了法界宗掌门。

    “法兄,要不要杀了他?”

    “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法界宗掌门的目光也是充满着冷漠,看着方恒道,“方恒,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开无常还有血凶,我们不会动你,如果不放,那你必死无疑。”

    “呵呵,你们是不是搞不明白状况?现在掌握局面的人,是我。”

    方恒笑起来了,下一刻他就双手一抬,晃了晃血凶和法无常的身躯,道,“难道你们真的不在乎他们的死活?”

    呼!

    话语说完,方恒的手掌上立刻升腾出了一股火焰,对着血凶和法无常就开始燃烧过去。

    “啊……”

    惨叫声开始响起,一听到这惨叫声,法界宗掌门还有那血家家主也都是脸色变了,下一刻就同时喝道,“住手!”

    “哦?”

    听到这话,方恒眉毛一挑,手掌一震,火焰收了回去,笑道,“看来你们二位还是很在乎我手里这两个废物的命的,既然这么在乎,那干嘛上来装着这么不在乎呢?”

    “开条件吧!”

    法无常没有理会方恒的讽刺,冷冷道,“说,你怎么才会放了无常和血凶?”

    “最好不要提出那种离谱的条件。”

    血家家主这时候冷冷道,“之前你开的条件我们也都知道,你那根本就不是条件,所以我劝你,想清楚。”

    这话一出,方恒也是笑着点点头,“当然,两位一位是法界宗掌门,一位是血家家主,这种身份,这种实力,岂是能他们那种傻子?所以我开的条件,自然是会很合理的。”

    “那条件呢?别说废话。”

    法界宗掌门冷冷道。

    “呵呵,很简单,让我走。”方恒笑道,“我会飞到那个空间通道,而在我飞到那个空间通道的瞬间,我会把这两人丢给你们。”

    “不行。”

    血家家主直接道,“这空间通道,直接通往破碎之域,破碎之域,一瞬间就有无数个其他的空间通道成形消失,换句话来说,当你到那个空间通道的时候,你就能刹那中离开这个世界,前往其他的通道,甚至前往其他的世界,这种速度我们是很难阻止的,万一你带着法无常和血凶逃跑怎么办?”

    “呵呵,我说血家主,你未免也太高看这法无常和这血凶了吧,这两个人论资质是有一些的,在别人眼里或许是天才,但是在我眼里,他们什么都算不上,你以为我会在乎他们?若不是此刻局面对我不利,这两个人有点用,不然我早就把这两个人给宰了。”

    方恒笑着摇摇头,“所以你放心,只要我安全的到了那里,我一定会把这两个废物还给你们的。”

    听到这话,血家的人都是脸色难看起来,血家家主也是脸色冷漠,只是他却什么都没说,直接看向了法界宗掌门。

    “我信不过你。”

    法界宗掌门这时候也是眉毛一挑,看着方恒淡淡道,“你这小子,手段太多,行事诡异,我无法相信你会只提出这么一个条件。”

    “哈哈,能让你法界掌门都这么说,我或许应该说自己感到荣幸,不过说实话,我真没什么荣幸的感觉。”

    方恒大笑一声,“因为在我眼里,你也算不得什么厉害人物,不过多修炼了几年而已,所以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同不同意我的条件。”

    “我不是说了,我信不过你么?”

    法界掌门这时候也是脸色一冷,直接道。

    “你信不信得过,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无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