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神隐的态度

    谁都没有想到,在方恒取得了绝对上风的时候,本应该是方恒盟友的神隐天宫云若海,却在这时候把矛头对准了方恒!

    这种突然间的变化,实在是大大超出了众人的预料,让众人的脑袋都开始有些混乱起来。

    同样,就在众人的脑袋混乱的同时,法界宗的人目光却都是闪烁起来了,特别是法无常,本来有些是灰暗的目光中,在此充满了精光。

    “胡闹?”

    就在这时,场中的方恒也是突地一笑,道,“云兄,我倒要问问你,我怎么胡闹了?”

    “呵呵,你明知道这功法是法界宗的根基,你却偏要散播,这不是胡闹么?”

    云若海淡笑道,“你应该清楚,法界宗是大派,更是稳定无尽之城的重要基石,你散播法界玄功,那就会导致法界宗根基不稳,法界宗根基不稳,无尽之城就会不稳,无尽之城不稳,那相应的,我神隐云宫也会不稳,所以你告诉我,你这行为,是不是胡闹?”

    “云兄明鉴!”

    就在云若海的话语刚刚落地的刹那,一道喝声就开始响起,却是法无常也是抓住了这个机会直接道,“谁不知道我无尽之城真正的主人是神隐云宫,我们这些门派,家族,不过都是神隐云宫附属的组织罢了,我们负责的,是维护无尽之城的稳定,因为无尽之城稳定,神隐云宫才会有源源不断的资源,换句话来说,我们和神隐云宫的关系,才是实打实的利益关系,方恒,你散播法界玄功,那最后的麻烦,还是要牵扯在神隐云宫上,这个后果你可想过?”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听到这话的场中之人,也都是一呆。

    很明显,这两人的两番话,说的是太有道理了,确实,无尽之城真正的主人是神隐云宫,神隐云宫和无尽之城的势力关系,就是主子和奴仆的关系,法界宗这个奴仆很厉害,有他在,无尽之城会更稳定,没他在,无尽之城就会陷入混乱,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已经很明显了。

    甚至简单一点来说,方恒与神隐云宫的关系和神隐云宫与法界宗的关系相比,那无疑是法界宗占据大头的。

    “看不出来,你云兄居然能说出这种道理。”

    就在这时,方恒也是笑着说话了,“不过这只是你说的道理,神炎,你说呢?”

    “我说,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神炎却是淡淡道,“其他的,你不用管,因为我还是那句话,你是我的客人,同样,你还是我父亲的客人。”

    听到这话,法界宗的人脸色再次一阴,那云若海也是眉头一皱,只是还不待他们说话,另一道声音也传出了,却是那冷师兄这时候也笑着张开了嘴巴。

    “师妹,你这话说的太不负责了,方恒是你的客人不假,也是师尊请来的,但是,师尊请他来的时候,他还没有做出过威胁法界宗的事情,也就是说,他还没有对我神隐云宫造成损害,但是现在,他开始把法界玄功到处传播,这就已经是对我神隐云宫造成损害了,那他就不应该在是我神隐云宫的客人。”

    这话一出,顿时间,法界宗的人眼神也都是亮了。

    他们不知道这个冷师兄为何会这么说,只是他们知道,这冷师兄的说法是最有利于他们的,只要神隐云宫的人承认方恒和他们没关系,那他们别说是阻止方恒散播功法,就是杀了方恒,他们也会立刻做了。

    “是不是神隐云宫的客人,不是你们说了算的。”

    神炎这时候冷冷道,“那是师尊说了算。”

    “那你倒是问问师尊是什么意思。”

    云若海淡淡道,“就说我让你问的,毕竟这件事情,关乎着我神隐云宫的利益。”

    这话一出,神炎也是目光一闪,下一刻就手指抬出,猛然向着虚空一弹!

    嗖!

    一道金色的光华从神炎的手指中飞出,瞬息间就融入到虚空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大殿中的人也都是屏息等待起来。

    片刻后,嗖的一道微小的破空声再次响起,只见一点金色的光华再次出现在大殿中,同时在出现在大殿中的一瞬,就进入到了神炎的脑海里。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神炎了,他们知道,这件事情,马上就要揭晓了。

    神隐到底是保方恒,还是不保,这很重要。

    方恒的眼神也是闪烁起来,他是知道的,他和这神隐没什么交情不假,只是他相信,神隐绝不会轻易舍弃他。

    不管怎么说,当初他被邀请道神隐云宫,是神隐亲自说的,既然神隐都亲自说了,那神隐就不会否认他的身份,不然的话,他堂堂圣武,脸面往哪放。

    果然,就在方恒眼神闪烁的时候,一道声音也突然响起了,只见神炎淡淡道,“父亲说了,方恒,是他请过来帮助我的客人,所以是不容有失的。”

    “是么!”

    听到这话,云若海和那冷师兄也是眼神一闪,神炎却是手掌一挥,一道光华就进入了这两人的脑海。

    “你们自己看吧。”

    话语吐出,这云若海和冷师兄的目光也闪烁起来,片刻后,他们的脸色阴沉了许多,很明显,这件事情就和神炎说的一样。

    见到这云若海和冷师兄的表情,法界宗的这群人,脸色也是一下白了,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们法界宗将会损失极大一部分的利益,这意味着他们法界宗再也不是无尽之城中的第一大派。

    神隐同意方恒是他客人,那就谁都不能动方恒,谁都不能动方恒,方恒就散播法界宗的武学功法,这会让整个法界宗的功法优势消散掉,这带来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

    “不对,事情没那么简单。”

    突然间,在法界宗的人绝望的时候,那云若海眉毛一挑,道,“师妹,你何必卖关子?”

    听到这话,所有人再次眼神一闪,神炎却是淡淡道,“我哪里卖关子了?父亲的意识太过强大,我这也是刚刚解读完毕而已。”

    “那师尊还说什么了?”

    那冷师兄道。

    “父亲说,方恒虽然是我的朋友,但是这不意味着方恒就可以把事情做的太过分。”

    神炎皱着眉头,说了一句,听到这话,场中本来绝望的法界宗人,都是身体一震。

    “嗯,父亲说,让方恒不要坏人根基,有些事情,做的太过了不好。”

    就在这时,神炎再次说了一句,这一下,那些法界宗之人,都是激动关起来了,一下从绝望,变为了兴奋。

    “神隐前辈,不愧是我无尽之城的最强之人!我法界宗佩服!”

    法无常这时候也是大喝一声,眼神中满是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激动之色。

    总算,神隐不傻,没有被方恒利用到底。

    总算,避免了他法界宗衰落的事情。

    最后,总算将了方恒一军。

    “呵呵,做事不可做太绝么?”

    就在这时,殿中的方恒也是看着自己手掌中的光华,摇了摇头。

    “我做事,已经是够委婉的了,若不是这法界宗欺人太甚,处处想致我于死地,我有岂会那么绝呢?”

    自语声吐出,大殿中的人听到,也都是无言。

    确实,通过这段时间方恒和法界宗的人触碰,法界宗,的确是无时无刻都想弄死方恒的,方恒做这种事情还击,已经是很好的。

    “哼,方恒,你少在那里故作感慨。”

    法无常这时候却是冷哼一声,“现在神隐大人的命令已经下来了,我就问你,你打算怎么办?”

    “呵呵。”

    方恒这时候转头一笑,“既然神隐前辈都说让我不要过分,不要坏你门根基,那我自然就不会在四处传播你门的法界玄功了。”

    “你拿什么保证?”

    法无常却是冷冷道。

    “拿神隐前辈的话保证。”方恒淡淡一笑,“神隐前辈说了,我自然就会那么做,我还没到那种对神隐前辈都阳奉阴违的程度。”

    “那不行!”

    法无常冷冷道,“神隐前辈是神隐前辈,你是你,所以你少在这里用神隐前辈的名头,你想让我们相信你,那除非你把这法界玄功还给我。”

    “你觉得可能么?”方恒冷笑起来,“我得到的东西,我想传播就传播,现在神隐前辈不让我传播,可以,那我不传播就是,但是神隐前辈可没说让我把东西还给你,你最好搞清楚这一点。”

    “那你发下灵魂誓言。”

    法无常道。

    “不发。”

    方恒却是淡淡道,下一刻身体一转,直接走到了那神炎旁边的位置上做下了,竟根本不再理会法无常等法界宗之人。

    看到方恒这个做派,法界宗的人都怒了,方恒这个动作,明显的就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就是不发,你们能如何?

    “方恒,你……”

    “够了。”

    就在法无常还想在说些什么的时候,神炎却是直接打断了法无常的话,淡淡道,“我父亲的传音,我已经完美的转达,方恒,是我父亲给我请来的客人,就这样,现在他已经停止传播法界玄功了,你们也不要在多说废话,该干嘛干嘛把。”

    听到这话,法界宗的人也都是脸色一变,法无常的目光更是求助般的看向了那云若海和冷师兄,只是此刻这两人却好像没有看到法无常的目光异样,双双沉默的坐了下来。

    他们本来就是神隐云宫的高手,法无常名声大不假,只是入他们的眼,还是不够格的,不是为了对付方恒,他们在刚才才不会主动帮法无常说话,现在他们的师尊都说话了,他们清楚了师尊的意志,那自然也不会在和法无常纠缠。

    “可恶!”

    见到法界宗的这两人不理会自己,法无常也是暗骂一声,只是最终却点点头,目光看向了方恒。

    “好,方兄,你果然厉害,佩服,既然你现在不传播了,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不过我希望你方兄以后也不要在传播,否则,那不光是对我法界宗的挑衅,那更是对神隐云宫的挑衅了。”

    “呵呵,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听到这话,方恒却是悠然的回了一句,一听这话,法无常差点没气的吐血。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