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go-->

    另外两个神炎,方恒却是一剑横扫出去。

    嗡嗡的白色剑光从方恒的剑上爆发,只是刹那,就划过了另外两个神炎的身躯,顿时让另外两个神炎的躯体也是嗡的一声化为了玄黄色的光华散开。

    眨眼间,三个神炎全都消失不见,方恒此刻也是面带笑容,看向了场中央。

    嗡嗡的震动声传出,只见无数的玄黄色光点开始出现,在出现的同时就飞快汇聚,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少女的样子,正是神炎。

    只是此刻的神炎,脸色却有些苍白,同时腹部和肩膀,也分别出现了血痕。

    “你的化灵手段,应该是灵族神通吧,一瞬间把自己的身体化为能量形态,这种神通的确厉害,可是这神通也有很大限制,不是灵族,是很难学会的,你明明是人族却学得会,那可见你对于自己的肉身达到了什么样的操控地步了,这真的很厉害。”

    看着神炎苍白的脸色,方恒也是点点头,“不过,厉害归厉害,但神通的特性是不可逆的,你刚才施展的化灵,长处在于脱身,而不是在于战斗,你却非要用来战斗,一化为三,这看起来是很厉害,很震撼人心,可是这等于把你的力量,手段,神通武学全都减弱到了三分之一的程度,你以为这还能和我硬抗么?这只是给我提供了各个击破的机会而已。”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神炎听着也是不停的点头,片刻后道,“很好,你真的很厉害,我也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个破绽被你抓住,你就能做到这种程度,这么看来,这些小手段,是没必要再用了。”

    “那是当然,从一开始就该如此。”

    方恒淡淡一笑。

    “是么?那我就……”

    唰!

    突然间,就在神炎还说着话的时候,方恒的身影突然在神炎的背后出现,手中的真武剑猛然斩出,顿时间就划过了神炎的肩膀!

    噗!

    赤红色的鲜血挥洒出来,一道狭长无比的剑痕出现在了神炎的背后,这立刻让神炎的眼神变了,在虚空中接连闪烁数十次后,她的身体才和方恒拉开了距离。

    “看你的样子,似乎在怪我出手偷袭?”

    看着神炎的眼神,方恒却是淡笑道。

    一听这话,神炎的目光一闪,下一刻眼中就露出了释然之色,点点头。

    “我刚才一瞬间的确是很意外,不过现在看来,我错了。”

    “呵呵,就是么,这是切磋,这也是比武,这是真正的战斗,你以为我和你说那么多话干什么?是故意指点你么?我只是在找寻你的破绽而已,比如……”

    唰!

    话语说完,又是一道剑光突然闪现,只见原地的方恒身影突然间消失了,真正的方恒再次出现在了神炎的背后,手中的真武剑再次划出!

    只是这一次的神炎也不再像第一次那样那么蠢了,她的身体在方恒的本体出现在她背后的一瞬,就远离了方恒,避开了方恒的再次偷袭。

    “嘿嘿,反应挺快。”

    看见神炎的动作,方恒也是笑道,“不过第一次你的化灵神通被我破掉,第二次你被我成功偷袭,你我接连两次交手,你都落在下风,你还想指望什么真本事赢我么?”

    “当然。”

    神炎淡淡道,“让你看看吧,我的真正本事。”

    呼!

    话语说完,一股赤红色的火焰就从神炎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这股火焰在散发的一瞬,就直接笼罩在了神炎的身上了,眨眼间,就让这个原本还如冰雪一般的美丽女子,变为了火红之色。

    她的头发是红色的,眼神是红色的,甚至连带着她的长裙,都成了红色的。

    唯一没有变为红色的,就是她那如雪般的肌肤,依旧是那么白,白的惹眼。

    “哦?”

    看到这一幕,方恒的眼神闪了两下,以他的洞察力和观察力他自然能看得出来,当这个神炎变为这个状态的时候,她身上的伤势,都已经好了。

    似乎方恒刚才给她造成的伤,根本就不算什么一般。

    “火之血脉。”

    看了片刻,方恒点了点头,他知道这神炎的真正本事是什么了,就是血脉之力。

    纯正的火之血脉,没有任何的多余,也没有任何的杂质。

    这还是方恒第一次在这么高阶的存在身上见到这么村正的单属性血脉。

    “越单一的,越纯粹,越纯粹的,越强大,这是父亲以前告诉我的话。”

    就在这时,神炎的声音开始响起,“可是我一直都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直到经历了这么多的战斗之后,我才明白了,大道至简,武道至简,说白了,一切事物到了尽头,就是加减的问题,而这加减的问题到了最后,就是纯粹和驳杂的问题,越纯粹的,越强,越驳杂的,越弱,强弱碰撞,加减结果,这就是一切的定理,所以我舍弃了我所有的功法,我开始从头学习,最终把一切的功法,融合我的血脉,自创出了一套战皇诀,而这战皇诀,就是为我的血脉量身定做的。”

    “你是想说,现在的你,力量纯粹,能量纯粹,手段纯粹,而我却不纯粹,所以我不是你的对手,是吧。”

    听到这些话,方恒却是淡淡的说话了。

    “我是这个意思。”

    神炎的话语吐出,“而且我会用行动证明。”

    轰轰轰!

    话语刚刚说完,神炎的手指就是对着方恒一点,刹那间,无数的火焰开始从方恒的身周出现,只是一刹那,就化为了一个巨大的火焰牢笼,直接把方恒困住了。

    “破!”

    看到这火焰牢笼,方恒却是喝了一声,手中的真武剑蓦然斩杀出去。

    铛!

    巨响声响起,肉眼可见,方恒那无坚不摧的真武剑在这火炎牢笼上,根本留不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知道我的力量有多纯粹了?”

    就在这时,神炎的身影也是一闪,直接站到了方恒的囚牢面前道。

    “看出来了。”

    方恒这时候也是点点头,“把浑身的能量都变为了血脉能量,你是第一个,让我见识到血脉还有这么极端的修炼方法的,这很不错,但是你想靠这个赢我,还是差了太远。”

    “是么?”

    “是。”

    方恒淡淡一笑,“你知不知道世界上有着一个共通的道理,而这个道理,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能得到体现和应用?”

    “什么?”

    神炎道。

    “物极必反。”

    方恒淡笑着突出了四个字,顿时间就让神炎的脸色一变。

    “刚不可久,柔不能守,这都是有定数的,放在世界,这个道理就代表天和地,放在人群,这个道理就代表男和女,放在能量,这就代表阴和阳。”

    方恒道,“你现在的能量如此之强,而且充满阳刚之力,半点阴柔气息都没,你觉得你的修炼方式很对?”

    听到方恒的话,神炎也是沉默了。

    下一刻,神炎就点点头道,“果然让我爹说中了,我爹也说过,纯粹虽是至强,但是物极必反,让我注意,可我却一直没有理解,现在你也这么说,看来你果然是在武道上见识比我高。”

    “不过呢?”方恒这时候却是一笑,“你总不可能因为我这几句话就感悟到什么吧。”

    “我当然不可能仅仅凭借你几句话就感悟到什么,所以,我需要的是证明。”

    神炎淡淡道,“你只有打败这个全胜状态的我,我才会真正的明白,感悟,你若是打不败,那也没办法了。”

    “打败你,又有何难?”

    方恒却是笑道,下一刻他的长剑就是一引,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肉眼可见,方恒的真武剑上突然涌现出了一股青色的水流,这是方恒通过殿内灵气提取出来的,这些水流一出现,就直接包裹在了方恒的真武剑上。

    “这些水的量太少了,根本就等于没有。”

    神炎这时候说道,“你想靠着这个破开我的力量,那是不可能的。”

    “谁说我是要借着这点水就破开你的力量了。”

    方恒却是笑道,“我只是要给你的力量造成这个破绽而已。”

    话语说完,方恒的长剑就是一点,直接点向了火焰牢笼的柱子上。

    刺啦!

    刺耳的声音和白色的雾气同时出现,肉眼可见,方恒包裹水流的真武剑只是刚刚触碰

    神炎淡淡道,“你只有打败这个全胜状态的我,我才会真正的明白,感悟,你若是打不败,那也没办法了。”

    “打败你,又有何难?”

    方恒却是笑道,下一刻他的长剑就是一引,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肉眼可见,方恒的真武剑上突然涌现出了一股青色的水流,这是方恒通过殿内灵气提取出来的,这些水流一出现,就直接包裹在了方恒的真武剑上。

    “这些水的量太少了,根本就等于没有。”

    神炎这时候说道,“你想靠着这个破开我的力量,那是不可能的。”

    “谁说我是要借着这点水就破开你的力量了。”

    方恒却是笑道,“我只是要给你的力量造成这个破绽而已。”

    话语说完,方恒的长剑就是一点,直接点向了火焰牢笼的柱子上。

    刺啦!

    刺耳的声音和白色的雾气同时出现,肉眼可见,方恒包裹水流的真武剑只是刚刚触碰神炎淡淡道,“你只有打败这个全胜状态的我,我才会真正的明白,感悟,你若是打不败,那也没办法了。”

    “打败你,又有何难?”

    方恒却是笑道,下一刻他的长剑就是一引,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肉眼可见,方恒的真武剑上突然涌现出了一股青色的水流,这是方恒通过殿内灵气提取出来的,这些水流一出现,就直接包裹在了方恒的真武剑上。

    “这

    <!--over-->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