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境遇

    “高于我的力量敢触碰我的封印力量,我的封印力量就会爆开,以我的血脉之力,在加上刚才吞噬你的能量,这力量要是爆炸开,十个你也是必死无疑,至于低于我的力量敢触碰我的封印,那就会被我的封印给彻底吞噬,反而会让封印之力更强。

    方恒看着血凶,笑道,“换句话来说,你现在的局面是很糟糕的,因为就算你回到你的门派,找到你的长辈,你的长辈敢给你解开封印力,也是害死你,你不找长辈,那就只能找同辈,同辈中我还没见过几个比我强的,就算有比我强的,我的封印依旧会爆炸,而比我弱的,我的封印会把他的力量全部吸收走,所以看起来,你是被我封印,可实际上,你和废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话语说完,场中的青年都是说不出来话了,看着方恒的眼神要多警惕有多警惕,此时此刻,他们这些各大家族门派的核心人物都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绝对不招惹方恒。

    方恒的手段,是在太恐怖,不杀人,也不废人,只是封印人,这就留下了足够的空间,一让吞血化骨门好交代,二让血凶背后的组织也没足够的借口对付方恒,三,还让血凶吃了这么大的亏,体现了他的威严,这等心思,已经是极为恐怖了,更不要说此刻的血凶了,此刻的血凶谁都知道,几乎是半条命就在方恒手里了。

    被方恒的封印力量进入了体内,再也没有力量,同时想要解开封印,难度还那么大,方恒这几乎是把这血凶放在火上烤一样,怎么都是难受。

    “方兄,我错了。”

    突然间,血凶眼神一变,直接对着方恒说道,“从开始到现在,一切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之前不知道方兄的厉害,现在我知道了,求方兄饶了我,解开我的封印,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和方兄作对……”

    一连串求饶的话语吐出,听到这些话,场中的青年也都是一呆,只是下一刻,却都再次沉默下来。

    他们明白血凶这么做的苦衷,血凶所在的门派是魔道门派,魔道的规矩,本来就是强存弱亡,血凶能有今天这个身份,那也是杀出来的,只是现在,他的力量却被封印了。

    这个情况就非常危险了,要是这件事情被他的同门知道,那些往日里被他压在下面的同门,定然会伺机报仇,到时候就算是门派的长辈想保他,也不一定保的住,毕竟是魔道的规矩,那他当然要求方恒给他解开封印,不然他真的就是等死。

    “现在知道叫方兄了,也知道认错了。”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点点头,“不过,你不觉得晚了么?”

    话语吐出,血凶的身体顿时一抖。

    “就好像你为了练魔功杀的无辜之人一样,就好像你为了夺宝杀的无辜之人一样,你到他们的面前,然后说自己认错了,你觉得有用么?”

    看着血凶,方恒的眼神充满淡漠,“你也知道没用吧。

    “可是方兄和我的事情,没那么严重啊!”

    血凶忍不住说道。

    “你和我的事情一开始确实没那么严重,不过自从我知道你打扰我朋友罗红颜的那一刻起,这事情就变的很严重了。”

    看着血凶,方恒再次道,“还需要我在重复么?如果今天不是在这吞血化骨门,在外面,那你早就死了。”

    话语说完,方恒的身体就是一转,不在看血凶了,原地的血凶听到这话,也是一下无言,眼神完全被复杂之色充斥。

    之前方恒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还以为方恒是故弄玄虚。

    现在一切的尘埃落定,方恒再次说出了这句话,他这才体会到方恒话语的真实。

    或者说,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见识到了方恒真面目的一角。

    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这就是方恒给他的感觉,就是那么的霸道。

    “血兄,算了吧,你先过来,这段时间,就在我吞血化骨门住下就是,我们都尽量给你想想办法。”

    就在这时,邪真也是直接说了一句,听到这话,血凶也是默默的一点头,下一刻就不再多说,直接走到邪真身边的座位了。

    此刻的他,实力全无,那自然是底气全无,当然不敢在摆任何架子。

    对于血凶的表现,方恒却是连看都不看,只是目光再次一转,就看向了殿中那个距离邪真不远处坐着的青年,法无常!

    此时此刻,法无常的身体还在原地坐着,方恒的剑,依旧在法无常面前的玉桌上插着。

    “我很意外。”

    看着法无常,方恒淡淡说了一句,下一刻就迈出脚步,向着法无常走去。

    “你居然还真的没有越过我的剑一寸。”

    话语吐出,场中的人目光也都一下看向了法无常,他们也想知道法无常的回答。

    法无常这时候却是淡淡道,“我没有越过你的剑,是因为我不想和你为敌。”

    “不想,还是不敢?”

    方恒这时候却直接发问,同时身体也直接走到了法无常的桌子之前,手掌直接捏住了真武剑的剑柄。

    “只是不想,不是不敢,你虽厉害,但还远远没到能够让我吓破胆的地步。”

    法无常眉毛一扬,直接回答。

    “是么?”

    方恒眉头一挑,下一刻手掌蓦然法力,唰的一声,本来插在法无常面前的真武剑直接拔出,下一刻就到了这法无常的脖子上!

    看到这一幕,所有青年全都惊呆了,轰轰能量鼓动声出现,却是场中的年轻人全都是站起身来。

    只是方恒这时候的真武剑,却是蓦然停住了。

    就那么横在法无常的脖子上,以只差毫厘的距离,僵持着。

    “呵呵,为什么不躲?”

    看着法无常,方恒这时候淡笑道。

    “你虽动手,而且杀意也明显,但是你实际上只出了七分力,这我是能看的出来的,武道很基本的道理,用刀要九分力,用剑要八分力,你却只用七分力,这证明你只是想试试我。”

    看着方恒,法无常也是淡淡道,“既然你只是想试试我,那我何必激动应对?”

    这话一出,四周的年轻人看着法无常的眼神也都是划过了一道佩服,到底是法无常,法界宗高徒,剑都横在脖子上了,脸色照样不变,这胆魄实力,就算他们也是无话可说的。

    “呵呵,好,怪不得之前在破碎之城的时候,邪真就这么想拉拢你,你确实不错。”

    方恒这时候也是一笑,下一刻手掌就是一动,喀喇一声,却是那本来横在法无常脖颈上的真武剑,突然被方恒插回腰间的剑鞘之中了。

    “看在你实力不错,而且也不愿意和我为敌的份上,那之前的事情,我也不和你计较了。”

    这话一出,邪真立刻接口,“好!方兄到底是方兄!让人佩服!方兄,你快回去坐下吧。”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一笑,下一刻身体就是一动,直接就回到了之前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一看到方恒坐下来了,场中的其他青年这时候也都是纷纷坐下。

    “呵呵,好了,诸位兄台,刚才发生的只是一个小插曲,大家不必在意,接下来咱们继续,现在距离两个时辰,还早着呢。”

    邪真这时候笑道,一听到这话,场中的年轻人也都是点点头,下一刻就开始各自和身边的女弟子交谈起来,只是谁都能看得出来,此刻他们的交谈,也大多只是应和,很明显,他们还没有从方恒刚才做下的事情中回过神。

    “方恒,你可真厉害啊!”

    就在这时,方恒不远处坐着的巨霸突地说话了,“连法无常你都能这么不给面子,佩服!”

    “呵呵,什么佩服不佩服,你要努力,日后也能做到。”方恒这时候一笑。

    “努力?我们还不够努力?想我身为蛟龙一族南海分支少族长,自出生开始,就一直在修炼我蛟龙一族心法,功法,神通,至今已经有三百多年了,无一日间断,可这样的我,却被你方兄一个人族,还是一个不到神武境的人族,直接击败,方兄,你告诉我,我们还怎么努力?”

    蛟神这时候也是苦笑着说话了,一听到这话,方恒也是挠了挠头。

    确实,这是没办法比的,哪怕他有心照顾蛟神和巨霸的情绪,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呵呵,两位兄台,你们不用管他,他就是一个怪物。”

    就在这时,罗红颜笑着说话了,“当初在小世界乱武域的时候,他的成长速度就无比惊人,短短三年多一点的时间,他就在乱武域小世界被称为方无敌了,其进步之快,前所未有,当初我也是极为郁闷的,不过现在我也看开了,不要注意他就好。”

    “是这样么?”

    蛟神眉头一挑,下一刻就点点头,“看来也的确只有这样了,毕竟自己心灵上的东西,只有自己才能解决,无视,或许是一个好办法。”

    “呵呵,无视只是让你无视的力量和成就,可不是让你无视我的存在,不然的话,咱们接下来也没办法一起行动了。”方恒这时候笑道。

    “那是当然,这一点我岂会不知道。”

    蛟神也是立刻道。

    “呵呵,你知道就好。”方恒一笑,“行了,你休息吧,我和我朋友还有些事情要谈。”

    “嗯。”蛟神这时候也是一点头,下一刻就不再多说,再次闭目休息了。

    “方恒果然还是方恒,行事的风格,没有变,依旧那么霸道直接。”

    就在这时,罗红颜看着方恒笑道,“能见到你如此,我是十分高兴的,而且你能拥有这种力量,也确实是让我震惊了,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些事情说来话长,等一会儿我会一口气告诉你的,所以就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还加入了这吞血化骨门?”

    看着罗红颜,方恒问道。

    “这件事情说起来也很是复杂,当初我师尊在最后关头把我们交给古太一,让古太一带着我们回到乱武域之后,我们的确是回去了,但是回去后不久,武天域的势力,就开始渗透到了乱武域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