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危险之地

    看着方恒三人开始行走了,城内一些盯上方恒等人的高手也都是眼神闪烁起来,身体跟着方恒三人行动。

    对于这一幕,方恒自然是有所察觉,只是他却连理都不理,一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一边大步流星的走路,完全就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果然,一看到方恒那昂首阔步,毫无畏惧的样子,那些对方恒三人不怀好意的高手也都是眼神变幻起来。

    很明显,他们没有想到,方恒的胆子这么大,同时他们更没有想到,一个中阶神武,竟都跟在方恒的背后,让方恒在前面开路。

    这两个讯号,已经完全体现了方恒的不简单了。

    当然,不管是什么时候,出头鸟,总是会有的。

    就在方恒大步流星开始赶路的时候,突然间,方恒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袍,脸上带着冷笑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一出现,顿时,四周的高手也都是眼神一闪,露出了些许忌惮之色,很明显,这个中年人在这城中似乎是挺有威望的一个高手。

    方恒看到这个中年人,也是眼神一闪,以他的感应力他自然能够感应到,他面前的这个中年人是个正统的魔道武者,体内魔力如江河湖海,深不可测,看着境界只有神武初阶,只是一旦爆发,堪比神武中阶了。

    踏踏…踏!

    终于,不停迈步的方恒,这时候也是蓦然停下了大步流星的步伐,目光看向了这个中年人。

    “有何指教?”

    简短的四个字吐出,顿时间,这黑袍中年人也是冷笑更浓了。

    “呵呵,请你们几个喝茶,你来不来?”

    “请我喝茶?”

    听到这话,方恒眉毛一挑,下一刻就淡淡道,“我们和你素不相识,今天第一次见面,你就要请我们喝茶,你觉得我们会信么?”

    “你们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来不来。”

    中年人阴笑一声。

    “我们要是不来呢?”方恒淡淡道。

    “呵呵,那我只能请你们来了。”

    中年人阴笑更浓,“不过,我想你们是绝对不会希望事情是那样的。”

    “是么?”

    方恒眉头一挑,“你实际上不是要请我们喝茶对吧,你是觉得我们三个修为不高,却还进了城,那我们身上一定有着很多的宝贝,对不对?”

    直白的话语吐出,这中年人的眼神顿时一闪,他没有想到,方恒的眼神这么毒,只是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目的。

    “呵呵,你这小子倒是不错,也罢,既然你说白了,那我也懒得和你兜圈子,不错,就是这意思。

    这中年人笑道,“可以看得出来,你们三个,身份都不简单,肯定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或者大门派的子弟对吧,要论平常,你们的身份确实管用,不过这里可不是平常之地,这里是破碎之城!那你们的身份,在这里就不管用!”

    “说白了,你就是要抢我们,还有一些其他的高手,也想要抢我们。”

    方恒这时候道,“既然是想抢我们,那何必鬼鬼祟祟,说那么多废话?直接动手就是,看看谁抢谁。”

    “什么!”

    “好嚣张!”

    一连串的惊呼声在此刻大街上的人群中响起,却是一些对方恒三人有觊觎的人,都忍不住说话了。

    太狂了,区区魂武九重,就敢在这里说这种话,这不明显是找死么?

    “嘿嘿,哈哈哈……”

    突然间,站在方恒面前的这个中年人也开始笑起来了,足足笑了好一会儿,他的手指才指向了方恒,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啊,你才什么修为……”

    “啰嗦。”

    唰!

    根本不给这中年人说完话的机会,方恒就吐出了两个字,同时握住腰间剑柄的手一动一收。

    一道白色匹练闪现出来,在闪现出来的瞬间,就划过了这中年人的身体,同时在划过了这中年人身体的瞬间,就消失无踪。

    方恒的动作还是那个动作,中年人的手指也依旧指着方恒,好像刚才的那一刹,只是幻影一般。

    唯一与之前不同的是,这黑袍中年人,突地不说话了,眼神也一下呆滞了起来。

    方恒也好像眼里已经不再有他了,脚步迈出,就直接想着这个中年人走去。

    方恒的身子走过了这个中年人,这个中年人没有任何动作。

    莫云和蛟神走过了这个中年人的身边,这个中年人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直到莫云和蛟神走过了这个中年人五步开外后,这个中年人才开始有动作了,只是却不是自主的动作。

    只是砰的一声,中年人的脑袋掉了下来。

    只是啪嗒一声,中年人的身体碎成了一对肉酱。

    看到这一幕,全场的破碎之城中人,全都惊呆了。

    那些打方恒注意的人,惊呆了,那些没有打方恒注意的人,也惊呆了。

    一剑,抹杀一个神武初阶的魔修!

    这种力量,太过惊人!

    直到此刻,场中的这些人才明白过来,凭什么那个中阶神武,都要站在方恒背后,凭什么方恒说话那么直接,行走那么有底气。

    就这实力,没底气都不行!

    “痛快!”

    就在这时,跟在方恒背后的蛟神也是笑着说了一句,“这样的货色也敢打咱们注意……”

    “不要多说。

    方恒却是在这时候淡淡说了句,“这中年人不过区区神武初阶,就敢当出头鸟,挡我们的路,那很明显,这中年人的身份是不简单的。”

    “方兄的意思是说,我们已经被一个组织注意了?”

    蛟神凝重道。

    “是这意思。”方恒点点头,“所以不要多说,跟着我加快出城,否则麻烦更多。”

    “嗯。”蛟神这时候也是点点头,跟着方恒飞快行走起来,方恒不说还好,这一说,他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了,他到底是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到人族世界,紧张是必然的。

    同一时间,就在方恒三人飞快行走的时候,破碎之城中央,城主府之中。

    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正和另外两个身穿黑衣的年轻人谈笑着,其中这个白衣年轻人,身上的气息极为正派,这两个黑衣年轻人,却是气息狠毒,一看就是魔道修士。

    “呵呵,法兄,此刻咱们谈天说地,把酒言欢,这幅景象要是外面的人看到,恐怕还不知道对有多惊讶。”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青年笑道,“毕竟法兄是正道之人,我们却是吞血化骨门的弟子。”

    “呵呵,邪兄此言差矣,魔道如何,正道如何?若是以前,或许我们做这种事情,是大逆不道,但现在距离正邪大战已经过去多少年了?魔道和正道早就不复当年之仇恨,甚至各大正道和魔宗还时常有着切磋交流武学的事情,时代早就已经不同了,所以就算被别人看到,也不算什么,别人也不会太惊讶的。”

    “哈哈,法兄这话说的倒是对,时代不同了,事情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另一个黑衣青年笑道,“不过,有的事情不一样了,有的事情,还是一成不变的,比如正道对于天地的正见,以及魔道对于天地的魔见,在正道人士眼里,天地或有常,或无常,机缘,气运,全都是天命,自己不管有常还是无常,要冷静对待一切事情,甚至冷静对待自己的一切遭遇,所谓尽人事听天命,就是正道写照。”

    “人事天命,短短四个字,的确是正道的核心。”

    那法兄这时候也是点点头。

    “呵呵,魔道的核心和正道却是完全不同的,正道讲尽人事听天命,天人合一,顺天应命,魔道却是要绝对的自我,我凌驾在一切之上,世间除了我,一切都是虚幻,天地为我而出现,众生为我而生存,我若死了,天地就死了,众生更会死。”

    那黑衣青年笑道,“这个概念,就是我们最大的不同,同时这也是我们最大的矛盾来源,所以说,时代虽然不同了,但这只是现在而已,时代,早晚会再出现变化,正邪大战,迟早还会出现,这是轮回,这也是大道的规则。”

    听到这话,那法兄的眼神也是闪过了一道震惊之色,“魔兄三言两语,就说出如此道理,当真是让人佩服。”

    “呵呵,这也不是我说的,是我听掌门偶尔说的。”

    这魔兄笑道,“不过,谁说的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法兄,我观法兄实力之强,非同小可,同时体内还有各种世界之力凝聚成阵,光是阵,就有三千六百多种,每一种都是一种神通,换句话来说,法兄掌握了三千六百多种神通,如此实力,看起来是神武初阶,但是爆发力,足有魂武中阶。”

    “哦?魔兄居然能看出来我的底细。”

    这法兄也是目光一闪,“魔兄,你有话直说吧。”

    “呵呵,这一次你法界宗和我吞血化骨门合作,夺得了这破碎之城的城主位置,同时定下了契约,第一年,这破碎之城是我吞血化骨门掌控,明年,这里是你们法界宗掌控,而之所以能办成这件事情,就是因为你法兄和我们师兄弟的劝说,现在我们师兄弟,已经得到了我门的建立,也就是说,我们两个兄弟,将会成为这城主一年,这一年中,这破碎之城搜刮上来的宝贝,全是我们师兄弟二人的。”

    “是么?”

    听到这话,这法兄也是眼神一闪,道,“所以呢?”

    “呵呵,所以呢?法兄认为所以呢?我们吞血化骨门,讲究赏罚分明,有功赏有过罚,可你们法界宗却完全不是如此,你法兄立下了如此大的功劳,也没说明年让你当个城主,得一些宝贝,我们师兄弟二人,替法兄不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