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跟随

    “不过,你们几位就不好奇我们为何拦住你们,只要他一个人么?”

    那为首的黑衣中年人这时候说道。

    “我刚才问你的时候,你不是不说么?”

    金龙这时候淡淡道,“怎么现在又开始自己说了。”

    “呵呵,那是因为我不想你们被这个方恒白白利用。”

    那为首的黑衣人笑道,“当然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们我们找他的全部理由,不过告诉你们一个大概的观念还是可以的,就是这小子的身上,有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呢,牵扯着很大的利益,不然的话,我们岂会直接拦你们?你们的身份也都是不简单的。”

    听到这话,顿时间,蕉叶舟上的炼丹师都是眼神闪烁起来了。

    确实,这些魔域之人,在明明知道他们是炼丹师公会正式成员的情况下依旧现身,拦住他们要他们放了方恒,这一定证明方恒身上有着什么。

    “呵呵,你不会以为你说了这么两句话,我们就会相信你吧。”

    金龙这时候笑道,“而且刚才我问你的时候你不说,现在我不问你的时候你却自己说了,这种明显的挑拨离间,你以为我们会看不懂么?”

    这话一出,顿时间,场中的炼丹师再次眼神一闪,确实,金龙这话一出来,更有说服力了,不管如何,这些魔域的人和他们都不是一路人,那他们岂能听这些人的?

    “哈哈,挑拨离间?我如果真的要挑拨离间,我会用这么明显的方法么?”

    这为首的黑衣人这时候也是大笑一声,“当然了,你的怀疑,也有你的道理。

    “我当然有我的道理,我的道理很简单,就是你在挑拨离间。”

    金龙淡淡道,“而我们,不会轻易的中了你们挑拨离间的计,所以接下来我在重申一遍,方恒,我们不会交出来,你们敢动手,那就是对我们炼丹师公会的正式成员动手,听清楚了?”

    斩钉截铁的话语吐出,顿时间,那为首的黑衣人也是一笑点头,“当然是听清楚了。”

    “所以结果呢?”

    金龙冷冷道,“是你们自己滚,还是我们让你们滚?”

    “嘿嘿,炼丹师公会是何等庞然大物,我们哪里敢挡炼丹师公会之人的去路,当然是我们自己走。”

    那为首的黑衣人冷笑一声,下一刻就手掌一挥,立刻之间,他背后的那些黑衣人都是让开了一条道路。

    “哼,算你们识相。”

    看到这一幕,金龙也是冷哼一声,下一刻就身体一震,蕉叶舟顿时开始飞行起来。

    只是就在蕉叶舟向着远处飞去的时候,那些让开道路的黑衣人,此刻也是身体闪烁,竟就在蕉叶舟后面跟着了。

    “你们什么意思!”

    察觉到这个变化,金龙立刻按住了蕉叶舟,转头冷冷道,“难道你们想动手了?”

    “呵呵,兄台可不要误会啊。

    听到这话,那为首的中年人笑道,“你走你们的路,我走我们的路,这怎么就是想对你们动手了?”

    “可你们现在是在跟着我们。”

    金龙道。

    “呵呵,你凭什么说我们跟着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哪?”

    那为首的中年人再次笑道,“而且,就算我们是跟着你们,怎么了?这虚空又不是你炼丹师公会的地盘,我们自然是想怎么跟就怎么跟,你们管得着吗?”

    这话一出,立刻,炼丹师公会的人全都是无言了。

    金龙也是一下就说不出话来,道理确实是这样,这虚空又不是他们炼丹师公会的,他们哪里有资格管别人怎么飞?

    “呵呵,我看你们的目的,无非就是故意散播宝贝的消息,好引起我们炼丹师公会其他人对我的窥探,对吧。”

    就在这时,方恒笑着说了一句,“既然这是你们的目的,你们明说出来又如何?跟在后面,未免太不上台面了一些。”

    “哈哈,方恒,话可不能这么说,不是我们故意散播宝贝的消息,而是事实就是如此,你身上确实有着关于宝贝的消息,这你可不能否认,另外,我们跟在后面怎么不上台面了?还是那句话,这虚空又不是你们炼丹师公会的,我们想怎么飞就怎么飞,难道你们还能管我们么?”

    大笑声从这个中年人的嘴里吐出,顿时之间,炼丹师公会的人也都是脸色阴沉下来了。

    只是这两句话,这群魔域之人的目的就已经体现的很清楚了,就是跟着他们,恶心他们,等待着他们的内乱。

    这种本来应该是阴谋的事情,被这群魔域的人当成阳谋使用,偏偏,他们还没有一点办法,这自然是让他们很难受的。

    “好,很好,魔域之人,果然是手段狡诈,罢了,既然你们愿意跟着,那就跟着吧。”

    就在这时,为首的金龙也是点点头,“不过我向你们保证一点,你们就算跟着我们到了天涯海角,我们也不会放弃保护方恒的。”

    “呵呵,是么?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那魔域中年人笑了一声,下一刻就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说了。

    听到这个中年人不再多说,金龙的眼神也是一冷,却同样没有多说,手掌挥出,顿时间,脚下的蕉叶舟开始再次飞行起来了。

    “行了,都不要紧张了。”

    就在蕉叶舟开始飞行起来的时候,站在蕉叶舟上的金龙也是转头道,“他们愿意跟着,就让他们跟着吧,以他们的人数和实力,谅他们也不敢对我们如何,大家该休息还是休息,如果事情有了什么变故,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的。

    这话一出,顿时间,坐在蕉叶舟上的炼丹师也都是一点头,下一刻就再次开始盘坐下来,纷纷闭目休息。

    见到这些人都开始闭目休息了,方恒旁边的月仙和莫云也都是松了一口气,莫云道,“万幸你是炼丹师公会的外围成员,还和金龙前辈交情不错,不然的话可真的麻烦了。”

    “现在也不是绝对安全。”月仙这时候却是摇头道,“虽然说炼丹师公会此刻都没有放弃咱们,可是这只是现在而已,而且刚才那个魔域的人还说了方恒身上有宝贝这种话,表面上看起来,这些炼丹师都是不信的,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谁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毕竟财帛动人心。”

    听到月仙的话,莫云的眼神也是一下凝重起来,方恒更是点点头,道,“到底是月仙,心细如发,你考虑的这些,也都是我在考虑的。”

    “那可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莫云道。

    “呵呵,这种事情,太复杂,牵扯人心变化,谁也没有说能有办法彻底解决这些问题。”方恒笑道,“不过么,咱们也不用过分担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真有什么大危机,大不了我呼唤散修联盟的高手,或者直接带你们进入帝战的神武世界内逃跑就是,反正有的是机会。”

    听到这话,莫云和月仙也都是点点头,确实,此刻的事情已经很复杂了,在怎么思考,也是无济于事,那还不如放宽心,以不变应万变。

    “方恒,你实话告诉我,你身上到底有没有什么宝藏的消息?”

    突然间,就在方恒和莫云月仙交流的时候,一道传音声也突然响起了,正是金龙的声音。

    听到这话,方恒目光一闪,突地笑道,“金前辈,你认为我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宝藏的消息呢?”

    “我如果知道,我还用问你么?”

    金龙传音道。

    “呵呵,那我如果说我没有,你金前辈会信么?”方恒再次一笑,传音了回去。

    听到这话,金龙也是一下沉默了,确实,在这种背景之下,要是方恒说自己没有什么有关于宝藏的消息,那他肯定也是不信的。

    “呵呵,看来金前辈也是认定我有关于什么宝藏的讯息了。”

    方恒这时候传音笑道,“所以,我也没办法说我没有。”

    “方恒,说实话,我是真的愿意信你,你刚才问我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但是你硬咬着牙说没有,我不信也得信,不过现在么,情况没那么简单了。”

    金龙道,“连我,在你反问的时候都犹豫了一下,怀疑你真的有关于什么宝藏的消息,那么其他的人呢?他们会怎么想?”

    “肯定都是认为我有关于什么宝藏消息的。”方恒笑道,“毕竟有魔域的人在后面跟着,他们就算不想信,但是在这种环境下,他们不信也得怀疑。”

    “问题就在这里了,财帛动人心,如果,我是说如果,在进入破碎之域后,你有什么奇怪的动作,那其他的炼丹师,都会观察你的,甚至到了某个程度,他们甚至会威逼你,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金龙道。

    “有你金前辈在,我还用担心这些?”方恒笑道。

    “废话,我虽然是这一次的领头人,但不证明我有完全命令他们的权利,同时在级别上,他们和我都是一样的,都是公会长老,既然这样我怎么能管?”金龙立刻道。

    “呵呵,金前辈急什么,我也就是开个玩笑,真发生了那种事情,我当然不能指望着你金前辈,那和逼着你和自己的同门对立有什么区别。”方恒笑道。

    “所以呢?你倒是说个办法。”金龙道。

    “呵呵,办法很简单,那就是让这种事情不要发生就是。”方恒笑道,“正如金前辈所说,财帛动人心,到了破碎之域,如果我有什么异常,那肯定是会引起大家注意的,所以与其被动的让大家注意我,怀疑我,还不如直接告诉他们,我愿意把那所谓的宝藏拿出来和大家共享,这样一来,大家不就会不在猜忌我了么?”

    “那你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宝藏的消息?”

    金龙道。

    “我当然没有。”方恒道,“我要是有宝藏的消息,我还会跟着你们么?我自己去不就行了?”

    这话一出,金龙也是一愣,下一刻就点点头,确实,有了宝藏还和他们一起去,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实际上他哪里知道,方恒跟他们一起去,就是料到会有人对付他,才借他们的威风来保护自己。

    “那你没有宝藏,这个话怎么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