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朱家之主

    “一般?魂武境巅峰,高阶炼丹师,却炼制出了半神级的丹药,这还算一般?”

    朱家主笑着道,“五弟啊,你可真够谦虚的。

    “呵呵,严律待己么,不能让她骄傲。”

    朱赤这时候也是笑着说了句,朱家主却是摇摇头,“严律待己,这一点没错,但是严律待己,不代表要打击自信,琳侄女,你身为魂武境,高阶炼丹师,却炼制出了半神级的丹药,仅这一点,说你是我朱家下一代最强的核心也不为过了,所以琳侄女,你是有资格骄傲的,比他们谁都有资格。”

    “大伯夸奖了,侄女也是走运,不是走运的话侄女也练不出来,所以侄女是不敢和诸位兄弟姐妹……”

    “好了,优秀就是优秀,一般就是一般,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敢承认,那也不配成为我朱家的人。”

    直接打断了朱琳的话,朱家主再次说了一句,一听这话,朱琳也是低下了头不敢在说了,其他的朱家核心弟子也都是沉默低头说不出话来。

    说什么?他们这些晚辈,就算平日里在狂,只是在现在这么大的差距之下,他们说任何话,都是多余。

    不如就是不如,这没什么好说的。

    “嗯,还算可以。”

    同样的,看着这些核心子弟都不说话了,朱家主这时候也是点点头,道,“知道自己技不如人,那你们就还算不错,行了,都起来吧。

    这话一出,场中的这些年轻人才都起了身。

    “琳侄女,没说的,从现在开始,我朱家炼丹大会的最大代表,就是你了。”

    朱家主这时候说道,下一刻目光看向了其他的嫡系,“至于你们,炼丹虽然都不错,也是我朱家的代表,但是在炼丹大会的时候,能帮助琳侄女,你们必须要帮助琳侄女,因为她是你们中最强的炼丹师,她代表的是我们整个朱家的荣耀,明白么!”

    “明白!”

    听到这话,场中的那些嫡系也都是点头。

    朱琳这时候却是目光急速的闪烁,突地道,“大伯,您的定论下的过早了。”

    “嗯?”

    一听到这话,朱家主也是一愣,转头道,“你说什么?”

    “我说大伯下定论有些下的早了,其实这一次咱们的嫡系子弟中,炼丹炼的最好的,不是我。”

    朱琳道。

    “哦?还有么!”朱家主立刻一惊,下一刻就道,“是谁?”

    “朱恒。”

    朱琳道,“八叔的儿子。”

    “什么!”

    一听这话,朱家主也是忍不住眉头一挑,下一刻目光就猛然看向了一直保持沉默的朱恒。

    面对家主的目光,朱恒却是低下头,老老实实的行礼,一句话都不说。

    见到这一幕,朱家主的眼神也是闪烁起来,下一刻再次看向了朱炎,朱炎这时候也是认真的一点头,“大哥,事实的确是这样的,我女儿,并不是最优秀的炼丹师,虽然她以魂武境,高阶炼丹师,炼制出了神级丹药,但是朱恒,却是炼制出了神级丹药!”

    “是么?”

    听到这话,朱家主的眼神变化的更加剧烈了,下一刻就道,“怎么没人告诉我?”

    “他炼制出神级丹药,是在十几天之前,而十几天之前家主还在闭关,而且,他炼制的神级丹药,也不是靠着他一个人炼成的,是和人配合炼丹炼成的。

    朱赤这时候解释道。

    “配合炼丹?和谁配合?”

    朱家主立刻问道。

    “他。”

    朱赤手指一点,就指向了站在朱恒旁边的方恒,朱家主此刻也是一下看向了方恒,片刻之后,这朱家主的眼中也一下划过了一道凝重之色。

    “这位小友是……”

    “晚辈方恒。”

    方恒笑着自我介绍道,“我师尊是丹海,散修联盟成员,连带着我也算是半个散修联盟成员了。”

    “哦!还是散修联盟的人!”

    朱家主眼神一缩,面上却挤出了笑容道,“呵呵,怪不得小友年纪轻轻,实力就如此强横,我都有些看不透,不过小友既然是和散修联盟有关系,又为何来我朱家呢?”

    “呵呵,朱家是炼丹世家,和炼丹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对丹道方面的知识,是十分丰富的,我是炼丹师,我想让我的丹道技术更加进步,自然就来到朱家了。

    方恒笑道,“当然了,我不是白来的,我是朱琳小姐请过来的中阶客卿。”

    “原来是这么回事。”

    朱家主这时候也是点点头,终于知道方恒是怎么回事了,下一刻目光就再次看向了朱恒。

    “没想到,八弟居然真的留下了一个天才儿子。”

    “家主夸奖了,我不是天才。”

    朱恒这时候却是淡淡道。

    “呵呵,再被家族刻意打压的情况下,你居然都能和这方小友配合炼制出神级丹药,这意味着你本身的炼丹水平,已经是达到了高阶炼丹师的巅峰了,再加上你的武学境界。”

    朱家主这时候笑道,“如此的你不是天才,那你告诉我,谁是天才?”

    “我爹才是天才。”

    朱恒这时候猛然抬头,认真道,“我在天才,我在强,我本事再好,这都是我爹和我娘给我的,所以我和我爹比,我什么都不是。”

    直白的话语传出,整个大厅都开始嗡嗡作声。

    整个大厅,这时候也都安静了。

    每一个朱家之人,都或是震撼,或是佩服,或是窃喜的看着朱恒。

    谁都没有想到,朱恒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出这种话,家主夸他,他却说他爹,他爹当年固然是朱家的一个天才,同时却也是朱家的一个耻辱,更为重要的一点,这个耻辱的名号,还是现任的家主给定的!

    朱恒,这个时候却当着家主说这种话,这很明显的,就是在对现任家主表达自己的愤怒,更是一种反抗。

    果然,听到这话的朱家主,眼神也是一下变换起来了。

    在他的眼神中,有愤怒,有复杂,有惋惜,同时更有着一抹杀意。

    最终,这些情绪全数化为了平静。

    “好,很好,不愧是八弟留下的种,胆子脾气和八弟当年简直一模一样。”

    “家主夸奖了。”

    朱恒却是淡淡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这个不孝子,有什么资格和我父亲比?就算我在强上一百倍,一万倍,我也永远不如我爹,因为我根本没机会孝敬他。”

    “是么?看你说话,语气里有怨气,你似乎在怪我?”

    朱家主突地问道。

    “不敢。”朱恒这时候淡淡道,“我爹当年又不是家主害死的,那我干嘛要怪家主?”

    “可你之后遭遇冷落,却是有我的意思。”朱家主直接道。

    听到这话,场中的朱家之人都是一呆,谁都没有想到,朱家主此刻竟会突地说出这种话。

    朱恒也是一愣,下一刻就问道,“我不明白家主的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

    朱家主淡淡道,“这些年你受的苦,受到的羞辱,打压,可以说都是我造成的,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自然是有我的理由,我不会告诉你,至于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很简单,我不希望你误会家族的其他人,你受到的欺辱,不管他们的事,你可以把这件事情都记在我的头上,而我,可以对你道歉。”

    话语吐出,整个大厅的人嘴巴全都张开,谁都没有想到,朱家主会这么干。

    这太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这也太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了。

    唯有方恒,看着这朱家主的目光中闪过了一道凝重。

    “好一个朱家主,真不愧是当了家主的人,眼光毒辣,只是一眼,就看出了朱恒心中的仇恨和怒火,更看出来了朱恒那恐怖的潜力,知道若是此刻不消灭朱恒心中的怒火,那日后的朱家必然会面临被撕裂的风险,所以就亲自出马,以家主之尊对朱恒服软,啧啧,真是高,真是有远见,虽然这样丢了一时的面子,日后却会换来更加稳定和更加强大的家族未来。”

    暗道一声,此刻的方恒完全看出来了这朱家主的所图,心中对着朱家主也加刮目相看了,这种事情,能想到就已经很不容易,能做到,那更是极难,朱家主却直接就做,行动力如此强,也怪不得此人是朱家的家主。

    “呵呵,家主……”

    “从开始你就一直在叫我家主,你是我侄儿,你爹是我兄弟,那你喊我家主做什么,叫我大伯。”

    朱家主打断了朱恒的话,笑了笑道,“当然,除非你不愿意。”

    “这样么?”

    朱恒此刻也是一呆,片刻后点点头,“好,大伯。”

    “呵呵,好。”

    听到朱恒改了口,朱家主这时候也是一笑,下一刻就双手突地抱拳,猛然对着朱恒弯下了腰。

    “以前种种,全都怪我这个当大伯的不对,恒侄儿,你是八弟之子,我现在就把你当成八弟,算是给你道歉,也给你爹道歉了。”

    话语吐出,大厅中的人也全都是身体一震,下一刻他们也纷纷抱拳,同时对着朱恒弯下了腰!

    家主都弯腰了,他们岂敢不弯腰!

    这一下的景象,是很震撼人的,方恒此刻也是眉毛挑了挑,他也没想到,堂堂朱家,为了一个朱恒能做到这一步。

    这已经有些假了,只是在假,这些人都做出来了,这让方恒也是无话可说。

    同样,方恒都有些无话可说,更不要说朱恒了,饶是他之前对朱家有再多的仇恨,对那些羞辱他的人有再多的杀意,只是此刻整个朱家的人都对着他行礼,这让他也蒙住了。

    他要是说不把这件事当回事了,那之前他受得气,就这么完了,他不甘心,他要是说这件事情他不会忘,那他就是和朱家彻底决裂,他也别想活的长,两难。

    “不管怎么样,先原谅他们再说。”

    就在这时,一道传音声突然在朱恒的脑海里响起,却是方恒暗中说话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一切多说都是多余的,朱家主这么做,无非也只是不想让你多杀家族的人而已,这并不意味着不让你报仇,所以大体上就先答应,有几个你非杀不可的,你自己杀了就是,到时候这朱家主和其他人,也必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