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等到这一次炼丹大会完毕,我就会走了,不会在和她有什么太多的来往。”

    “您…会走么?”

    听到方恒的话,朱恒也是问道。

    “呵呵,不走做什么?我再来的时候就说了吧,我之所以来这朱家,最大的目的,就是帮助你,现在我能帮的都帮你了,帮完了你,我朋友的所托我也算是办到了,自然要离开。”

    方恒笑道。

    “是。”

    听到这话,朱恒也是沉默的点头,他心里是真的有点舍不得方恒说走,很简单,在方恒来之前,他的一切,都是无比困难的,只是方恒来了之后,他一切的困难,都消失了。

    境界,武学,神通,炼丹技术的成长,甚至包括心灵上的一些原则,他都是靠着方恒的帮助有的,方恒现在说办完炼丹大会的事情就走,他怎么会舒服?

    “总而言之,我帮你,是受人所托,所以你不要把这件事情算在我的头上。”

    方恒笑道,“而且我走之后,对你也有好处,你毕竟是朱家核心,还是这朱琳拉拢的人,日后只要你持续保持进步,朱琳就一定会把你发展成心腹,到时你在家族内,定然能扬眉吐气,如果我不走,你天天和我在一起习练,朱琳就算想培养你,也会顾忌我。”

    “嗯。”

    朱恒认真的一点头,“我知道了。”

    “知道了?呵呵,知道了就好,知道了就休息吧。”

    方恒这时候笑道,“再过几天,炼丹大会就会开始了,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等待前往炼丹会。”

    听到这话,朱恒也没有在多说,直接闭目,开始休息了。

    方恒也罕见的放下了手中的书本,开始休息起来。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很快,七天的时间就没了。

    等到第八天的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房间内的方恒和朱恒也同时睁开了闭着的双眼,看向了外面的阳光。

    “休息的如何。”

    方恒笑道。

    “非常舒服。”

    朱恒笑着回答。

    “呵呵,好,那看来我们休息的都不错。”方恒笑着点头,“行了,休息的好了,那就不要在耽误时间了,炼丹大会,是今天吧,咱们是直接去还是……”

    嗡!

    一道震动声突然出现,直接就打断了方恒的话语声,只见此刻朱恒的手里拿出了一块令牌。

    “家族传递讯息了?”

    方恒问道。

    “是的,家族命令所有参与这次炼丹大会的年轻弟子聚集在家族大厅。”

    朱恒道。

    “是么,那就过去吧。”方恒笑了笑,“你带路。”

    “好。”

    朱恒一点头,下一刻就开始走出房门,向着朱家的大厅前去了,方恒就在后面跟着。

    很快,在朱恒的带领下,方恒和朱恒就直接进入到了一个大厅之中,同时此刻的大厅,也已经是沾满了很多人了,靠外面的都是一些旁支的朱家子弟,越靠内的,就越是嫡系。

    “见过恒少爷!”

    “给恒少爷问好!”

    一连串的话语这时候突然从这些站在靠外的这些朱家旁支子弟嘴里吐出,一个个看着朱恒,要多客气有多客气,眼神中的谄媚,已经到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境地。

    看到这一幕,站在朱恒后面的方恒心中暗笑,他知道,这些旁支的年轻人,平日里肯定是没少欺负羞辱这朱恒,现在朱恒一下起来了,之前和他配合炼丹,炼制出神级丹药的事情传了出去,这些旁支的人就开始害怕了,害怕日后朱恒找他们麻烦。

    方恒一个局外人都能看得清这一点,更不要说身在局内的朱恒,看着这些往日里一张张嘲笑,羞辱他的脸颊,在此刻变为惶恐和谄媚,他的拳头也是一下握紧了。

    好在的是,他没有做出任何的不雅动作,更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只是对着四周这些年轻人纷纷拱手,请这些年轻人让开路。

    见到这一幕,这些旁支之人的脸色都白了,不说话,不骂人,只是抱拳客气的让他们让路,这很明显,这件事情,没完!朱恒不会放过他们的!

    “恒哥!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恒哥原谅我吧!”

    “恒弟!我之前真是瞎了眼啊,听了他的挑拨,对你动过手,我现在真是后悔莫及……”

    一道道的认错之声开始响起,此时此刻,这些旁支的心真是慌了,他们真怕了。

    只是对此,朱恒依旧是笑着不说话,只是抱拳,无声的请他们让路。

    高层伤人,不是最伤人的,特别是家族的高层,毕竟都是长辈,就算在想打压某个晚辈,也会留下一定的余地,不会把晚辈比的太过难堪,只是这仅限于高层,底层的人,羞辱人是最狠的。

    别的不看,只看着朱恒不停的抱拳却不说话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以前朱恒被这群旁支对付的有多惨,怕是什么极端的羞辱都尝试过了,不然朱恒不会这么沉默。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方恒这时候也是暗道一声,当年他在真武门的时候,情况和这朱恒是何其的相似,他自然是无比理解朱恒的。

    “吵什么吵!安静!”

    突然间,就在这些旁支子弟大哭大喊求着朱恒原谅他们的时候,那大厅之内也蓦然传出了一道喝声,一听这声音,所有的旁支之人都沉默了,不敢在多说话。

    朱恒这时候也是抓住机会,直接从人群中走了过去,方恒也跟上,很快,两人就直接走到了这大厅的正中央。

    一进入正中央,方恒就感觉四周的目光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有一大部分的嫡系年轻人,都是惊讶的看着朱恒,同时还有一大部分的朱家高层之人,目光警惕的看着方恒。

    “你叫方恒?”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人突然说话了,正是前段时间方恒所见过的那个朱家六叔。

    “呵呵,朱前辈明知故问?”方恒这时候笑道,“我当然是方恒,前辈不是知道么?”

    “大胆!”

    六叔突地大喝一声,“我知道是一回事情,但是我问你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你回答就好,废话那么多,是在羞辱我么!”

    “哈哈,见过人找好处的,但从来没见过人找着被人羞辱的。”

    方恒这时候也是大笑一声,直接道,“我什么时候羞辱你了,我不过反问你一句,就成羞辱你了?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这么金贵,别人问句话都不行?另外,就算你很金贵,别人问话都是对你的羞辱,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你朱家的客卿,中阶客卿,不是你朱家的下人,明白?”

    话语传出,整个大厅的人都是惊呆了,那些本来注视着朱恒的朱家年轻人此刻也都是震惊的看向了方恒,谁都没有想到,一个中阶客卿,在他们朱家的大厅中,说出这样的话!

    方恒却是满脸的不在乎,只是冷笑着看着那六叔。

    “好,方客卿,你说的有理。”

    见到方恒的目光,这朱家六叔也是点点头,“不过,此时此刻,是我朱家之人的聚会,你一个外人,就没必要在这里待着了吧。”

    “我要和他配合炼丹。”

    目光突地一转,朱恒对着这朱家六叔说道,“换句话来说,接下来的炼丹大会,他会和我一起去参加,既然和我一起去参加,凭什么就不能在这里待着?”

    此话一出,这朱家六叔也是一下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朱恒这时候却是目光一转,直接看向了不远处的朱琳,朱琳这时候一笑,对着自己的父亲朱赤打了一个手势。

    “咳咳。”

    朱赤这时候咳嗽了两声道,“六弟啊,晚辈的事情,晚辈自然会去办了,咱们身为长辈,管那么多做什么?你说对吧。”

    听到朱赤这时候都开始表态,这朱家的六叔脸色更加难看,本来他还想着坏了方恒或者朱恒的事情,现在看来,事情根本没那么简单,不管是朱恒还是方恒,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

    “呵…呵呵,五哥说得对,是我操太多的心了。”

    干笑一声,下一刻这朱家六叔就闭上了嘴巴,再也不说话了。

    大厅内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

    片刻之后,嗡的一道震动声突然出现,只见一个身穿紫色长袍,面容威武的中年人突然出现在了场中。

    “见过家主!”

    一看到这中年人出来了,“呵…呵呵,五哥说得对,是我操太多的心了。”

    干笑一声,下一刻这朱家六叔就闭上了嘴巴,再也不说话了。

    大厅内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

    片刻之后,嗡的一道震动声突然出现,只见一个身穿紫色长袍,面容威武的中年人突然出现在了场中。

    “见过家主!”

    一看到这中年人出来了,“呵…呵呵,五哥说得对,是我操太多的心了。”

    干笑一声,下一刻这朱家六叔就闭上了嘴巴,再也不说话了。

    大厅内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

    片刻之后,嗡的一道震动声突然出现,只见一个身穿紫色长袍,面容威武的中年人突然出现在了场中。

    “见过家主!”

    一看到这中年人出来了,“呵…呵呵,五哥说得对,是我操太多的心了。”

    干笑一声,下一刻这朱家六叔就闭上了嘴巴,再也不说话了。

    大厅内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

    片刻之后,嗡的一道震动声突然出现,只见一个身穿紫色长袍,面容威武的中年人突然出现在了场中。

    “见过家主!”

    一看到这中年人出来了,“呵…呵呵,五哥说得对,是我操太多的心了。”

    干笑一声,下一刻这朱家六叔就闭上了嘴巴,再也不说话了。

    大厅内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