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师尊到来!

    同一时间,天器城城门处,几个中年人正聚集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张师兄,有没有必要这么麻烦?虽然是守界门传递的命令,让我们对自己的城池之人进行排查,但是咱们也没必要尽这么大的力吧,还动用灵感大阵释放能量,搞的城内人心惶惶。”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人对着一个为首的中年人说话了,其他的中年人听到这话,也都是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不错,说到底,这是散修联盟和守界门以及皇天门联盟的矛盾,和我们天器门有什么关系,咱们干嘛出那么大力?意思意思就行了。”

    “是啊……”

    几道声音响起,那为首的张师兄听到了这话,却是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够了。”

    两个字吐出,议论声顿时停止,这张师兄淡淡道,“诸位师弟的意思,我都明白,不过事情是没那么简单的。”

    “请张师兄明示。”

    听到这话,这些中年人也都是眼神一闪,直接说道。

    “这一次,是守界门下的命令,要我们寻找一个叫方恒,一个叫周通的散修联盟之人。”

    张师兄淡淡道,“就这一点,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诸位,守界门是什么组织?散修联盟又是什么组织?他们在整个武天域,都是大组织了,而在这种大组织之间,争斗,是极少的,甚至几乎是没有的,大家都是能让就让,因为谁都知道,大组织之间一旦爆发矛盾,很难说谁能打得过谁,最终的结果,只会被其他的大组织发现,从而在旁边坐收渔利,这是没人想要的结果,可是这一次,守界门却下令,直接要对付散修联盟的人,这代表什么?”

    其他的中年人这时候也都是眼神凝缩,却都摇了摇头。

    “呵呵,这代表的很简单,诸位想想,守界门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张师兄笑道。

    “日薄西山?”

    一个人说道。

    “有些过了,守界门算不上日薄西山,但是却是在走向衰落的,一个在走向衰落的大组织,怎么会对散修联盟这种强横的组织作出如此的行动?所以我估计,对付方恒和周通,这只是一个表面上的东西而已,我们就算真的查到了他们两人,守界门的人也不会对他们俩如何的,只能说是发出邀请,让他们道守界门喝茶,守界门之所以作出这种姿态,恐怕最重要的目的,还是要考验考验我们这些附属组织。”

    那张师兄目光闪烁道,“正如我之前所说,守界门正在走向衰落,守界门也知道自己正在走向衰落,同时整个守界域内的各大组织也都知道它正在走向衰落,所以最近这些年,各大组织已经渐渐的对守界门不是那么尊重了,守界门也起了疑心,这一次借题发挥,传递命令,估计就是守界门要看看我们这些附属组织,还听不听他们的话。”

    “原来是这样!”

    听到了张师兄的回答,场中的几个中年人也都是恍然大悟。

    “就是这样,所以我才要动用灵感大阵,第一时间对我天器城之内的所有人进行感应,排查,不图别的,只图在守界门面前表现表现,省的守界门在认为我们不听调动。”

    张师兄淡淡道。

    “张师兄思虑周全,真是让人佩服,不过师弟还有疑问,我们这么配合守界门,其他的门派,会不会也这么配合?”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我们也没必要知道,其他的门派像不像我们这样配合守界门那是他们的事情,关键是我们自己得先做好,毕竟守界门虽然正在走向衰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咱们天器门,还是要放尊重一些的。”

    张师兄再次说道,听到这话,其他的中年人此刻也都是纷纷点头,表示理解。

    嗡!

    突然间,就在这张师兄说完话的时候,一道震动声也突然从城墙上传出,这顿时让这群中年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这张师兄更是反应极快,只是一步就走到了城墙的最高处,手掌一下按在了城墙表面上。

    哗啦啦!

    一股浓郁的灵气如同水流般从城墙内部流了出来,瞬息间就形成了一副画面。

    在这画面之上,有着两个人,一老一少,正坐在一处普通的酒楼中,喝茶吃菜。

    嗡!

    当画面出现这一幕的时候,画面表面再次一震,下一刻,这正在喝茶吃菜的一老一少,样子立刻就变了。

    在画面中,这一老一少,气息不再是那么普通,反变的深不可测起来。

    “没想到,他们还真在我天器城!”

    看到这一幕,这张师兄认真的说了一句,同一时间,他身旁的那些中年人也都是惊呆了,下一刻就纷纷问道,“怎么办?”

    “是我们先过去么……”

    “我们先过去。”

    就在这时,这张师兄也直接说了一句,“没发现还好,既然发现了,那我天器门的人自然是要先过去的,当然了,在我们过去的时候,也要通知守界门,让他们的人尽快来。”

    听到这话,其他的中年人都是一点头,下一刻这张师兄也不再多说,身体一晃,就直接划破虚空,向着方恒和周通所在的酒楼就过去了。

    神武境界,距离只是儿戏,只是一刹那,这处酒楼之外,就已经站满了天器门的神武,四周来往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器门长老张月,率一众同僚来此,还望散修联盟方恒方大人,周通周大人,能出来一见。”

    一来到这酒楼之外,为首的张师兄就淡淡的说了一句,话语传递出去,当场就让整个酒楼之内的人都开始骚动起来,更让天器城的无数人注意力都看向了这里。

    只是他们等了半天,酒楼之内,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见到这一幕,这张师兄的眼神一冷,“方大人,周大人,我们既然已经发觉了你们的踪迹,你们为何还不说话呢?难道你们连这点面子都不肯给我们?”

    话语吐出,酒楼内依旧是一片沉默,其他的天器城之人也都是呆呆的看着这里。

    “罢了。”

    见到依旧没有任何声音传出,这张月也是摇了摇头,下一刻就道,“酒楼内,凡是无关的人,都自己出来吧,包括掌柜,认为自己无关的都给我出来。”

    嗖嗖嗖!

    几乎就在这张月话语落地的一瞬,一阵破空声也突然从酒楼内响起,肉眼可见,无数道人影此刻都从酒楼内飞了出来,他们这些人都是普通的武者,当然是不想参与到这种大门派的矛盾中去的,脱身是不二的选择。

    片刻之后,整个酒楼之内,只剩下了两个人,一老一少。

    这一老一少,此刻正坐在座位上,品尝着手里的茶。

    正是方恒和周通!

    “呵呵。”

    看到方恒和周通的身影,站在外面的张月也是笑了一声,下一刻就身体一动,瞬间来到了方恒和周通的身边。

    “两位好心情啊。”

    一来到这里,张月也是一笑,“这种关头,竟然还敢在这里喝茶,佩服。”

    “等一下。”

    听到这话,方恒却直接说了三个字。

    “嗯?”

    张月露出了一抹不解之色,疑惑道,“什么等一下?”

    “等等就好。”

    听到这话,方恒却是一笑,再次喝了一口手中的茶。

    喀拉拉!

    同样的,几乎就在方恒这一口茶下肚的时候,一阵空间撕裂声也瞬间响起,肉眼可见,一条空间通道直接成形,在成形的瞬间,就有几道身影从其中走了出来。

    有一背剑老者,有一白衣中年人,有一书生,有一大汉,还有一美丽无比的女子。

    整整五人,来到了场中。

    “呵呵,徒儿方恒,见过剑师尊,兰师尊,阵师尊,黑师尊,还有灵韵前辈。”

    就在这时,方恒也是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向了外面,对着五个人就直接行礼道。

    随着方恒的行礼,这几个来到这里的人也都是眉毛一挑,露出了笑容。

    “哈哈,免礼免礼,你小子发讯息发的那么急,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现在看来,你很好么。”

    兰风这时候大笑道。

    “嘿嘿,你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做得好。”

    就在这时,黑神也是笑道,“只不过最后有些丢人,没能成功的把你那几个师兄救出来。”

    “呃,师尊说的是。”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愣愣的点头,苦笑道,“是我没算计好。”

    “行了,这也不怪你,有守界门那个飞蝗在,你能做到这一步也很不错了。”

    兰风这时候也是笑道。

    “呵呵,弟子也不是一个人做到这一步的,能走到这一步,还是多亏了周前辈的帮助。”

    方恒这时候也是笑道,手掌一引,指向了周通。

    周通这时候也是哈哈一笑,直接从座位上起身,走到了兰风的面前,抱拳道,“兰兄,剑兄,还有灵小姐,许久不见了。”

    这话一出,兰风和背剑老者也都是点头,灵韵却是眉毛一挑,淡笑道,“没想到,千年不见,你进步到这个地步了,不错不错。”

    “呵呵,多谢灵韵小姐夸奖,不过我这点进步和灵韵小姐比起来,还是什么都算不上的。”周通立刻笑道。

    “这……”

    听到这种对话,方恒也是一愣,下一刻就看向了兰风,兰风却是笑道,“别那么惊讶,周兄我们以前就认识了。”

    “呵呵,是的。”周通这时候也是笑着一点头,“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兰兄,剑兄,居然能收到这么一个好的弟子。”

    “嘿嘿,很羡慕?”

    背剑老者突地怪笑一声,“很羡慕,不如你也收他做徒弟?”

    “哈哈,那可不行。”

    周通大笑摆手,“我的本事,不适合教人,而且最近和他在一起,我也是受益匪浅,让他拜我为师?哈哈,我们俩现在可都是平辈论交的。”

    “是么!”

    听到这话,场中的几个神武都是眉毛一挑,方恒却是笑着摆手,“周前辈,这玩笑可不能乱开,我什么时候都没有直呼过您的名字吧,向来都是称呼您前辈,这怎么能说是平辈论交呢?只能说是晚辈和您兴趣相投,咱们之间畅谈起来没有那么多拘束而已。”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