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送赔礼

    听到何飞的反问,这神武也是一愣,目光闪烁了半天,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低下脑袋。

    “现在的情况很简单,我天海皇朝率人闯了皇天门联盟,最终却铩羽而归,不光丢了两个神武的性命,还丢掉了原本的胜利。”

    见到这神武的低头,何飞却没有责怪他,只是看着殿内的其他神武说道,“如果不赔礼道歉,那我天海皇朝就会成为言而无信之人,这个骂名,我天海皇朝背不起,如果赔礼道歉,那我天海皇朝也会威严尽丧,成为守界域内的笑柄,换句话来说,我们现在是进退维谷,这是现状,你们诸位都是我天海皇朝的基石,如果谁有什么办法,谁就说说吧,大家畅所欲言。”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大殿内的各个神武也顿时都开始交头接耳起来,窃窃私语之声不停传出,显然都在商量。

    只是商量了半天,殿内也没有任何神武说出任何的解决办法,面对这个状况,他们都是一筹莫展。

    “看来诸位也都是没什么好办法的了。”

    见到没人说出办法,坐在上首处的何飞也是摇了摇头,“既然没什么好办法,那我们就按照之前答应的,去给皇天门联盟赔礼道歉吧,毕竟这样,我天海皇朝还算是个能拿得起放得下的组织,如果不这样,那我天海皇朝就真的是大笑话了,以后在守界域,根本就是抬不起头来。”

    “太上皇的决定,非常正确。”

    听到了何飞的话,那之前说话的中年人也是点点头,“不过细节方面,还是有待调整。”

    “哦?说说哪方面的细节?”

    何飞道。

    “打败我们的,是散修联盟的风笑,让一切局面改变的,也是散修联盟的风笑,那么我们的赔礼,自然也是对风笑进行赔礼道歉。”

    那中年人淡淡道,“当然了,名义上,我们还是要对皇天门的人进行赔礼道歉,但实际上,我们只需要把我们的赔礼交给风笑就好,这样一来,外界的人就算知道我们天海皇朝吃了大亏,也是在风笑手底下吃的亏,而不是在皇天门联盟手底下吃的亏,这样我们可以保住一些最起码的面子。”

    “嗯。”

    听到这话,何飞也是点点头,“你考虑的很对,那就这么办吧,这样,派我皇朝中的优秀子弟寒雨过去,他是年轻人,风笑也是年轻人,年轻人在一起,想必比年龄差距大的人在一起好许多。”

    “嗯,我天海皇朝已经是威严尽丧,再派神武过去送赔礼,更是笑话,让寒雨过去,也的确能进一步维护好我天海皇朝仅剩不多的威严。”

    那中年人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都散了吧,具体的事情,你负责。”

    何飞再次说了一句,就身影一闪,直接消失无踪,殿内的其他神武此刻也都是纷纷转身,直接离去了。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的时间,守界域内天海皇朝和皇天门联盟之间爆发的矛盾,已经传遍了整个守界域。

    此刻整个守界域内的人都知道,皇天门联盟拉拢了两个强人,让天海皇朝的人吃了大亏,一时间,守界域内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

    守界域内热闹,守界域的龙头组织守界门,自然也是知道这种消息的。

    守界域高空,一处漂浮在虚空中的连绵山脉中,两道人影,正坐在其中一座山峰的凉亭中品茶。

    这两道人影方恒若是在这里,一眼就能认得出来,一个是守界门的大长老,飞蝗,另一个就是守界门的普通长老,同时也是云霄门的人,云岳!

    “呵呵,云长老,最近这几年,你这煮茶的手段,是越来越好了。”

    一边品茗着手里的茶,飞蝗一边对着云岳笑道,“我若是有你这手艺,恐怕做梦都能笑得出来。”

    “不敢,大长老太客气了。”

    云岳这时候也是立刻笑道,“煮茶,无非只是小道而已,哪里能比的上飞蝗大长老之万一?飞蝗大长老就别在折杀我了。”

    “哈哈,云岳啊,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谦虚了。”

    飞蝗这时候大笑一声,“不过么,这也是你的优点,正因为你谦虚,所以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去办的,教给你办我放心。”

    “飞蝗大长老有事但请吩咐,云岳在所不辞。”

    云岳这时候也是立刻说道。

    “呵呵,没什么大事,你不必紧张。”飞蝗笑着抿了一口手中的茶,下一刻就道,“守界域内皇天门联盟和天海皇朝发生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听说了。”

    云岳这时候点了点头。

    “什么看法?”飞蝗笑道。

    “疑惑和不解。”

    云岳直接道,“第一点,我没有想到天海皇朝会和皇天门联盟爆发出这么大的矛盾,第二点,我没想到在天海皇朝和皇天门联盟爆发这么大的矛盾后,皇天门联盟还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所以呢?”飞蝗笑道。

    “所以我不解。”

    云岳摇头,“据我所知,皇天门联盟最近来了两位客卿,这两位客卿的身份不简单,实力也不简单,同时也正是因为他们,才有了皇天门联盟和天海皇朝之人的矛盾。”

    “这两个客卿,一个叫风笑,一个叫周通。”

    飞蝗这时候接口道,“周通,我是知道的,不过这个年轻人风笑么,我却是没听说过,好像是最近才冒出来的人物,只是他既然说是周通的徒弟,估计这也假不了。”

    “大长老什么意思?”

    云岳这时候问道。

    “呵呵,皇天门联盟,是我守界门的附属组织,天海皇朝,同样是,他们两个组织,本来相处的好好的,但是这两个人一出现,却开始爆发矛盾了。”

    飞蝗这时候笑道,“所以我觉得里面有蹊跷,我想查一查,不过我的身份在这,我若过去,恐怕会引起那两位的误会,所以,想让你过去一趟,看看这两人的虚实。”

    “飞蝗大长老的意思是,我云岳本来就和云霄门有关系,同时又是守界门长老,我若回去,别人也说不出什么,同时趁着回去的时机,看看这两个人到底什么来路,有什么图谋,是这意思么?”

    云岳道。

    “哈哈,到底是云长老,一点就透。”飞蝗大笑一声,“没错,我是这意思。”

    “义不容辞。”

    云岳这时候立刻站起身来,认真道,“既然是大长老交代的,我一定会尽力办好。”

    “呵呵,那好,事不宜迟,你这就过去吧。”

    飞蝗笑道,“不过要记住,千万不要惹那两位不舒服,他们毕竟是散修联盟的人。”

    “我明白。”

    云岳这时候再次一点头,下一刻就身体一动,嗖的一声,直接破空消失无踪了。

    原地坐着的飞蝗看到云岳的离去,也是轻轻一笑,目光却闪烁起来。

    “风笑,周通,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早晚都会被我查出来,而只要查出来是威胁我守界门利益的事情,我保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淡淡的自语声传出,下一刻,飞蝗也是渐渐闭上了双眼,开始假寐起来。

    同一时间,皇天门,迎宾殿之内。

    十几个身穿海蓝色长袍的年轻人,站在了迎宾店内,看着面前的一个身穿金袍的青年,正是皇天门少主,皇玄血。

    “哦?这不是寒雨寒兄么?”

    皇玄血一看到这群海蓝色长袍青年的为首之人,立刻露出了笑容,“虽然我和寒雨兄以前没说过话,不过寒雨兄的大名,我可是听说过的,快请快请。”

    话语说着,皇玄血就一把握住了寒雨的手,要拉着寒雨坐下来。

    “呵呵,皇兄盛情,本来难却,不过此刻我却是奉命而来,是万万不敢有半点耽搁的。”

    寒雨这时候也是一笑说道,手掌轻轻一震,就挣脱了皇玄血的手掌。

    “这样么?”

    见到寒雨的动作,皇玄血也是眉头一挑,下一刻就笑道,“也好,寒雨兄既然是有事在身,那咱们日后再叙就是,对了,不知寒雨兄这一次过来,是有什么目的呢?”

    “三天前贵联盟和我天海皇朝进行赌斗,我天海皇朝输了,这一次我过来,自然是为了履行当初诺言的。”

    寒雨笑了笑说道,“不过,我们需要见到贵联盟风客卿。”

    “哦。”

    皇玄血点点头,在听到这话的一瞬间,皇玄血就知道天海皇朝什么意思了,无非就是想少丢点人,对此他倒是没什么意外。

    “呵呵,既然寒雨兄点名要见我门风客卿,那我自然是要通报一下的,请寒雨兄稍待。”

    寒雨这时候也是一点头,皇玄血身体一闪,就来到了方恒大殿的面前。

    只是刚刚来到方恒所在的大殿之前,方恒的大殿之门也直接打开了,下一刻方恒就走了过来。

    “风兄……”

    “不必多说,我都知道了。”方恒笑着一摆手,“天海皇朝派人来送赔礼来了对吧,还要见我,可以,我现在就去见见他们。”

    听到这话,皇玄血也是立刻一点头,忙不迭的给方恒带起路来。

    片刻后,方恒跟着皇玄血,再次来到了皇天门的迎宾殿,同样,就在他来到这迎宾殿的一瞬,这几个天海皇朝的年轻人也都是目光看向了方恒。

    “敢问……”

    “我就是风笑。”

    直接打断了寒雨的问话,方恒笑道,“你们这次过来,是来给我送赔礼的对吧。”

    直白的话语吐出,这群天海皇朝的年轻人都是眼神一冷,那为首的寒雨却是点头道,“的确是来送赔礼的。”

    “嗯,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拿出来吧。”

    方恒这时候笑着点点头,“我想看看,你天海皇朝的赔礼到底有多大的诚意。”

    “是。”

    寒雨这时候也是干脆点头,双手抬起,一个储物袋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下一刻就恭敬的交给了方恒。

    “哦?”

    看到寒雨这么老实的就把储物袋交给了自己,方恒也是眉毛一挑,一手把储物袋拿到了手里,下一刻就笑道,“寒雨,你成长了不少么。”

    这话一出,寒雨顿时一愣,其他天海皇朝的年轻人也都是一呆,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方恒和这寒雨突然认识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