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原则的体现!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眨眼间,就过去了十天。※%,

    这十天时间,在皇天门的方恒,一直沉迷在炼丹中,没有任何要出来的迹象,皇天门内部,也是一片安静,似乎全门上下,都在等着方恒的出关。

    表面上,皇天门一片安静,只是实际上的皇天门的皇天城内,却已经暗流涌动了。

    在这十天的时间中,皇天城之内,突然涌入了一大批的天海皇朝之人,同时每一批来的,还都是高手,最次的都是魂武巅峰,神武境的人物,更是在百人以上!

    所有人都知道,当初方恒砸了天海皇朝产业的事情,开始发酵了!

    发酵的后果,就是当初方恒挑起的矛盾,现在已经完全演变为了天海皇朝和皇天门的矛盾。

    天海皇朝,开始要反击了。

    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情况,是以此刻的皇天城之中,除了有一大批天海皇朝的人聚集,更有许多守界域内其他门派的人聚集。

    一个是守界域内老牌的强大皇朝,一个是守界域内这一年内才出现的新型组织,他们的碰撞,自然是无数人都关心的。

    天海皇朝,一处巨大的海蓝色宫殿中,一群身穿海蓝色长袍的人,正聚集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同时议论之声还越来越大,甚至隐隐有了争吵的架势。

    整个大殿中,只有一个坐在上首中央处的老者,没有说话,只是在闭目养神。

    终于,等到殿内的议论渐渐激烈,即将演变为争吵的刹那,老者闭着的双眼,一下睁开了。

    “够了。”

    嗡!

    两个字吐出,顿时间,一股莫名的能量波动就从老者的身上散发,当场就覆盖了整个大殿,让殿中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在吵又有什么用?”

    见到殿中的人都安静下来了,老者也是淡淡道,下一刻目光就看向了一个中年人,道,“何云,刚才你在反对和皇天门联盟对抗的时候叫的最凶,说说理由。”

    “是。”

    听到老者的话,那个中年人也是身体一震,下一刻就点头道,“我反对和皇天门联盟对抗的理由很简单,第一,就是皇天门联盟,是守界门重点照顾的一个组织,大家也都知道,守界域守界门为尊,剩下的八大派,都是认守界门为主,但是时间长了,守界门一日不如一日,咱们八大派,各自也都有了些心思了,守界门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这皇天门联盟,就被守界门视为了一个重点提拔的对象,换句话来说,在守界门心里,他们皇天门联盟,是比我天海皇朝要重要的,因为皇天门联盟在他们手里好掌控,也是一个牵制我们八大派的棋子。”

    这话一出,场中的人都说不出话来,他们都知道,这就是事实,皇天门联盟就是守界门故意提拔的,不然凭皇天门联盟的势力,势力,还是称不上守界域内的大派。

    “仅仅是第一个理由,引起守界门的不满,我们就不该和对皇天门联盟进行对抗,更何况还有第二个理由?而第二个理由很简单,就是这一次的麻烦,这一次我天海皇朝九王爷被杀,十九殿下被杀,王大帅被杀,同时在皇天城的产业被砸,这些,可都不是皇天门的人做的。”

    那中年人这时候继续说道,“大家仔细想想,皇天门会不知道自己在守界域的地位么?他会不知道自己在守界门是什么角色么?他们一定知道!既然知道,他们怎么可能会和我天海皇朝对着干?他们也是要发展的,而且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九王爷等人的死亡,以及我天海皇朝的产业被砸,都是那个叫风笑的人做的,而他,是散修联盟的人,只不过是被皇天门拉拢为了客卿而已。”

    这话一出,场中的人依旧沉默,的确,这也是事实。

    “一个客卿动手杀人,这个性质和一个门派的人动手杀人是不一样的,如果做出这一系列事情的人是皇天门联盟的正式成员,那我绝对不会反对天海皇朝和他们对抗,但是这风笑很明显不是皇天门联盟的正是成员,既然如此,那我们为何要劳师动众,对付皇天门联盟?这有什么好处?这只会让其他几派看笑话而已。”

    再次说出了一连串的话,这中年人最后眼神一缩,“综合这两个理由,所以我强烈反对和皇天门联盟对抗。”

    “嗯,你说的理由非常有道理。”

    坐在上首处的老者这时候点点头,“但是,你只是站在利益的方面来看这件事情。”

    “请太上皇大人指点。”

    听到这话,那中年人也是立刻道。

    “看事情,要从多个方面来看,特别是做到了我这个位置上,看事情,更是要考虑到所有的方面。”

    老者淡淡道,“站在利益的角度上来讲,我们的确不能和皇天门联盟对抗,这与我们百害而无一利,但是站在整个皇朝的高度上来看,我们必须和皇天门联盟的人对抗,理由很简单。”

    听到这话,场中的人也都是神情严肃起来。

    “威严。”

    简短的两个字从老者的嘴里吐出,立刻之间,就让殿中的人都是眼神一亮。

    “威严不能当饭吃。”

    就在这时,那中年人却摇头道。

    “说的对,威严的确不能当饭吃。”老者笑了笑,“但是没了威严,连吃饭的机会都没了。”

    这话一出,那中年人也一下愣住了,不知道怎么说好。

    “我天海皇朝之所以常年在这守界域中屹立不倒,原因是什么?”那老者淡淡道,“是我们的实力么?还是我们的团结?”

    听到这话,场中的人都疑惑起来,他们不知道,太上皇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实力,团结,这些固然是理由,但都不是让我天海皇朝屹立不倒的真正理由。”

    老者这时候摇头道,“能让我天海皇朝在守界域内屹立这么多年,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的真正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态度。”

    “态度?”

    听到这话,场中的一部分人都露出了疑惑之色,另一部分人似懂非懂。

    “对,就是态度。”

    老者这时候突地站起身来,认真道,“什么是态度?态度,就是原则的体现,每一次我天海皇朝被人攻击,我们天海皇朝总会反击,不管对方多强,不管对方有大的势力,只要惹了我们,我们就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这话一出,殿中的人都是身体一震,明白过来了。

    “惹我们的人,不管多强,我们都要反击,而正是在这一次次的反击之中,我天海皇朝,巩固了基础,开始发展,同时一直发展到了今天。”

    老者这时候认真道,“这个,就是我天海皇朝的护身符,是根基!没有这个,其他的组织和势力岂会尊重我们?岂会给我们发展的机会?而现在,我天海皇朝的人被杀了,产业被砸了,一些朝内的中坚力量还遭受到了了巨大的羞辱,那我天海皇朝,怎么能不做出反应?”

    听到这话,殿内的人也都是点了点头,那些反对的人此刻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唯有那中年人说道,“可是,这件事情完全没必要搞得这么大,这完全就是那个风笑一个人搞出来的,我们只需要针对他就好,何必要针对皇天门……”

    “他是什么身份?”

    突然打断了方恒的话,那个老者直接问道。

    “散修联盟的身份。”

    那中年人道。

    “呵呵,既然他是散修联盟的身份,那我天海皇朝,怎么对付他?”老者笑道,“难道真的派人击杀他么?先不说击杀他的难度,单说守界门,就不会同意,更不要说散修联盟的人报复了,我天海皇朝,承受的起?”

    那中年人这时候也愣住了。

    “现在你明白情况了吧,我们不作出反应,我天海皇朝的稳定根基就会受损,可我们要是做出了过度的反应,直接追寻源头,我天海皇朝也会不稳,甚至可能会破灭,所以,留给我们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怎么在不触及守界域和散修联盟的威严情况下,还能找回我们的威严。”

    老者道,“而现在我们派人去皇天城,就是办法了,直接对着皇天门施压,不对着那个风笑施压,直接让皇天门道歉,不让风笑道歉,这既照顾了散修联盟和守界门,也能让我天海皇朝重新稳固根基,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明白了么?”

    听到这话,殿中的人都沉默了,那个中年人这时候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点了点头。

    的确,太上皇都把话说的那么清楚了,他在不明白,那他真的就是傻子了。

    “嗯,看来你们没意见了。”

    就在这时,殿中的老者也是淡淡道,“既然没意见了,那就去吧,记住,对皇天门施压,让他们道歉,只要他们道了歉,那么剩下的就走走过场就好,如果他们不道歉,那就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必要的时候,杀他们几个重要人物也是可以的。”

    “是。”

    殿中的中年人听到这话,也都是一点头,下一刻就纷纷身体震荡,一条条的空间通道撕裂出来,这些中年人的身影都纷纷进去了。

    “记住。”

    就在这些中年人即将消失的时候,殿中的老者再次说了一句,“绝不要和风笑,也就是散修联盟的人产生冲突,如果真的产生的什么冲突,那就把账算到皇天门头上,除非散修联盟的人把你们逼到极限了,那你们可以反击,但只要不是把你们逼到极限,就不要和他们产生直接冲突,明白么?”

    “明白。”

    异口同声的喝声响起,下一刻,场中的这些中年人,就彻底的进入了空间通道中,很快就消失无踪。

    等到这些人都消失的时候,殿内的老者也是眼神闪烁起来,喃喃道,“皇天门联盟,不知道你们,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动作呢?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话语说完,这老者就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同样的,就在天海皇朝这群人商议完毕的时候,皇天门,群皇殿之内,联盟内无数的高手在此刻都聚集在一起了,彼此交头接耳,也在议论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