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运筹帷幄!

    听到方恒的话,丹天地再次一愣,他本来以为方恒会问为什么要杀了他,他却没有想到方恒问他凭什么杀了他。

    这不是一个畏惧之人应该有的问题,这反像是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问出的问题。

    “有意思。”

    丹天地突地一笑,“听你问的问题,你好像一点都不怕我,或者说,你好像是有办法对付我。”

    “是这意思。”

    方恒笑着点点头。

    “呵呵,既然你那么自信,那你不如告诉我,你打算用什么办法对付我?”

    丹天地笑道,“难道凭借我刚才给你的令牌么?”

    “聪明。”

    方恒也是笑道,“这个令牌,是通知你师弟丹青生的令牌。”

    “所以你想用令牌发出讯息通知我那师弟过来杀我?”

    丹天地笑容更浓了,再次问道。

    “是。”方恒也是笑着点头。

    “哈哈,哈哈哈…小子,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了,你真以为,我会让你有机会通知我师弟了?”

    丹天地突地狂笑起来,“我给你的令牌是真的,我知道给你假的瞒不过你,但是从我给你令牌的那一瞬,我的感应力就一直笼罩在你身上,同时我的力量也一直充斥在这丹界之中,只要你动用了这令牌传递讯息,我的感应力就会将这讯息捕捉到,从而进行摧毁,这还只是在我被封印的时候。”

    话语说着,丹天地眼中的得意就越来越浓,“更不要说我现在已经获得了自由,你觉得,你有发出讯息的机会么?你信不信,当你动用力量传递讯息的那一瞬,你就会死掉?”

    “我信。”

    方恒笑道,“以我的实力,根本是不能和你比的。”

    “是么?”

    听到方恒那好不犹豫的回答,丹天地的得意之色顿时一凝。

    他不明白,怎么在他说出了这种他占据绝对优势的事实后,方恒还表现的这么正常。

    正常的好像他的优势根本不存在一样。

    “呵呵,怎么了?你好像很疑惑?”方恒笑道,“是为我的镇静感到意外么?”

    “是。”丹天地的眼神突然冷了下来,“你不该这么镇静,可你偏偏就这么镇静,这证明,一定有些事情,我没有想到,你却想到了。”

    “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方恒这时候立刻笑道,下一刻就抬起了手掌,只见一个古朴的令牌出现在了他的手里,同时一缕莹莹青光,正在令牌上闪烁。

    “这!”

    一看到令牌的变化,丹天地顿时眼神一变。

    “从我识破你有事情瞒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人思虑是很周全的。”

    看着丹天地,方恒这时候笑道,“再加上你是一个太古时期的人物,一个太古时期的人物,被正魔两道围攻,还能活到现在,呵呵,那你岂能只是一个炼丹大师那么简单?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这人很难缠,而之后,你也果然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三两句话,就要挑拨我和其他神武的关系,万幸我早有准备,一一化解了,但是一一化解没有让我轻松,我知道,对付你这种是思虑周全的家伙,见招拆招是不行的,必须要反向思考,换句话来说,必须要把一切都想在你的前面,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你把通知丹青生的令牌给我,是为了获得我的信任,但实际上,你还有反制的手段,毕竟想你这种人,岂能把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生命的东西,放心的交给他人?所以,在你给我令牌的一瞬,我就已经暗中散发了感应力,想要看看这令牌中有什么反制的手段。”

    听到方恒的话,丹天地的眼神难看起来。

    “不过你真的是很厉害,我看了一会儿,却怎么都找不到这令牌有什么毛病,我都怀疑是我想多了,只是就在我觉得我想多的时候,你做了一个动作,你把怎么破开封印的方法,用能量的方式,传递给了我,你一个被封印的家伙,怎么能通过能量传递给我这种讯息?那时候我就知道,你看起来被封印,但你还是有一部分力量可以延伸到外界的,而之后,我故意留下了十几个空间的力量没有破开,让你先凝聚空间通道,把那些武天域的年轻人送走,你做到了,这更加进一步证实了我的猜想,你是一个被封印的人,但是你这个被封印的人,有足够的力量延伸到外界,在联想这是你的神武世界,外界又是你的丹界,那时候我知道,你把这令牌给我,肯定是有手段能封印住这令牌传递的讯息。”

    方恒笑道,“既然我知道你能靠着强大的世界之力封印这令牌传递的讯息,那我自然就知道,你是打算杀我了,被我如此逼迫,像你这种人物,岂能就这么咽下这口气?所以我就当机立断,在你对外界凝聚空间通道,让那些武天域年轻人离开的时候,我就开始动用这令牌传递了讯息。”

    “不可能!你若是通过这令牌给我师弟传递讯息,不可能瞒过我的感应!”

    丹天地突地说道,“我一直在观察你,一直在地方你和我师弟通话。”

    “是的,我知道你一直在观察我,如果动用令牌直接向你师弟传递讯息,你一定会察觉到,所以我没有,我只是用这个令牌,向我的师兄白流风传递了讯息。”

    方恒笑道。

    听到这话,丹天地的脸色一下白了。

    “我传递的讯息很简单,就是让他注意,如果等那些神武都回到武天域之后,我却没有回到武天域,就把我给他的令牌讯息,直接传递出去。”

    方恒笑道,“换句话来说,如果你刚才没有让我留下,让我直接和他们一起走,那我白师兄什么都不会做,但是你偏偏把我留下了,那没办法,我白师兄自然会给你的师弟发送讯息,所以简单的来讲,我把传给你师弟的讯息传给了我师兄,我师兄观察结果,结果却是我没出来,那我师兄就把我的讯息传出去了,而在你我说话的这段时间当中,我能肯定,你那位师弟,已经察觉到了我传递给他的讯息,而且,他绝对会飞速前来。”

    听到这话,丹天地的身体颤抖起来。

    方恒这时候笑容更浓,“你现在应该觉得自己很可笑是吧,说实在的,你的确很可笑,你也不想想,我方恒能走到这里,能让这么多神武境都听我的,我会那么傻么?为什么你把我留下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说,我甚至连反抗都没有?为什么最后两个想帮我的人,我都不让他们帮?反而让他们走?是因为我早就算计到了这一步,同时我之所以让他们走,我之所以不多说,我就是再给你机会!如果你能稍微动点脑子,想想我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人的帮助,从始至终都这么安静,那你就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局面,咱们都是皆大欢喜,可你就是忍不住对吧?太古丹道第一人,炼丹师中的神话,就是忍不住向我这么个魂武境的后生晚辈低头。”

    话语落地,丹天地的脸色立刻由白转红,又由红转青,到最后干脆变了紫青之色,身体颤抖不停。

    显然,此刻的他,已经气疯了。

    “我这就杀了你!”

    轰!

    终于,一道爆吼声从丹天地嘴里响起,只是刹那,丹天地的手掌就一下抓向了方恒,无穷的空间在此刻都开始接连爆炸,丹天地这是真怒了,要瞬间就把方恒的脑袋给摘掉!

    正如方恒所说的一样,他堂堂一个太古神武,丹道神话,当年被正魔两道同时算计,都能活到现在,现在却被方恒这么一个人算计的死死的,那他怎么忍得住这种怒火!

    特别是方恒刚才的解释,那不是力量方面的攻击,却是心灵方面的重击,一点又一点的把他的自信给击碎,这种愤怒,是能把世界都摧毁的。

    只是面对如此凶猛的攻击,方恒却是根本不懂,脸上的笑容依旧在。

    好像这一幕,也是方恒所料一般,好像方恒知道,不管这丹天地的手段在凶,也伤不了他。

    “可恶!”

    丹天地怒吼一声,方恒这始终运筹帷幄吃定他的神情,让他更愤怒了,也让他的攻击更快了。

    只是不管他多愤怒,他出手有多凶猛,当他的手掌到了方恒面前的时候,另一只手掌,却突然从虚空中出现。

    这是一只无比枯槁的苍老手掌,或者说,这根本不是一只手掌,这就是一个人类的手骨。

    砰!

    闷响声响起,丹天地那足以毁天灭地一般的气势和能量,在这只手掌之下,直接湮灭。

    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平静了。

    好像刚才那股力量,如同幻境一般,根本不是真实存在。

    只是方恒和丹天地都知道,刚才丹天地的力量,不是幻境。

    方恒的笑容更浓,丹天地的脸色瞬间变白。

    喀拉!

    一道空间碎裂声响起,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大炮,面容被黑色帽子遮住的神秘人,突然来到了场中,站到了方恒的面前。

    “丹青生!”

    一看到这黑袍人来临,丹天地顿时大吼一声,手掌突地一甩,强横的力量爆发,直接就挣脱开了这白骨一般的手掌,身体开始飞快退后起来。

    这黑袍人也没有在意,只是捏了捏自己白骨一般的手掌,下一刻就阴笑道,“闭关了几万年,身体果然有些生锈了。”

    “呵呵,再晚辈眼里,丹前辈却是老当益壮。”

    方恒这时候却是笑道。

    “桀桀桀…你居然不怕我?果然是个有胆子的小子啊。”

    听到方恒的话,这黑袍人继续阴笑起来,下一刻就转头,“莫非你觉得,我发下了世界誓言不会杀你,我就真不会杀你了?”

    “我没那么觉得。”

    方恒继续笑道,“对前辈这种存在来说,世界誓言有一定的束缚力不假,却也不是绝对的束缚力,前辈要向杀我,自然是不怕这点束缚的。”

    “嘿嘿,那你为何这么冷静?”

    黑袍人笑道。

    “因为前辈如果这时候杀我,那对前辈来说,是非常不值的,虽然前辈不在乎那点束缚,但束缚依旧存在,难道前辈要为了杀我,就付出那种反噬的代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