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狐狸

    “看来我别无选择了。○”

    沉默片刻后,方恒淡淡道。

    “认清这一点,是极好的。”丹天地笑着说道。

    “罢了,我会去你给我的地方的,但是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方恒冷冷道,“就算我得到了你的传承,我也不会以你的传人自居。”

    “无所谓,我只希望我的本事能够有继承人,至于这个继承人承不承认是我的传人,我岂会在乎?”

    丹天地笑道,“如果我是在乎虚名的家伙,我也不会是这个下场了。”

    嗖!

    话语说完,这丹天地的身影就是一晃,直接消失在了这金色的大殿中,同一时间,随着老者的消失,这金色的大殿也瞬间缩小,下一刻就化为了金色的光华,直接进入到了方恒的灵魂之内。

    感受着自己灵魂之内那金色的光华,方恒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知道,这宫殿,他真的拿不出来。

    “看来,真的只能冒一次险了。”

    自语一声,下一刻,方恒就盘坐下来,他知道,这时候的时间每一点都是极为重要的了,他必须要做好自己能做好的一切准备。

    时间缓缓的过去,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一半左右。

    等到第十八天的时候,盘坐在神武世界内的方恒突地睁开了双眼,看向了外界。

    只见此刻的外界,九大神武也都站起身来了,恭敬的对着一个老者行礼。

    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守界门的大长老,飞蝗!

    “方恒在哪?我要见他。”

    一道话语从外界的飞蝗嘴里吐出,神武世界内的方恒听到也是眉头一皱,却没有犹豫,身体一闪,就直接离开了神武世界,来到了外界。

    “他在神武世界中…啊,他来了。”

    就在这时,正在解释的元太一也是直接说了一句。

    飞蝗这时候也看向了方恒,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

    “呵呵,晚辈方恒,见过飞蝗前辈。”

    一看到飞蝗,方恒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抱拳,行了一个晚辈礼。

    “哈哈,好小子,这才多长时间?半年左右,你就已经进不到了这个地步了,就我都能感觉到一定的威胁,啧啧,你果然不简单啊。”

    飞蝗大笑一声,看着方恒道,“我现在真是要多后悔有多后悔,早知你天资如此,当初我就是死也要把你从兰兄手里抢过来。”

    “呵呵,飞蝗前辈折煞晚辈了,晚辈不过一个魂武境,哪里能当得起飞蝗前辈如此夸奖,况且当初兰风前辈收我为徒的时候不也是说了么,散修联盟和守界门是朋友,那晚辈和守界门自然也是朋友,所以飞蝗前辈把晚辈当徒弟看,也是一样的。”

    方恒立刻客气的回应道,话语里半点没有狂傲的意思,让飞蝗听着不停的点头。

    “呵呵,好小子,你能这么说,就证明你是真懂事,我很高兴,不过之前你和我徒元太一……”

    “哈哈,不过是随意切磋而已,我仰慕元兄已久,所以在之前来的时候就和元兄切磋了一下,我想这应该没什么吧。”

    方恒大笑一声,直接打断了兰风的话,“当然了,如果元兄非要计较这件事情,我也没办法,我可以向元兄道歉。”

    听到这话,元太一的脸色都扭曲起来,心里暗骂方恒无耻,之前把他羞辱到那个地步竟说成切磋,只是现在有师尊在此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挤出一丝笑容道,“方兄客气了,正如你说的那样,之前你我不过是切磋武学罢了,我又岂会在意这种小事?”

    “元兄果然心胸宽广,佩服。”

    方恒立刻笑着拱了拱手,下一刻就看向了飞蝗,“飞蝗前辈,您觉得如何?”

    “哈哈,这是你们两个晚辈之间的事情,既然你们两个晚辈都不在乎,我这个老头子还能说什么。”

    飞蝗这时候也是大笑一声,做出了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方恒见此也是笑着点头,他明白,这飞蝗心中肯定也在骂他无耻,只是这有什么?他的身份在这,只要他笑脸相待,这飞蝗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呵呵,行了,这些小事就不说了。”

    片刻之后,飞蝗的笑声才停了下来,目光看着方恒道,“方恒,我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一下。”

    “只要在晚辈能力范围之内,飞蝗前辈但说无妨。”

    方恒立刻笑道。

    “呵呵,真的?”

    飞蝗笑着问道。

    “岂会是假的?”方恒也笑道。

    “那好,我也不兜圈子了,这一次我来,其实就是想要看看那个金色宫殿的。”

    飞蝗笑道,“不瞒你说,我守界门已经连夜用造化之力炼制出了一个造化神鼎的仿制品,我想要看看,我这个仿制品管不管用,方恒,你是兰风兄的弟子,又是散修联盟的外围成员,你刚才也说,我可以把你当徒弟看,所以,我的要求,你能不能满足呢?”

    直白的话语吐出,场中的几个神武也都是目光一闪,此刻他们非常明白飞蝗的意思,就是想要抢在其他三派的高手到来之前,先一步进行试验,看看能不能掌握到这金色宫殿内部秘密。

    别人能明白这意思,方恒岂会不明白,是以第一时间,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为难之色。

    “不瞒前辈,这件事情,实在是超出了晚辈的能力范围之外了,要知道,四大派共同的决定,就是无法违抗的命令,而这命令说要一个月后,四大派分别派出新的代表,我才要把这金色宫殿拿出来,让四大派代表共同参详,那晚辈那里有胆子违反呢?”

    “呵呵,这件事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

    飞蝗笑道,“至于他们嘛,你放心,他们都是我的人,我让他们不说,他们绝对不会多说。”

    这话一出,其他九大神武也都是立刻点头,“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见到这么多人纷纷表态,方恒的心中也暗骂了一声老狐狸,脸上却是笑道,“呵呵,飞蝗前辈,这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就算前辈不说,在这里的诸位也都不说,不过万一消息走漏了呢?”

    “你信不过我么?”

    飞蝗笑道。

    “不是信不过,飞蝗前辈如此人物,谁敢信不过?”方恒笑道,“而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这么说,你是不同意了?”

    飞蝗道。

    “呵呵,不是不同意,是无能为力。”方恒笑道,“您是前辈,总不能让晚辈冒着生命危险干这件事情吧。”

    “我让场中的人都发下世界誓言保证行不行?”飞蝗笑道。

    “这不是保证不保证的事情。”方恒笑道,“这是不能做的事情。”

    “是么?”

    飞蝗的笑容突地一收,“如果非得让你把金色宫殿能拿出来呢?”

    这话一出,一股冷冷的气息也从飞蝗的身上散发了出来,当即就让方恒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那没办法,晚辈只能通知我兰风师尊了。”

    方恒却是笑容不变道。

    “你觉得你有机会么?”兰风淡淡道。

    “我愿意试试。”方恒再次笑道,只是这一次,他的手却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见到这一幕,场中的神武的眼神都闪过了一抹震惊。

    直到此刻,他们才真正的知道方恒的胆子到底有多大!

    面对守界门大长老,方恒都是说不行就不行,哪怕脸上笑容灿烂,只是那话语里,却是一步不让。

    如此勇气,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方恒却是心中冷笑,他非常清楚,这件事情他是怎么都不能同意的,不要说现在他根本就拿不出来这金色宫殿,就算他拿得出来,他也不能拿,不然他就成为了违反四大派命令的人,到时就算四大派不会对他如何,他也会一瞬间在四大派高层中失去公信力,以后谁还信他?

    见到方恒笑容满脸,手掌却握在了剑柄上,飞蝗也是眼神更加冷漠,脚步突然跨前了一步。

    嗡!

    只是一步,一股无形的波动就从飞蝗的身上散发开来,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实际上方恒那猛然向后拉扯的衣襟,却证明了此刻的方恒遭受了多大的压力!

    “哈哈,飞蝗前辈这是要指点晚辈?那晚辈可求之不得了。”

    感受到这股压力,方恒也是大笑一声,身体不但没有退后,反猛然向前一跨!

    轰!

    一道剧烈的爆炸声从方恒的体内传出,肉眼可见,方恒这只是一跨步,就让面前的虚空突然开始撕裂起来。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眼神大变,谁都没有想到,面对飞蝗的压力,方恒竟敢反击!

    一旁站着的元太一此刻也是心中震撼,看着方恒的眼神中,闪过了一道极为复杂的神色。

    之前一次他被方恒羞辱,他还以为自己是大意了。

    现在看到方恒,他却知道,就算自己全神贯注的盯着方恒,他也不是方恒的对手!

    不冲别的,就冲方恒这敢于和他师尊硬碰硬的胆量,他就是一百个不如!

    “呵呵,你胆子很大。”

    看着方恒竟敢向着自己跨步,飞蝗也突地一笑,道,“不过你知不知道,胆子很大的人,往往都会吃很大的亏?”

    “吃亏吃多了,就习惯了。”

    方恒笑道,“而且不瞒飞蝗前辈,我吃的亏,你是想象不到的。”

    “是吗?”

    “是。”

    方恒笑着点头,“所以我真的很好奇,飞蝗前辈能让晚辈吃什么亏。”

    软中带硬的话语吐出,飞蝗的眼神也是一下就沉了起来。

    沉默片刻后,飞蝗的眼神突地一闪,下一刻就突地笑出声来。

    “呵呵,好小子,你果然是胆魄俱全的天才,不错不错,兰风兄能收你这么一个徒弟,真是好事一件。”

    这话一出,方恒也是一笑,心中却暗骂这老狐狸无耻,他非常清楚,要是刚才他退缩哪怕一步,事情的结果就不是这样了,现在这飞蝗见压不下他,就猛的变为了慈祥长辈指点晚辈的样子,当真就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当然,心里骂是心里骂,面上的方恒却是笑容无比灿烂,道,“呵呵,飞蝗前辈夸奖了,是晚辈侥幸,才拜入了兰风师尊之下。”

    “小狐狸。”

    听到方恒这话,飞蝗也是心中暗骂,脸上却笑道,“哈哈,是我失言了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