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无法脱局

    “只是不想浪费时间罢了。

    方恒笑道,“不如前辈直接和说说好处吧。”

    “呵呵,实实在在的好处,现在是没有的。”

    听到方恒的话,老者也是直接道,“我只能提供给你一个地点,而那个地点中,才有真正的大好处。”

    “什么意思?”

    方恒不解道。

    “你看看吧。”

    听到这话,老者也没有在多说,手指一点,一道光华就飞了出来,直接进入到了方恒的脑海之内,顿时让方恒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区域。

    “嗯?”

    一看到脑海中的画面,方恒的眉毛也是一挑,“这是什么地方?”

    “我的炼丹房。”

    老者笑道,“那里,有着我生前储存的一切珍贵药材,还有着我的炼丹书籍,当然了,还有许多的功法,神器,总之好东西无穷无尽,你想要获得好处,那你就得去那里才能获得。”

    “是么?”

    听到这话,“你不是说,得到造化神鼎的人,就是你的传人么?为何还要搞的这么麻烦?”

    “呵呵,我什么时候说,造化神鼎只有一个了?”

    老者笑道,“造化神鼎,是我核心至宝,其阶位,早就已经超越了神器的等级,达到了圣器的程度,当年我陨落后,我的圣器也自行分解,化为了数个神鼎,流落在武天域各个区域中,换句话来说,每一个得到了我造化神鼎分解的人,都有资格,前往我的真正的炼丹房,得到我的宝贝,我的传承。

    “原来如此。”

    方恒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老者,“不过前辈这个网撒的也太大了些吧,按照前辈所说,每一个得到分解后造化神鼎的人,都是您的传人之一,那接下来,一定会引起剧烈的争斗,这对前辈又有什么好处呢?”

    “呵呵,想要证明一个人真正的天才,那么就是把他放到一群天才里,让他和这一群天才竞争。”

    老者笑道,“而最终活下来的,就是天才中的天才了,这种人,才有资格做我的传人。”

    “是么?”

    方恒眼神闪烁,“可这种事情前辈未免太一厢情愿了一些,要知道,一群天才争斗所引起的后果,很可能是同归于尽的。”

    “呵呵,无妨,我有的是时间等。”

    老者笑道,“死了一批,还会再来一批,等这再来一批的人死了,还会有新一批的人出现,反正总是能等到真正的天才的。”

    “看前辈这意思,好像这种事情,前辈经历了不止一次了。”方恒淡淡道,“那我能问问,前辈经历了几次这种挑选传人的事情么?”

    “嗯,十几次还是有的。”

    老者摸了摸下巴,笑道,“不过很可惜,这十几次的人虽然都很不错,但都通不过我的考验,所以就都死了。

    “十几次!”

    听到这话,方恒的眼神也是一下收缩起来了,就这一句话,他就知道这丹天地的传承到底有多难获得了。

    “前辈说,这其中还有您自己设下的考验?”

    沉默了一会儿后,方恒再次问道。

    “那当然,毕竟是我的传人,我岂能不考验一下?”

    丹天地笑道。

    “换句话来说,造化神鼎不止一个,每一个获得造化神鼎的人,都有资格前往前辈真正的炼丹房,去获得前辈真正的传承,这些人彼此会明争暗斗,同时在这些人明争暗斗之后,还要面对前辈留下的种种考验,只有能够把所有传承者全部打败,然后最终还能通过前辈考验的人,才能最终获得前辈的传承,是这意思么?”

    方恒直接道。

    “你的理解能力很不错,是的,就是这个意思。”

    丹天地笑着点头。

    “那就算了,前辈的传承我不要了。”

    方恒突地道。

    “哦?”

    听到方恒的话,丹天地眉毛一挑,笑道,“为何不要呢?”

    “前辈刚才说了,像这种事情前辈已经经历了十几次,而且没有一次,是成功的,这死亡率是百分之百。”

    方恒道,“既然是百分之百的死亡率,那我干嘛还去?找死么?”

    “呵呵,对普通的天才来说,这的确是百分之百的死亡率,可是对真正的天才来说,这还是有机会的。

    丹天地笑道,“之前的他们都死了,只能证明他们不是真正的天才。”

    “或许吧。”方恒淡淡道,“不过,我是没兴趣用自己的生命去证明自己是真正的天才的。”

    “哈哈,你可不像是这种人啊。”

    丹天地大笑一声,“我观察了一下你的部分记忆,根据你的记忆来看,你这小子经历的生命危险不计其数,或者说,生命危险对你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你还怕我设立下的考验了?”

    “前辈看了我的记忆?”方恒脸色一变。

    “呵呵,不必紧张,我只是看了你的部分记忆而已,你真正重要的核心记忆,我是无法看的,因为我只是一缕残魂,没那个能力。”

    丹天地笑着摇头。

    “这样么?”方恒放下了心,“那也怪不得前辈会这么说了,我是经常和危险相伴,不过,这些危险,都是在我的掌控之内的,所以看起来是危险,实际上,倒不如说是一些考验,而前辈所说的事情,却是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的,我无法掌控。”

    “无法掌控,就是你退缩的理由?”丹天地笑着道。

    “不是退缩,而是自知。”方恒淡淡道。

    “呵呵,好听一点叫自知,难听一点就叫退缩了。”丹天地再次笑道,“这世间的事情不计其数,哪里有人能把这些事情一一掌控的?所谓武者,要的不是掌控,而是破局,哪怕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外,也要去闯一闯,这样风险或许会很大,但是收益也会很大。

    “这依旧是前辈的理念,当然,这个理念,也不能说不对,高利益,必然伴随着高风险。”

    方恒笑了笑,“但是反过来,高风险,却不一定有高利益。”

    “呵呵,你自己都说不一定,那你为何不去试试呢?”丹天地笑道。

    “我不喜欢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方恒淡淡道。

    “人若只是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那是永远都无法进步的。”丹天地摇头。

    “我也没说我只会做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超出我的能力范围,进行适当的冒险,我也不反感。”方恒淡淡道,“但是根据前辈的所说,这个险对我来说不是适当的,那就不行了。”

    “换句话来说,你会冒一定的风险,但你不会冒很大的风险,是这意思吧。”丹天地笑道。

    “前辈就是前辈。”方恒也是笑着一点头。

    “呵呵,那可真是可惜,你是我见过的最天才的一个魂武境了,你能当我传人,自然是极好的,可惜咱们理念不合。”

    丹天地笑着摇摇头。

    “是啊,道不同,不相为谋,祝前辈早日找到称心如意的传人……”

    “哈哈,你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

    丹天地突地大笑一声,打断了方恒的话道,“虽然咱们理念不合,但是你已经入局了,那你自然就是无法在脱局。”

    “什么意思?”

    方恒脸色立刻一变。

    “自从你把造化神鼎放入到这个金色宫殿之内,你,就已经是我的传人之一。”

    丹天地笑道,“换句话来说,等你离开这个宫殿的时候,这个宫殿,就会和你的灵魂合为一体,永远无法舍弃。”

    “是这样么?”方恒眼神立刻一变。

    “是的。”丹天地笑道,“当然了,这所谓的无法舍弃也不是一定的,你如果达到神武,以你的手段和力量,绝对能找到方法和我这金色宫殿分离的,但关键是,你有那个时间么?”

    听到这话,方恒的眼神也冷了下来。

    “你没有。”

    看着方恒的眼神,丹天地继续笑道,“我能看得出来,你很强,但是这种强,恰恰是束缚你突破境界的关隘,你想突破境界,还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之中,其他获得了金色宫殿的存在,也就是我的其他传人们,都会感应到你,然后,他们都会来找你,到时候就算你不想和他们争斗,他们也得对付你了。”

    这话一出,方恒的眼神更冷了。

    “对了,还有更为关键的一点,根据你的记忆来看,这金色宫殿的存在,不是你一个人知道的,而是有很多人都知道的,而且他们已经打算合力探索这宫殿内的秘密了,等你离开这个宫殿之后,宫殿融入到你的灵魂中,到时那些人再让你把宫殿拿出来,你却拿不出来,你说,你会面对什么样的危险?”

    丹天地笑道。

    “前辈,你这样做,不好吧。”

    方恒这时候冷冷说话了,“你这和逼着我陷入危险有什么区别?”

    “你要搞清楚,不是我在逼你,你现在的境况,完全是你一个人造成的,当初你买造化神鼎的时候,我有让你买么?这金色宫殿出现在你面前之后,你完全可以不让造化神鼎进入其中,可你偏偏让造化神鼎进入其中,召唤出了我,我问你,这是我让你这么做的么?”

    丹天地笑着道。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方恒也是说不出话来。

    “你看,这都是你自己做的,这也都是你自己的抉择,那么,你怎么能怪我呢?”

    丹天地看着方恒,“如果你不贪心,就不会这样。”

    “但人都是贪心的。”方恒冷冷道,“或许,是好奇的。”

    “呵呵,贪心和好奇,两者的区别并不大,而且我就是在利用人的贪心和好奇,不然我怎么选择我的传人?”丹天地笑道,“而你,是在恰巧的时机选中了我,同样,也是我选中了你。”

    “你信不信我把这宫殿给毁了?”

    方恒冷冷道。

    “如果你有这个能力的话,那你可以毁,不过我能肯定,你没这能力。”

    丹天地笑道,“就算我现在只是一缕残魂,无法对任何人做出实质性的威胁,但是我的自保能力,也是顶尖的。”

    听到这话,方恒的拳头也一下握紧了。

    的确,在刚才这丹天地说他已经无法脱局的时候他就已经仔细观察起了这金色的宫殿,结论是以他现阶段所有的力量,确实无法让其毁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