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吾皇与我主

    “能用剑对准我三个时辰还能站着,不得不说,你在剑道上还是有点本事的,比之前我说的要高那么一些。

    背剑老者轻蔑笑道,“不过,仅仅是这样了么?”

    嗡!

    随着背剑老者的话语吐出,持剑对着背剑老者的方恒也是身体蓦然一抖。

    不用剑对着老者不知道,一旦用剑对着老者,方恒才知道这老者是怎么样的恐怖。

    剑,就好像是这个老者的臣民。

    老者,就好像是剑中的帝王。

    臣民,怎么能对着自己的帝王发动攻击?

    哪怕是平视,臣民都是心惊胆战,更不要说发动攻击了。

    此刻的方恒就是这种感觉。

    他的剑看起来是平的。

    只是在方恒的感觉里,他的剑却是弯的。

    他的剑意一直在汇聚,三个时辰已经让他积蓄到了极限,随时都能爆发的地步,只是在他的感觉里,他的剑意却是毫无斗志。

    只要不对这个老者发动攻击就好。

    只要不用剑指着这个老者,我可以斩破一切。

    这是他的剑意在传达给他的讯息。

    好像此刻的他,已经和他自身的剑意分离,变为了两个独立的个体。

    “怎么会如此?”

    一个念头划过了方恒的脑海,此刻的方恒心中充满疑惑。

    剑意,是属于他自己的,怎么会变为另一个富有思想的存在和他谈条件?

    “你到底是谁?”

    看着手里的真武剑,方恒在心中喃喃道。

    “我是你的剑,我是你的力量。”

    一道莫名的回答在方恒的心中传出,让方恒的眼神收缩了一下。

    “既是我的力量,为何要反抗我的意志?”

    “不是反抗,是劝告,我不想攻击他,我也无法攻击他。”

    “为什么?”

    “因为我是剑,而他是剑中之皇,我怎么可能对吾皇发动攻击?”

    “你是不是搞错了一点,我才是你的皇。”

    方恒眼神冷了下来,心中暗道。

    “你是我的主人,却不是我的皇,我可以为你斩杀一切,但我不可以为你斩杀我的皇。”

    “那你就没必要存在了。”

    方恒冷冷道。

    “你舍得丢弃我么?丢弃了我,你还有什么呢?”

    “我还有我。”方恒淡淡道。

    “没有我的你,还是你么?”

    “恰恰相反,没有你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方恒冷冷道。

    “为什么?”

    “因为我要做的事情,谁都不能阻拦,包括所谓的我自己。”

    冷冷的话语在方恒的心中响起,方恒心中那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声音也瞬间停止了说话,似乎它也无言了。

    “不愿意跟着我,你就走吧,愿意跟着我,你就来吧,但不管你愿意跟着我还是不愿意跟着我,我都会做我想做的事情,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方恒在心底再次说了一句,下一刻,他的眼神就是一肃,持剑的手掌,突然间松开了!

    当啷!

    脆响传出,原本在方恒手里拿着的真武剑,直接掉下来了。

    “哦?”

    看到这一幕,背剑老者脸上的轻蔑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意外。

    凌性老者的脸上,也是一瞬间就露出了笑容。

    “我似乎要赢了。”

    “这可不见得。”

    背剑老者淡淡道,“连剑都拿不稳的人,何谈修剑?”

    “哈哈,你是在自己骗自己么?”

    凌性老者大笑一声,“在外人眼里他是剑拿不稳,但是在你我眼里,他是把剑丢了。”

    “把剑都丢了,还谈什么剑修?”

    背剑老者淡淡道。

    “他丢的只是一个壳。”

    凌性老者笑道,“或者说,他丢的,是自己的畏惧。”

    “没有壳的剑,还算剑?”背剑老者眉毛一挑,淡笑道,“他是丢掉了自己的畏惧,但同时,他也丢掉了自己的剑,没有剑,只有剑意的他,伤不了我一根毫毛。”

    “那就拭目以待吧。”

    凌性老者再次一笑,背剑老者也是没在说话,只是看着方恒。

    同样,对于两个老者的谈话,此刻的方恒是没有半点觉察的。

    在他的眼里,这个老者依旧是剑中的皇帝。

    只是,他却不再是这个皇帝的臣民。

    从丢掉剑的那一刻,他就感觉自己好像一个一无所有,浑身是伤的叛军,被这个皇帝率领的无数大军层层包围。

    他似乎已经陷入了死境。

    只是这时候的他,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之前的他是这皇帝的臣民,他不甘。

    现在的他是凄惨的叛军,他却感到一股无比的自由。

    这是不在不甘的自由。

    “皇帝也好,帝王也罢,这都与我无关。”

    “我要做的事,就是我自己都无法阻拦,何况你?”

    “就算你有千军万马,就算你有无上威严。”

    “只要你挡我的路,我照样让你血溅五步!”

    轰!

    随着方恒念头的闪烁,他身上始终压抑着的剑意也猛然爆发了出来!

    如同腾飞向天的神龙,又如同平地而起的狂风!

    只是一刹,两个老者身后的瀑布,都停止了下落,转为了倒流!

    似乎这一刻的方恒,已经化为了那太古混沌中的造物主。

    他要做的事情,在不合理,也会变为合理。

    终于,见到这一幕的背剑老者,脸色终于变了,变得严肃起来。

    凌性老者却是不停的笑着点头,似乎非常高兴。

    方恒却依旧没有在乎这两个老者的表情。

    他眼前的只有挡路者,他只有一个目的,干掉一切的挡路者。

    那他岂会在在乎老者的表情?

    嗖!

    破空声突然响起!

    没有任何的迟疑,更没有任何让人反应过来的时间。

    只是一刹,或者说一刹都不到。

    方恒的身影到了老者的面前,一指向着老者的脑袋刺了过去。

    不是点,是刺!

    此刻的方恒,手中无剑,只是他却以指化剑!

    他就是要用自己的剑,斩掉老者的头发。

    他只要老者的一根头发,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哼!”

    面临方恒这暴起的一击,盘坐的老者却依旧没有动弹,只是蓦然冷哼一声。

    轰咔!

    如惊雷降世,万物震惶!

    只是一瞬,方恒那暴起的身体,就在虚空中停顿住了。

    在方恒的眼中,这个皇帝好像已经站起身来。

    他周边的御林军,也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长矛,指向了他。

    只要他的手指碰到这皇帝的发丝,他就会被这皇帝御林军的长矛先一步捅死。

    他非常清楚,老者没有站起身来,老者还是那个背剑老者,他还是在盘坐。

    御林军也只是精神上的产物,实质上只是老者的剑气。

    只是这种无比真实的感觉,却让方恒陷入了一种束手无策的境地。

    这不是犹豫,要是犹豫,他不会攻击,这只是衡量局势之后脑海中给出的正确答案。

    他想斩杀这皇帝,只是现实却是他用的只是手指,对方用的是长矛。

    手指怎么抵得过长矛?

    “如果我的剑在手就好了。”

    一个念头划过了方恒的脑海,这一刻的方恒,心中很是惋惜。

    他在惋惜他的剑。

    他不是在后悔自己丢弃了剑,他只是单纯的惋惜此刻没有剑愿意最随他一战。

    嗡!

    一道震动声突然响起。

    这不是从方恒体内传出的,更不是从这背剑老者的身上传出。

    这是从他之前丢弃的真武剑上传出的!

    嗖!

    几乎就在震动停止的一瞬,那真武剑就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瞬间到了方恒的手里。

    “我一直都在你的手里,哪怕你已经丢弃了我,我也在你的手里。”

    “可他不是你的皇么?”

    方恒心中淡淡道。

    “你是我的主人。”

    “你不是说了,就算我是你的主人,你也不会斩杀你的皇么?”

    “我没说,我之前说了,我只是劝告,但是你却依旧对着吾皇发动了攻击。”

    “我发动攻击,不代表你也要发动攻击。”

    “你错了,你发动攻击,我就必须要发动攻击。”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力量,我是你的剑,你心之所向,便是我斩杀之处。”

    听到这话,方恒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还是忠于我的。”

    “我一直都是忠于您的。”

    “那就不要废话了,我要他头发!”

    “那我就会要他头皮。”

    唰!

    剑光划过,一片煞白!

    天与地是白的,山林水木是白的。

    似乎随着方恒这一剑的斩落,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成了白的。

    只是在这一片白的世界中,却突然出现了一点红色。

    红色很少,只是在完全被白色充斥的单调世界中,却是无比显眼。

    如同黑夜中的微光,又如同梦境般的缺陷。

    轰!

    一道爆炸声突然传来!

    煞白的画面突然消失!

    瀑布,被方恒削成了两截!

    茂盛的林木,完全从中断开!

    范围,方圆百里!

    凌性老者没有动。

    背剑老者也没用动。

    方恒却是动了。

    他手掌一动,就把真武剑,插进了腰间的剑鞘之中。

    下一刻,他双手抱拳,恭敬的对着面前的背剑老者行了一礼。

    “本想斩落前辈发丝,却没想到让前辈受了伤,是晚辈失礼了。”

    话语吐出,凌性老者愣了愣,看向了背剑老者。

    却见背剑老者的额头,裂开了一条不大的裂口。

    一抹鲜红的鲜血,从裂口中流了出来,很快就蔓延到了老者的脸颊上,映衬着老者的脸颊,无比骇人。

    至于发丝,已经在这背剑老者的身前飘扬了一地。

    “哈哈,哈哈哈……”

    许久之后,凌性老者突地大笑起来。

    “我就说这小子能赢,你还偏不信,现在好了吧,不光发丝被斩了不少,连带着头皮都破了,哈哈哈,剑一,你可是输了。”

    话语传出,震得天地都嗡嗡作响,背剑老者的身体也是在这一刻轻微一震,似乎反应了过来。

    他抬起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伤痕,下一刻,他就看向了自己的手,一抹鲜红,正在手掌心流淌。

    “我输了。”

    没有任何的多言,老者直接吐出了三个字,下一刻他的手掌就是一挥,一个绿色的葫芦就被他拿了出来,直接丢给了凌性老者。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

    凌性老者一把接过葫芦,下一刻就收了起来,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小子,你很不错。”

    终于,这时候的背剑老者抬起头,看向了方恒。

    “也只是不错而已。”

    方恒笑笑说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