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背剑老者

    “你可别打我徒弟的注意!”

    一听到灵韵的话,兰风也是神情一紧,下一刻就身体闪动,直接到了方恒的面前。

    “你抢我酒喝抢我丹药宝贝也就算了,我这徒弟你不能抢,你敢抢我就跟你拼了!”

    直白的话语吐出,听到这话的方恒心中暗暗咋舌,他刚才就知道这女子不简单,现在看来,这女子何止是不简单,简直就是个强到了极点的女土匪!

    女子听到这话也还是一愣,下一刻就咯咯笑了起来,“我不过随便说了那么一句,你还当真了,真是没意思。”

    嗖!

    话语说完,这女子的身影就是一闪,直接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方恒一愣,“这就走了?”

    “走了好。”

    兰风却是在此刻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下一刻就认真的对着这方恒说道,“这灵韵修为奇高,比我还高那么一些,我不是她对手,而且性情古怪,所以以后见到了她,务必要客气一些,她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尽量不要反抗,不然她可能真杀了你。”

    “这样么?我记住了。”方恒也是认真的点点头,“不过我不明白,这一片地盘不是师尊的么?师尊不喜欢她,为何还让她过来。”

    “理由很简单,一,是因为她和我一样,都是散修联盟的人,而且,论在散修联盟的身份,她还比我高,二,就是她实力强了。”

    兰风苦恼的挠挠头,“身份比我高,实力比我强,她要来,我怎么赶的走?”

    “原来是这样。”方恒点点头。

    “丹兄,你可也要小心一点,这灵韵最喜欢抢别人的丹药了,你炼丹的时候最好找个僻静点的地方。”

    兰风认真道,“不然她抢走了,那可真没办法了。”

    听到这话的丹海也是身体一抖,下一刻就点点头,“好,我记住了。”

    “那就走吧。”

    兰风点头,下一刻就身体腾空,带着方恒飞了起来,很快丹海也跟了上去。

    飞行了一会儿,很快,方恒就被兰风带到了一处水汽浓郁的地方,在飞了一段距离,方恒立刻看到了一座巨大的瀑布!

    这瀑布高有百丈,宽有数十丈,白色的河流自上而下轰轰坠落,每一下都如同惊雷一般,无比震撼人心。

    “嗯,找到了。”

    就在这时,兰风却是目光一亮,带着方恒就飞了下去,只见在隆隆的瀑布之旁,有着两个正在下棋的老者。

    这两个下棋的老者,一人背后背着一柄剑,正拿着黑色的棋子,凝眉苦思,另一个老者则是四仰八叉的躺在巨石上,呼呼的睡觉。

    “呵呵,剑兄,凌兄,你们两位还在下棋?”

    看着这两个老者,兰风笑着问道。

    “嗯?”

    一听到兰风的话,那正在呼呼大睡的老者一下睁开了眼睛,下一刻就笑道,“嘿嘿,原来是兰兄啊,今天怎么有闲心找我们来了?你不一直觉得我们俩无聊么?”

    “哈哈,哪里话,只是你们下棋下的太久了些,一下就是百年,我有些不耐烦罢了。”

    兰风大笑一声,“当然了,这一次来,我还是别有目的的,方恒,去,给我这两位兄台行礼。”

    “是。”

    听到这话,方恒立刻一点头,下一刻就走上前去,对着两个老者就分别一礼。

    “晚辈方恒,见过剑前辈,凌前辈。”

    话语吐出,那本来躺着的老者也一下坐了起来,看向了方恒,片刻后露出了笑容,“小娃娃不错。”

    “谢前辈夸奖。”

    方恒立刻道。

    “哼,我看不过一般,哪里称得上不错。”

    另一个背剑老者却是哼了一声,却连看都没看方恒一眼。

    “前辈说的是。”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立刻点头。

    “嗯?我和你说话了吗?”

    背剑老者眉毛一挑,下一刻就转头看向了方恒。

    这一下看向方恒,方恒的心神也是一颤,此刻这老者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一柄锋利的长剑一样,直接刺入了他的内心,似乎下一刻他就会死亡!

    “呼!”

    只是面临这种强烈的威压,方恒却是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下一刻就点了点头,“是,前辈没和我说话,是晚辈错了。”

    话语说着,方恒的脚步就是一转,避开了这背剑老者的目光,站到了一边。

    “哼。”

    见到方恒竟能在自己的目光下移动,老者的眼神也划过了一道意外之色,下一刻就看向了兰风。

    “别说废话,直接说你带这小子来想干什么吧。”

    “呵呵,自然是想让你们二位指导一下。”

    兰风笑道。

    “凭什么?”

    背剑老者淡淡道。

    “哈哈,剑兄,你没必要这么见外吧,你在我这地方住了有三千年了,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难道我这点要求剑兄都不同意?”

    兰风大笑道。

    “就是,你这老家伙也忒不要脸了一些,兰兄放心,他不指导,我指导。”

    另一个老者笑呵呵道。

    “哈哈,还是凌兄够意思。”兰风立刻笑道,“对了,忘了给你介绍一下了,这位是丹海,丹兄,境界低了一些,但却是一个炼丹大师。”

    “见过凌兄,剑兄。”

    丹海这时候也是客气的笑道,立刻上前抱了抱拳。

    “炼丹师!”凌性老者目光一下亮了,“哈哈,丹兄好,我叫凌飞。”

    “我叫剑一。”

    背剑老者这时候也是目光一闪,较为客气的说了一句。

    “哈哈,客气客气。”

    丹海这时候也是笑道,“以后两位兄台有什么需要的丹药就来找我,如果能提供材料,我免费为两位兄台炼制。”

    “哈哈,那以后可真要麻烦丹兄了!”

    凌性老者这时候眼神更亮了,背剑老者也终于维持不住脸上的冷漠,挤出了一些笑容对着丹海点头。

    “方恒,你就在这里好好向两位前辈讨教吧。”

    丹海这时候笑着说了一句,下一刻就转头,“兰兄,不知道可否为我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啊,没问题。”

    听到这话,兰风也是目光一闪,一下明白过来,笑道,“走,我正好有个炼丹的好地方,那里明显就是给丹兄准备的啊。”

    话语之间,兰风的身体就是一闪,直接走了,丹海却是再次笑着对方恒一点头,也身影一闪,直接离开。

    见到这一幕,凌性老者眼神一下亮了,看着方恒道,“呵呵,小娃娃,你和那丹兄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师尊的朋友。”

    方恒这时候也是笑着回答,他知道,刚才丹海故意对他说话,就是在向着两个老者展示他们俩的关系。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师尊呢?”凌性老者道。

    “师尊有些事情,和我暂时分开了,兰风前辈帮了我,又收我为徒,所以我现在有两个师尊。”方恒笑着说道。

    “哦。”凌性老者笑着点点头,下一刻就看向了背剑老者,“人家师尊可和那炼丹师是朋友,又是兰风的弟子,你真就不打算指点指点?”

    “哼,指点什么?学剑就是学剑,非要学些其他的东西,还自己融合到了剑道里面,不伦不类,我最烦这种家伙了。”

    背剑老者冷哼一声,听到这话的方恒也是目光闪烁起来。

    他知道,背剑老者这是在讽刺他会的太多,学的太杂。

    “小子,你对剑道什么看法?”

    凌性老者这时候笑着转头,对方恒道。

    “剑道也是武道,就和拳掌指腿各类武学一样,这都是武道中的一种,我学的是武道,自然是什么都要会一些。”

    方恒一笑,“物尽其用,是我学武的原则。”

    “物尽其用?”

    背剑老者这时候突地笑了,下一刻就从棋盘上转过目光,看向了方恒。

    “小子,你告诉我你哪里物尽其用了?剑,你用的好么?”

    “我还未出剑,前辈怎么就知道我剑用的好不好呢?”

    方恒再次一笑。

    “是么?”

    听到方恒的话,这背剑老者的眉头一下挑起来了,“那你倒是出剑我看看,我就坐在这里,你若能伤到我一根头发,我就把我的剑教给你。”

    “此话当真?”

    方恒认真道。

    “哈哈,若不当真,便如此棋。”

    喀拉!

    背剑老者大笑一声,手指一捏,原本在他手里的黑棋立刻粉碎。

    “好,那就请前辈恕罪了。”

    方恒点头,腰间的真武剑当即就拔了出来,一剑指向了那背剑老者!

    这一个动作,简单到了极致,任何人都能模仿,哪怕普通人都能轻易做到。

    只是从方恒的身上做出来,却完全有了一种不一样的韵味。

    似乎方恒的剑一出鞘,就已经横到了别人的脖子上,一股森寒的杀气开始散发了出来。

    “哦?”

    凌性老者一看到方恒的拔剑,也是眉头一挑,下一刻就笑着对背剑老者道,“倒是有那么一些意思。”

    “也不过就是有那么些意思而已。”

    背剑老者却是冷笑一声,“基本功还算不错,但真正如何,还得看看他出剑的火候。”

    话语吐出,凌性老者笑容更浓,“我赌这小子必然能断你发丝。”

    “你输了如何?”背剑老者淡淡道。

    “这棋算你赢了,我把我那酒给你。”

    凌性老者笑道,“你输了,那你就把你那酒给我。”

    “公平合理。”

    背剑老者淡淡道,“成交。”

    “好。”

    凌性老者立刻大笑一声,下一刻就看向了方恒,“小子,你可得加把劲啊。”

    听到这话的方恒却是没有说话,此刻他的目光,他的意识,他的一切,已经完全锁定了他眼前的这个背剑老者。

    一个时辰过去了。

    方恒没有动。

    两个时辰过去了。

    方恒还是没有动。

    终于,等第三个时辰过去之后,背剑老者的嘴角翘了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