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虚伪和真诚

    “我知道你是聪明人。”

    方恒冷冷道,下一刻就手掌一丢,直接把手里的皇玄血丢了出去,“不过聪明人也会犯错,所以我最后提醒你,不要犯错。”

    皇天门主身影一闪,就抱住了自己的儿子,下一刻就冷冷道,“只要你不对付我皇天门,那我就不会犯错。”

    “哼。”

    听到这话,方恒冷哼一声,却没有多说。

    不对付皇天门?皇天门对付他和龙神,差点没把他们师徒给逼死,方恒怎么会不对付皇天门?

    只是此刻这话不方便说,方恒也就不说了。

    “师尊,事情就这样了,我们走吧。”

    方恒哥这时候看向了兰风,直接道。

    “嗯。”

    兰风这时候也是点点头,下一刻目光就看向了皇天门主。

    “多了我不在说,不过你和我徒弟之间达成的协议,你最好不要有半点违反,否则来日就算我徒弟不找你报仇,我也会亲自来你皇天门,届时若是你皇天门能留下一条狗,一只鸡,都算我无能。”

    喀拉拉!

    话语说完,兰风的手指就是一点,一条空间通道立刻成形,方恒立刻和丹海一起跨了进去,兰风也没再多说,直接就走进了通道中。

    瞬息间,三人就消失不见。

    看着场中消失的身影,皇天门主等一众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气,其他八大派的人也是目光闪烁,不知在想着什么。

    片刻后,群星宗的一个高手站起身来笑道,“呵呵,飞蝗大长老,我突然想起来我宗内还有一些事情,所以就不再这里多待了,请飞蝗大长老恕罪。”

    “我太一宗也是如此。”

    “我天海皇朝也有事。”

    一连串的话语开始从这八大派的人嘴里吐出,仅仅是片刻,八大派的人都表达了自己想要离去的想法。

    看到这一幕,皇天门和云霄门的人脸色更白。

    他们知道这些人的意思,什么门内有事,都是借口!

    这八大派想走,说白了,就是不想在和他们联盟有联系,以免被那兰风和方恒误会!

    他们被孤立了。

    “嗯,门内有事,自然都是要回去的,这我能理解,皇天门主,打开通道,让他们都走吧。”

    飞蝗大长老自然也是看透了他们的想法,只是却没有说透,只是吩咐了皇天门主一声。

    听到这话,皇天门主也是说不出话来,只能默默的散发力量,瞬息间就凝聚成了无数空间通道,那八大派的人见到空间通道成形,身体纷纷闪动,当场就带着各自的弟子离开了,除了对飞蝗打了招呼,对皇天门的联盟,却是连理都不理。

    很快,八大派的高手就已经走光,场中只剩下了飞蝗一众守界门之人,以及皇天门的人。

    “切磋大会,现在也没必要举行了,都走了,还举行什么?”

    见到那些人都走了,飞蝗也是一笑,目光看向了皇天门主。

    “让飞蝗大人见笑了。”

    皇天门主脸色苦涩的说了一句。

    “见笑?这没什么见笑的,这个世界道理很简单,成王败寇,那这又有什么好笑的呢?”

    飞蝗摆了摆手,“散修联盟你们惹不起,但是散修联盟的人,也不会来惹你们,只要你不惹他们。”

    “可是方恒……”

    “方恒是方恒,散修联盟是散修联盟,他现在只是和散修联盟有了关系,却不代表他就是散修联盟的人。”

    飞蝗笑道,“而且,你不是有牵制方恒的手段么?那你还怕什么?”

    这话一出,顿时,本来脸色苦涩的皇天门主也是眼神一亮,点了点头,只是下一刻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疑惑之色。

    他似乎不明白,怎么飞蝗这个时候又和他们站在一起了。

    “呵呵,你要搞清楚,守界门是守界门,散修联盟是散修联盟,就算彼此交情再好,这也是两个组织,而你皇天门建立的联盟,却是愿意成为我守界门附庸的。”

    好像看出了皇天门主的疑惑,飞蝗笑道,“所以,你们和我们的关系终究是要近一些,哪怕你们得罪了散修联盟,只要你们承认你们是我守界门的附庸,那我们就会照顾你们。”

    直白的话语吐出,皇天门主等人都是目光一亮,下一刻就纷纷点头,“我等愿为守界门效死!”

    “呵呵,效死不用,我们不要你们效死,我们只要你们给我们提供真正的天才。”

    飞蝗笑着道,“这一次我过来就是找天才来的,你们这个联盟内,有几个天才不错,比如你儿子皇玄血,还有那个云霄门主的儿子云清,另外还有几个非常不错的天才,这些人,我都可以带入守界门,让他们成为外门弟子。”

    “什么!”

    听到这话,皇天门主等人都是一惊,下一刻就露出了大喜之色!

    他们知道,外门弟子不算是核心,只是就算是外门弟子,也能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影响力了!

    那是守界门!是这一个区域中的王者门派,是实质的统治者!

    “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提拔你们么?”

    看着皇天门主眼中的喜色,飞蝗却是再次笑着问道。

    “请大人指点。”

    皇天门主认真道。

    “一,是因为我看中的几个人的确非常优秀。”

    飞蝗淡淡道,“二么,也是变相的让你们增加一些影响力,可以在守界域内成为一个能和八大门派抗衡的新兴组织,毕竟现在的八大派,也已经不同以往了,随着时间的过去,以及我守界门内部的一些问题诞生,他们的忠诚度,已经不在是那么的牢靠,而你们嘛,是新出现的组织,同时你们又面临着巨大的危机,提拔你们,将会给他们也带来一些危机感,让他们那不牢靠的忠诚度,再次变得牢靠一些。”

    直白的话语吐出,皇天门主等人也都是眼神严肃,点了点头。

    “所以你们,要绝对的忠心,要绝对的听话。”

    飞蝗再次道,“只要你们做到我说的这两点,别的不敢保证,但是保证你们几派源远流长还是没问题的。”

    “大人放心,从今以后,守界门每一道命令,我们都会遵守。”

    皇天门主立刻道,下一刻就抱拳行礼,同样的,云霄门主以及其他一些门派的掌门也都纷纷行礼。

    “这个不是说说就行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们忠不忠心,那都是以后才能评判。”

    飞蝗摆了摆手,“行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这几个天才,让他们都准备一下吧,一个月后,来守界门见我。”

    话语说着,飞蝗的身体就是一动,直接进入了空间通道中,带着守界门的人离开了。

    眨眼间,场中就只剩下了皇天门等一群人。

    “大哥……”

    “不必说了。”

    皇龙一摆手,打断了云霄门主的话,“虽然局面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局面也对我们不算太糟糕,至少我们还有守界门可以依靠。”

    听到这话,场中的人也都是点点头。

    “行了,咱们也都回去休息吧,过一段时间,几个掌门跟着我,一起带着之前你飞蝗大长老看上的弟子过去。”

    皇龙眼神冷漠,“这是我们最后的保命手段,也是我们最后的崛起手段,都记在心里。”

    “是。”

    听到这话,其他的人这时候也都是纷纷点头,眼神中闪过了坚定之色。

    他们都明白,此刻他们唯一的依靠就是守界门了,既然这样,那他们还有什么好在多算计的?

    同一时间,皇天门之外的一处虚空中,方恒,丹海,正和兰风站在一起,看着兰风面前的一面水镜。

    这个水镜上面,正是之前飞蝗和那群皇天门之人的谈话内容!

    “呵呵,徒儿,你觉得如何?”

    看到飞蝗走了,兰风这时候一笑,手掌一挥,画面就直接破碎。

    “相比于守界门的态度,我更震撼的还是师尊的手段。”

    方恒笑道,“此等神通,简直就是最大的利器,可以料敌先机。”

    “哈哈,你小子可真会拍马屁。”

    听到这话,兰风也是大笑一声,“不过,你拍的很不错,这观察别人的神通,的确是我最为得意的一种本领了。”

    “得意绝学,是不是该交给弟子。”方恒笑道。

    “哈哈,这个你暂时可学不会。”兰风笑着摆手,“以后有机会我交给你,接下来你告诉你的看法吧。”

    “不意外。”

    方恒一笑,“守界门是守界门,散修联盟是散修联盟,彼此之间有隔阂很正常,飞蝗大长老在这个时候拉拢皇天门的人,这太合理了,如果我是飞蝗大长老,也会在这个时候拉拢,因为此刻的皇天门联盟是最为脆弱,也最为容易掌控的时候,不拉拢,才是浪费资源。”

    “哦?你就不怕守界门这么拉拢了他们,会导致你日后的行动遇到阻力?”

    兰风眉毛一挑道。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是利益交换罢了。”

    方恒笑着说道,“通过守界门之前的态度来看,他们拉拢皇天门,就是因为皇天门给他们能带来利益,那日后的我只要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他们自然就会放弃庇护他们。”

    听到这话,兰风也是目光一闪,上下打量了一遍方恒。

    “你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厉害?别管是做事还是看事,都那么冷静。”

    “都是师尊教得好。”方恒笑道。

    “哈哈,我收你才一天不到,教你什么了?”兰风大笑。

    “呵呵,都是托了师尊的福。”方恒再次一笑,兰风笑容更浓,目光突地看向了一旁的丹海。

    “他是不是一直都表现的那么虚伪?”

    “呵呵,这么明显的虚伪,就是真诚。”丹海笑道,“所以前辈这话不对,他不是虚伪,他是一直这么真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