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刀兄

    “嗯?几位前辈,我是方恒,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看到这几个老者挡在自己的面前,方恒也是立刻说道。

    “正因为你是方恒,我们才没有第一时间进行攻击,至于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无法奉告。”

    一个老者淡淡道,“现在,请你回去,另外,把你带来的乱武众神也都带走,你们的事情,我们不想参与。”

    这话一出,方恒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我看事情却不是如此,就算你们狂神天宫不想参与,但是你们也已经参与进来了,我们走掉没有问题,但是我们走掉之后,诸位前辈恐怕也不会好过。”

    “你什么意思?”

    听到了方恒的话,那为首的老者顿时眉毛一挑,冷冷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方恒认真道,“以我观察,狂神应该是遭遇到了杀星神武的伏击对吧,而且我肯定,这只是第一波,他们肯定还会继续伏击,如果我们走,狂神一人还能独战三神么?就算有狂神刀在手,恐怕这件事情也是极为困难吧,所以不管你们同不同意,这件事情,你们都已经无法脱身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和我们联合,要是赶我们走,那才是真的把自己推向死路。”

    “推向死路?不是你们,我们会这样?你……”

    “够了。”

    就在那为首的老者愤怒说话的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却响了起来,“他想进来,那让他进来便是。”

    这话一出,本来还愤怒无比的几个老者顿时怒容一收,同时恭声道,“是。”

    “嗯?”

    听到这话,方恒的眉毛却是再次一挑,他知道,事情不对。

    这几个老者,备份极高,和当年的狂神都是结义兄弟,狂神死后,这几个老者俨然就是狂神天宫的最强力量,就算是狂神之子赵威,对他们都只有恭敬听命的份,什么时候轮到他们这么恭敬了?

    就算是王师兄晋升到了神武境,他也断不能让这几个老者怎么恭敬,更不会允许这几个老者对他这么恭敬,对王师兄来说,这几个老者就和自己的父母一般,怎么会让他们这样?

    “更为关键的是,这话语里,有些苍老的味道,这定然不是那王师兄在说话。”

    眼神一闪,方恒就知道,事情绝对出现了很大的变故。

    “请吧。”

    就在方恒脑中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一道淡淡的话语声也直接响起,却是那老者道,“既然他让你进去,那你就得进去,现在,你是想不进去也不行了。”

    “是么?”

    方恒眼神一闪,下一刻就点点头,“那我便进去看看。”

    嗖。

    话语说完,方恒的身影就是一闪,瞬间就进入到了那山洞之内。

    一进入山洞之内,方恒的目光就是一闪,看到了场中的两个人。

    一个青年,一个少年。

    青年是狂神天宫的王师兄,也就是新晋的狂神,只是此刻的他,浑身是血,正盘坐在洞中。

    少年方恒却是全然不认识,只是从此刻这少年能够站在这里来看,这少年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目光仔细的看着这个少年,方恒的眼神不停的闪烁,隐隐的,他感觉到这股气息和他很是熟悉,只是在这熟悉之中,他又有一些陌生。

    “你觉得我是谁?”

    同一时间,就在方恒打量着这个少年的时候,这个少年也转过了身影,露出了一张干净的脸颊,看着方恒淡淡道。

    方恒眉毛一挑,他能看得出来,这少年看起来年轻,只是眼神,却充满着无尽的沧桑,那是时光赋予的,绝不是能可以装出来的。

    同时在这股沧桑中,方恒还能够看到,这少年眼中深含的霸道。

    那是绝对的唯我独尊,那是绝对的唯我无敌!

    这种气质,让方恒的心灵都为之一震,甚至有了一种同道中人的感觉,更有一种吾道不孤的兴奋。

    “如此霸道,却又如此寂寥,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狂神?”

    沉默了许久,终于,方恒淡淡的说话了。

    “你不干脆。”

    少年淡淡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应该是,就是不确定,不确定就是不干脆,不干脆是很不好的,如果这是在战斗中的交锋,你已经死了。”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方恒的眉毛挑了挑,心中却更加肯定了,这少年,就是狂神。

    “这无关干脆不干脆。”

    方恒淡淡道,“因为我知道,你不是我的敌人,更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对我动手,所以我才猜测了一下,现在看来,你的确是的。”

    “你错了,我不是狂神,我又是狂神,我有狂神当年的记忆,感情,但我却有着我自己的性格。”

    少年淡淡道,“如果硬要说的话,我更是狂神的进化体。”

    “那你也是狂神。”

    方恒淡淡道,“因为你有了狂神的一切,那你不是狂神又是谁?你说我不干脆,我看你才是不干脆。”

    “是么?”

    听到这话,少年也是眉毛一挑,目光闪了闪,下一刻,少年的脸上突地露出笑容。

    “你说的对,我的确有些不干脆了,不干脆不好,既然这样,那我就是狂神,至少在你面前,我是狂神。”

    “你错了。”方恒却是再次摇头,“在我面前,你的确是狂神,但你却又不止是狂神,你是刀兄。”

    “呵呵,是么?看来你还记得我。”少年笑道。

    “对于救我性命的存在,我一直都是记着的,永不回亡。”方恒也是点点头,下一刻就笑道,“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进化到这个地步,从之前的懵懂,眨眼间就变得具有了自己的性格。”

    “弟子进步了,我总不能不进步,而且这还要多亏了你,若不是当初你把我带出这枯燥的地方,让我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人,恐怕我也不会进化的这么快。”

    少年也是点头道。

    “互助而已。”方恒笑着一摆手,“你感谢我带给了你进步,我也感谢你救了无数次的命,互相感谢,这便是抵消,所以,你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的。”

    “是的。”

    少年眉毛一扬,淡笑道,“而且正是因为我明白这一点,所以在刚才你过来的时候,我不想让你进来,因为我们两不相欠,那我们自然没必要联系。”

    “可你之后让我进来了。”方恒道。

    “那是因为我改变想法了,我突然想到你是个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家伙,那还不如和你当面说清楚。”少年道。

    “是么?可我倒是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在我带人来之前,他应该是遭受杀星三人的伏击了对吧,不然的话他不可能收到这么重的伤。”

    方恒笑道,“依我看,你应该是估计他一个人撑不住,所以才让我进来的。”

    “你说对了一点,他的确撑不住,不过这怪不得别人,那是他本事不够。”

    少年淡淡道,“当然了,这也不怪他,毕竟他达到神武没多长时间,但是这不是重点,因为他撑不住,我却能撑得住。”

    “是么?”

    方恒眉毛一挑。

    “当然。”少年淡淡道,“别看我不具肉身,不具世界,但我当年的力量,却依旧在,同时刀中的世界,足以比的上我当年的自我世界,所以有我在,他们三个废物也做不了什么。”

    “到底是狂神前辈,有当年霸气。”方恒笑道,“不过既然前辈霸气依旧,为何前辈不一口气把他们斩了呢?”

    “斩了他们,太费力气,而且他们又不是我的麻烦,我为何要斩他们?”

    少年淡笑道,“所以,我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教训,断了那杀星的一条手臂,他们自然就走了。”

    “是么?这次你能断他手臂,下次就不一定了。”

    方恒却是摇头,“他们三人,剑神有伤,如果剑神无伤,让他们动用宝物……”

    “我一样斩。”

    打断了方恒的话,少年淡淡道,“不是因为我狂,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听到这话,方恒也没有再说,眼神也认真了起来。

    他能听得出来,少年这话,没有任何虚假,也没有任何的刻意。

    就是在简简单单的陈述事实,好像这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一样。

    “看来,你果然是有足够实力的了,既然你有足够的实力,那为何还要让自己的弟子受如此重的伤?”方恒道。

    “我生前万年,培养弟子无数,没一个能成器的,想不到我死后这些年,我当初不怎么看好的一个弟子却成就了神武,而且也正是因为他成就了神武,我才重新恢复到了这个程度。”

    少年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我怎么能不好好磨练他?现在他受的还只是小伤,还不够,以后,他还有更多受伤的时候。”

    “我能理解这方法,受了伤,才能进步的更快。”方恒点点头

    “我看你不是理解,你是半信半疑。”少年突地一笑,“你现在看不出来我的力量,所以,你很想试试对吧,也是,当初我未和记忆合成一体的懵懂之时,我便和你约定要好好打上一场,现在是时候了,你我战上一场如何?”

    “呵呵,你还记得当初我说的话么?看来你真的是刀兄,也真的是狂神。”

    方恒笑着点点头,“好,看在你是刀兄的份上,也看在你是狂神的份上,那就打上一场吧,不过,我一定打得过你,毕竟你也说了,你有神武的力量,而我没有。”

    “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

    少年淡淡道,“权当是让你长长见识了。”

    唰!

    话语说完,少年就突地伸出了一根手指,对着方恒的身躯就直接一划!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