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心意

    “不敢!”

    终于,当方恒这句话落地的时候,这些武天域天才也不在沉默了,之前那率先提议点评乱武天才的王兄客气道,“方兄实力惊人,无敌之名,名副其实,今天方兄让我见识了真正的武道,我们感谢方兄还来不及,哪里又会怪罪方兄。

    “是么?那就好。”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一笑,“既然如此,你们继续吧,我告辞了。”

    嗖!

    话语说完,方恒的身体就是一闪,直接在天空中消失了。

    看着方恒那消失的身影,乱武域的无数人都对着方恒露出了狂热之色。

    今天,他是真正的见识到了方恒的风采。

    那是当之无愧的无敌,没有争议的第一!

    武天域天才又怎的?在方恒的面前,他们,也只能黯然失色!

    同一时间,站在破碎酒楼中的武天域众天才,此刻也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好。

    难道还要继续饮酒,点评乱武域天才?那这真的就是笑话了。

    毕竟他们在方恒的面前连切磋的胆量都没有,那他们,又有什么资格点评乱武域的天才!

    “咱们走吧。”

    果然,这一群青年为首的王兄也是苦笑一声,“再待下去,也是笑话一场。”

    听到这话,其他的天才这时候也都是不再说话,纷纷点头的同时,就身体闪烁,各自离开了。

    眨眼间,武天域的天才们就纷纷消失,乱武域中本来还想和他们套关系的人,这时候也都摇了摇头,纷纷走了。

    正主都走了,他们还在这里待着干什么。

    “倒还算是有自知之明。”

    同一时间,看到武天域的天才纷纷离开,隐藏在人群中的方恒也是暗笑一声,下一刻就转身,也离开了这个地方。

    对他来讲,他刚才露面,最大的原因是那个寒雨和冰拳出言不逊,只是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方恒,怎么也是乱武域的一员了,这些武天域的天才最近两年在乱武域横行无忌,打败了几个人,就敢在这里汇聚,议论乱武天才。

    这把乱武域当什么了?

    是以方恒出面,收拾那两个出言不逊的家伙是第一,震慑这群狂妄的武天域年轻人是第二。

    省的这些人天天散布谣言,胡乱点评,打击乱武域的武道。

    “呵呵,师弟好本事。”

    突然间,就在方恒刚刚离开了天神城那处酒楼的时候,一道声音猛的在方恒的背后响起。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一惊,猛的回身。

    当看到了一个身穿青衣的中年人之时,方恒的脸上才是一下露出了笑容。

    “我道是谁能悄无声息的近我身,原来是风师兄。”

    话语吐出,这个中年人也是一笑,“呵呵,我也没想到,方师弟进步的这么快,居然能在我刚说话的时候就转过身来。”

    “哈哈,都是师尊训练的结果。”

    方恒大笑一声,“对了,风师兄,你怎么变化成这个样子了。”

    风雄的面貌只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现在突然变为中年人,方恒有些不适应。

    “呵呵,敌人的地方,当然是要低调一些。”

    风雄笑道。

    “哈哈,什么敌人的地方,天神那家伙早就跑了,现在这天神天宫,只剩下了一个空壳子。“

    方恒笑着摇头,“都这样了,那还低调做什么?”

    “这可不一定。”

    风雄笑着说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难道这句话方师弟没听说过?”

    “是么?”

    听到这话,方恒的眼神也是一亮,“风师兄的意思是……”

    “呵呵,这个先不说了,方师弟先跟我过来,到时候一切自然都知道。”

    风雄一笑,就转身带起路来,方恒也是立刻跟上。

    “方师弟,你这次做的事情,很解气,不过,恐怕也会给你日后添很多麻烦。”

    一边走,风雄一边笑道。

    “风师兄刚才都看见了?”

    方恒道。

    “是。”

    风雄笑着点头,“方师弟修为境界,武学武道,全都是无可挑剔,便是我都佩服。”

    “呵呵,风师兄不必这么说,师弟虽然进步不少,不过这都是龙神师尊训练的结果,这一年时间,风师兄和玉神师尊在一起,想必也获得了很大进步。”

    方恒笑道。“所以,风师兄还是最强的。”

    “哈哈,方师弟,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我修炼多年,阅人无数,强者,弱者,正义者,邪恶者,我全都见过,他们有的很危险,有的很可怕,但是,他们都是有缺点的,不是性情怪异,便是不合群,不是不合群,便是为人阴险,总之各有各的缺陷,可是你方师弟,我却看不到任何的缺陷。”

    风雄大笑道,“论人情世故,你比谁都老练,论心机手段,向来都是你算计别人,论武学资质,这诺大乱武域,无人能出方师弟其右,偏偏,方师弟还重义气,为朋友能上刀山火海,为师门能面临危险而不退,无懈可击,无可挑剔,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造就了方师弟?”

    “我也不知道。”

    方恒这时候也是笑道,“走到这一步,也是我没想到过的。”

    “是么?那方师弟知道什么呢?又想到过什么?”

    风雄认真道。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眼中露出了意外之色,此时此刻,他能听的出来,风雄是真的在想他讨教。

    “师兄问师弟知道什么,其实很简单,师弟只知道四个字,问心无愧。”

    方恒道,“该做的事情,师弟一定要去做,想做的事情,师弟也一定要付出行动,就这么简单。”

    “是么?那如果该做的事情做不到怎么办?或者会遇到危险怎么办?”风雄道。

    “既然是该做的事情,那就没有做不到的,缺少的只是时机而已,那只要安静等待,等待时机就行了。”

    方恒笑着回答,“有句话说得好,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嘛。”

    “那师弟认为什么是该做,什么是不该做呢?”风雄再次问道,“打个比方,杀一无辜之人,可救千万之人,若是师弟会如何选择?“

    “这个师弟不知道。”方恒笑着说道,”毕竟师弟没遇到过。“

    “打个比方,师弟遇到了。”风雄认真道。

    “如果真的遇到那种情况,那师弟是不会杀无辜之人的。”方恒笑道。

    “可是你若不杀那无辜之人,便有千万人死亡。”风雄道,“难道一人之命,可以比的上千万之人的命么?”

    “当然比不上。”方恒笑着回答,“所以师弟会在不杀那无辜之人的前提下,努力去营救那千万之人的命。”

    “如果师弟无法营救他们呢?”风雄在问。

    “那就吸取教训,下次要是在遇到相同的情况,提前做好准备。”方恒回答。

    “不会后悔?”风雄道。

    “呵呵,师弟正是因为不想让自己后悔,所以师弟才不会杀那无辜之人。”方恒笑着回答,“就算杀一无辜之人能救千万人,但是那样做了,会让我不舒服,所以我不会杀,我只会努力去救,救不到,那没办法,至少我尽力了。”

    “尽力了就够了?明明只是一个选择,就能改变的结局,为何师弟不改变选择呢?”

    风雄道。

    “我不是说了么,我的选择,是最符合我心意的选择。”方恒笑道,“如果我连最开始的选择都做让自己不舒服,那我之后会更不舒服。”

    “顺着自己的心意么?”

    风雄喃喃道。

    “是的,师弟就是在顺心意。”方恒笑道,“一人也好,千万人也罢,大义也好,卑鄙无耻也罢,这对师弟来说都无所谓,抛去一切的标签,抛去他人的目光,做自己想做,需要做的事情,这就是师弟的初衷了,也正是靠着这一点,师弟才走到这一步的。”

    “换句话来说,如果师弟看着世界不舒服,那么师弟就会毁灭世界?”

    风雄道。

    “哈哈,这个谈不上,看着世界不舒服,那就不看便是,为何非得毁掉呢?”方恒笑道,“师弟的顺心意,不是迂腐的顺心意,打个比方,比如我看世界不舒服,但是世界没有妨碍我,也没有伤害我的意思,那我自然不会多管,如果非要妨碍我,或者非要伤害我,那没办法,师弟就只能毁灭世界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师弟。”

    听到这话,风雄也是喃喃的说了一句,下一刻就突地转身,对着方恒一礼,“受教了。”

    “师兄这是干什么。”方恒立刻笑着摆手,“我知道,师兄现在已经进入了武道的瓶颈了,所以才会问师弟,既如此,师弟当然要为师兄出力,师兄不必行礼的。”

    “从现在开始,我也要顺心意。”

    风雄一笑,“师弟帮我,我想感谢师弟,这是我的心意。”

    “帮助师兄,是我的本份,同样也是我的心意。”方恒也是笑道。

    “我的心意和师弟的心意出现了不同,但我还是要坚持我的心意。”风雄笑着道,继续行礼。

    “哈哈,心意不同,便是道理不同,道理不同,最后能决定对错的,就是拳头了。”方恒笑道,“不过你是师兄,既是师兄,师弟岂能在用拳头?所以,师兄的心意我接受了。”

    “这不违背师弟的心意么?”风雄问道。

    “不违背。”方恒笑道,“因为心意总是会变的。”

    听到这话,风雄再次一愣,下一刻就再次认真行礼。

    到了这一刻,他总算是知道方恒的强大所在了。

    顺心行事,便是顺天行事。

    天有多少变化,人心就有多少变化。

    那么跟着自己的心走,自然就是与天道契合。

    “所谓心意天意,不过如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