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次元的差距!

    “呵呵,方兄,真是许久未见了,不过今日一见,方兄风采,更胜往昔,实在是让我佩服。”

    一道淡笑声打破了沉默,却是就楼内正在饮酒的顾雄秋站起身来,对着方恒客气的说了句。

    “客气,顾兄也是,两年未见,修为再次进步,若是往常,说不得要和你顾兄交流一下,不过今日,我却是没那工夫了。”

    听到顾雄秋说话,方恒也是一笑,对着对方一点头。

    “哈哈,我明白,交流切磋,日后有的是机会,今日方兄要立威,我自然不会扫了方兄的性。”

    顾雄秋这时候也是大笑一声,“我就在这里等着看好戏了。”

    话语说完,顾雄秋的身体就再次坐下,有趣的看向了在另外一边做着的寒雨和冰拳两人。

    “你就是方恒?”

    同一时间,本来还嚣张的冰拳和寒雨两人也看向方恒,同时问了一句。

    “如假包换。”

    方恒淡笑道,“我便是方恒。”

    “呵呵,果然是有些修为,从你刚才进来的速度看,你的实力很不错。”

    寒雨淡笑道,“不过,也就是不错而已。”

    “是么?”

    方恒笑道,“我觉得我这实力,对付你还是没问题的。”

    “哈哈,好!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我早就听说你方恒嚣张狂妄,目无余子,今日看来,与传闻中果然相同一致,刚才我们二人言谈话语对你多有不敬,这的确是不对,不过大家都是年轻人,争强斗狠在所难免,所以还望你方兄不要往心里去。”

    寒雨这时候大笑一声,突地站起身来,端起一碗酒到了方恒身边。

    “这碗酒,我先干了,算是对之前话语里对方兄的不敬道个歉。”

    话语说着,这寒雨就拿起了手中的酒,开始畅饮起来。

    看到这一幕,酒楼外的人脸色都是一变,谁都没有想到,刚才这寒雨和冰拳还是一副瞧不起方恒的样子,现在却突然变成这种态度了。

    酒楼内的一些年轻人却是眼神闪烁,他们是知道寒雨的,此人行事想来阴狠狡诈,很是难缠,怎么会一看到方恒来了就这样反复?一定有阴谋。

    果然,几乎就在酒楼中人目光变幻的时候,哗啦一声突然传出,肉眼可见,本来还在仰头痛饮的寒雨,竟突然间手掌一挥,把碗里的酒甩了出去,直接甩向方恒面门!

    同时在甩出酒的瞬间,这寒雨的双手便是一动,对着方恒的前胸就狠狠拍了过去!

    轰!

    空气中传出了一道如雷霆般的炸响,整个酒楼都是晃了晃,同时一股白色的寒气瞬间从寒雨的身上爆发,几乎只是刹那,这整个酒楼,就已经变被寒冰覆盖!

    “噢!”

    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一幕,酒楼内外的人也都是同时发出了一道惊呼声,谁都没有想到,这寒雨这么阴险,表面上是在敬酒,实际上却是偷袭。

    同时,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寒雨偷袭的这么狠,手段这么毒,这一击,明显就是全力施展,没有半点留情,就是冲着杀人去的!

    方恒,挡得住吗?

    “你太慢了。”

    就在所有人都在想着方恒不能挡得住的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却突然间响在了所有人的脑海里。

    所有人的眼神都是猛烈收缩起来,在他们的眼里,时间都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了!

    寒雨的手掌,停顿住了,寒冰的蔓延,停顿住了。

    就连那洒出去的酒水,在这一刻都停顿住了,硬生生的停在了方恒的面前。

    一切都是静止的,只有众人的思想,在这一刻是活跃的!

    只是他们无法多言,甚至无法动自己的舌头,只能透过惊恐的眼神来表达自己的震撼和惊骇。

    他们不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时间会一瞬间停止住,怎么时间停止住的时候,他们却依旧能活动自己的思想。

    同样,这个问题,也是正在攻击方恒的寒雨所想的。

    “不明白么?”

    看着寒雨的眼神,方恒淡笑道,“不是时间停止了,而是我的速度,已经融入了时间中。”

    话语说着,方恒的手指就抬起,指向了他面前那些亮丽的水珠。

    这些水珠,依旧在翻滚着,运行着,只是速度却无比缓慢。

    “你看,它还是在动的,只是它动的速度很缓慢,缓慢到了近乎静止而已,这一点,正表明了时间依旧在流逝。”

    方恒淡笑一声,“而在这个时间流逝的区域中,我是能够自由行走的,你,却是连动一动都做不到,这便是差距。”

    话语吐出,方恒的手掌就抓住了那飞起的碗,轻轻一挥,便把那缓慢运行的水珠,再次装到了碗里。

    之后,方恒笑了笑,轻轻喝了一口碗中之酒,同时脚步向着寒雨的脚步一扫,顿时让寒雨的身体歪了起来。

    下一刻,方恒的脚步在踩,极为轻松的就踩在了寒雨的脑门上,让寒雨的脑门向着地板砸去。

    轰!

    当寒雨的脑袋碰到了地面的那一刹,一切静止的状态,突然消失了!

    酒楼的地板,碎裂开来。

    酒楼的寒冰,消散开来。

    一个身穿青山的青年手里拿着酒碗,轻轻饮酒。

    同时在这个青年的脚下,有着一个脑袋深深陷入地板中,彻底昏迷的青年。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那饮酒的青年,正是方恒!

    那被方恒踩在脚下昏迷的青年,正是寒雨!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突然从酒楼内传出!

    无数来自于武天域的年轻人,在这一刻都是站起身,爆发了自己的能量!

    这不是他们想要爆发能量,这只是他们的本能动作。

    在方恒那近乎神灵一般的力量下,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

    “还不错。”

    就在这时,站在场中的方恒也是笑了一声,“在见识到了刹那间我所做的事情后,你们居然还能本能的释放力量保护自己,呵呵,就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你们的优秀了,面对超出自己次元的强者,依旧不放弃生存的希望。”

    话语吐出,酒楼内这些武天域的年轻人都是脸色变幻起来。

    方恒这句话要是在来的时候就说,他们一定会嗤之以鼻,甚至是大声嘲笑。

    他们和方恒一样,都是魂武境的存在,同时他们还是出身于武天域,哪里有什么次元的差距?

    只是现在却完全不同了,在亲眼看到方恒在一刹那间所做的事情后,他们就明白,方恒所说的话,没有半点夸张。

    在同样的时间下,他们连动都不能动,连话都说不出,方恒却能无比轻松的就做那么多!

    这不是次元的差距是什么?

    就这一点他们就知道,方恒要是真想杀他们,那么一刹那之间,他们就会死了。

    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更没有任何抵抗的可能性。

    这就是方无敌!

    “都坐下吧。”

    就在这时,站在中央的方恒也是再次笑道,随意的摆了摆手,“我来这里,没有针对各位的意思,所以各位不必紧张。”

    话语吐出,四周的武天域年轻人这时候才都是身体震了震,下一刻连犹豫都没有,就直接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们还能说什么?在方恒这种极端的强大之下,他们说什么都是多余,唯一能做的,就老实听话。

    “呵呵,这就昏了?昏了可没意思了,你不是叫着要杀我么?”

    就在这时,场中的方恒也是再次笑着说了句,“叫着要杀我,却一刹那间就昏掉,这未免太讽刺了一些。”

    话语之间,方恒手中的酒碗就是一歪,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酒水直接洒在了那昏迷的寒雨脸上。

    受到酒水刺激,寒雨也是身体一抖,眼睛睁开,一下清醒了过来。

    “醒了?”

    看着眼神还有些茫然的寒雨,方恒笑着说道。

    “我…你……”

    见到方恒笑着的脸颊,寒雨也是身体一抖,话都说不出成个了。

    “别紧张,慢慢说。”

    方恒笑道,“你还有那么一点时间能说话的。”

    听到这话,寒雨的身体也是猛烈一抖,眼神中已经完全被恐怖和畏惧所充斥。

    “方…方兄,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还望方兄能够饶我一命!”

    哀求的话突然从寒雨的嘴里吐出,下一刻,寒雨竟无比干脆的就跪在了地面上,对着方恒就开始砰砰磕起头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

    谁都没有想到,寒雨的行为那么直接,在发觉到自己根本不是方恒的对手之后,就把一切都舍弃掉,开始哀求。

    只是,却没有多少人露出嘲笑之色。

    他们都知道,在见识到了方恒那恐怖至极的实力之后,所谓的骄傲,是没几个人能保持的。

    “呵呵,你要叫着杀我,我是不在意的,因为在我的眼里,你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看着这不停磕头的寒雨,方恒淡笑道,“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和你见面,不是因为你挑衅了我,而是因为你打算对我妻子的家人动手,呵呵,这就不是能原谅的了。”

    听到这话,正在磕头的寒雨也是身体一僵,下一刻就更加疯狂的磕了起来。

    “全是我嘴贱,全是我狂妄,方兄,我实在是不该如此多言,我错了,求求方兄绕过我,毕竟不管怎么样,我都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付出行动啊,求方兄饶我……”

    一边磕头,一连串的哀求之声就开始响起,此时此刻,寒雨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他不想死,他天资这么好,他前途那么远大,他怎么能死在这里!

    “方兄。”

    突然间,就在寒雨哀求的时候,一道声音突地响起,却是一直沉默的顾雄秋说话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