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真相大白

    “这事说来话长,不过简单一点来讲,当日我们几个被卷入混乱真空的乱流后,我和圣心他们分开,进入了空间裂缝中,本来以为自己快死了,关键时刻,却被师尊所救。”

    暗风笑道,“后来在师尊的教导下,我的境界开始突飞猛进,现在已经达到了魂武七重的地步。”

    “是么!”

    听到这话,方恒也是目光一亮,看向了站在暗风不远处的老者,八阵神武。

    下一刻,方恒就恭敬抱拳,深深的对着老者行了一礼。

    “双神天宫弟子方恒,多谢八阵神武大人对我兄弟的救命之恩,以后八阵神武大人但有差遣,无所不从!”

    干脆的话语吐出,全场的人听到这话都是眼神一变,意外的看着那个叫暗风的年轻人,他们都没想到,这个暗风和方恒的关系这么好。

    “哈哈,怪不得最近这些天我看着他老是觉得心潮涌动,总觉的会发生什么事情,原来问题就出在你们俩身上。”

    八阵神武这时候也是大笑一声,一把扶起了方恒,“看来今天我把他带过来是对的了,你既和我传人是兄弟,那也算是半个八阵仙宫之人,至于差遣更是休提,你师尊龙神和玉神,我也早就听过其名,一直想有所接触,今日有你们俩这层关系,想必日后绝对是能和他们二位交好。”

    “我二位师尊一定会无比乐意。”

    听到八阵神武带着善意的话语,方恒也是笑着说了一句,站起身来。

    “对了大哥,圣心他们你有没有消息?”

    暗风这时候认真道,“最近这几年,我一直想找他们,不过师尊一直让我修炼武学,而且我八阵山之人,也不好抛头露面,所以就耽搁了。”

    “哈哈,这你放心,圣心已经是乱武域圣宫的新任宫主了,是圣神的唯一传人,境界已经达到了魂武巅峰,至于周元,也正在乱武域之内闯荡,虽然我不知道他具体情况如何,但安全是绝对没问题的,至于我,就不用多说了吧,你既然知道我的外号,那肯定也知道我做下的事情。”

    方恒大笑道。

    “哈哈,果然,咱们兄弟几个就算不在一起也吃不了亏。”

    暗风这时候而是大笑点头,“不过,清苑呢?”

    “她是唯一还不知道下落的。”

    方恒这时候笑容一收,“不过你放心,我能感觉到她的生命迹象,她还活着,而且活的很不错,就是难找一些,对了,你们的仇我也帮你们报了,当初把你们赶入混乱真空皇行商会的那家伙已经被我杀掉,另外,我还让皇行商会付出了代价。”

    “是么,那倒是可惜了,我本想在突破一层境界后就去皇行商会找那小子算账,却没想到方兄已经把他解决。”

    暗风这时候也是点点头,“方兄,他死的很不舒服吧。”

    “何止是很不舒服,是非常痛苦。”方恒这时候也是冷冷一笑,“动咱们兄弟,我岂会让他舒舒服服的死。”

    “那就好。”

    听到方恒这话,暗风也是再次吐出了一口气,似乎放下了什么重担一般,露出了笑容。

    当初太皇城皇行商会的那个少主,是他最为想杀的人,现在他已经被杀,还是被自己的大哥方恒所杀,那自然就解开了他的一个心结。

    “呵呵,方少侠,你来我八阵仙宫领悟规则之力,我能够理解,不过刚才又是怎么回事呢?”

    就在这时,八阵神武笑着问话了。

    “对了,还没向前辈请罪,刚才晚辈不知轻重,爆发力量,差点动摇了八阵仙宫,这实在是鲁莽。”

    听到八阵神武的问话,方恒也是再次一抱拳行礼,“至于为何晚辈会鲁莽,就是那位云霄门少主在晚辈领悟规则之力的时候,突然爆发气息向晚辈施压。”

    “是么?”

    听到这话,八阵神武眉毛一挑,看向了那云霄门少主。

    此刻的云霄门少主却是眼神冷漠,没有理会八阵神武,只是看向了方恒。

    “怎么?看我做什么?”

    察觉到这青年的目光,方恒冷笑一声,“莫非是敢做不敢认?”

    “笑话,我云飞岂会那种敢做不敢认的无耻之徒?”

    听到方恒的话,这青年立刻冷哼一声,“不错,我的确是突然想你施压,不过,你话也别说的那么难听,我不过是想试试你的力量罢了,若想杀你,我直接动手,岂会还那么麻烦?”

    “呵呵,嘴上说着自己不是无耻之徒,可在我看来,你却比无耻之徒还要无耻。”

    方恒冷笑,“在我领悟规则之力的时候突然爆发气息向我施压,这摆明了就是要让我走火入魔,若不是我心灵坚定,怕是此刻早就变为疯子,你是没有直接动手,可是你这行为,和直接动手又有什么区别?你莫非把这里的诸位都当成不懂舞蹈的傻子?”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云飞的脸色也是阴沉下来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方恒的话,他没办法反驳。

    “哈哈,好了好了,依老夫看,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就在云飞不知道怎么反驳的时候,八阵神武这时候笑道,“都是年轻人,有些相互竞争的想法很正常,云飞,你父亲我是认识的,方恒,你和我的传人也是兄弟,既然这样,不如就看我的面子,都不要计较了。”

    听到这话,四周的人目光都看向了方恒和云飞,方恒目光闪了闪,下一刻就突地一笑道,“既然八阵神武前辈都这么说,晚辈自然是没意见的。”

    “八阵前辈既然开口,晚辈自然也不会在和他计较。”

    听到方恒的话,云飞这时候也是淡淡说了一句。

    “呵呵,行了,这次的事情,就算解决了,诸位英才,我八阵仙宫,是随时都向着各位敞开的,现在想要进去的就进去吧。”

    八阵神武这时候笑着说了一句,立刻让四周的青年都是目光一闪,纷纷行礼,“多谢八阵神武大人。”

    “哈哈,八阵神武大人,这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吧。”

    突然间,就在众人以为这次的事情算是完了的时候,一道大笑声响起,只见三个人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个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正是战魔天宫战魂。

    “哦?看你气息,应该是战魔兄的高徒。”八阵神武这时候也是点点头,笑道,“至于你说的没那么简单,什么意思?”

    “呵呵,前辈勿怪,晚辈万万没有要挑事的意思,而是实在是见不得小人嘴脸。”

    战魂这时候笑着一行礼,下一刻就看向了一旁的杀魂道,“刚才他造谣生事,说八阵仙宫不打开让大家进入,完全是因为方兄逼迫他,不让他打开,这算怎么回事?方兄可是在云飞之后才进来的,这我们可以作证,在方兄进来这里之前,这里就已经被封上了。”

    听到这话,杀魂的脸色立刻一白,慌张的看向了云飞。

    他实在是没想到,方恒和八阵神武的传人弟子暗风有这种关系,从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谎言要被扯破,现在果然来了。

    “哦?你说得对,这件事情,的确是需要好好问问。”

    八阵神武这时候也是眉头一皱,目光看向了杀魂,“魂儿,你是我义子,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杀魂的脸色更加苍白,此时此刻他没别的办法了,只能看向云飞,指望云飞帮他说话。

    他总不能说自己是故意给方恒造谣,是想让八阵神武对付方恒。

    “这件事情怪我。”

    果然,关键时刻,云飞淡淡的说话了,“是我下令,让杀魂不要让其他人进来打搅我的,这是我逾越了,我向八阵神武前辈请罪,还望前辈能原谅。”

    话语说着,云飞就老老实实的对着八阵神武行了一礼。

    听到这话,场中众人这时候也都明白了真相,一个个愤怒的看向了杀魂,这时候他们才明白,他们刚才全都被杀魂耍了。

    “义父!全是义子无能!义子看着云霄门少主身份尊贵,又有要求,所以才这么做的,还请义父责罚!”

    杀魂这时候也是大吼一声,作出一副后悔之状跪在了地上。

    “呵呵,云飞身份非凡,你满足他的要求,我倒是不怪你。”

    八阵神武这时候也是一笑,“不过,你为何在刚才把这事情的矛盾都引导方恒的身上呢?”

    “这…义子是想…是义子无能!”

    杀魂一愣,说了两句,最后发现自己无法解释后,就再次喊了一声,脑袋重重磕在了地上。

    见到杀魂这个样子,场中的青年都露出了冷笑,此时此刻谁都知道这杀魂是想干什么了,就是想制造矛盾,让八阵神武对付方恒,只是杀魂不敢直说。

    “呵呵,罢了。”

    八阵神武这时候突地一笑,“杀魂,这件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同时,你也不再是我义子,我这里庙太小,容不下你。”

    “啊!义父!请您……”

    “不必说了。”

    八阵神武这时候一摆手,笑道,“本来你父亲杀星神武来找我,让你拜我为义父的时候,我就不同意,不过你父亲把你留在这里就走了,这也让我很没办法,向你这种天才,我怎么有资格成为你的义父呢?正好,这次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作为交换,你就走吧,不然要是计较起来这件事,呵呵,你受的惩戒,可是很严重的。”

    直白的话语吐出,杀魂的脸色顿时白了,有心还想在说些什么,只是张了张嘴巴之后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八阵神武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用不计较这件事情来和他撇清关系,他要还在非要拉着这个关系,那真是给脸不要脸,恐怕八阵神武,真会杀了他!

    不管怎么样,利用义父,借刀杀人,这传出去到哪都是被人耻笑的。

    “这…好吧,晚辈才疏学浅,不配当八阵神武前辈义子。”

    许久之后,杀魂深深的叹息一声,“但不管如何,八阵神武前辈在晚辈心里,永远是晚辈义父,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晚辈做的,那晚辈一定是刀山火海,义不容辞。”

    “这就不用了。”

    暗风这时候突地说道,“实际上我们只希望你以后别说和我八阵仙宫有关系就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