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有句话说的好,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成大事,呵呵,徐兄见到我还能这么面无表情,由此可见,徐兄是做大事的人,当初我找你徐兄合作,是好事。”

    看着面前的徐图,方恒笑着说道。

    “不敢,我这只不过是故作平静而已,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竟是那在乱武域横行无忌,大名鼎鼎的方无敌。”

    听到这话,徐图也是有些紧张的说道,“同时我更没想到的是,方无敌,居然真的有这般泼天的大胆,连神武的世界,都敢毁掉。”

    “很吃惊?”

    方恒笑道。

    “当然。”

    徐图点点头,“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实在是超出我的预料。”

    “呵呵,超出预料的确是让人吃惊的,不过以你徐兄的才智,还到不了惊慌的地步。”

    方恒笑道,“如果徐兄真的惊慌起来,那恐怕就不会在这时候坐在这里了。”

    听到这话,徐图也是无言,片刻后才是一点头。

    “嘿嘿,其实,我也是有问题的。”

    看着徐图,方恒突地笑了一声,“按照道理,咱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吧,你们徐家之前进入天神世界的人,都死了,你们的嫡系,都被我干掉了,接下来,徐家的核心,没几个,要重新挑选,以你徐兄的潜力和实力,定然会被推举为新的核心,成为家族中的实质掌权者,甚至继承家主大位,也不是什么难事,既然如此,为何这时候又来找我呢?”

    听到这一连串的问话,徐图也是苦笑起来。

    “方兄,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哦?明知故问?不知道我哪里明知故问了?”方恒笑道。

    “条件和交易,向来是拥有平等实力的双方才能谈的,一方实力强,这条件和交易,就会偏向实力强的,如果一方的实力强到了另一方根本无法相比的程度,那么这交易和条件,本身就是笑话。”

    徐图苦笑道,“而我和你方兄的实力差距,是天地之别,云泥之差,既然如此,之前的交易,岂不是笑话一个?你方兄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皱眉头,我又是唯一的知情者,你方兄会放过我么?”

    “哈哈,徐兄可真是让我意外啊,居然这么有自知之明。”方恒大笑一声,“不过这却让我更好奇了,既然你徐兄知道我不会放过你,那你徐兄为何不在事情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跑呢?反而来找我,以你徐兄的反应,第一时间离开这城,或者第一时间把事情从头到尾告诉你们家中的长辈,这才是更好的选择吧,过来送死,这实在是有些不像你徐兄。”

    “方兄就别说笑了,我的体内,有你的力量,在你方兄的手里,这乱武域在大,我又能跑到那?方兄要找我,太简单了。”

    徐图苦笑摇头,“至于和把这件事情告诉家族之人?呵呵,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们,恐怕今天我徐家,也得和那梦家一样,彻底走向灭亡,你方兄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家伙,我不想家族灭亡,那我只能过来。”

    “过来干什么,送死?”方恒笑道。

    “有句话说的好,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成大事,呵呵,徐兄见到我还能这么面无表情,由此可见,徐兄是做大事的人,当初我找你徐兄合作,是好事。”

    看着面前的徐图,方恒笑着说道。

    “不敢,我这只不过是故作平静而已,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竟是那在乱武域横行无忌,大名鼎鼎的方无敌。”

    听到这话,徐图也是有些紧张的说道,“同时我更没想到的是,方无敌,居然真的有这般泼天的大胆,连神武的世界,都敢毁掉。”

    “很吃惊?”

    方恒笑道。

    “当然。”

    徐图点点头,“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实在是超出我的预料。”

    “呵呵,超出预料的确是让人吃惊的,不过以你徐兄的才智,还到不了惊慌的地步。”

    方恒笑道,“如果徐兄真的惊慌起来,那恐怕就不会在这时候坐在这里了。”

    听到这话,徐图也是无言,片刻后才是一点头。

    “嘿嘿,其实,我也是有问题的。”

    看着徐图,方恒突地笑了一声,“按照道理,咱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吧,你们徐家之前进入天神世界的人,都死了,你们的嫡系,都被我干掉了,接下来,徐家的核心,没几个,要重新挑选,以你徐兄的潜力和实力,定然会被推举为新的核心,成为家族中的实质掌权者,甚至继承家主大位,也不是什么难事,既然如此,为何这时候又来找我呢?”

    听到这一连串的问话,徐图也是苦笑起来。

    “方兄,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哦?明知故问?不知道我哪里明知故问了?”方恒笑道。

    “条件和交易,向来是拥有平等实力的双方才能谈的,一方实力强,这条件和交易,就会偏向实力强的,如果一方的实力强到了另一方根本无法相比的程度,那么这交易和条件,本身就是笑话。”

    徐图苦笑道,“而我和你方兄的实力差距,是天地之别,云泥之差,既然如此,之前的交易,岂不是笑话一个?你方兄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皱眉头,我又是唯一的知情者,你方兄会放过我么?”

    “哈哈,徐兄可真是让我意外啊,居然这么有自知之明。”方恒大笑一声,“不过这却让我更好奇了,既然你徐兄知道我不会放过你,那你徐兄为何不在事情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跑呢?反而来找我,以你徐兄的反应,第一时间离开这城,或者第一时间把事情从头到尾告诉你们家中的长辈,这才是更好的选择吧,过来送死,这实在是有些不像你徐兄。”

    “方兄就别说笑了,我的体内,有你的力量,在你方兄的手里,这乱武域在大,我又能跑到那?方兄要找我,太简单了。”

    徐图苦笑摇头,“至于和把这件事情告诉家族之人?呵呵,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们,恐怕今天我徐家,也得和那梦家一样,彻底走向灭亡,你方兄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家伙,我不想家族灭亡,那我只能过来。”

    “过来干什么,送死?”方恒笑道。

    “有句话说的好,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成大事,呵呵,徐兄见到我还能这么面无表情,由此可见,徐兄是做大事的人,当初我找你徐兄合作,是好事。”

    看着面前的徐图,方恒笑着说道。

    “不敢,我这只不过是故作平静而已,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竟是那在乱武域横行无忌,大名鼎鼎的方无敌。”

    听到这话,徐图也是有些紧张的说道,“同时我更没想到的是,方无敌,居然真的有这般泼天的大胆,连神武的世界,都敢毁掉。”

    “很吃惊?”

    方恒笑道。

    “当然。”

    徐图点点头,“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实在是超出我的预料。”

    “呵呵,超出预料的确是让人吃惊的,不过以你徐兄的才智,还到不了惊慌的地步。”

    方恒笑道,“如果徐兄真的惊慌起来,那恐怕就不会在这时候坐在这里了。”

    听到这话,徐图也是无言,片刻后才是一点头。

    “嘿嘿,其实,我也是有问题的。”

    看着徐图,方恒突地笑了一声,“按照道理,咱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吧,你们徐家之前进入天神世界的人,都死了,你们的嫡系,都被我干掉了,接下来,徐家的核心,没几个,要重新挑选,以你徐兄的潜力和实力,定然会被推举为新的核心,成为家族中的实质掌权者,甚至继承家主大位,也不是什么难事,既然如此,为何这时候又来找我呢?”

    听到这一连串的问话,徐图也是苦笑起来。

    “方兄,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哦?明知故问?不知道我哪里明知故问了?”方恒笑道。

    “条件和交易,向来是拥有平等实力的双方才能谈的,一方实力强,这条件和交易,就会偏向实力强的,如果一方的实力强到了另一方根本无法相比的程度,那么这交易和条件,本身就是笑话。”

    徐图苦笑道,“而我和你方兄的实力差距,是天地之别,云泥之差,既然如此,之前的交易,岂不是笑话一个?你方兄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皱眉头,我又是唯一的知情者,你方兄会放过我么?”

    “哈哈,徐兄可真是让我意外啊,居然这么有自知之明。”方恒大笑一声,“不过这却让我更好奇了,既然你徐兄知道我不会放过你,那你徐兄为何不在事情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跑呢?反而来找我,以你徐兄的反应,第一时间离开这城,或者第一时间把事情从头到尾告诉你们家中的长辈,这才是更好的选择吧,过来送死,这实在是有些不像你徐兄。”

    “方兄就别说笑了,我的体内,有你的力量,在你方兄的手里,这乱武域在大,我又能跑到那?方兄要找我,太简单了。”

    徐图苦笑摇头,“至于和把这件事情告诉家族之人?呵呵,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们,恐怕今天我徐家,也得和那梦家一样,彻底走向灭亡,你方兄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家伙,我不想家族灭亡,那我只能过来。”

    “过来干什么,送死?”方恒笑道。

    徐图苦笑道,“而我和你方兄的实力差距,是天地之别,云泥之差,既然如此,之前的交易,岂不是笑话一个?你方兄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皱眉头,我又是唯一的知情者,你方兄会放过我么?”

    “哈哈,徐兄可真是让我意外啊,居然这么有自知之明。”方恒大笑一声,“不过这却让我更好奇了,既然你徐兄知道我不会放过你,那你徐兄为何不在事情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跑呢?反而来找我,以你徐兄的反应,第一时间离开这城,或者第一时间把事情从头到尾告诉你们家中的长辈,这才是更好的选择吧,过来送死,这实在是有些不像你徐兄。”

    “方兄就别说笑了,我的体内,有你的力量,在你方兄的手里,这乱武域在大,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