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一剑之后

    同时在这两天的时间中,第一轮的考验战斗,也已经越来越接近尾声了。

    各大天宫核心尽出,纷纷都获得了进入第二轮考验名额,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双神天宫,凡是弟子出战,就没有一个人是没获得名额的,风雄,黄天,陈皇,刘尘,月仙,拳雄等等,都已经彻底扬名,当然,也有一些弟子,死在了高台上,只是这数量却非常的少,就那么两三个。

    “双神天宫,真是厉害啊,这就有三十多个天才获得名额了。”

    “的确是厉害,怪不得能出现方无敌这种人物,可惜,方无敌失踪了。”

    看着双神天宫平台上的众弟子,各大天宫弟子也都是议论起来,此时此刻,他们对于双神天宫是真的改观了。

    以前的双神天宫,成立的时间不长,威名也不显,自从出了一个方无敌之后,双神天宫才开始在乱武域声名大噪,只是也就是声名大噪罢了,都是靠着方恒一个人撑起来的。

    直到今天,众人才真正的知道了双神天宫的实力,在各大天宫核心尽出的情况之下,双神天宫,是场中三十多个天宫中获得第二轮名额最多的天宫,就这一个事实,就已经证明双神天宫的优秀了,更证明了双神天宫的实力,不止是一个方无敌这么简单。

    “呵呵,看来两位师尊是真的把这一次乱武天宫大比当成是双神天宫扬名的地方了。

    恢复了精神的方恒,此刻也站在人群中笑了起来,他知道,连风雄都被龙神给派了出来,就这一点就证明他的两位师尊要在这场比武上做什么。

    “既然两位师尊都是这种想法,而且现在双神天宫该出的也都出来了,那我也不能在浪费时间了,尽快的获得名额,进入第二轮吧。”

    暗道一声,下一刻,方恒的目光就是一闪,直接看向了一个高台。

    这个高台上的人是一个身穿红袍的中年人,气息强横,手段也无比凶残,凡是敢上来和他打的,无一例外,全都被他给抹杀,不是扒皮就是化血,残忍无比。

    “如此实力手段,应该是血魔天宫的核心之一了吧,也罢,现在符神天宫和天神天宫都已经被我杀的差不多了,也该对付对付你们血魔天宫了。”

    脸上露出了冷笑,下一刻,方恒的身体就是一动,刹那间,他的身体就直接来到了这个中年人的身前,稳稳站立!

    “我的天,这个恐怖的家伙又来了!”

    “方恒的朋友啊,这可是个残暴的家伙,只是就不知道他和血残比,到底谁更残暴一些?”

    看到方恒竟出现在了这血魔天宫核心的高台上,众人也都开始议论起来,一个个的眼神全都被吸引了过去。

    “血残?”

    听到了众人的议论,站在高台上的方恒也是眉毛一挑,笑道,“这个名字,倒是的确够冷酷。

    “哼。”

    血残冷哼一声,看着方恒的目光不停闪烁,道,“你为什么要挑我?”

    “呵呵,这里是大比,既是大比,我想挑谁就挑谁,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方恒笑道。

    “我才刚刚上台,胜场连二十都没有。”

    血残冷冷道,“你应该去继续找天神天宫或者符神天宫的弟子杀。”

    “呵呵,我挑你的原因,就是你的胜场不多,你胜场要多,我还不杀你呢。”

    方恒笑道,“至于天神和符神,这两宫弟子已经被杀腻了,等杀了你之后,我自然会再去找他们换换胃口。”

    “你……”

    “不要在说了。”方恒直接打断了这血残的话,笑道,“你觉的事情到了现在,还能在转变么?我已经上了台了,谁下台,谁的胜场就会消失,你觉得我会在退出去么?”

    这话一出,血残的脸色一僵,下一刻眼神就阴冷了下来,点点头。

    “你说的不错,是我想的太多了。”

    “那就不要再想,出手吧。”方恒笑道,“我知道,你体内的力量还隐藏着很多,释放出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本来我还想到第二轮,或者第三轮才展露我的真实力量。”

    看着方恒,血残的眼神越来越冷,“不过你来了,倒也不能让我在隐藏了,罢了,提前威慑众人,也有好的一面,血之王座,给我现!”

    轰隆!

    话语吐出,一股恐怖的爆炸声响就从这血残的身体内开始传出,下一刻,如血浆迸发,这血残的身体上,竟开始喷出了无穷的鲜血,转瞬间,就淹没了巨大的高台,一座由鲜血凝聚的巨大王座,开始升腾了起来。`

    血残的身影,直接就坐在了这巨大的血色王座上,目光冷冷的看向了方恒。

    嗡嗡嗡!

    随着血残的目光看向方恒的一瞬,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波动再次从血残的身上开始释放,当场就让无数的空间都开始接连碎裂!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身体都颤抖了,看着血残的目光中,除了敬畏之外,就只剩下敬畏!

    这气息,太强了!

    这已经不是什么武者的气势,这是近乎凌驾在生命之上的气息。

    这已经有了神武的一些韵味。

    同一时间,感受到了这股气息的各大天宫平台上的人,目光也都是充满了凝重,那些本来还在闭目养神的神武,此刻都已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有些意外的看着那个坐在血色王座上的血残。

    “呵呵,没想到啊,血魔兄竟还有如此恐怖的弟子。”

    就在这时,符神淡笑一声,对着不远处的血魔神武道,“这真的很让我意外。”

    “哈哈,符神兄客气了,我这弟子其实也不算什么,特别是和你符神兄的那几位弟子比起来,也就是伯仲之间而已。

    血魔神武这时候也是一笑,“不过嘛,对付这个年轻人,倒也是够了。”

    “呵呵,血魔兄客气了,你这个弟子,可比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弟子强多了啊,当然了,如果你这个弟子真的能够把这个年轻人解决,那我想,我们会有很多合作机会的。”

    听到这话,符神立刻笑着说了一句。

    “对,如果他真的能够把这个年轻人解决的话,那我天神天宫,也会有很多与血魔天宫合作的机会。”

    就在这时,天神也淡淡的说话了,立刻之间,就让天地间的人脸色全变了起来。

    他们知道,这已经是实打实的交易了,符神,天神两位神武没有把话说明,只是那意思却无比清楚,只要血魔天宫的这个血残杀了方恒,那么天神和符神,都会有好处给血魔天宫!

    这种话想来应该是隐晦交流的,只是这几位神武,却当着各大天宫弟子的面如此说出来了,就这一点,就已经证明符神和天神,是被方恒彻底惹怒了。

    “哈哈,那我可真就是期待着和两位兄台的合作了。”

    血魔神武这时候也是大笑一声,就不再多言,符神和天神也都是笑着一点头,就看向了那个高台。

    同一时间,高台之上,血河上方,方恒自然也听到了神武之间的对话,脸上的冷笑,更浓了。

    当然,他也感觉到了双神天宫平台上众人担心的目光,只是对此,他没有回应。

    他不回应的理由很简单,是这种危险,根本不值得他暴漏真正的身份!

    “呵呵,看来想杀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身份一个比一个大,真是让人无奈啊。”

    笑着说了一句,下一刻,方恒的手掌,就已经放在了自己腰间的剑柄上。

    “无奈么?你知不知道,无奈的局面,往往都是自己造成的?”

    坐在那巨大的血色王座上的血残这时候淡淡道,“如果,你能低调一些,如果,你能少杀一些天才,那你怎么都能通过第一轮的,甚至以你的实力,通过第二轮,第三轮,也不是不可能,可你偏偏不低调,偏偏要多杀天才,锋芒太露,这就是你的取死之道,这也是你现在无奈的终极原因。”

    “呵呵,你这话说的倒是有道理的。”

    方恒笑着点了点头,手掌缓缓滑动,那插在腰间的真武剑,此刻已经被拔出了半截了。

    “不过,话说的是一方面,事实,又是另外一方面了。”

    “事实?呵呵,你还想要什么事实?”

    根本没有在意方恒的动作,坐在血色王座上的血残笑道,“事实就是你不是我的对手,事实就是在我的力量下,你只有死亡。“

    “哈哈,如果我们生活在说话的世界里,那么现在的你,早就已经超越神武了。”

    方恒大笑道,“可惜,我们生活在现实的世界里,不是么?”

    唰!

    话语落地,终于,方恒那拔出来半截的长剑猛的出鞘,对着那坐在血色王座上的血残就撩了过去!

    一道明亮无比的剑光爆发出来,只是刹那,就掠过了下方的血河,血河下的高台,同时连带着血河之上的王座,天空上的白云,都掠了过去。

    整片天地,都是一静。

    所有天宫弟子都是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看到了一道流光飞快的消失,剩下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难道就这么完了?”

    所有人的脑中都划过了这么一个念头,只是下一刻,他们的不解就更严重了。

    他们不明白,要是就这么完了,怎么那坐在血色王座上的血残,却没有动作呢?

    怎么天神天宫和符神天宫平台上的人,都是脸色阴沉呢?

    轰咔咔!

    就在大部分人脑中都生出这些疑问的时候,震耳欲聋的爆裂声才在此刻开始响起。

    天地间的样子,改变了。

    高台,变为了两半,碎了。

    高台上的血河,也变成了两半,消散在空中了。

    血河之上的血之王座,消散了。

    连带着血残的一条手臂,一同消失了。

    大地开始出现了一条笔直无比的粗大剑痕,由方恒作为起点,笔直的向西,蔓延的无限之远。

    天空上的白云彻底消散,已经完全被一条黑色的裂缝湮灭。

    这时候,所有人的身体才颤抖起来了。

    他们这才知道,不是方恒的力量不够。

    是他们太弱,弱的连方恒的强大和恐怖,都感觉不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