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那就开始吧。”

    长恨淡淡道。

    “这个先不急。”

    左一指一笑,“我刚才说了,心死的你不是我的对手,那么我现在让你的心活过来在和我打,这样,也算是你最强实力的展现,就算败给我,你也甘心不是么?”

    “已死之心,又岂能在活?”

    长恨摇了摇头。

    “错了,世间一切事,不过是阴阳而已,生死,也在其中,你的心已死,是因为你的所爱已死。”

    左一指笑道,“那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能复活你的所爱呢?”

    轰咔!

    就在左一指话语落地的刹那,一道恐怖的爆响声就突地从长恨的身体内爆发,肉眼可见,那画面中的丛山峻岭,除了长恨和左一指所站着的一座,剩下的山峰古树,全数都化为了粉尘!

    “呵呵,一动便是万里粉尘,看来你的心,活了。”

    左一指也是笑着一点头。

    “你真的能起死回生?”

    长恨一扫之前的消沉,认真道。

    听到这话,左一指一笑,手指一点,一道七彩光华就注入到了那水晶棺材中,一股活力开始从棺中人的身上散发。

    看到这一幕,长恨的身体立刻颤抖起来了。

    “你要什么条件才能复活她?”

    “打败我,我自然会做。”

    左一指笑道,“你若是打不败我,那么我,自然不会做。”

    “好!”

    长恨猛然大吼一声,“接招吧!长恨神拳!”

    轰!

    话语吐出的一瞬,长恨的双拳就猛然间轰击了出去,同时在这一拳中,一个世界的形缓闪现了出来,正是长恨的神武世界。

    这一拳,他把自己的世界之力都用在上面了!

    同时这一刻,画面中的天地,都彻底阴暗了下来,似乎一切都变为了虚幻,只有长恨的拳头是真实!

    “一拳出,万象枯,你现在的力量,的确已经达到了魔道的至强,但可惜的是,你终究还是在魔道之内,终究还是在爱恨之内,也终究是在生死之内。”

    看着这一拳,左一指但笑着说了句,下一刻,他的手指就直接点出,瞬间就跨越了无数的距离,直接点在了长恨的双眉正中!

    嗡!

    那惊天动地的气势,瞬间消失!

    那之前的万里粉尘,突地凝聚,再次变为了之前的丛山峻岭!

    长恨那刚刚升起希望和活力的眼神,也在这一刻,彻底变为了呆滞和茫然。

    噗!

    蓦然间,长恨喷出了一大口血,身体一个不稳,直接跌在了地面上。

    “为…为什么。”

    长恨抬头,看着左一指,不解的问道。

    “答案我已经告诉你了,你的拳,你的力,都是在生死内,在爱恨中,在魔道里。”

    左一指低头,看着长恨道,“而我,已经不在生死内,也不再爱恨中,更不在仙魔里,那么你又如何能伤的了我呢?”

    话语吐出,长恨的身体狠狠一抖,“那你在哪?”

    “我?”

    左一指笑了笑,目中闪过了千百道光华,“这个,我也说不准啊,现在的我,在生死之上,在永恒与刹那的中央,在武道的起源,也在武道的尽头,我无所不在,却又无所不存。”

    听到了这话,长恨的眼中也露出了一抹绝望之色。

    左一指的话,听起来饶人,只是他却明白,不管左一指达到了何等的境界,都已经是远远超过他了。

    “对了,再告诉你一个事实。”

    左一指淡淡道,“生死,是任何生命都无法超越的,因为生死是定理,是这个世界,甚至是整个宇宙的钉子,如果这颗钉子被破坏,那么整个世界和宇宙,都会崩解,所以,我刚才说我能复活莫逍遥,是假的,因为只有那样说,你的心才能活,你才能展现全部的实力,这一点,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话语落地,长恨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

    良久后,长恨才站起身啦,走向了那水晶棺材旁,再次背起了棺材。

    “我听说,你手下向来不留活口。”

    “对你例外。”

    左一指笑了笑,“因为你成了这个样子,也有我当年的责任。

    话语吐出,长恨的拳头骤然握紧。

    “那就开始吧。”

    长恨淡淡道。

    “这个先不急。”

    左一指一笑,“我刚才说了,心死的你不是我的对手,那么我现在让你的心活过来在和我打,这样,也算是你最强实力的展现,就算败给我,你也甘心不是么?”

    “已死之心,又岂能在活?”

    长恨摇了摇头。

    “错了,世间一切事,不过是阴阳而已,生死,也在其中,你的心已死,是因为你的所爱已死。”

    左一指笑道,“那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能复活你的所爱呢?”

    轰咔!

    就在左一指话语落地的刹那,一道恐怖的爆响声就突地从长恨的身体内爆发,肉眼可见,那画面中的丛山峻岭,除了长恨和左一指所站着的一座,剩下的山峰古树,全数都化为了粉尘!

    “呵呵,一动便是万里粉尘,看来你的心,活了。”

    左一指也是笑着一点头。

    “你真的能起死回生?”

    长恨一扫之前的消沉,认真道。

    听到这话,左一指一笑,手指一点,一道七彩光华就注入到了那水晶棺材中,一股活力开始从棺中人的身上散发。

    看到这一幕,长恨的身体立刻颤抖起来了。

    “你要什么条件才能复活她?”

    “打败我,我自然会做。

    左一指笑道,“你若是打不败我,那么我,自然不会做。”

    “好!”

    长恨猛然大吼一声,“接招吧!长恨神拳!”

    轰!

    话语吐出的一瞬,长恨的双拳就猛然间轰击了出去,同时在这一拳中,一个世界的形缓闪现了出来,正是长恨的神武世界。

    这一拳,他把自己的世界之力都用在上面了!

    同时这一刻,画面中的天地,都彻底阴暗了下来,似乎一切都变为了虚幻,只有长恨的拳头是真实!

    “一拳出,万象枯,你现在的力量,的确已经达到了魔道的至强,但可惜的是,你终究还是在魔道之内,终究还是在爱恨之内,也终究是在生死之内。”

    看着这一拳,左一指但笑着说了句,下一刻,他的手指就直接点出,瞬间就跨越了无数的距离,直接点在了长恨的双眉正中!

    嗡!

    那惊天动地的气势,瞬间消失!

    那之前的万里粉尘,突地凝聚,再次变为了之前的丛山峻岭!

    长恨那刚刚升起希望和活力的眼神,也在这一刻,彻底变为了呆滞和茫然。

    噗!

    蓦然间,长恨喷出了一大口血,身体一个不稳,直接跌在了地面上。

    “为…为什么。”

    长恨抬头,看着左一指,不解的问道。

    “答案我已经告诉你了,你的拳,你的力,都是在生死内,在爱恨中,在魔道里。”

    左一指低头,看着长恨道,“而我,已经不在生死内,也不再爱恨中,更不在仙魔里,那么你又如何能伤的了我呢?”

    话语吐出,长恨的身体狠狠一抖,“那你在哪?”

    “我?”

    左一指笑了笑,目中闪过了千百道光华,“这个,我也说不准啊,现在的我,在生死之上,在永恒与刹那的中央,在武道的起源,也在武道的尽头,我无所不在,却又无所不存。”

    听到了这话,长恨的眼中也露出了一抹绝望之色。

    左一指的话,听起来饶人,只是他却明白,不管左一指达到了何等的境界,都已经是远远超过他了。

    “对了,再告诉你一个事实。”

    左一指淡淡道,“生死,是任何生命都无法超越的,因为生死是定理,是这个世界,甚至是整个宇宙的钉子,如果这颗钉子被破坏,那么整个世界和宇宙,都会崩解,所以,我刚才说我能复活莫逍遥,是假的,因为只有那样说,你的心才能活,你才能展现全部的实力,这一点,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话语落地,长恨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

    良久后,长恨才站起身啦,走向了那水晶棺材旁,再次背起了棺材。

    “我听说,你手下向来不留活口。”

    “对你例外。”

    左一指笑了笑,“因为你成了这个样子,也有我当年的责任。”

    话语吐出,长恨的拳头骤然握紧。

    左一指笑了笑,目中闪过了千百道光华,“这个,我也说不准啊,现在的我,在生死之上,在永恒与刹那的中央,在武道的起源,也在武道的尽头,我无所不在,却又无所不存。”

    听到了这话,长恨的眼中也露出了一抹绝望之色。

    左一指的话,听起来饶人,只是他却明白,不管左一指达到了何等的境界,都已经是远远超过他了。

    “对了,再告诉你一个事实。”

    左一指淡淡道,“生死,是任何生命都无法超越的,因为生死是定理,是这个世界,甚至是整个宇宙的钉子,如果这颗钉子被破坏,那么整个世界和宇宙,都会崩解,所以,我刚才说我能复活莫逍遥,是假的,因为只有那样说,你的心才能活,你才能展现全部的实力,这一点,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话语落地,长恨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

    良久后,长恨才站起身啦,走向了那水晶棺材旁,再次背起了棺材。

    “我听说,你手下向来不留活口。”

    “对你例外。”

    左一指笑了笑,“因为你成了这个样子,也有我当年的责任。”

    话语吐出,长恨的拳头骤然握紧。

    “我听说,你手下向来不留活口。”

    “对你例外。”

    左一指笑了笑,“因为你成了这个样子,也有我当年的责任。”

    话语吐出,长恨的拳头骤然握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