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与虎谋皮!

    “那我们走!”

    见到月仙的所指,方恒立刻点头,带起月仙就向着南方的虚空冲去。

    同一时间,一处幽静的山林之中。

    “啊!”

    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响起,划破了安静的虚空。

    只见一个青年的身体,被另外两个身穿白袍的青年生生扯开,血肉脏腑留的的满地都是!

    同时在这两个青年的身边,还有上百年轻人的尸体,每一具尸体,脸上的神情都极为痛苦,似乎生前遭遇了什么痛苦的折磨一般。

    “嘿嘿,符师兄,我倒是没有想到,自从咱们得到了那魔道高手的传承能量后,手段竟然也变的凶残起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阴阴的笑声从一个青年的嘴里响起,正是陈画龙!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听到了陈画龙的话语,符真淡淡道,“毕竟他留下的能量太浓厚,我们若是不适时的发挥出来,就会被这能量反噬,只能等出去之后,到天宫用清魂神符洗涤,之后就可以让这魔道能量变为正道能量了。”

    “哈哈,符师兄,我这可不是不满意我们现在的行事手法,相反,我很满意。”

    陈画龙却是大笑一声,道,“现在我身上有十万令牌,符师兄身上有着二十万,我的意思,咱们现在找神机老人,买方恒的位置。”

    “哦?”

    听到这话,符真眉头一挑,下一刻就笑道,“原来,你是想要用残忍的手法把方恒杀死。

    “正是如此。”

    陈画龙眼神阴沉,冷笑却更浓,“方恒杀我两兄弟,同时还羞辱我数次,我岂能不报此仇?”

    “呵呵,陈师弟的心情我理解,而且现在我们得到了那个魔道武者的传承,实力比之前强了一倍都不止,对付他,的确够了。”

    符真也是笑着点头,“也好,咱们这就去找神机老人买他的下落吧,杀了他之后,我们在用剩下的令牌兑换一些魂武规则的碎片,努力突破魂武。”

    “嘿嘿……何必还要花令牌找我?我现在就来了!”

    突然间,就在符真话语落地的时候,一阵大笑声突然传出,下一刻,一个青年和一个美丽少女的身影就划破了天际,瞬间来到了场中!

    “方恒!”

    一看到来人,符真和陈画龙都是脸色一变,眼神中露出了意外之色。

    “是我。”

    听到这两人的惊呼,方恒一笑,“你们不是说要找我么?现在,我过来了。”

    话语吐出,符真和陈画龙的眼神也变化起来,两人同时看向了方恒旁边的那个美丽少女。

    “呵呵,看什么?想必你们早就知道了吧,这位是我的妻子,月仙。”

    见到两人的眼神,方恒笑着说道

    “你是靠着她,才找到我们的吧。`”

    符真眉毛一挑,淡淡道,“灵族圣血的拥有者,天生就对能量有着超人的感应。”

    “哦?你知道的还不少。”

    方恒一笑,“是,我的确是靠着我的妻子才找到你们的。”

    “呵呵,不得不说,方恒,你的运气真是好。”

    符真突然间笑道,“本身天资惊人,手段强横,这也就罢了,偏偏,还能找到这么一个好的妻子,便是我,都忍不住羡慕啊。”

    “客气了。”方恒同样笑道,“硬要说的话,我还是比不上你的,毕竟你一出生就是符神之子,身份尊贵,享受的资源,教导,全都是顶级,走出去之后,哪个人敢不给你三分薄面?但可惜的是,人一开始如果就获得最好的,往往就会不知足,不知足,就会犯错,犯错,就会导致死亡了。”

    “是啊,一开始就得到最好的,就会犯错,没有体会底层的艰辛,又如何知道高层的珍贵?”

    出乎预料的,符真也是点了点头,说了这么一番话。

    “哦?”方恒真有些意外了,笑道,“没想到啊,你还能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既然你明白,为何在当初要惹我呢?”

    “不犯错,又怎么知道什么是对?”

    符真淡淡道,“我刚才说的话,是以前父亲从小就教导我的,可惜,我虽然记得清楚,但是明白却很难,直到遇见了你之后我才知道这个道理,试想一下,如果当初我那少爷脾气没有发作,不对你动手,想必今天,你我也不会是这个关系。

    “哈哈,这是当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当初不惹我,我们的关系,说不定真的会不同。”

    方恒大笑一声,“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过去不可改变,已经做下的事情,又怎么挽回?”

    “可以挽回的。”

    出于方恒意料的话语再次从符真的嘴里吐出,连陈画龙都一下呆住了。

    “哦?”

    方恒眉头挑了挑,笑道,“什么意思,怎么挽回?”

    “呵呵,说到底,你和我们之间的矛盾,最开始无非是因为面子,后来,就是因为利益,再后来,就是仇恨。”

    符真笑道,“矛盾是一步步发展的,那我们一步步化解就好,比如当初是我少爷脾气发作,对你先动了手,对此,我愿道歉,至于后来我算计你,对此,我也可以道歉,并且赔偿,仇恨方面,你我之间没什么仇恨,有仇恨的,只是我这师弟而已,不过,我这师弟的仇恨也只是他两个兄弟被你所杀,既如此,你道个歉,我保证我师弟不会有任何不满,这样一来,咱们不就是化干戈为玉帛了?”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方恒眼神已经完全被意外充斥。

    他真的没有想到,这符真竟能说出如此话语,这完全就是服软的表现了。

    “怎么,方兄为何不说话?”

    看着没有说话的方恒,符真道,“你觉得我这提议如何?”

    “我很好奇。”方恒淡淡道,“你刚才不还和你这师弟说,要找神机老人买我下落,然后杀我么?怎么现在,却又说什么化干戈为玉帛了?”

    “一切都是会变的,刚才我和我师弟,的确是这么打算,但是见到你之后,我就改主意了。”

    符真淡淡道,“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就找到我们,我更没有想到,在你找到我们的时候,你的气息,实力,竟再次进步,甚至已经进步到了真武巅峰,拥有这种进步速度的你们,身份还是双神天宫的核心,这注定了你们的未来是光明的,拥有如此光明未来,潜力的你们,我怎么会在愿意和你们争斗?自然要想办法化解。”

    话语吐出,陈画龙的脸色很是难看,有心想说些什么,只是这是符真的话,他不敢乱反对。

    听到了这话,方恒再次沉默,只是上下打量着符真。

    片刻后,方恒才摇了摇头,道,“符真,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能有这城府,看来以前,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我也小瞧你了。”符真一笑,“不然不会弄到现在这么僵。”

    “呵呵,不过我真的很好奇,我杀了你符神天宫这么多弟子,还羞辱了你数次,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恨我?”方恒笑道。

    “说不恨是不可能的,任谁遭受了那样的羞辱,算计,都会恨。”符真淡淡道,“可是,恨,有什么用呢?你杀了我符神天宫弟子,是因为我符神天宫弟子要杀你,他们被你杀了,是他们本事不够,而且,死人有什么价值?因为几个死人,我就要和你拼死拼活,而放弃你我合作的大好前景,这才是愚蠢。”

    听到这话,一旁的陈画龙脸色已经彻底白了。

    他知道,自己报仇无望了。

    只是他却说不出什么。

    符真的话,太有道理,与其为了死人而和其他人打生打死,还不如放下这些仇恨,与人合作,获得利益好一些。

    “师弟,我知道你不舒服。”

    就在这时,符真再次说了句,目光看向了陈画龙,道,“但可惜的是,这就是事实,我们必须认清自己的能力。”

    “是…师兄。”陈画龙点点头,不再多说。

    “方兄,现在该你了。”符真也没有在理会沉默的陈画龙,只是对着方恒道,“我的诚意已经摆在了这里,你接不接受?”

    “呵呵,能屈能伸,符真,你可真够厉害的。”

    方恒笑道,“但可惜的是,我不接受。”

    话语吐出,陈画龙和符真都是眼神一缩。

    “为何?”

    符真认真的看着方恒道,“莫非是方兄认为我的诚意……”

    “这不是诚意的问题,你的诚意,很足。”

    方恒一摆手,淡淡道,“换成别人,恐怕绝大部分都会同意了吧,可惜,我却不能同意,理由么,很简单,你如此能屈能伸,连受了这么大的羞辱都能转过弯来和我合作,那有朝一日我一旦势孤,绝对会被你落井下石。”

    “这太武断了。”

    符真摇头,“方兄,先不说你势孤是多久之后的事情,就算你势孤了,你又岂会怕我?以你方兄的才智手段,怕是算计我,轻松无比吧。”

    “嘿嘿,话虽然这么说,我不怕你算计我,可这不代表我喜欢冒险。”

    方恒冷笑一声,“而且,你我合作,看起来前途光明,实际上也没多少利益,最多在这里合作,抢得一些令牌,一旦出去,还是要分道扬镳,毕竟我双神天宫和你符神天宫向来都是不对付的,上一次你爹符神送给我师尊龙神一张符咒,我师尊龙神就很不高兴,龙神不高兴,双神天宫就不高兴,双神天宫不高兴,我这个当弟子的,岂能高兴?这是大环境,在大环境之下,我和你合作,又能有什么好处?背地里偷偷摸摸的联合,说不定还会被双神天宫视为叛逆,我可不这么想。”

    话语吐出,符真和陈画龙的脸色都冷了下来。

    “方兄,你就不要再想想?”

    符真再次说道,“我这,已经是最大限度的低头了。”

    “呵呵,低头?你的低头,不代表我就安全。”方恒笑道,“所以,不必再想了,我这次来,就是来杀你们的。”

    轰!

    话语吐出,方恒的身体就是一震,一股极其强横的气息爆发了出来。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没办法了,陈师弟!”

    符真喝了声,陈画龙也立刻点头,手掌一挥,上百张符咒就直接出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