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自以为是!

    看到这一幕,方恒的身体顿时一震,下一刻眼神就猛然变得寒冷下来。

    “你们这是找死!”

    轰!

    冷冷的话语吐出,方恒的身上,突然震荡出了一股极为恐怖的杀气!

    “哈哈,真是好威风,好煞气!”

    感受到了方恒身上爆发的杀气,陈画龙当即大笑一声,“不过正是这样,才合我们口味!”

    嗖嗖嗖!

    话语吐出,瞬息间,站在陈画龙和符真身旁的那些符神天宫弟子也都开始动作起来,很快就把方恒给包围住。

    同时在包围住方恒的瞬间,那些符神天宫弟子也都纷纷身体震荡,双手挥出,各自拿出了九张符咒,直接在虚空中燃烧起来。

    “嗯!”

    一看到这些符咒燃烧,方恒也是眼神一缩,手掌飞快自腰间一拔,真武剑立刻出鞘,瞬间就划出了一道五色剑光向着周边扫去。

    他不知道对方这是在干什么,只是他却不会傻到等对方把招式施展出来。

    “哼,金庚符!”

    见到方恒挥手划出剑光,陈画龙也是猛的冷哼一声,手掌一挥,瞬息间,一张散发着金光的符咒就突然飞出,嗖嗖破空声响起,只见虚空中很快就多出了数千道金色的锋芒。

    这些金色的锋芒,每一道都极其锋锐,聚集在一起,更是发出了细密的嗡嗡声,彼此之间飞快的摩擦着!

    方恒的五色剑光刚刚散发出去,就被这细密的金色锋芒给磨掉了!

    “好厉害的符咒!”

    看到这一幕,方恒心中一惊,他的五色剑光,就是他的大千世界,只是这招施展出来,结果却是毫无作用。

    方恒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武学毫无作用的时候。

    “哈哈,方恒,你以为我双神天宫全都是没脑子的蠢货吗?见到了你那么多次的战斗,我们会对你的武学没有防备?”

    看到方恒沉默的样子,陈画龙也狂笑起来,“现在我这些师弟的布置的,乃是我符神天宫最为强大的困敌符阵!阵法中枢是符真师兄,这就是你的天罗地网!你出不去的!”

    “是吗?”

    听到了这话,方恒的眉毛挑了挑,下一刻就身影一动,刹那间就在这片区域中闪烁了数十下,突然就到了这陈画龙的背后,一剑斩下!

    这个身法,还是方恒从战灵空间中好那影子对战学过来的,哪怕没有那影子的诡异,却也有了几分飘忽,配合方恒现在的力量,就是中阶魂武,也能瞬间杀了!

    “金甲神将!”

    就在方恒的长剑即将落到这陈画龙背后的时候,陈画龙突地喝了一声,嗡的一声从陈画龙背后出现,只见一个身穿金甲金盔,手持金鞭的大汉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铛!

    刺耳的震鸣声传出,肉眼可见,方恒的这一剑,竟被这金甲大汉用手中的金鞭挡住了!

    “嗯!”

    看到剑被挡住,方恒立刻眼神一缩,脚步却丝毫不慢,轻轻一点,就如鬼魅般飞快退后,和那金甲大汉拉开了距离。

    “忘了告诉你。”

    见到方恒退后,陈画龙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困敌符阵,不光是困,同时还有一个加持,现在除了符真师兄之外,剩下所有师弟的力量,就都在我的身体上,换句话来说,我现在施展的每一张符,都拥有不下于高阶魂武的威能,你挡得住么?”

    “原来如此。”

    听到陈画龙这得意的话语,方恒心中也明白了过来,怪不得自己必杀的一剑都能够被挡住,这是阵法效果。

    “呵呵,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就可以杀我了?”

    看着陈画龙,方恒突地笑了一声,问道,“或者说,你觉得你现在说这么多,我就会害怕?”

    话语吐出,陈画龙得意的笑容立刻一僵。

    下一刻,陈画龙的脸色就冷了下来。

    “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幅自以为自己一切都能把握的样子。”

    “是吗?”

    方恒笑容更大,“这一点让你讨厌,我很高兴,但是你搞错了一点,我不是自以为自己能把我一切,而是我的确有这个能力,把握一切。”

    “那你倒是让我看看!”

    陈画龙大喝一声,双手猛然一合,“奔流符,寒冰符!”

    哗啦,轰隆隆!

    随着陈画龙的喝声,又有两道符咒在他的身上升腾,瞬息间融化,一股狂暴的水流从大地中涌现,当场就淹没了方圆百里的区域,同时一股寒气从虚空中升腾,封锁住了四周的空间!

    眨眼之间,虚空和大地的掌控权,就落入了陈画龙的掌控之内!

    见到这种能量,方恒却只是一笑,黑暗光华一闪,一股恐怖的吸收力就爆发了出来,当场就让这些能量进入了他的身体中消失不见。

    “黑暗之门吗?你太天真了。”

    陈画龙冷笑一声,“冰杀!”

    喀拉拉!

    话语吐出,一阵密集的爆裂声就突地响起,只见方圆百里大地的水流,竟在这一刻完全变为了寒冰,同时方恒身上闪烁的黑色光华,也由于正在吸收能量的缘故,被寒冰之力侵蚀,很快,方恒的体表就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冰晶。

    “雕虫小技。”

    感到自身变化,方恒却依旧是脸色不变,淡笑一声,身上的赤红色魂能就爆发开来,瞬息间就融化身体上的冰晶,同时随着方恒体内魂能的释放,那被冻结的地面水流,也完全开始化开,变为了蒸汽开始向着上空升腾。

    “哈哈,雕虫小技吗?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罢了!”

    见到这一幕,陈画龙不惊反笑,下一刻就手掌挥出,另一张符咒开始升腾。

    这一张符咒一出现,这方圆天地,就有种摇晃的感觉,立刻之间,方恒就发觉了这符咒的属性。

    雷电!

    “方恒,你的血脉是黑暗之门,你的魂能却属火焰,这一点,我已经知道了,既然我已经知道,那我又岂会没有防备?”

    看着方恒,陈画龙冷笑道,“我用奔流符和寒冰符,为的,就是要让你释放出魂能力量进行抵抗,这样会制造出云雾,而云雾一出,彼此涌动,就会诞生雷霆!再配合我这天雷符,以及四周阵法之力,几项叠加,就是魂武高阶,都是必死无疑,你区区一个真武境,岂能不死?”

    嗖!噼里啪啦!

    话语落地,陈画龙的手掌就是一挥,那天雷符立刻被他丢了出去,很快就冲入了虚空中,立刻之间就引起了一道道的雷霆闪烁。

    一股如同再造世界的恐怖气息从此刻的陈画龙身上传出,这一刻,陈画龙,已经强大到了一个极限!

    看着这一幕,方恒的脸上却没有表情,眼神,也依旧平静。

    “面临死亡,你都能这么平静,呵呵,方恒,你真的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人物啊。”

    发觉方恒的眼神,陈画龙突地淡笑一声,“以前,我还觉得我那两个兄弟死在你手里太亏,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我却是想明白了,他们死的一点都不亏,因为他们不长眼,招惹了你,本领不够,还敢惹事,这是找死。”

    “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你总算是说了一句正常的话。”

    听到这话,方恒突地一笑,“你说的很对,本领不够还敢惹事,就是找死,可是说归说,但是做到,太难了,比如你,现在就重复着和你那两位兄弟一样的错误。”

    “是吗?”

    陈画龙眉毛一挑,“可我怎么在觉的,你是在故弄玄虚?”

    “哈哈,对你,我有必要故弄玄虚吗?”

    方恒大笑一声,“还记得刚才说的什么吗?我说,我是有能力掌控一切,而不是装着自己能掌控一切。”

    “呵呵,是不是装着,这可不是说说就行的,现在,你的力量在我之下……”

    嗡!

    还不待陈画龙话语说完,方恒的身体就突然间震动一下,下一刻,一股浓郁无比的黑色光华就从他的身体上爆发出来,当即就涌向了那虚空中闪烁的雷霆。

    很快,随着黑色光华的游动,那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雷霆,竟直接消失了!

    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梦幻一般!

    陈画龙一下呆住了。

    直到方恒的身上,开始散发出这股恐怖的雷霆之气的时候,陈画龙才一下惊醒过来,眼中被难以置信充斥。

    “呵呵,你肯定想问,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会呢?我好不容易凝聚的力量,怎么转瞬间就被你抢走了呢?”

    看着陈画龙,方恒笑着说道,“其实答案很简单。”

    陈画龙死死的盯着方恒,哪怕没有说话,只是那意思却很明显,他要知道。

    “你刚才说,你知道我的血脉,我的魂能属性,甚至我的剑气,而事实证明,你的确知道,但问题是,你既然知道我的一切,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一切呢?”

    话语吐出,陈画龙的身体当即一震。

    “符神天宫,擅长的就是符咒攻击,所以抛开一切,符咒就是你的根本,而符咒是能量的载体,那么只要能解决能量,就能解决你。”

    方恒淡淡道,“巧的是,我的黑暗之门,吸收一切能量,也就是说,我天生就是能够克制你的。”

    “可是……”

    “可是你明明事前估算了我的黑暗之门吸收力,可是我刚才明明已经施展了黑暗之门,我的黑暗之门,应该不能用了,对吧。”

    再次打断了陈画龙的话,方恒冷笑道。

    陈画龙呆呆的点头,方恒的话,完全把他的疑问说出来了。

    “这都是你以为的,不是么?”

    看着陈画龙的眼睛,方恒冷笑道,“谁告诉你我的黑暗之门吸收力有多强了?又是谁告诉你,我的黑暗之门,到底什么时候能用,什么时候不能用?”

    听到这话,陈画龙身体一震,却在也说不出话来。

    “你刚才说,你最讨厌我自以为自己能掌控一切,实际上,这句话,不是在说你自己么?”

    方恒笑道,“你自以为我的黑暗之门应该不能用了,你自以为施展了几种能量变化,就能击败我了,如果你真的击败我,这可能不是自以为,但关键的是,你现在,能击败我吗?或者说得更直接一点,难道你没有发觉,从开始到现在,你施展什么手段,都是顺风顺水,我根本不阻止,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