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九百六十一章 陈画龙!

    此时此刻,方恒和莫云的身影,也已经越过了重重山影,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地带之中。

    一来到这里,方恒的身体就是一停,莫云的身影,也直接停了下来。

    “怎么了?你感应到了什么?”

    看着方恒,莫云问道。

    “看来咱们之前杀的那几个符神弟子,身份真的不简单,这才多长时间,就有人在等我们了。”

    方恒淡淡道,立刻让莫云的眼神也缩了起来,看向了四周。

    “当然了,不是在这里,他们距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

    方恒说道,立刻让莫云松了口气,很快,眼神又凝重起来。

    “我们怎么办?”

    “我能感觉到,其他的地方,也有空间通道。”

    方恒说道,“比如在那个方向,还有那个方向。”

    话语之间,方恒的手指就指向了东方和南方。

    “我们能从那里出去么?”

    “恐怕不能。”

    莫云苦笑一声,“其他的几个空间通道,应该都是其他神武弟子专属的空间通道,我们这次是参加龙神和玉神的弟子大会,现在杀够了人,那就只能通过这个通道离开,这样才能回到弟子大会。”

    “是么?”

    方恒眉毛一挑,“那看来这群人很聪明啊。”

    “我有个问题。”莫云突地眉头一皱,“他们,真的是在等我们么?就算我们杀了他们的师弟,他们有所感应,但是他们又怎么确定我们是哪个神武的弟子?”

    “所以我说他们聪明。”

    方恒淡淡一笑,“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几大通道必经之路的中心点,只要我们要离开,就必须要经过那里。”

    “原来是这样。”

    莫云神色冷了下来,“那这么说,我们没别的选择,必须要杀过去了。”

    “这是当然。”

    方恒点头,“可惜的是,我不能使用所有手段,那里的人太多了,我那手段要是施展出来,绝对会引起觊觎。”

    “我知道。”

    莫云目光一闪,就算她不知道方恒所说的那手段是什么,只是这一段时间她也看出来了,这是混乱真空的力量。

    一个人,能使用混乱真空的力量,这的确是很疯狂的事情,传出去,必然有无数的高手窥探。

    “既然你知道,那我也不用多说了,跟紧我。”

    方恒手掌直接摸向了剑柄,眼中闪过寒芒,“我会杀出一条路来。”

    “好。”莫云认真点头。

    “走!”

    嗖!

    猛然吐出一个字,方恒的身影就是一冲,如同闪电般,刹那就到了远处,身后的莫云连犹豫都没有,轰隆隆声音响起,爆发了全部力量,瞬间跟上!

    在方恒和莫云同时爆发速度的情况下,立刻之间,他们就到了那中心点的范围。

    “给我停下!”

    一道爆吼突然间传出,在方恒和莫云的身体即将冲出这个中心点的时候,一股五颜六色的光柱升腾起来,轰的一声,竟直接挡住了方恒的身影!

    嗖嗖嗖!

    就在方恒的身影停下的一瞬,无数的破空声响起,下一刻,方恒和莫云的身边,就突然出现了十余个身穿白袍的青年。

    只是一眼,方恒就认了出来,这些人身上的气息和之前他们所杀的符神弟子,一模一样。

    “知道我们拦你是为了什么吗?”

    就在这时,一个为首的青年站了出来,其面貌,竟和方恒刚才所杀掉的那陈师兄有八成相像。

    “知道。”

    方恒淡淡道,“我杀了你们师弟,对不对?”

    “不止是师弟,其中,有一个是我兄弟!”

    这青年狠狠说道。

    “神战之界,杀戮之地,在这里杀人,不需要什么理由。”方恒淡淡道,“你兄弟偷袭我,所以我就杀了你兄弟,就这么简单,现在你这当哥哥的要报仇,我也理解,不过我不可能任你宰杀,所以废话就不必说了,想杀我,动手吧。”

    “狂妄!”

    “找死!”

    听到方恒的话,四周的几个青年全都大喝一声,下一刻就纷纷挥手,无数符咒扔了出来!

    见到这些符咒,方恒的眉毛立刻一挑,手中的真武剑毫不停留,瞬间就划出了无数道剑芒,每一道剑芒,都逼向了符咒!

    刺啦啦!

    撕裂的声音响起,只见无数的符咒,还没有到达方恒的身前,就全数被切成了碎片,如同飞絮一般,漫天散落。

    只是那些青年却都没有震惊,反都露出了一抹冷笑。

    “你不会以为,把符咒斩成碎片,符咒就无效了吧。”

    就在这时,那为首的青年冷笑道。

    “我当然不会这么以为。”

    看着漫天飞絮,方恒淡淡道,“符咒是能量的聚集体,就算切开,能量依旧是能量,也依旧会爆炸。”

    “那你为何又要这么做?”

    “因为只有打散了的能量,才能不被人随心所欲的控制。”

    方恒淡淡道,手掌突地一抬。

    呼!

    恐怖的风声突地从方恒的手掌上出现,下一刻,那漫天的飞絮,竟全数凝聚到了手中!

    “不好,速速催动符咒!”

    见到这一幕,那为首的青年立刻大喝一声,其他几个青年也全都眼神一缩,双掌狠狠一合。

    “黑暗之门,吞噬!”

    就在这关键一刻,方恒也是大喝一声,黑色的大门突然出现,当场就把那些凝聚到方恒手里的飞絮给全数吸走。

    轰隆,轰隆隆!

    无比恐怖的爆炸巨响在黑暗之门内部接连传出,方恒的身体也随着黑暗之门的震动接连震了好几下,脸色有了些发白。

    “这…这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手段!”

    见到这一幕,那十几个白衣青年立刻变了脸色,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他们的符咒会这么简单的被一座大门吸收掉,以他们联手的威能,就是魂武也能炸残了!

    “不要惊慌!准备防御符咒!”

    那为首的青年却是大喝一声,立刻让那些白衣青年都是眼神一闪,反应了过来,又掏出了一些符咒,贴在了自己的身上。

    “呼……”

    这时候的方恒,却是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露出了笑容。

    “果然是很厉害的手段,风火符咒?以风助火,以火爆风,两项叠加,威能无穷,厉害!若不是我有黑暗之门,恐怕已经残废了。”

    “这应该是你的血脉手段吧。”

    看着那漆黑色的大门,那为首的青年冷冷道,“怪不得能杀了我那兄弟,就凭你这血脉,同阶之中,就罕逢敌手,不过,那又如何呢?你这血脉能吞噬力量,但我不信,没有极限!水雷神符,准备!”

    话语吐出,那些白衣青年手掌一闪,各自拿出了两张符咒,一股水汽和雷霆之气,立刻散发出来。

    感受到了这股气息,方恒后面的莫云脸色立刻变了,只凭气息,她就知道,这符咒要是一旦释放,威力有多强大。

    就在同时,嗖嗖破空声也从远处不停传出,却是其他隐藏在这里的人也察觉到了这符咒的气息,纷纷开始离开,避免被波及。

    “好威风。”

    察觉到这水雷神符的气息,方恒也是点点头,只是脸上的笑容却突地变成了冷笑,“但是你也未免太小瞧我了,你以为我这血脉,只能吞?”

    轰隆!

    话语之间,方恒的身体就是一震,那在他身边的黑色大门立刻转向,猛然对准了这些青年。

    “这是你们的力量,还给你们,也是正常的。”

    轰咔,轰咔咔!

    方恒话语吐出,黑暗之门立刻大开,一股赤红色的火焰如同海浪一般,当场就冲击了出去!

    “什么!水雷护身!”

    见到这一幕,那为首的青年脸色立刻变了,大吼的同时就把手中的水雷神符丢了出去,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响起,黑暗之门喷发出来的火流,当场被炸的离开了他的身边。

    其他青年在这时候也都纷纷丢出了水雷神符,炸开火流,保护自己!

    “反应是不错的,可惜,这依旧挽救不了你们的死亡!”

    看到这一幕,方恒冷笑一声,身影突然间闪烁几下,手中真武剑也随着他的闪烁在各处都划出了剑光。

    噗噗噗!

    声音传出,肉眼可见,那些刚刚躲开火流冲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符神弟子,纷纷身首异处,化为两截!

    “啊!”

    那为首的青年见到这一幕,也是怒吼一声,双手突然间一招,一张巨大的符咒就被他招了出来,直接贴在自己的胸前。

    轰咔!

    在这符咒贴在他身前的一瞬,他的身体就蓦然间一震,瞬间变得高大了些许,同时身上精光闪烁。

    铛的一声,方恒的真武剑,竟然被他的手臂,硬生生挡了下来!

    “嗯!”

    见到自己的剑竟然斩不断这青年的手臂,方恒也是眉毛一挑,身体一撤,就和这青年拉开了距离。

    “你是谁!”

    青年也没有立刻就对方恒发动攻击,只是冷冷的盯着方恒,问了句。

    “我是谁,你很在乎?”

    方恒淡淡道。

    “杀了我兄弟,毫发无伤,同时当着我的面,杀掉我这么多师弟,把我逼到了这个程度,我当然在乎!”

    这青年冷冷道。

    “哦。”方恒点点头,目光闪烁一会儿,就点头道,“也罢,看在你手段不一般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这符咒是什么符。”

    “金刚符!魂级高阶!一用此符,高阶魂武以下的攻击,我都能抵挡!”

    青年冷冷道。

    “原来如此。”方恒一点头,怪不得他斩不断这青年的手臂,原来是这种符。

    “这符咒,是我花费了一年时间,用血脉,灵魂,辅以龙骨之笔,呕心沥血,才刻画而成,你能逼得我用这种符,足以自傲了。”

    这青年冷冷道,“所以,我要知道你的名字,告诉我吧。”

    “呵呵,问别人名字的时候,首先要报上自己的名字才对。”

    方恒笑了声。

    “你!”

    见到方恒还不说,这青年一怒,“我叫陈画龙!我弟弟叫……”

    “行了,死在我手里的家伙,我没兴趣知道。”

    方恒一摆手,冷笑道,“我叫方恒,方正的方,恒心的恒,你可能听说过我。”

    “方恒…方恒!”

    这陈画龙喃喃念了两遍,最终眼神一闪,认真道,“莫非你就是那个逼得钱家数次吃亏,还出三亿天石悬赏人头的方恒?”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