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八百八十八章 战争之血!

    听到了方恒的话,钱元的眼神一下惊恐起来。

    他知道,方恒这话确实是实话,方恒拿着他的小命,钱叶都发动攻击,这根本就是不在乎他的小命!

    甚至,钱叶就是想要方恒杀了他,好掩盖钱家恩将仇报的事实!

    “钱元!你不要被他迷惑!我们都是钱家之人,我岂会……”

    “是不是迷惑,你自己很清楚。”

    方恒再次打断钱叶的话,看着手中的钱元道,“你修为也算不错,未来肯定挺光明的,难道今天你都想不要了?”

    “我说!马狂这几个人,的确都是我和几位堂兄派出来的!”

    钱元怒吼一声,当场就把事实说出来了。

    此话一出,全场的人都是目光一闪,看向钱家的目光中带上了些许复杂。

    其实早在最开始方恒说话的时候,他们就觉得方恒说的应该是真的,只是钱家声势太大,他们还是有一定怀疑的。

    现在却完全不同,这是钱家的一位公子亲自说出来,那他们就是不信也要信。

    “可恶!”

    察觉到四周的人目光,钱叶也是怒吼一声,“钱元,你给我等着……”

    “嘿嘿,威胁的话就不用说了。”

    方恒冷笑道,“钱元,你敢不敢发下灵魂誓言,保证这些人都是你们派出来的。”

    “我敢!”

    本来还挣扎着说不说的钱元这时候大吼一声,“我以灵魂发誓,这些人,都是我钱家派出来的,有一句假话,我死无葬身之地!”

    话语吐出,钱元的身上就飞出了一道青色的灵魂光华,当场进入虚空中消失不见。conad1();

    场中,寂静无声。

    局面已经定了。

    钱家一位公子,以灵魂发誓,这些要杀方恒的人都是他们钱家派出来的。

    这意味着钱家恩将仇报的事情,已经成为了事实!

    “你这个叛徒!”

    突然间,钱叶怒吼一声,下一刻就身影一动,直接就冲向了方恒手掌中的钱元!

    方恒在这时候却是阴阴一笑,手掌一动,就把钱元扔了出去,让钱元躲过了钱叶的攻击。

    “呼,呼……”

    一被方恒扔到虚空之中,钱元就不停的喘息起来,同时手指颤抖的指着钱叶,“好啊,钱叶,你居然想杀了我,这件事情我记下了,你给我等着!”

    嗖!

    话语之间,钱元的身影就是一动,直接消失,钱叶怒火更浓,似乎想要追击。

    就在这时,方恒却是脚步一踏,直接站到了钱叶的面前,满脸冷笑。

    “我说钱大少,现在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吧,你们钱家恩将仇报,而不是我信口开河。”

    听到方恒的话,钱叶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冷冷的盯着方恒,眼神中的杀意,宛若凝成了实质一般,让方恒身周的空间都开始接连扭曲。conad2();

    方恒却是毫无畏惧,冷笑依旧不变,“怎么?难道钱大少想杀我灭口?可你不觉得这样晚了么?毕竟这么多双眼睛可都看着呢。”

    话语吐出,钱叶的身体一抖,的确,此刻四周的人,都在用诡异的目光看着他钱叶。

    这让钱叶都快要气的吐血了。

    他非常明白,要是这个时候他还对方恒动手,那他钱家的名声,就彻底丢了,日后愿意为他钱家效力的人,一定会少之又少。

    “呼……”

    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钱叶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认真道,“这件事情,的确是我钱家的错误,我也没有想到,钱家竟会出现这种败类,竟敢做出恩将仇报的事情来,方兄,实在是抱歉了。”

    “呵呵,抱歉,可不能解决问题。”

    方恒冷笑道,“不管是你钱家恩将仇报也好,还是你钱家个人恩将仇报也好,这都是你钱家的事情,和我无关,和我有关的是,我已经受到了袭击,这让我很生气,也很不舒服啊。”

    “那方兄想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钱叶冷冷道。

    “打伤了人就要赔,何况你们钱家做事这么让人心寒呢?”方恒冷笑不停,“所以,钱大少还是给我一些赔偿吧,让我舒服一些,同时也让在场的诸位信服,钱家,是一个知错就改的家族,而不是恩将仇报的废物家族。”

    接连两句话吐出,钱叶的拳头握的都快出血了,脸上却是点头,“好,这件事情错在我钱家,那自然是要赔偿的,方兄,你说个数吧。”

    “痛快!”

    方恒一点头,“钱家这么大的家族,号称乱武域第五,家大业大,我要少了,那肯定不合适,这样吧,给我千万天石,外加百件帝器,这件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在场的诸位也会佩服钱家知错就改,日后愿意为钱家效力的人才,肯定是源源不绝。conad3();”

    话语吐出,全场的人都是身体一颤,看向方恒的眼神中满是震惊!

    千万天石,百件帝器!

    这简直就是疯了!

    就算这里是乱武域,帝器和天石不是什么太高端的东西,只是这么多的数量,依旧是一比恐怖的财富!

    这足够在乱武域建立一个小型门派了!

    钱叶的脸色要是难看无比,他看着方恒,似乎想要还价。

    只是方恒给他的,却只是冷笑。

    这一下,钱叶就完全明白了,这根本就没有还价的余地,方恒,就是在讹他!

    不给?不给方恒今天肯定不会善摆甘休,闹个天翻地覆。

    到时候他钱家丢的人,以及日后对钱家的影响损失,那是难以估量的。

    “可恶!难道就这么给他!”

    心中骂了声,钱叶实在是不愿意就这么认栽,堂堂钱家,就这么认了栽,他们岂会愿意!

    “有了!”

    突然间,钱叶看了那马狂五个人一眼,目光一闪,对着方恒道,“方兄,你要的这些东西,我们可以付出。”

    “哦?”方恒一笑,“到底是钱家,果然财大气粗,拿来吧。”

    “呵呵,这还是有一点问题的,我们身上,没带这么多东西。”钱叶笑道,“这样如何,我先给方兄帝器百件,至于天石,我先回去拿,等我拿到之后,在回来交给方兄。”

    “半个时辰,够不够?”

    方恒直接道。

    看了马狂五个人一眼,马狂五人也是隐晦的一点头,钱叶立刻说道,“够。”

    “那好,先把帝器给我吧,我在这里等着,半个时辰你要是不来,那钱家可真的就是废物家族了。”方恒立刻一笑,伸出手来。

    钱叶也没有犹豫,手掌一挥,就扔出了一个袋子,同时对着钱通道,“二弟,跟我走吧,咱们回去拿东西。”

    听到大哥的话,钱通的脸色也很是难看,看了方恒一眼,道,“方兄,我实在……”

    “不必说了。”方恒一摆手,“不管怎么样,你都是钱家的少主,既然这样,那说什么,都没用。”

    听到方恒的话,钱通也是一呆。

    片刻后,钱通苦笑着一点头,“方兄说的对,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这就给方兄拿东西去。”

    嗖!

    话语之间,钱通的身影就是一闪,直接离开,钱叶却是再次看了马狂等五人一眼,就身影一闪,也走了。

    等钱家的两位人物走了之后,场中,就只剩下了方恒和马狂这几个人。

    四周的人群看到这一幕,眼神都复杂起来。

    此刻任谁都知道,马狂这五个人,绝对会对方恒下手,就算刚才方恒没有羞辱他们,直接羞辱了钱家,只是他们也是大家族之人,岂能被方恒这么无视?

    方恒也是满脸的冷笑,目光打量着这五个人,眼神中全是不屑。

    “嘿嘿,方恒,这个小子想杀你啊,刚才那钱叶给这几个小子使眼色,你也看到了吧。”

    “当然看到了。”

    方恒冷笑回答,“不过那又如何?他们敢动,我就要他们后悔终生!”

    就在方恒和灵玄交谈的的时候,马狂那五个人也互相对视一眼,下一刻,就同时踏出一步。

    “怎么?主子走了,你们这些狗想要咬人了?”

    无比直接的羞辱话语从方恒嘴里吐出,当场就让全场的人脸色一变,看向方恒的眼神中满是震撼。

    狗!

    方恒,这个不知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青年,竟敢直接侮辱这五个家族的年轻人是狗!

    别的不看,就光冲这份说话的胆气,就不是常人能有的!

    马狂等五人的脸色也在瞬间就涨红起来,其中的马狂吼道,“你找死!”

    “哈哈,找死又如何?”

    方恒大笑,“你以为你们五条狗围住我,我就会怕?想动手就来吧!”

    “方恒是吧!”

    马狂猛然踏出一步,站到方恒的面前,冷冷道,“你不过一个真武二重的家伙,用的着我们五个人对付你?我一个人,对付你就够了。”

    “呵呵。”

    方恒一笑,突地抬起自己的一只手。

    “什么意思?”

    见到方恒的动作,马狂冷冷道,“莫非你是帕了,想要用一只手来换取我的原谅?”

    “哈哈,哈哈哈……”

    方恒立刻大笑起来,狂态毕露!

    “你们这些废物一般的货色真是有意思,我只是抬起手,就能让你们自作多情到这个程度,真是好笑啊,哈哈……”

    “废话少说!”

    听到方恒的笑声,马狂怒吼一声,“你到底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

    方恒笑声骤然一停,脸上满是阴笑之色,“你说你一个人对付我就够了,现在我告诉你,对付你,我只用一只手!你要是能伤到我,我这脑袋,就是你的!”

    嗡!

    全场的人都是身体一震!

    狂,太狂了!

    方恒一个人,面对马家的天才马狂,竟说出只用一只手的狂言!

    这种自信,这种姿态,没人不为其震撼!

    “一只手?”

    马狂的脸色一下涨红,“好好好,我马狂一生见过的天才狂人不计其数,而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既然你说一只手就能击败我,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击败!”

    轰!

    话语之间,马狂的身体就是一阵,一股无比恐怖的白色光华从他的身体上爆发出来,当场就形成了一副金戈铁马,嘶吼冲杀的激烈画面!

    “马家血脉,战争之血!”

    无数的人都惊呼一声,看着这幅画面的眼神中,满是佩服和畏惧。

    方恒也是眉毛一挑,“战争之血,真是前所未见的血脉。”

    ...

    printchaptererror();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