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八百三十四章 信口雌黄

    .shumilou.co  m.shumilou.co

    “呵呵。”

    听到了奔流的话语,方恒只是一笑,手掌依旧拍下。

    砰。

    低沉的声音响起。

    方恒那缓慢的手掌,终于落到了奔流的脑袋上。

    没有任何的异变。

    奔流依旧站着,好像他脑袋上的手掌不存在一般。

    众人的心,飞快跳动起来。

    无伤!

    在面对方恒这一掌的拍击,奔流用脑袋硬接,最后的结果,却是无伤!

    就算方恒和奔流的境界相差很远,只是,方恒依旧是真武。

    真武的攻击,却在奔流身上起不到效用。

    这种事实,真的是让人有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震撼。

    “我说了。”

    看着方恒,奔流抬起他那明亮的双眸,“你的攻击,我根本不用抵挡。”

    “呵呵。”

    听到这话,方恒一笑。

    “是真的不用抵挡,还是抵挡不住?”

    话语吐出,全场的人都是眉头一皱。

    他们不明白,方恒这是什么意思。

    方恒却是一笑,收回了自己的手掌。

    “呵呵,抵挡不住?”

    奔流也笑了一声,“我真是不明白,你这话是根据什么说……”

    噗!

    话语还没有说完,奔流的口中,就喷出了一口血!

    所有人都是身体一抖!

    奔流的笑容在一瞬间也变为了僵硬,之后,便是苍白!

    他的气息在飞快的减弱着,他身上的海蓝色光华,在飞快的泯灭着。

    “你……”

    噗!

    又是一道喷血声出现,奔流的七窍,在这一刻都开始喷血!

    无数的人都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你想说的话,实际上也是我想说的。”

    方恒淡淡道,“但你说,说和做,是有区别的,那么现在我就做了,而事实证明,我也做到了。”

    “我一出手,你便没有机会。”

    淡淡的话语从方恒嘴里吐出,没有人能说得出话来。

    谁都想不到,在他们本来以为方恒必败的情况下,方恒,竟取得了彻底的胜利!

    奔流的眼神中也满是惊骇与不解。

    他不知道,方恒是怎么做到的这种事情?

    他更不知道,方恒,怎么会拥有这么强的力量!

    “流儿!”

    一道惊呼声突然间响起,下一刻,天空上就闪过了一道海蓝色的光华。

    海仙岛主,来到了奔流的面前,一把扶住了奔流。

    “呵呵,看你的表现,他好像不是你海仙岛的一个弟子这么简单吧。”

    见到海仙岛主急切的摸样,方恒一笑,“他是你的儿子?”

    话语吐出,海仙岛主根本没有理会方恒,只是不停的看着奔流的情况,同时手里不停的拿出许多丹药。

    “不要白费力气了。”

    方恒淡笑道,“他已经是个死人。”

    砰!

    爆炸声突然响起,在海仙岛主怀中的奔流,突然间爆炸开来!

    血肉夹杂着碎裂的白骨,满天飞舞,让海仙岛主的身上,都沾染了无数的血肉。

    海仙岛主呆住了。

    他呆呆的看着爆开的奔流,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和茫然。

    下一刻,他的眼中就露出了极度的悲伤。

    “流儿!”

    一道声音传遍天地,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奔流,是海仙岛主的儿子!

    海仙岛主的儿子,在方恒的面前,被一掌拍死了!

    死在了海仙岛主的怀里!

    没人能想象要是自己处于海仙岛主的位置,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那是绝对的悲伤。

    同时所有人也都知道,绝对的悲伤,带来的就是绝对的愤怒!

    “我要杀了你!”

    轰!

    果然,一道怒吼声从海仙岛主的嘴里吐出,下一刻,海仙岛主身上就爆发出了一股浓郁无比的海蓝色光华,向着方恒就冲击了过去!

    方恒却只是身体一侧,就躲开了海蓝色光华的冲击范围,淡笑道。

    “怎么,堂堂海仙岛主,竟打算在除毒大会上食言?”

    话语吐出,愤怒的海仙岛主身体一震。

    的确,他要是真的对方恒,那就真的是食言了。

    一旦食言,那损失的,就不只是自己的儿子,更是自己门派的所有威严和信誉!

    “够了。”

    就在这时,天空上的云仙也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目光看向了海仙岛主。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奔流败了便是败了。”

    话语吐出,海仙岛主的拳头一下握紧。

    他知道,不管怎么样,现在,他是无法杀了方恒了。

    除毒大会,才是大事,上面的那三位,绝对不会允许他杀了方恒,成为笑柄。

    要是他都成为了笑柄,那除毒大会本身,也是笑柄了。

    “此仇我记下了!”

    看着方恒,海仙岛主冷冷道,“终有一日,我会用你的血,来祭奠我的儿子!”

    话语之间,海仙岛主的身体就是一转,似乎想要离开。

    “等等。”

    却在这时,方恒突地吐出了两个字。

    “岛主似乎忘了你自己的承诺了吧。”

    听到这话,所有的人都是身体一抖,目光惊恐的看向了方恒。

    他们都知道,刚才海仙岛主的承诺是什么。

    要是方恒赢了,他就要自己打自己十个耳光!

    现在方恒赢了,那到了岛主该自己打自己耳光的时候了!

    只是众人想不到的是,在杀了海仙岛主的儿子后,方恒还敢这么要求。

    杀人儿子,还要人打脸,这手段,太狠了!

    果然,海仙岛主的脸颊,也一下开始扭曲起来。

    天空上的云仙也皱了皱眉头,淡淡道,“你已经杀了海仙岛主的儿子,获得了胜利,也拥有了挑战领导者的资格,为何还要这么逼迫别人?”

    “我逼迫别人了么?”

    方恒笑道,“这是他自己同意的事情,也是他自己答应的,我又没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答应,怎么就成逼迫他了?”

    话语吐出,云仙的脸色也是一僵。

    似乎就连他都没有想到,他都亲自出言了,方恒还是敢这么据理力争。

    “你说的有道理。”

    云仙淡淡道,“不过,你终究是杀了海仙岛主的儿子,这件事情,就算了吧,就当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呵呵,你是哪位?”

    听到这话,方恒笑问。

    “我是仙圣阁太上阁主。”云仙淡淡道。

    “哦,你我之前认识么?”方恒再次问道。

    “之前不认识,现在却认识了。”云仙一笑,“你很不错,如果这一次你不在计较这件事请,那我,将会亲自指点你的武学。”

    话语吐出,天地间的所有人都是身体一震,羡慕的看向了方恒。

    仙圣阁的太上阁主指点武学!这是多么珍贵的机会!

    同时他们更明白,能让这位太上阁主指点武学,这意味着,方恒已经和这位太上阁主建立关系了。

    只要方恒识相,日后,绝对有大好的前程!

    只是方恒,却依旧满脸的笑容,没有任何的变色,更没有任何的动摇。

    “呵呵,你我之前不认识,那我,为何要给你面子?”

    话语吐出,本来羡慕方恒的所有人,再次长大了嘴巴!

    方恒却是根本不在乎这些人的神情,依旧淡笑道,“至于指点我的武学?你以为你的武学很厉害?不就是境界高一些么?你送给我,我都不一定要。”

    听到这话,玄武台上的很多人,都跌在了地上!

    狂?

    这已经不是狂了,这是叫嚣!

    在面对仙圣阁太上阁主的亲自拉拢,同时许下指点武学的情况下,方恒,这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人,不光拒绝,还直接羞辱了仙圣阁的太上阁主!

    你给我,我都不一定要!

    这是有多嚣张?

    天空上的云仙,脸色变了。

    不止是云仙,就连箫极,玄动的脸色也都变了。

    就连他们,也没想到这么一个真武一重的青年,敢这么直接的羞辱他们这种站在几乎是天界巅峰的人物。

    海仙岛主也呆呆的看着方恒。

    连儿子被杀的仇恨,在这一刻都挡不住他心中的震骇。

    太狂了。

    怪不得,方恒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怪不得,方恒敢当着他的面杀掉他的儿子。

    连这几位大人物都说羞辱就羞辱,他和他儿子,算个什么?

    “骄傲有时候是一件好事,能给人带来自信,而自信,能给人带来力量。”

    良久之后,天空上的云仙淡淡道,“但是骄傲过度,那就是狂妄,狂妄带来的,就是自大,自大就是愚蠢,愚蠢,就会带来死亡。”

    “所以你是在说我骄傲过度?”

    方恒笑道,“可我却不这么觉得,我所说全是我所想,我所想,全是根据我的思考做出的东西,他自己做出了承诺,他就要遵守,他不遵守,他就是食言,至于你,我说的也都是实话,我有我的武学道路,不需要你的指点,我和你之前不认识,所以也不需要给你面子,就这么简单。”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天地间没人能说得出话来。

    “真是个桀骜不驯的小子啊。”云仙叹息了一声,“不过,我要是非要让你给我这个面子呢?”

    “那我更不会给你这个面子了。”

    方恒淡淡道,“当然了,你可以出手,你也可以杀我,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你下得了手么?这是除毒大会,这是正义之士的聚集地,要是食言自肥,以实力压人,那这,恐怕就是小丑大会,一场笑话了。”

    憋人的话语从方恒嘴里吐出,云仙,这位仙圣阁的太上阁主,眼神也有些阴沉下来了。

    “不要耽误时间,海仙岛主,快完成你的承诺吧。”

    方恒淡笑道,“还是说,你打算食言自肥?”

    海仙岛主这时候身体一抖,目光看向了云仙。

    “小子,你年纪不大,却如此咄咄逼人,真不是什么善类,像你这种人,哪里有资格自称是正义之士?”

    突然间,云仙身旁的玄动冷冷道,“依我看,你就是第二个毒瘤,和那方恒一样。”

    “我也这么认为。”

    另一旁的箫极淡淡道,“而对于毒瘤,我们,是绝不会放过的。”

    两道话语吐出,所有人都呆住了。

    在这一刻,他们都真正地见识到了什么叫信口雌黄,颠倒黑白。

    方恒说的每一句话,都站在了道理上,只是一触及到这几个大人物的面子,立刻就被变成了毒瘤。

    这是明摆着的诬陷。

    偏偏,每一个知道的人,还都不敢说话。

    在那三位已经说出的话语下,他们这些人,谁敢反抗?

    <b>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