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八百二十章 刁蛮少女

    见到这些人统一的服饰,方恒眼神一闪,他知道,这群人绝对是一个门派,或者一个家族的人。

    “哼,好好的酒楼,竟然有一头畜生在这,真是白白扫了雅兴。”

    就在这时,这十几个黄衣人中传出了一道清脆的声音,一个面容美丽,眉宇之间却傲意十足的少女走了出来。

    同时跟在这个少女后边的,还有两个英俊的年轻人。

    听到了这话,二楼中的其他客人都是眉毛一挑,隐晦的看了方恒几人一眼,是人都知道,这群人针对的就是方恒等人。

    面对众人的目光,方恒两人却是一笑,连理都不理,自顾自的饮酒,好像根本就没听到这话一般。

    “嗯?”

    见到方恒两人这幅做派,那少女的眉毛也是一挑,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只是旁边的一个英俊青年却笑道。

    “小姐,来的时候家主就吩咐了,不要随便使性子。”

    听到这话,那少女的眼神一冷,最终却是冷哼一声,“算了,上菜!”

    话语吐出,这少女就向着另一座走了起来,二楼中其他客人见到这一幕,未免心中都有些失望,本来他们还觉得会上演一出打斗。

    随着那少女的走动,之前说话的那年轻人也是露出了苦笑,对方恒两人沉默的一拱手。

    方恒也是一笑,举杯示意一下,表示自己不在意。

    “呵呵,这次你的脾气,倒是收敛了许多。”

    就在这时,桌上的月仙笑着说了句。

    “小孩子脾气罢了,计较起来也没意思。”方恒一笑,“况且此刻的我们,也不适合太过高调。”

    “后面那句话才是重点吧。”月仙笑道。

    “前面那句话更是重点。”方恒笑着摇摇头,“我总不可能因为别人一句话,就做什么,要是这样,那我要杀的人数都数不过来。”

    “呵呵,也是。”月仙一笑,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多说,饮起酒来。

    “哼,风儿,过来!”

    就在这时,二楼中再次响起了那个少女的冷哼声,只见窗外突地闪过一道青色的光华,下一刻,二楼中就出现了一头无比美丽的白鹤身影。

    这头白鹤一出现,立刻,整个二楼中都好像凭空涌出了一股灵气,让整个二楼中的客人都感觉神智一清!

    “灵王鹤!”

    一道惊呼声突然传出,下一刻,整个二楼中的客人都是身体一震,看向少女的眼神隐隐变得敬畏起来。

    方恒的眉毛也是一挑,灵王鹤,他也听说过,是仅次于神兽之下的妖兽,潜力极大,只是常人要饲养,基本是不可能的。

    这灵王鹤以天石为食,每天最起码要消耗八块人形大小的天石,这等巨量,不是大宗门,或者大势力,根本养不起。

    少女拿出这个,无形之间,就昭示了她背后所站着的力量。

    “小姐,你让鹤儿来这做什么。”

    之前说话的英俊青年露出了苦笑,“鹤儿又不吃这些东西。”

    “哼!这是我的鹤,我想让它来就让它来。”少女冷哼一声,目光却是傲然的看了方恒一眼,隐隐中有些瞧不起的意思。

    见到这一幕,方恒露出了笑容,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继续开始饮酒。

    这刁蛮少女,他是真不想招惹,他现在还有事情要做。

    “嗯!”

    见到方恒竟还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摸样,少女忍不住了,眉毛一厉,就要发作。

    就在这时,旁边那英俊的青年却是一把握住了少女的手,认真道,“小姐,够了吧。”

    “你干什么!”

    少女冷喝一声,“我要做什么,想做什么,与你有什么关系!别忘了,论身份,你在我之下!”

    听到这话,青年的脸色一僵,手掌却依旧没有放开,“就算我身份在小姐之下,可这里也不是能闹事的地方。”

    “我闹事了吗!”

    那少女冷喝道,“我还什么都没有做,你干嘛抓着我的手,放开!”

    轰!

    话语之间,那少女手掌一挣,桌上菜肴噼里啪啦的全翻了过来,一股脑的掉在了那青年的胸前。

    受此侮辱,那青年的眉毛隐隐有些跳动,显然是怒到了极点,只是却犹豫顾忌着什么,始终没有发作,退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方恒摇了摇头,他也看出来了,这青年的修为不错,达到了真武五重,这么年轻就有这境界,绝对是天才了,只是这个天才,看着却有些惨了些,被这样侮辱,都不敢做什么。

    “哼,鹤儿,把你不喜欢的东西,都给我赶走!”那少女却是根本不管那青年,再次喝了声,灵王鹤顿时一仰头,身上的浓厚灵气,当场就冲击到了正在吃喝的金鹰身上。

    唳!

    受此气息,正在吃喝的金鹰猛然一回头,黑色的翅膀猛然一扇,一股更加狂暴的气息涌出,当场就让那灵王鹤的气息全数消散,同时一股无比凶悍的气息升腾,当场就让那刚才还高傲无比的灵王鹤身体颤抖,最终竟砰的一声跌在了地上,要多丑有多丑。

    看到这一幕,二楼所有人都呆了。

    他们全都呆呆的看着那黑色的雄鹰,眼神中满是不解。

    凭什么一头苍鹰王,就能把号称仅次于神兽血脉之下的灵王鹤,给吓成这样?

    金鹰却是眼露冷色,庞大的身影一转,似乎就要走向那倒地的灵王鹤身边。

    “鹰兄,够了。”

    这时候,一道淡淡的话语响起,却是方恒笑着说了句,“没必要计较。”

    唳!

    金鹰叫了一声,眼神冷冷的看了那地上的灵王鹤一眼,下一刻就转身,再次开始吃喝起来。

    见到这一幕,场中的人目光都闪烁起来。

    少女的灵王鹤就已经证明了少女背后的实力,方恒的这黑色苍鹰,却给了场中的人一股极其强烈的神秘感。

    或许这青年背后的势力,比这少女也不弱。

    “你敢伤我鹤儿!”

    就在这时,少女的冷喝声响起,“难道你是想死了吗!”

    “呵呵,从始至终,都是你先招惹的我们吧。”

    方恒笑了一声,“而从开始到现在,我们说什么了么?至于你的鹤儿,那也是它先招惹鹰兄,不然又岂会这幅丑态?”

    “你!”

    少女一指方恒,显然气到了极点,猛然一回头,“你们都瞎了!此人冒犯与我,还不快将其杀了!”

    “是!”

    立刻,之前跟着少女上来的十几个黄衣人站起身来,眼中都露出了冷色,直接呈圆形,包围了方恒。

    “真是到哪里都不得清净。”

    月仙这时候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不是不得清净,是自以为是的废物太多。”

    方恒在这时候也摇摇头,“没办法,只能杀一些废物了。”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哼,我们是废物,我看废物的是你把!”

    几道冷喝声从这些黄衣人嘴里出现,下一刻,他们的身影就一同普向了方恒,身上的魂能统统爆发出来,好像一瞬间,就让整个酒楼都进入了毁灭的地步。

    “找死的东西。”

    见到这些人一拥而上,方恒的身体动都不动,只是手掌自腰间一拔,真武剑当即出鞘,向着周围划了一圈。

    所有人都看到了一道圆形的白光从方恒的身上散发出去,之后就消失了。

    方恒,依旧坐在座位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那些冲向方恒的黄衣人,却都再此刻身体僵住,似乎怎么也动弹不得。

    “怎么了!你们上啊!”

    见到这一幕,那少女再次大喝,那英俊的青年却在这时眼神一缩,身影一闪,就站到了少女的身前。

    “你干什么……”

    扑通!

    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直接打断了那少女的娇喝。

    只见一个黄衣人的上半身,突然间和腰部分开,掉在了地面上,内脏肠子洒了一地!

    似乎被这一个上半身的掉落震动了地面,下一刻,扑通扑通的声音再次响起。

    十二个黄衣人,在此刻,或是脑袋掉了下来,或是前胸摔在地面上!

    鲜血如同河流一般,很快就蔓延了整个二楼,无数的人看向方恒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惊恐之色!

    死了!

    此刻谁都知道,这十二个真武境的高手,死了!

    少女的脸色一下变的苍白,只是眼神中却没有多少畏惧,反有了一股极端的愤怒!

    她好像不是被方恒的实力震惊,更像是对那些失去的人愤怒,似乎她很不满意这些人的废物!

    “这位兄台。”

    就在这时,不待那个少女说话,之前那被菜叶洒了一身的青年看向了方恒,双手抱拳。

    “这件事情,是我们做得不对,我在这里,代我家小姐向你赔礼了,希望你能不计较这件事情。”

    “呵呵。”

    方恒笑了一声,淡淡道,“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计较这件事请,是你家小姐一个劲的要找麻烦,现在她的麻烦找完了,难道我,就只能受着了?”

    “万分抱歉!”

    听到这话,那青年竟对着方恒弯了一下腰,“全是我们有眼无珠……”

    “你闭嘴!”

    不待这青年话语说完,那少女就突然喝了一声,目光冷冷的看向了方恒,“你死定了,我林家,不会放过你的。”

    方恒的眉毛挑了起来。

    那青年更是脸色扭曲,狠狠地看了背后的少女一眼,再次对着方恒弯腰,想要说些什么。

    “行了,不必说了。”

    方恒一摆手,淡淡道,“刚才她就要杀我,现在,她更说不会放过我,我问你,要是换成你,你会如何?”

    “如果换成我,我会走开。”

    听到这话,青年也一改之前的抱歉之态,看着方恒认真道,“因为我知道,有些人即便不懂道理,没有脑子,但也不是我能惹得起的。”

    “哦?”

    方恒笑了起来,眼神中突地划过了一道寒意。

    “那我可真想要惹一惹。”

    唰!

    话语之间,坐在桌子上的方恒突然间消失无踪,那青年眼神一缩,脚步突然后撤,同时还一把抓住了少女,离开了之前站立的地方。

    下一刻,方恒的身影就在他们躲闪的地方出现!

    “速度挺快,不过反应却有些慢了。”

    方恒的话语响起,随着他的话语吐出,方恒的身影,就突地变淡。

    那青年脸色一变,猛然回身,对着身后那虚无的地带,就轰出了一掌!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